元曲選/舉案齊眉 のバックアップ(No.1)


孟德耀舉案齊眉雜劇

第一折

〔外扮孟府尹同老旦王夫人領家僮上詩云〕白髮刁騷兩𩬆侵。老來灰却少年心。不思再請皇家俸。但得身安抵萬金。老夫姓孟。雙名從叔。祖居汴梁扶溝縣人氏。嫡親的三口兒家屬。老夫人王氏。所生一女。名曰孟光。小字德耀。老夫幼年間曾為府尹之職。因年邁告了致仕。閒居已數年矣。老夫有個同堂故友梁公弼。曾與他指腹成親。他所生一男乃是梁鴻。不想公弼夫妻早都下世去了。如今梁鴻學成滿腹文章。爭奈身貧如洗。沿門題筆為生。我待將這門親事悔了來。則道我忘却前言。我待要將女兒聘與他來。他一身也養治不過。若是俺女兒過門之後。那裏受的這般苦楚。老夫人。似此如之奈何也。〔夫人云〕老相公也。還再做個商議。〔孟云〕老夫人。如今此處有個張小員外。是巨富的財主。又有一個馬良甫。是官員家舍人。久已後也是為官的。如今就請將梁鴻來。着他三人都到俺前廳上。設一酒席管待他。放下斑竹簾兒來。請小姐在簾兒裏邊。看他三個人。隨小姐心中自選一個。他久已後也不怨的我兩口兒。你可意下如何。〔夫人云〕老相公主的是。〔下〕〔孟云〕下次小的每。一壁廂着人請張小員外。馬舍人。和梁秀才來者。若到時。報復我家知道。〔家僮云〕理會的。〔二淨扮張小員外馬舍上張詩云〕他是舍人馬良甫。我是豪家張員外。一氣吃缾泥頭酒。則嚼肉鮓不吃菜。自家張小員外便是。這個是我表弟馬良甫。孟相公家請俺二人。不知有甚事。須索走一遭去。可早來到也。門上的報復去。道請的客來了也。〔家僮報科〕〔孟云〕道有請。〔家僮云〕請進去。〔做見科〕〔張云〕老醬棚。呼喚俺兩人。有何說話。若是有酒。快拏出來。打三鍾。〔孟云〕二位且少待。請梁鴻去了。這早晚敢待來也。〔末扮梁鴻上詩云〕三十男兒未濟時。腹中曉盡萬言詩。一朝若遂風雷志。敢折蟾宮第一枝。小生姓梁名鴻。字伯鸞。有父母在日。多蒙嚴教。學成滿腹文章。未曾進取功名。俺父親當初曾與孟府尹家指腹成親。自從父母棄世之後。小生累次使人說親去。他見小生一貧如洗。堅意不肯。今日使人來請。不知為何。須索走一遭去。門上人報復去。道有梁鴻來了也。〔家僮報見科〕〔梁鴻云〕老相公。呼喚小生。有何見諭。〔孟云〕請坐。下次小的每。擡上果桌來者。〔家僮做擡果桌科〕〔孟低聲分付云〕一壁廂行酒。一壁廂轉報繡房中。請將小姐出來。〔家僮云〕理會的。〔正旦扮孟光領梅香上云〕妾身孟光是也。正在繡房中做針指。父親母親在前廳上呼喚。不知甚事。須索見來。〔梅香云〕小姐。你還不知道。如今老相公見小姐成人長大。未曾招嫁。前廳上請下三個客人。一個是財主張小員外。一個是官宧家舍人馬良甫。一個是窮秀才喚做甚麼梁鴻。着小姐三人裏面自選某偶。相招一個姐夫。小姐。你便喜歡。則是梅香苦惱。〔正旦云〕莫不是指腹成親的梁秀才麼。〔梅香云〕不知是不是。有那窮的。不似他窮的怕人。小姐。則揀那富貴的招一個。又為人。又受用。〔正旦云〕梅香。你說差了也。〔梅香云〕小姐。我可怎生說的差了。〔正旦做歎科云〕梅香。你看這暮春天道。好生困人也呵。〔唱〕

【仙呂點絳唇】你看這春滿皇都。落花無數。飄香雨。蝶翅蜂鬚。猶兀自留春住。

〔梅香云〕小姐。這三春天氣。鶯慵燕懶。蝶困蜂忙。我心中只想一覺兒睡。可是怎麼說那。〔正旦唱〕

【混江龍】恰離了蘭堂深處。倩東風扶策我這困身軀。懶設設梳雲掠月。意遲遲傅粉施朱。你道是春睡不禁啼鳥喚。我則待日長偷看古。人書。〔梅香云〕老相公喚哩。你也梳粧打扮些兒波。〔正旦唱〕我這裏蕩香塵忙把扇兒遮踏殘紅軟襯着鞋兒去。再提掇綺羅衣袂。重整頓珠翠冠梳。

〔梅香云〕我梅香看來。小姐則不要嫁那窮秀才好。〔正旦唱〕

【油葫蘆】這須是五百年前天對付。〔梅香云〕這也只憑你自家主意。有什麼天緣在那裏。〔正旦唱〕怎教咱自做主。〔云〕這三人裏面。〔唱〕除梁鴻都是些小人儒。〔梅香云〕小姐。你差了也。這梁鴻窮的怕人子哩。〔正旦唱〕你道他現貧窮合受貧窮苦。他有文章怕沒文章福。〔梅香云〕那文章是肚裏的東西。你怎麼就看的出。〔正旦唱〕常言道賢者自賢。愚者自愚。就似那薰蕕般各別難同處。怎比你有眼却無珠。

〔梅香云〕世間多少窮秀才。窮了這一世。不能發跡。你要嫁他。好不頹氣也。〔正旦唱〕

【天下樂】哎。屈沉殺三尺龍泉萬卷書。何也波如。非浪語。便道是秀才每秀而不實有矣夫。想皇天既與他十分才。也注還他一分祿。包的個上青雲平步取。

〔梅香報科云〕老相公。小姐來了也。〔孟云〕着老夫人陪小姐在簾兒裏邊看去。你就問他一個端的。〔梅香云〕理會的。〔做請夫人科〕〔夫人云〕孩兒。你簾兒裏邊看去。你父親請的三位客來。一個是官員。一個是財主。一個是窮秀才。在俺廳上飲酒。任從你意下招選一個。〔正旦云〕母親。您孩兒只嫁那窮秀才。〔夫人云〕嗨。孩兒不肯嫁官員財主。只要嫁那窮秀才。老相公。你可枉着了也。〔孟云〕二位舍人。蔬食薄味。管待不周。且請回宅去。後會有期。〔張云〕老官兒。你請俺吃酒。酒又不醉。飯又不飽。就着俺起身。也等俺家吃個攔門鍾兒去。〔馬云〕君子略嘗滋味。小人吃殺不飽。他既然支調喒家回去。早氣出我個四句來了。〔詩云〕老孟是個真夾腦。酒不醉來食不飽。以後還有何人肯上門。看他做不的孟嘗君一隻脚。〔同下〕〔孟云〕他二人去了也。梁秀才。你暫且迴避者。〔梁鴻云〕小生告退。〔下〕〔孟云〕梅香。喚小姐來。老夫親自問他。〔正旦見科〕〔孟云〕孩兒也。這官員財主秀才。你可要嫁那一個。〔正旦云〕父親。你孩兒只嫁那秀才。〔孟云〕則他便是梁鴻。每日在長街市上題筆為生的。怎比那兩個是官員財主。你嫁了他。也得受用哩。〔正旦云〕父親。秀才是草裏旛竿。放倒低如人。立起高如人。便嫁他也不誤了孩兒也。〔唱〕

【村里迓鼓】喒為人且貧且富。為官的一榮一辱。〔孟云〕做官的有什麼辱來。〔正旦唱〕他請的是皇家俸祿。又科斂軍民錢物。直等待削了官職。賣了田地。散了奴僕。那時節方悔道不知止足。

〔孟云〕那梁鴻是個窮秀才。幾能勾發達日子。你苦苦要嫁他怎的。〔正旦唱〕

【元和令】你道他一介儒。消不的千鍾粟。料應來盡世裏困窮途。嫁他時空受苦。有一日萬言長策獻鑾輿。纔信他是真丈夫。

〔孟云〕他的文章。我也見過他的。如今是這個模樣。到老也不得長進了。〔正旦唱〕

【上馬嬌】這的是時命乖。非是他文學疎。須知道天不負詩書。則看渭水邊呂望將文王遇。哎。怎笑的霜雪也白頭顱。

〔孟云〕這馬家的是官宧。張家是財主。比梁鴻差得多哩。〔正旦云〕父親。〔唱〕

【勝葫蘆】這都是廕庇驕奢潑賴徒。打扮出謊規模。睜眼苫眉撚鬢鬚。帶包巾一頂。繫環縧一付。怎知他不識字一丁無。

〔孟云〕那張小員外便也罷了。這馬舍的官是他荷包兒裏盛着的。嫁他有甚麼不好。〔正旦唱〕

【幺篇】哎。兀的是豹子峨冠士大夫。何必更稱譽。也非我女孩兒在爺娘行敢抵觸。富時節將親偏許。貧時節把親偏阻。可不道君子斷其初。

〔孟云〕這妮子既然要嫁梁鴻。我如今只問他。要兩件寶貝。有便嫁他。〔正旦云〕父親。可是那兩件寶貝。〔孟云〕我要那帶秋色羊脂玉。賽明月照夜珠。〔正旦唱〕

【後庭花】他是個守青氈一腐儒。捱黃虀忍餓夫。那裏取帶秋色羊脂玉。賽明月照夜珠。父親阿你壞風俗。枉了你清廉名目。你斷別人家不是處。下財錢要等足。少分文不放出。敢如何違法度。

〔孟云〕可不道在家從父那。〔正旦唱〕

【柳葉兒】我如今在家從父。枉教那窮書生一世孤獨。他家寒冷落無他物。每日沿門兒題詩句。投至的儹下些須。〔帶云〕父親。你則想波。〔唱〕那秀才少不的搜索盡者也之乎。

〔孟云〕我着你嫁一個官員財主。你堅意不肯。則嫁梁鴻。久已後受苦。休得怨我也。〔正旦唱〕

【賺煞】他富則富富不中我志誠心。這秀才窮則窮窮不辱我姻緣簿。我若是合快樂不遭受苦。若是我合受苦強尋一個榮貴處。也只怕無福消除。教人道這喬男女。則是些牛馬襟裾。〔孟云〕孩兒也。有錢的好。〔正旦唱〕父親你原來不敬書生敬財主。我又不曾臨邛縣駕車。他又不曾昇仙橋題柱。早學那卓文君擬定嫁相如。〔同梅香下〕

〔孟云〕老夫人。這事本已有約在先。况兼孩兒又執意定要嫁他。也是他的緣分了。明日是個好日辰。將梁鴻招過門罷。〔夫人云〕老相公主的是。〔孟云〕下次小的每。後花園中打掃書房乾凈。待梁鴻成親之後。就着他攻書。單則梅香送飯。再休着小姐與他對面。久已後老夫自有個主意。〔詩云〕孩兒忒滯泥。不必再沉吟。待他得志後。方顯老夫心。〔同下〕

〔音釋〕

長音掌 慵音蟲 禁平聲 重平聲 福音府 蕕音由 祿音路 辱如去聲 物音務 僕邦模切 足臧取切 粟須上聲 應平聲 苫聲占切 撚尼蹇切 盛音呈 譽平聲 觸音楚 妮音尼 阿何哥切 俗詞疽切 目音暮 出音杵 獨東盧切 中去聲 分去聲 泥去聲

第二折

〔梁鴻上云〕小生梁鴻。自從老相公招過門來。七日光景也。並不曾見小姐面皮。則着梅香供茶送飯。今日若來時。我做意惱怒。着幾句言語。他必然去與小姐說知。那小姐是讀書的人。難道不來見我。梅香這早晚敢待來也。〔正旦領梅香上云〕妾身孟光。自從俺父親將梁秀才招贅入門。七日光景。並不曾見面。今日父親母親不在家。梅香。我和你書房中探望梁秀才去來。〔梅香云〕小姐。老相公知道。則怕不中麼。〔正旦云〕若知道呵。有我哩。不妨事。〔梅香云〕這等。我隨着小姐去來。〔正旦唱〕

【正宮端正好】又不是卓文君撫琴悲。又不是秦弄玉吹簫恨。為甚些家務事曉夜傷神。則為俺不峥嶸女壻相招進。可着我怎打疊閒愁悶。

〔云〕我也聽的有人說我哩。〔梅香云〕說小姐甚的來。〔正旦唱〕

【滾繡毬】人都道孟德耀有議論。梁秀才甚氣憤。這其間又不是女孩兒暗傳芳訊。父親呵。你瞞人怎瞞過空裏靈神。道當初許了的親。他不曾來謝肯。因此上無主意的爹娘失信。依着他則待要別選高門。依着我寧可亂鋪着雲鬢為貧婦。怎肯巧畫蛾眉別嫁人。燕爾新婚。

〔云〕可早來到書房門首也。梅香。你過去。看他說甚麼。〔梅香做見科云〕姐夫。〔梁鴻做惱科〕〔梅香出門云〕小姐。姐夫不言語。他好生的惱怒。不知為何。〔正旦云〕待我自過去咱。〔做見科云〕秀才。你過門七日。誰與你遞茶送飯那。〔梁鴻做不語科〕〔正旦云〕我早猜着你了也。〔唱〕

【笑歌賞】莫不是老嬤嬤欠供待的勤。莫不是小梅香有些的言詞蠢。莫不是太夫人不曾與你相通問。莫不是妾身行做甚的多迴避。莫不是老相公近新來有什麼別處分。你你你只管裏這等不鄧鄧含嗔忿。

〔梁鴻背歎科云〕早知如此掛人心。悔不當初莫相識。〔正旦唱〕

【醉春風】你悔則悔喒須是百年恩。你惱則惱喒須是兩意肯。又不曾強逼你結了婚姻。我當初將你來儘。儘。又不曾五載十年。止不過三朝兩日。便恁般萬愁千恨。

〔云〕秀才。你不言語。我下跪問你咱。〔做跪科云〕秀才。過門七日矣。妾問不答一言。莫非責妾之罪乎。〔梁鴻云〕豈不聞素富貴行乎富貴。素貧賤行乎貧賤。我觀爾非梁鴻之匹。你頭戴珠翠。面施朱粉。身穿錦繡。恰似夫人一般。你試看我身上襤褸。衣服破碎。怎與你相稱。依着我呵。去了衣服頭面。穿戴布襖荊釵。那其間方纔與你成其夫婦也。〔正旦云〕我則道為甚麼來。這東西我已備之久矣。自今與你改換了衣服。則便了也。〔梁鴻云〕若改了粧。換了衣。這纔是梁鴻之匹。〔正旦換粧科唱〕

【石榴花】往常時畫堂嬌慣數年春。錦繡四時新。凌波羅襪不生塵〔梅香云〕小姐。這個是什麼打扮。你當初嫁那富貴的。可不好來。〔正旦唱〕暗想着當初二人調弄精神。他指望官員財主咱須順。豈知我甘心的則嫁寒門。〔梁鴻云〕似小生這等衣衫襤褸。只怕你也心困哩。〔正旦唱〕你是我親男兒豈怨身貧困。〔梁鴻云〕小姐。你當初何不嫁那富貴的來。〔正旦唱〕我怎肯將顏色嫁他人。

【鬭鵪鶉】重整頓布襖荊釵。收拾起嬌紅膩粉。〔梁鴻云〕小生這幾日好生傷感也。〔正旦唱〕你道是往日堪憐。到今日更親。可不道一夜夫妻百夜恩。我見你便忒認真。須是在夫婦行殷勤。也要去爺娘行孝順。

〔孟暗上云〕隔墻須有耳。窗外豈無人。這小賤人無禮。瞞着老夫。引着梅香去書房中看梁鴻去了。兀的不氣殺老夫也。我到那裏就將他二人趕出去者。〔做見科云〕好大膽的小賤人也。〔正旦唱〕

【上小樓】又不是挑牙料唇。只待要尋爭覓釁。〔孟云〕這小賤人辱沒殺老夫也。〔正旦唱〕我有甚的敗壞風俗。羞辱爺娘。玷累家門。你將這赤的金。白的銀。饕餮都盡。又道是女孩兒背槽拋糞。

〔孟云〕你這等大膽。在我根前。還敢回話哩。〔正旦唱〕

【幺篇】這不是我言語村。須是你情性緊。我又不曾打罵家奴。欺負良人。抵觸家尊。〔孟云〕小賤人將這頭面衣服不穿不戴。可怎生這般打扮。〔正旦唱〕我收了這珠翠衣。錦繡裙。怕待飾蛾眉綠鬢。〔云〕父親。我孩兒不敢說。你也想波。〔唱〕和他那破欄衫怎生隨趁。

〔孟云〕兀的不氣殺我也。〔正旦唱〕

【十二月】父親呵。你既然恁般發狠。怎教我不要半語支分。這秀才書讀萬卷。有一日筆掃千軍。他須是黃閣宰臣。休猜做白屋窮民。

〔孟云〕我看這窮秀才。一千年不得發跡的。女生外向。怎教我不着惱。〔正旦唱〕

【堯民歌】你道是儒人今世不如人。只合虀鹽歲月自甘貧。直等待鳳凰池上聽絲綸。宮袍賜出綠羅新。青也波雲。男兒一致身。父親呵。那些時你可便休來認。

〔孟云〕則今日便與我趕將出去。〔正旦云〕父親。多共少也與您孩兒些匲房斷送波。〔孟云〕一文也無。你便出去。〔正旦云〕秀才。如今父親將俺趕出門去。如之奈何。〔梁鴻云〕常言道好男不吃婚時飯。好女不穿嫁時衣。小姐放心。小生若出去呵。拚的覓些盤纏。便上朝求官應舉去也。〔正旦唱〕

【耍孩兒】你看舉頭日遠長安近。則把這讀過的經書自溫。當今天子重賢臣。大開着海也似的賢門。早遂了從龍從虎風雲氣。穩受些滋草滋花雨露恩。這是咱逢時運。父親呵休錯認做蛙鳴井底。鶴立雞羣。

〔孟云〕我觀那梁鴻。則當是蓬蒿草底塵土一般。〔正旦唱〕

【煞尾】你看他是蓬蒿草底塵。我覰他是麒麟閣上人。〔云〕則今日辭別了父親出去。久以後不發跡。也不見父親之面了。〔唱〕須有日御簾前高捧三台印。都省裏安身正一品。〔同下〕

〔孟云〕他兩個去了也。我想他此一去。必定往那臯伯通家庄兒上住。那秀才猶可。俺小姐富家生長的孩兒。如何受的這般苦楚。分付管家的嬤嬤。一日送三餐茶飯去。則與小姐食用。休要與梁鴻食用。久已後老夫自有個主意。嬤嬤那裏。〔嬤嬤上云〕堂上一呼。階下百諾。老身是孟老相公宅上嬤嬤的便是。老相公呼喚。須索見來。老相公。呼喚老身。有何分付。〔孟云〕我喚你來。不為別事。我今日將小姐和梁鴻兩個都趕出去了。你近前來。可是恁般。〔做打耳喑科〕〔嬤嬤云〕理會的。老相公放心都在我身上。老相公。他兩口兒此一去雖然有些兒怪你。只怕久已後謝你也是遲了。我將着這衣服寶鈔鞍馬。不敢久停久住。直到臯大公家庄兒上探望小姐。走一遭去來。〔下〕〔孟云〕嬤嬤去了也。正是眼觀旌捷旗。耳聽好消息。〔下〕

〔音釋〕

行音杭 稱去聲 釁欣去聲 饕音叨 餮湯也切 奩音廉

第三折

〔梁鴻同正旦上詩云〕一去孟從叔。來依臯伯通。將何度朝夕。且與作傭工。小生梁鴻。自從孟老相公趕將俺兩口兒出來。到這臯大公庄兒上居住。俺兩口兒與人家舂米為生。小姐。你如何受的這等苦楚也。〔正旦云〕秀才。你怎生這般說。豈不聞夫唱婦隨也呵。〔唱〕

【越調鬭鵪鶉】我本生長在仕女圖中。到今日權充在傭工隊裏。剛備下布襖荊釵。又加着這一副苕菷簸箕。〔梁鴻云〕當初你不嫁我。可不好也。〔正旦云〕我嫁你也不為別。〔唱〕則為你書劍功能。因此上甘受這糟糠氣息。我避不的人笑恥。人是非。〔梁鴻云〕你看喒住的這房舍麼。〔正旦唱〕住的是灰不答的茅團。鋪的是乾忽剌的葦蓆。

【紫花兒序】恰捧着個破不剌椀內。呷了些淡不淡白粥。喫了幾根兒哽支殺黃虀。〔嬤嬤上云〕老身是孟老相公家嬤嬤。今有小姐趕在臯大公庄兒上住。每日使梅香送飯。梅香與老相公說。有小姐高高的舉案齊眉。伏侍秀才。老相公不信。今日着我送飯。就看他去。老相公暗暗的齎發他綿團襖一領。白銀兩錠。鞍馬一副。則當是老身的。贈與他做盤纏。着他去求官。可早來到也。小姐在家麼。〔梁鴻云〕小姐。門首有甚麼人叫你哩。〔正旦云〕秀才。我試看去咱。〔唱〕若是別人來不須迴避。怕只怕是俺爹媽皆知。他着你奮志奪魁。剗地在這裏舂着粗糧篩着細米。問時節怎生支對。可不空着你七步文才。只這等是一世衣食。〔梁鴻下〕

〔嬤嬤云〕小姐萬福。〔正旦云〕我道是誰。原來是嬤嬤。往常時梅香送飯。今日着嬤嬤來。〔嬤嬤云〕梅香不中用。我親自送飯來。〔正旦云〕我與你說話。恐怕唾津兒噴在茶飯裏。有失敬夫主之禮。我高高的舉案齊眉。先着俺秀才食用者。〔嬤嬤云〕他有甚麼高官重職。你怎生這般敬他那。〔正旦云〕豈不聞夫乃婦之天。嬤嬤。你道的差了也。〔唱〕

【金蕉葉】你道他有甚的高官重職。也須要承歡奉喜。雖不曾夫貴妻榮。我只知是男尊女卑。

〔嬤嬤云〕我看梁官人也是三十以外的人了。還是這般模樣。幾時能勾發跡也。〔正旦唱〕

【調笑令】你道他發跡。已無期。眼睜睜早虛過了三四十。〔嬤嬤云〕量他打甚不緊〔正旦唱〕你道他根前還講甚尊卑禮。常言道是夫唱婦隨。為甚那男兒死了喒掛孝衣。這消不的我舉案齊眉。

〔嬤嬤云〕他便有甚聰明智慧在那裏。你這般敬他。〔正旦唱〕

【禿厮兒】你道他無聰明智慧。折莫他便魯坌愚癡。常言道嫁的雞兒則索一處飛。與梁鴻既為妻。也波相宜。

〔嬤嬤云〕他每日家飯也無的吃哩。〔正旦唱〕

【聖藥王】折莫他從早起。到晚夕。不得口安閒飯食與充饑。雖然是運不齊。他可也志不灰。只等待桃花浪暖蟄龍飛。平地一聲雷。

〔嬤嬤云〕我聞得梁官人替人做傭工。每日舂米為生。這碓場在那裏。待我去看一看。〔張小員外馬舍上張云〕自小從來好耍笑。家中廣有金銀鈔。兄弟喚做歪厮纏。則我叫做胡厮鬧。自家張小員外的便是。這個是馬良甫。俺兩個打聽的孟光被他父親趕將出來。在臯大公庄兒上住。與人家傭工舂米為生。俺如今故意的到他那裏。調戲他一番。有何不可。〔做見科云〕我道是誰。原來是孟光小姐。來來來。你與我舂些米兒。舂了米。糠皮兒都是你的。你與我多舂幾遍兒。〔正旦云〕你看這厮甚麼道理。兀那厮。你聽者。〔唱〕

【鬼三台】喒與你甚班輩。自來不相會。走將來磕牙料嘴。〔張云〕兄弟。你看這女人。他這般受苦。倒說喒磕牙料嘴。〔正旦唱〕陪着笑賣查梨。〔馬云〕小姐。你嫁了我時。比別人不強多着哩。〔正旦唱〕調弄他舌巧口疾。這厮村的來恁般村性格。俺窮則窮不曾折了志氣。〔張云〕小姐。你當初嫁了俺呀。可不好那。〔正旦唱〕只管裏故意乾喬。〔張做扯正旦衣服科云〕小姐。向前來。我和你說一句話兒咱。〔正旦推科唱〕去波。你歪纏些怎的。

〔張做跌出起踢門科云〕你久以後是打蓮花落的相識。〔馬云〕喒兩個去罷。你便跌了一交。也落的他親手推這一推。俺又不曾言語。倒吃他一場花白。〔詩云〕我兩個有錢有鈔。天生來又波又俏。鬭孟光不得便宜。空惹他傍人一笑。〔下〕〔梁鴻上云〕小姐。你為什麼大驚小怪的。〔正旦云〕可不悔氣。被那兩個潑男女羞辱了一場。〔唱〕

【麻郎兒】我窮則窮是秀才的妻室。你窮則窮是府尹的門楣。那些兒輸與這兩個潑皮。白白的可乾受了一場惡氣。

〔梁鴻云〕小姐。這樣人理他則甚。〔正旦唱〕

【幺篇】想起。就裏。事體。〔帶云〕我待和他計較來。〔唱〕與這厮爭甚麼閑是閑非。〔帶云〕我待不計較來。〔唱〕我又做不的那沒羞沒恥。哎喲天阿。怎生家博得個一科一第。

〔嬤嬤云〕既然如此。怎不教梁官人上朝進取功名去來。若得一官半職。也不受人這等羞辱。〔正旦云〕嬤嬤。你怕說的不是。但我三餐粥飯尚不能勾完全。這一路盤纏出在那裏。不知嬤嬤平日可曾趲下的些私房。不論多少。齎發與秀才前去。此恩異時必當重報也。〔唱〕

【絡絲娘】但得你肯齎發到皇都帝里。我怎敢便忘了你這深恩大德。直將你一倍加增做十倍。也還表不的我相酬之意。

〔嬤嬤虛下取砌末上科云〕小姐。老身無甚麼餽送。止有這綿團襖一領。白銀兩錠。鞍馬一副。你官人此去。若得了官時。休忘了老身也。〔詩云〕堪嘆梁鴻徹骨貧。今朝遠踐洛陽塵。會須金榜標名姓。始信儒冠不誤人。〔下〕〔正旦云〕嬤嬤去了也。虧他送與俺偌多東西。秀才。你則着志者〔梁鴻云〕小姐放心。若到帝都闕下。小生必然為官也。〔正旦唱〕

【收尾】只願的丹墀早把千言對。施展你男兒壯氣。休得要做了無名金榜不回歸。空教我斜倚定柴門盼望着你。〔下〕

〔梁鴻云〕多謝嬤嬤。齎助了鞍馬盤纏。則今日好日辰。上朝取應。走一遭去。〔詩云〕昔作五噫歌。今成萬言策誰知滌器人。即是題橋客。〔下〕

〔音釋〕

傭音庸 簸音播 息喪擠切 剌音辣 蓆星西切 食繩知切 職張恥切 跡將洗切 十繩知切 坌滂悶切 夕星西切 蟄音輒 碓音對 疾精妻切 便平聲 室傷以切 德當美切

第四折

〔孟上云〕老夫孟從叔是也。自從趕我女孩兒和梁鴻出門以來。便好道木不鑽不透。人不激不發。果然那梁鴻上朝取應。一舉狀元及第。除授本處縣令。老夫如今牽羊擔酒。與孩兒慶喜。走一遭去來。〔下〕〔梁鴻冠帶引祗從上詩云〕去日曾攜一束書。歸來玉帶掛金魚。文章未必能如此。多是家門積慶餘。小官梁鴻是也。到於帝都闕下。一舉狀元及第。除授扶溝縣縣令之職。今早到任已畢。將的這駟馬高車。着祗從人取夫人去了。這早晚敢待來也。〔正旦引梅香祗從上云〕我孟光誰想有今日也呵。〔唱〕

【雙調新水令】疑怪這叫喳喳靈鵲噪花梢。却元來得除授狀元來到。若不是瑩窗文史足。怎能勾虎榜姓名標。誰想今朝。天開眼自然報。

〔祗從報科云〕報的相公得知。有夫人來了也。〔梁鴻出迎科云〕夫人。賀萬千之喜。左右將過來。〔祗從捧砌末上科〕〔梁鴻云〕夫人。這五花官誥金冠霞帔。你請受了者。〔正旦唱〕

【沉醉東風】我則見這一壁捧着的光閃閃金花紫誥。那一壁捧着的齊臻臻珠翠鮫鮹。〔梁鴻云〕夫人。今日纔表的你有冰清玉潔之心也。〔正旦唱〕你道是纔表我冰清玉潔心。〔梁鴻云〕厮稱你雲錦花枝之貌。〔正旦唱〕又道是厮稱我雲錦花枝貌。我今日呵做夫人豈敢粧幺。〔梁鴻云〕夫人請穿上者。〔正旦云〕相公。我不敢穿。〔梁鴻云〕可是為何。〔正旦唱〕爭奈我兩次三番不待着。則怕不穩如荊釵布襖。

〔梁鴻云〕夫人。這是天子所賜。你可穿上。望闕謝了恩者。〔正旦做穿科唱〕

【慶宣和】元來這象簡烏紗出聖朝。若是沒福的也難消。只為俺讀書人受過凄凉合榮耀。因此上把儒衣換了。換了。

〔做同謝恩科〕〔張小員外馬舍上張云〕自家張小員外。這個是馬良甫。縣裏差俺兩個接新官。誰想是孟老相公家女壻梁鴻。做了本處縣令。想着喒在臯大公庄兒上調戲他渾家。若與俺算起舊帳來。怎生是了。〔馬云〕不妨事。他那裏記的起。喒每大着膽見他去。〔做見跪科〕〔梁鴻云〕這厮如何不擡頭。〔張云〕直等到二月二哩。〔梁鴻云〕原來是這兩個弟子孩兒。你認的我麼。〔張馬做慌科〕〔梁鴻云〕您是甚麼身役。〔張云〕俺兩個是儒戶。縣裏揀選來接待新官的。〔梁鴻云〕今日你接我。可是我接你。既是儒戶。與我吟詩。若吟的好。便饒恕你。吟的不好。一百大毛板一個。〔馬云〕這詩須讓咱先吟。〔做念科詩云〕我做秀才。冷酒熱釃。一氣一椀。盪的嘴歪。〔梁鴻云〕你看這厮胡說。左右。拏下去打呀。〔做打科〕〔張云〕我道你不濟。聽我吟。〔詩云〕我做秀才快噇飯。五經四書不曾慣。帶葉青蒜嚼兩根。泥頭酒兒吃瓶半。〔梁鴻云〕一發胡說。左右拏下去打呀。〔做打科〕〔正旦唱〕

【鴈兒落】他那曾習讀古聖學。枉惹的儒人笑。今日個折將丹桂來。〔梁鴻云〕這厮你當初可道來。〔張云〕小的不曾道甚麼來。〔正旦唱〕可不道俺則會打蓮花落。

〔張云〕呀。夫人。一句也不曾忘了。休和俺每一般兒見識。只是饒了俺罷。〔正旦唱〕

【得勝令】俺如今行處馬頭高。人面上逞英豪。則俺那美玉十分俊。不似你花木瓜外看好。哎。你個兒曹。誰着你行無道。〔張云〕夫人可憐見。這都是舊話。休題也。〔正旦云〕左右那裏。〔唱〕准備着荊條。將他扣廳階吃頓拷。

〔梁鴻云〕這厮接待不周。好生無禮。發到縣間去。每人杖一百。枷號一個月。打退儒戶。永為農夫。〔祗從云〕理會的。〔張云〕可不是悔氣。他起初要我吟詩。偏生再做不來。如今倒氣出我四句來了。〔詩云〕他家忒煞賣弄。打的屁股能重。燒酒備下三缾。到家自己煖痛。〔同下〕〔嬤嬤上云〕門上人報復去。道有孟老相公家嬤嬤在於門首。〔祗從做報科〕〔正旦云〕相公。大恩人在門首。喒迎接他去來。嬤嬤請。〔嬤嬤見科云〕您兩口兒索是歡喜也。〔正旦唱〕

【喬牌兒】往常時獨自焦。到今日大家樂。〔帶云〕想在臯大公庄兒上呵。〔唱〕那其間撲頭撲面糠飛遶。今日個玉玲瓏金鳳翹。

〔嬤嬤云〕小姐。你當初受那般苦楚。你可還記的麼。〔正旦唱〕

【掛玉鈎】這的是舉案齊眉有下稍。〔嬤嬤云〕小姐。你如今還守着舊時的節操哩。〔正旦唱〕你道我不改初時操。我從來貧不憂愁富不驕。怎肯敗壞了閨門教。〔云〕嬤嬤請上。受我夫妻一拜。〔唱〕你昔日恩。今朝報。不是你撥散浮雲。怎能勾得上青霄。

〔嬤嬤云〕小姐穩重。有老相公同老夫人在於門首。你接待他去咱。〔正旦云〕我有什麼老相公老夫人。今日要來認我。〔唱〕

【甜水令】趕離了畫閣蘭堂。錦裀繡褥。珠圍翠繞。趕的我無處厮歸着。〔帶云〕想起那時來呵。〔唱〕住的是草舍茅菴。蓬戶柴門。陋巷簞瓢。我可也委實難熬。

〔孟夫人同入見做不認科〕〔嬤嬤云〕老相公。他堅意不認您哩。〔孟云〕他不認俺麼。嬤嬤。如今到這其間。你不說等到幾時。〔嬤嬤云〕告大人暫息雷霆之怒。略罷虎狼之威。當此一日。令尊與老相公指腹成親。不想令尊棄世。大人。你一身流落。老相公豈不要就將你招贅為壻。則怕你貪戀富貴榮華。不肯進取功名。故意的將您逐趕在外。不期春榜動。選場開。老相公暗暗的着我齎發你盤纏鞍馬。上朝取應去。你也看嘴臉。難道我老婆子有這東西不成。你今日上則功名成就。下則夫婦團圓。我說兀的做甚。〔詩云〕困守寒窗數載間。一朝平步上金鑾。非干賤妾能資助。則拜你那皓首蒼鬚老泰山。〔正旦云〕嬤嬤。你早不說。則被你瞞殺我也。〔唱〕

【折桂令】却元來晏平仲善與人交。〔梁鴻云〕這本是嬤嬤齎發俺來。〔正旦唱〕難道他掩耳偷鈴。則待要見世生苗。〔云〕相公。認了丈人丈母罷。〔唱〕俺和你夫婦商量。休教外人把俺評跋。你是個君子人不念舊惡。想一雙哀哀的父母劬勞。他雖然不采分毫。我如今怎敢輕薄。〔云〕父親母親請上。孩兒則認便了也。〔唱〕且只索做小伏低。從今後望爹爹權把俺躭饒。

〔梁鴻正旦跪科梁云〕則被你瞞殺我也。丈人。〔孟云〕則被你傲殺我也。女壻。〔使命上云〕萬里雷霆驅號令。一天星斗煥文章。小官乃天朝使命是也。奉聖人的命。因為你梁鴻甘貧守志。孟光舉案齊眉。着小官親齎此封丹詔。與他加官賜賞。須索走一遭去。可早來到縣衙門首也。〔見科云〕聖旨到來。梁縣尹你夫婦跪聽者。〔梁鴻云〕張千。快裝香來。〔同正旦跪科〕〔使命云〕我大漢孝章皇帝。正乾坤萬里無塵。尚惓惓勵精圖治。總則要風俗還淳。喜的是義夫節婦。愛的是孝子順孫。你梁鴻本世家子弟。能守志不厭清貧。妻孟光尤為賢達。舉案處相敬如賓。若天朝不加襃賞。將何以激勸斯人。可超陞本處府尹。更賜予黃金百斤。其妻父能曲成令德。亦堪稱耆舊之臣。並着令題名史冊。一家的望闕謝恩〔眾拜謝科〕〔正旦唱〕

【鴛鴦煞】荷君恩特降黃麻詔。謝天臣遠踐紅塵道。却教我一介書生。早做了極品隨朝。暢道頓首誠惶。瞻天拜表。則俺這犬馬微勞。知甚日能圖效。且自快活逍遙。兩口兒夫妻共諧老。

〔音釋〕

從去聲 着池燒切 噇音床 學奚交切 落音澇 樂音澇 跋巴毛切 惡音襖 薄巴毛切 令平聲

題目 梁伯鸞甘貧守志 
正名 孟德耀舉案齊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