堅瓠集/堅瓠餘集 のバックアップソース(No.2)

#contents

*堅瓠餘集序 [#rfef6584]

稼軒褚先生。抱巢許之高風。居唐虞之盛世。耕雲釣月。睥睨天地之間。漱石枕流。放浪形骸之外。網羅軼事。既耳換而目移。欣賞奇文。亦日新而月盛。向傳堅瓠大選。又成餘集新編。癸甲辛壬而後。另有罏椎。續補廣秘之餘。別成世界。巾箱可置。無煩插架堆倉。行笈堪擕。那慮汗牛充棟。坐花醉月。下酒物不數漢書。益智娛心。換骨丹無煩仙藥。斯誠琅環之異寶。實乃委宛之奇文矣。潮也性嗜簡編。身希脉望。顧唾餘嬾拾。矧為塵飯塗羹。牙後堪羞。况屬牛溲馬勃。襲秘笈於睂公。即語語都佳。亦覺千篇之一例。盜譚概於龍子。縦言言盡善。終嫌數見而不鮮。先生則盡掃舊聞。專收新著。輯近代之公卿將相。𠃔為斯世楷模。載熙朝之政治文章。堪作國人矜式。𥡴其姓氏。半屬吾儕羣紀之交。考厥里居。無非此日舟車可至。雖在鄙人之小草。亦荷高士之不遺。蠅附驥以能馳。藥處囊而易售。此生多幸。其樂只且。嗟乎。屋梁徒仰。窮愁尚有其人。空谷自香。紉佩遑需異日。採遺珠扵滄海。知餘外尚有其餘。琢剰玉扵崑山。冀序後或仍作序。

RIGHT:康熙癸未上已日新安張潮題

*堅瓠餘集卷之一 [#w572ef4d]
**堅瓠餘集卷之一目錄 [#v5e8d540]
-過自標榜
-身後名
-圓字解
-班鄭著書
-瓦卜
-鬼附女卜
-異俠借銀
-騾得人身
-蜀先主墓
-金容坊
-岳武穆猪精
-潮通泖
-九蠎御史
-題魁星圖
-戊午解元
-弄璋㺯瓦
-木工厭勝
-木龍
-木工建坊
-吳淞江
-杜女幽婚
-淮海龍神
-蟄燕
-活龜整痛
-代吳大帝任
-耳中得物
-道士妖術
-雷神繪壁
-蟾宮織登科記
-洞口先生
-孝道明王
-沉香雕首
-雷譴逆婦
-神助
-金沙灘童子
-陶𤥎再生
-李福達石函
-飄揚金箔
-雞舌湯
-安南試錄
-鬼虎
-瘟部神燈
-珊瑚夫人
-義猴
-五足牛
-蟻累梅杏
-蟋蟀
-蝗怒失信
-肥𧔥
-飛魚
-蠍魔
-六目龜
-臂龍
-嬾婦化物
-黃大
-九尾龜
-神騾
-枸杞龍形
-趙乳醫
-瓦隴
-海馬

**堅瓠餘集卷之一 [#rf5107be]
RIGHT:長洲石農褚人穫學稼纂輯

***過自標榜 [#q856931b]

管寧與華歆共讀。歆見乘軒冕者過而廢書。寧遂割席而坐。南史。劉璡見孔逷目送女子。遂舉席自隔。宋張敷見要人狄當周﨣。呼左右曰。移吾坐遠客。齊江斆見倖臣紀僧真。命左右曰。移我床遠客。魏董昭枕蘓則膝臥。則推下之。曰。蘇則膝非佞人枕。梁宦者張僧胤候羊侃。侃竟不前。曰。吾床非閹人可坐。諸君子不以察察受汶汶。是矣。無乃過自標榜乎。

***身後名 [#n74cd5f8]

李謐擁書萬卷。無假南面百城。劉晝每言使我數十卷書行世。不易齊景之千駟。是皆好身後名。然與其有身後名。何如當下恣流覧之為適也。昔人以讀書不求甚解為善讀書。此有得於語言文字之外者。

***趙岐解圓字 [#v6c70ec6]

說儲。漢儒趙岐孟子注云。凡物圓則行。方則止。此解最明徹。嘗試廣其義。惟圓則無障礙。故曰圓通。惟圓則無䃣𡙇。故曰圓滿。惟圓其機嘗活。變化出焉。故曰圓轉。又曰圓融。蓋至竺乾之教。極於圓覺。大易之用。妙於圓神。天下之能事畢矣。

***班鄭著書 [#o895c608]

班固作西漢書。凡百篇。未成。有上書言𥝠改史記者。收京兆獄。後復除蘭臺令。使成前書。鄭䖍採集異聞。著書八十餘卷。有上書告虔𥝠修國史。由是貶謫。十餘年後授廣文舘學士。更纂錄成四十餘卷。名曰。會稡。則著述不可不愼也。

***瓦卜 [#w768af85]

萬歷間。浙人楊生。善占瓦卦。隣嫗失雞。楊占云。往西方短墻上求之。有傍觀者笑云。據此卦。雞當在土墩矮樹上。非短墻也。俄而隣嫗獲雞。果在土墩矮樹。楊甚歎異。其人袖出一書。授楊云。此瓦卦秘訣。須細玩。三年後。吾來索酬。叩其姓名居處。不答而去。楊自此瓦卜愈神。越三年。其人果至。楊敬禮之。居數日。謂楊曰。吾明日將歸。子宜有所贈。然無費家財。只清晨一卜之所獲。便足酬我。楊不解所謂。乃自卜一卦預知其故。書片紙置瓦下。黎明。有負囊叩門來占者。楊問其姓。曰與君同姓。楊即取瓦下紙示之。上云。今日今時。有假楊姓者來。當縛送官。其人失色。楊云。無恐。但須傾囊見付當指汝生路。蓋此人乃刼盜。事露將逃匿。故隱姓來卜。欲問所往。其囊中皆金珠也。既被識破。即盡出以與楊。楊乃示一處云。於此削髮為僧。可免患。盜叩首謝去。楊以所獲酬授書者。其人笑而受之。別去。楊未幾亦他徙。不知所之。

***鬼附女卜 [#lcaedcee]

馬𡸅菴聞見略。萬歷辛卯春。東城朱奉濓家。一養女有姿色。善女紅。年可十六七。一日倦繡。停針兀坐。忽聞窗外嘖嘖有人聲。啟視之。見一偉丈夫從簷下作人言曰。某山東人也。夙世負汝白鏹六十餘金。今當奉償。女即昬瞶。鬼遂隱入女腹。乃令其女垂簾賣卜。剖斷如神。每朝所獲。止許給一日薪水之費。餘俱歸女槖其家計不能祛。女亦無恙。幾及二年。𥾡足六十金之數。其鬼乃去。扣之亦不靈矣。

***異俠借銀 [#iabce35f]

徽有布商。密以千金分貯布捆中。載歸。路遇一人。求附舟。其人狀貌雄偉。既登舟。與語甚欵洽。越二宿。將別去。岸上有擔囊者招呼之。云其友也。其人邀商與友共飲村店中。飲畢。其友擔囊先行。其人引啇至野外。密語云。吾有急需。君布捆中物。暫借一用。某月某日。當造宅奉還。必不相負。幸勿聲揚。否將不利於君。言訖。長揖而去。其行如飛。頃刻不見。商大駭。急還舟。布皆捆束如故。初無移動。心甚疑之。途次不便啟視及抵家視之。空空如矣。乃大歎異。至某日。門庭寂然。意其所約乃誑語耳。三日後。其人與友擔囊而至。曰。償債者來矣。出囊中金。除前數外。按月加息五分。又另出銀一封云。因吾友遲來。𤕤約三日。更當加一月之利。商逡巡問曰。君固俠士。前日有何急用而假吾金。其人曰。吾有至親犯事在官。急欲行賄買命。而倉卒無辦。故暫假於君耳。商問布捆不動。銀何從取去。其人笑云。吾自有取法。何必見問。乃索酒共飲。且云。吾輩何處不可取物。但恐貽累於人。故不為也。飲至暮夜。友云。可去矣。二人步出中庭。一躍登屋。屋瓦無聲。人已不知去向。

***騾得人身 [#v6ed2ff9]

艮齋雜說。金文通公為通薊道時。有一旂牌官。自言三世為猪。最苦宰殺之後。每經臠割。輙加楚痛如生時。後乞𡨋官。變身為騾。嘗䭾一客。負囊內數百金。遇響馬盜追之。自念客若被刧。吾罪更重。因奮力渡河。客得脫。而騾竟溺死。既見𡨋官。云由汝善念。不但得人身。且有小前程也。

***蜀先主墓 [#t15a757d]

文苑。瀟湘嘉靖中。盜發蜀先主墓。數盜穴墓而入。見兩人張燈對棊。侍衛十餘。盜驚懽拜謝。一人顧謂曰。爾欲飲乎。乃各飲以一杯。兼乞與玉帶數條。命速出。盜出外。口已漆矣。帶乃巨蛇也。視其穴已如舊矣。

***金容坊 [#u8cc54c3]

成都金容坊。有石二株。高丈餘。挺然聳峭。舊傳其名有六。曰石笋。曰蜀妃開。曰沉犀石。曰魚鳬仙壇。曰西海之眼。曰五丁。石圖經云。乃前秦寺之遺址。武侯接鐵其中。一南一北無偏邪。又鐫濁歜燭觸蠲五字。時人莫曉。後蜀相范賢曰。亥子嵗濁字主水災。寅卯嵗𣀈字主饑饉。己午嵗燭字主火災。辰戌歲觸字主刀兵。丑未申酉嵗蠲字主稼穡富贍。悉以年事推。應騐符合。

***岳武穆豬精 [#k58b6dba]

岳武穆微時。居相臺為市游徼。有舒翁者。善相術。見岳必烹茶設饌。密謂之曰。君乃豬精也。精靈在人間必有異事。他日當為朝廷握十萬之師。建功立業。但豬之為物。未有善終。君如得志。宜早退步。岳笑不以為然。後秦檜下岳于大理獄。周三畏鞫之。遇夜。周徃徃閒行至鞫所。一夕月明。見古木下一物。似豕而角。周疑却步。此物徐行入獄旁小祠而隱。數夕復往。所見皆然。

***潮通泖出閣老 [#m492ad97]

松江雖潮汐往來之地。自古未有通泖者。嘉靖庚戌。泖始潮。故民謠曰。潮通泖。出閣老。越壬子。徐文貞&size(10){階};果入相。而拜命之日。潮頭𥤮至城內。元輔舊第前。湧起丈餘。人皆驚異。果為太平宰相一十七年。

***九蟒御史 [#fc613b7a]

酆都有閻羅廟。山側又有九蟒御史祠。傳有御史登此山。遭蟒紏纏而死。上人神而祀之。甚著靈異。嘉靖間。祠旁有楊生者。每過祠。必下馬致揖。忽一日倉卒。竟騎而過。御史見夢曰。爾前過我必步。今乃騎。豈簡我耶。爾若要中。除非日月倒懸。楊謂神尤已。甚不樂。已而秋試。詩經一題。乃如月之恒。如日之升二句。遂得雋。

***題魁星圖 [#zd1bccb7]

陸文量&size(10){容。};戲題魁星詩云。天門之下。有魁踼斗。癸未之魁。必入吾手。粘于壁。無何失去。一日。文量過陸鼎儀&size(10){鈛};鼎儀出以為玩。文量詰其所自。云昨倚門。一兒持此示我。我以菓易之。文量惘然曰。我二人得失之兆矣。是年鼎儀登進士。文量丙戌始第。

***戊午解元 [#fcc4f3a6]

嘉禾張巽。素無文名。嘉靖戊午春。夢神語曰。成不成。平不平。綠水灣頭問老僧。及邑試。竟置劣等。自郡城徒步歸。過蕭寺少憇焉。有老僧捧茶進曰。解元請茶。巽忽憶前夢。問曰。此地何名。僧曰。是綠水灣。巽喜且疑。已果發解。所云成不成平。不平蓋是戊午二字云。一作萬歷戊午陳山毓事。

***㺯璋㺯瓦 [#r85017ec]

隆慶庚午。紹興太守岑某。姬方娠。太守出。一人衝道。縛至府。叱曰。汝業何事。曰賣卜。太守曰。我夫人有娠。弄璋乎。㺯瓦乎。試為卜之。其人愚蠢不曉所謂。漫應曰。璋也弄。瓦也㺯。太守怒而責逐之。未幾分婏。𩀱生一子一女。太守奇其術。深悔前事。禮而厚𧶘之。卜人之名遂著。

***木工厭勝 [#q1f3ce4f]

木工造厭勝者。例以初安時一言為凖。禍福皆由之。婁門李鵬。造樓。工初萌惡念。為小木人荷枷理戶限下。李適見。叱問之。工惶恐漫應曰。翁不解此耶。走進婁門第一家也。李遂任之。自是家遂驟發。貲甲其里。

***木龍 [#u23d54f1]

吳有富商。倩工造舟。供具稍薄。疑工必有他意。視工將訖。夜濳伏舟尾聽之。工以斧敲椓曰。木龍木龍。聽我祝詞。第一年船行得利倍之。二年得利十之三。三年人財俱失。翁聞而識其言。初以舟行商。獲利果倍。次年亦如言。遂不復出。一日。破其舟。得木龍。長尺許。沸油煎之。工在隣家。登時疾作。知事敗。來乞命。復煎之。工仆地。掖歸而絕。凡取厭勝者。必以油煎。見便民圖纂。

***木工建坊 [#b529afee]

嘉靖末。世宗修𢆯。屢興改宮殿。楊州木工徐杲。主大營繕。極被榮寵。官至兵部尙書。又官其子。尋奏言。願以所積賞銀。自建尙書坊。許之。隆慶初。為言官所論劾。遂籍其家。奪官。坊亦廢。

***吳淞江 [#u2b1f8c7]

挑燈集異。天順元年。吉水龍晉。以監察御史左遷嘉定知縣。邑中吳淞江百年以來之淤滯。晉浚治之。方鑿地時。獲一石。上刻云。得一龍。江水通。晉果奏績。又見聞錄。吳淞江久湮。童謠云。要開吳淞江。須湮海龍王。人謂其工難成耳。隆慶中。巡撫海公&size(10){瑞};倡議開𤀹。而董其事者。則松江府同知黃成樂。蘇州府推官龍宗武也。時兩月不雨。即日奏功。其謠始騐。

***杜女幽婚 [#z5dc0b1c]

聞見略。萬歷中。長庠杜子紆&size(10){大綬};有文名。善書法。家居集福里。水亭一座。花石交錯。幽雅多致。次女年甫十四。日與其母刺繡其中。辛卯四月。子紆就試荊溪。忽夢一少年郎君。頂金冠。衣緋袍。僕從甚都。升堂請婦敘禮。婦惶悸不敢出。少年自通曰。&size(10){某};震潭龍王幼子也。因與夫人次女有夙緣。特來就婚。婦曰。我女許字金閶吳氏。已越四載。無更嫁之理。且夫君不在。媒妁未通。郎君請回。少年大怒曰。若賴我婚耶。爾女終不能為吳氏媳也。言訖而去。婦驚寤。越宿。子紆歸。婦述其夢。子紆謂夢何足憑。置之度外。五月朔。女曉粧初罷。偕侍兒詣亭前。摘海榴飾𩬆。瞥見少年從池中躍出。挾之沒水。侍兒急呼主母并僕人撈救。已沉水底。不復生矣。夫婦悲號𥸤天。具棺𣩵歛。夜夢少年來謝曰。爾女已得佳婿。奚哭之慟為。神人道遠。千萬鄭重。再拜辭別。馬𡸅菴往弔。面詢之。子紆𢲅泣以道其詳如此。

***淮海龍神 [#n671f3dc]

吳中雜識。長洲貢士張鯉亭&size(10){燭。};萬曆丙戌。例選順天經歷。子某往探父。待舟瓜步。見一虬髯老翁。以斗盛蝦米至步頭負販。某欲市以貢父。取二尾嘗乾濕。甫入口。頓覺瞶眩。口發譫語。從者驚悸。回視老翁已不見。即僱船回家醫療。惟僵臥。日飲斗水。自言吾淮海龍神。因水澇。挈族往東海賃居。汝胡為食吾子。其母求醫遣將。多方不治。一日晨起。小童驚報堂中磚上。有河沙印成升降二龍。鱗甲爪牙畢具。母趨視之。入覷其子。則血污被蓆。拔舌而死矣。

***蟄燕 [#n48026e5]

世說。海外有燕子國。故秋社燕去。春社復來。月令所謂春分𢆯鳥至是也。偶見雜志載晉郗鑒為兖州刺史時。歲饑。百姓掘蟄燕食之。又宋時。東京開河。岸崩。見蟄燕無數。然則燕亦蟄。遇驚蟄節氣而出耳。渡海之說。烏衣之事。俱屬附會。或云蟄者非燕。乃類平燕者也。

***活龜整痛 [#sac1a78a]

挑燈集異。冀州徐璠墮馬。傷折手足。痛甚。命醫治之。其方用一活龜。既得之矣。夜夢龜曰。吾惟整痛。不能整骨。勿害我命。有奇方奉告。璠叩之。龜曰。取生地黃一觔。生薑四兩搗研之。用臘糟一斤。八地黃生薑炒勻之。乘熱褁罨傷處。冷即易之。先能止痛。後可整骨。璠用其法治之。果効。

***代吳大帝任 [#a8cd2679]

高叔祖鶴臺公諱九臯。萬曆𢈏辰進士。任武昌司李署江夏縣印。出夏口迎某僉憲。泊舫登岸。暫憇古廟中。見神像乃三國吳大帝。因前叩拜。執禮甚㳟。夜宿官舫。夢一赭袍玉帶王者。投刺相謁。公分賓主禮。坐定。王者曰。某孫權也。血食此地有年。惟公正直。應代斯任。幸無他辭。公唯諾。寤而體中不豫。明日抵縣。入衙。述其夢。即覺瞶眩。沐浴更衣。謂妻子曰。今輿從來迎。吾當赴任矣。毋煩號泣。言畢。瞑然而逝。異香滿室。顏色如生。堂上直宿門卒。聞車馬喝道聲。排闥而出。盡皆驚起。杳無所睹。訃聞。郡守曁撫按司道嘉其政績。悉致厚賻。扶柩還吳。後家中若聞異香。則有人馬之聲。行於屋上。靈帷必顯報應。久之乃絕。

***耳中得物 [#rbd25ee7]

陳眉公見聞錄。無錫談愉號十洲。一日偶挖耳。耳中得銀一小塊。重一分四厘。人傳以為奇。後觀祝枝山志怪錄。則耳中得物。更有奇於此者。葑門一媪。年逾五旬。令人剔耳。耳中得少絹帛屑。以為偶遺落其中。已而每治耳。必得少物。絲花穀粟稻梁之屬。為品甚多。始大駭異。年七十有八而卒。每收貯所得物。三十年中。物逾一斛。又永樂中。吳郡一老偶治耳。於耳中得五榖金銀衣服器皿等物。凡一箕。後更治之無所得。視其正中有一小木校椅。製作精妙。椅上坐一人。長數分。亦甚有精氣。

***道士妖術 [#f8cabcf7]

聞見卮言。崇邑金某兄弟。科貢出仕雲南。留家住此。一日有眾道士舁宋殿祖師到門抄化。金不為禮。道士遺一紙條。夜遂無故火起梁柱間者數次。急救乃息。其家向延蔡某為西賓。蔡擕其子同學。一日忽見兩子在旁聽講。面貌不異。言語相同。呼之共答。不分真假。蔡計無所出。乃將爾子並抱。緊束不放。一子忽墮地。急以足踏住。乃是一紙人。尚嘖嘖有聲。釋其子。急取持手中。知吐火者定是此物。不付諸火。急投諸水。其恠遂滅。又安丘勞氏。亦為此輩遺一紙條。遂化為蛇。夜出淫其僕婦。主人懼而厚賂道士。求其收去。恠遂滅迹。

***雷神畵壁 [#ufb027c4]

廣聞錄。萬曆中。吳郡西洞庭翠峰寺。比丘維心。新搆一室。初塗白堊。夜聞霹靂繞室。晨起視之。四壁皆寫山川樹木人物屋宇。極其工緻。燦然光明。似梅道人筆法。

***蟾宮織登科記 [#yf0f4a12]

建炎二年春。揚州一士。因天氣融和。縱步出城。有虹暈如赤環。自地吐出。遙望其中。有茅舍。機杼之音。試徐行八觀。見有機數張。皆經以素絲。白晢女子四五輩。楦腕組織。略轉眸一顧士。即端容抽不息。士見錦紋花葉之內。有字數行。第一首曰李易。稍空又有一人姓名。復稍空又一人焉。士問織此何為。一女對曰。登科記也。士遍觀室內。窗壁玲瓏。自念得覩美姝。復情致澹泊。遂揖而辭退。諸女皆目送之。迨出虰暈。回頭注目。蕩然無所覩。乃躡故道歸。是歲春。高宗車駕南巡。駐驆揚都。四方貢士雲集。至八月始唱名放榜。第一人曰李易。其下次第與夢中所見無異。始悟春日所届。蓋蟾宮也。

***洞口先生 [#qfb9959e]

淳熙間。信州漁人楊六。孤孑一身。所得魚錢。悉為酒資。一日。有道人棹小艇從之賖魚。楊隨所需付之。初不索直。自是數數來。楊與魚無倦色。一夕。風月清㓗。波平如席。楊覩一舟從天際冉冉造前。視之。蓋向者道人也。微笑相呼。盡取所負魚直。約兩三千償之。楊固却不受。曰我飄然簑笠底。安用幾許錢。先生留助雲水費。時得周旋否。道人曰。我相試已久。恰來還錢。亦是試汝。汝志堅固。真可教也。挽之共載。一小童操槳。其行如飛。迤邐窮河源。登岸到山。見奇花珍果。異香錯落。全不似塵世。楊頓覺心意洒豁。便欲依止。道人曰。此非汝可久居之地。宜暫還。後五年復相會。出一卷書授之。臨別扣其姓字。曰我洞口先生也。

***孝道明王 [#k4aea3f5]

子菴雜錄。西晉時。丹陽有老嫗。姓諶氏。不知其年幾何。顏色常如嬰兒。人稱為嬰母。嘗於吳市收養一孩。長而英異。性至𡥉。時談神明之事。且云吾受天符。為孝道明王。因授母以修真之訣。而自隱去。後吳猛許遜。俱傅嬰母之道而成仙。

***沉香雕首 [#fe5faffd]

從信録。南昌鄧子龍。驍勇善戰。領兵征倭。渡鴨綠江。有物觸舟。取視之。乃沉香一段。把玩良久。宛似人頭。愛護之。每入夢。則香與首或對或協而為一。萬曆戌戌冬。子龍衝鋒陣亡。載尸歸。失其元。取香木雕為首。酷肖。豈天感其忠勇。憐而賜之沉香。作其面目乎。

***雷譴逆婦 [#a6fa83a4]

從信錄。嘉靖辛卯。福建延平杜氏兄弟三人。輪膳一母。三人出耕。三婦輙詬悖。囂然相勝。致姑飯粥不給。每欲自盡。一日。白晝中。忽轟雷一聲。覺電光紅紫眩目。三婦人皆人首而身則一牛一犬一豕。踞地鳴吠。觀者如堵。

***神助 [#r3bba6bf]

鄭有胡生。為洗鏡鉸釘之業。輙祭列禦寇祠。以求聰慧。忽夢一人以刀劃其腹開。納書一卷。及覺。遂能吟咏。又說儲載。一書生禮奎宿甚虔。同儕戲之。以經書文七首置神座前。書生得之。喜為神賜。𥡴首受而讀之。及入試。命題一如所讀。竟登第。又一人見荊溪周處祠。神像蒙垢。盥手拂拭之。其人素羸。忽覺神旺。後以勇聞。此無他。精誠所致。遂得神助也。

***金沙灘童子 [#rdcee788]

誌異編。隆慶中。鄂城金沙洲一童子。每死去三四日復活。父母問其所以。亦絕不言。後隣翁坐廟廡下捫虱。有人從後掌其腦。回顧不見。翁大驚。童子一日復活。見隣翁問曰。公知廟廡下掌腦者乎。此我也。因言在陰司為無常。奉符勾攝人。今某縣某人。某里某人。皆我所勾。繫在後園樹上。母聞徃視。乃是線繫促織小蟲。皆解而放之。童子見而號泣倒地。曰此輩生。我死矣。遂死不復活。某訪之。有竟死者。有死去復生者。

***陶𤥎再生 [#ff1c18d1]

廣莫野語。絳州陶𤥎。未第時。讀書僧寺。偶游息。見僧抱婦於懷。亟回走。僧追之。謂事至此。勢不俱生矣。追至佛殿。忽起烈風。杳灰迷僧目。僧大叫其黨。不得放走陶秀才。陶度不得脫。奔入鐘樓。樓下一鐘覆地有年。忽自起。陶入鐘隨覆。僧遍索不得。不虞其在鐘下也。俄陶僕來。僧紿已歸。家人尋覔無踪。夜夢神指示所在。促使急救。未之信。夕復夢示。集眾舉鐘。陶出無恙。已三日。鳴之官。僧伏法。舉成化辛丑進士。歷浙藩轉南大司馬。致仕卒贈少傅。謚恭介。

***李福達石函 [#rbb2b5b7]

廣聞錄。嘉靖中。僧李福達至蘇州。欲稅空宅。徧閱數處。輙嫌湫隘。最後賃一大宅入居。人異而闚之。福達從容袖中出小石函。縱橫不數寸。凡衣服飲食牀褥臥具屏障几席釜甑一切資生之物。盡從中出。又於函中挈出婦人男子凡數輩。皆其妾媵。又有十餘小兒。皆衣五綵戲。將行。還挈諸人並𠾖玩。一一納之石函中。仍袖而去。

***飄揚金箔 [#nfe936da]

劉五城雜錄。有一豪富子弟張某。其父殁。昆仲析居之。次有餘資千金。各不欲存為公家事以滋擾。願一創舉散之頃刻。遂貨金箔。約值此數。至絕高山頂。乘風揚舉。或飄舞長空。或粘綴林木。或散處水草。總成黃金世界。數里之內。人皆驚詫若狂。疑為天雨黃金。婦女兒童。競為爭逐。終無所得。一時傳為異事。而張氏親黨。莫不稱為豪舉。較之隋煬帝於景華宮徴求螢火數斛。夜出遊山。放之。螢光徧於山谷。反覺鄙陋。但煬帝富有四海。奢侈過度。尚且不能令終。此一富有之民。乃暴殄財貨。取快一時。不知其人作何究竟也。

***雞舌湯 [#z3e216ff]

宋呂文穆公。微時極貧。故有渴睡漢之誚。比貴盛。喜食雞舌湯。每朝必用。一夕遊花園。遙見墻角一高阜。以為山也。問左右誰為之。對曰。此相公所殺雞毛耳。呂訝曰。吾食雞幾何。乃有此。對曰。雞一舌耳。相公一湯用幾許舌。食湯凡幾時。呂默然省悔。遂不復用。

吾蘓一宦。喜食鯽魚舌湯。每朝必用鯽魚若干頭。取舌烹湯以進。

***安南試錄 [#s6804e48]

安南國。去中國數千里。雖名秉聲教。實自帝其國。建元剏制無忌也。其國凡幾道。如中國藩省然。有安邦道者。其中之一道也。人有見安邦道鄉試錄。題曰洪德二年辛卯科。初場四書義四篇。五經義五篇。二場制誥表各一道。三場詩賦各一篇。四場長策一篇。其取士之法。比中國反加詳焉。表賦中聯句佳者甚多。

***鬼虎 [#xd5eec03]

𥡴神錄。載清源陳襄。隱居別業。臨窗夜坐。窗外即曠野。忽聞有人馬聲。視之。見一婦人騎虎。自窗前行過屋西壁下。時壁下有一婢臥。婦人從壁隙中窺之。婢即驚呼腹痛。啟戶如厠。遂為虎所搏。襄駭愕大聲號救。婦與虎忽不見。婢幸無恙。鄉人云。村中恒有此怪。所謂鬼虎者也。子一日偶談及此事。一友笑曰。人畏虎亦畏鬼。况二者兼之耶。又况加以婦人耶。婦人之凶狠陰毒者。甚於虎與鬼也。予曰。此婦必是妬婦之鬼。故有此殺婢手段。

***瘟部神放燈 [#t5e9a0a2]

吳中雜志。萬暦戊子四月。王墓村民剏臺演戲賽神。城中某某宴集李氏樓中。正歡洽間。忽聞烈風迅雷。撼木飄瓦。啟牖視之。見朝天湖內。有火大如𦉍。瑩光燁燁。閃爍水面。須臾星散。遍湖。南北村落。隱現百千燈火。魚貫而行。逾時乃滅。眾賓囑目。次日。詢諸父老云。是瘟部神放水燈。嘉靖某年問亦然。主旱疫。是歳夏六月。亢早天行大作。吳民死者相枕籍。視嘉靖問尤甚。識者以為輪廻中一刧數云。

***珊瑚夫人 [#h28a7981]

異聞錄。有人於昭應寺讀書。見一紅裳女子。吟詩云。金殿不勝秋。月斜石樓冷。誰是相憐人。褰幃弔孤影。叩其姓氏。云姓朱名昭遠。字無忌。上祖在漢時。因宣揚釋教。封長明公。唐天寶中。帝為貴妃建設經幢。封妾為珊瑚夫人。賜珊瑚帳居之。自此巽郎蛾子。不復為暴矣。言訖。恍惚入經幢而隱。乃詳味其詩。與所言。蓋經幢中燈也。

***義猴 [#kf89a990]

聞見略。萬曆中。毘陵有乞兒。日繫一猴。至街坊施技索錢。積數歳。約有五六金。偶與同伴一丐飲。醉中𧩊詡。丐忽起謀心。置毒於酒。強灌之而死。取其所藏。瘞屍於野外。無人知覺。獨猴不順從。丐日加捶楚。猴勉隨之。一日忽失所在。時縣尹張廷傑初下車。升堂瞥見一猴𥥛入。趺坐丹墀。向令叫號。張異之。命一𨽾隨其去向。猴竟至養濟院。覓丐不獲。復扯𨽾行。沿途乞糕餅與𨽾點心。行至大市橋。遇丐。雙手拽住。跳上丐肩。批頰抓面。丐不能脫。𨽾擁至縣。張鞫問再三。丐始伏辜。令𨽾押丐取銀。包褁宛然。仍于野外扒開浮土。將屍八棺火厝。煙熖方熾。猴向𨽾叩頭。跳入火中焚死。𨽾復命。張驚異。因作義猴記。刻石以垂不朽。

***五足牛 [#af0364bc]

庚巳編。正德丙子。有僧自京師携一牛至蘇。有五足。一在後𨂍下。短不能及地。蹄類人手。五指間有皮連絡。僧牽于市乞錢。所目睹者。正統中。劉原博先生上京師。其子宗序。見道旁一牛五足。其一足生於領。蹄反向上。以告先生。先生曰。牛土屬而蹄着土。今反居上。得無有小人在上而生變者乎。後二歲。為己巳果有土木之變。

廣聞錄。嘉靖庚申。鍾祥民家。牛生六足。又隆慶年間。三山民家。牛生黃犢。七足。腹下四足如常。脊上三足皆輭。前後竅各二。

***蟻累梅杏 [#n53f28bd]

嘉靖甲寅。嘉興郡學。有蟻無數。集堂壁上。累梅一章。枝𠏉花葉皆具。又吳𠣻菴先生及第日。群蟻累成杏花一枝。極其精巧。

***蟋蟀 [#f19e9d6c]

吳俗喜鬬蟋蟀。多以財物决賭。庚巳編載。相城劉浩。好鬪促織。偶臨水濵。見一蜂以身就泥。轉輾數四。起集敗荷上。久之。身化為促織。頭足猶蜂也。持歸養之。經日則全變矣。徤而善鬬。敵無不勝。所獲甚多。又張廷芳亦好之。至蕩其產。芳素敬𢆯壇神。乃以誠禱訴其困乏。夢神告曰。吾遣黑虎助爾。已化身在天妃宮東南角樹下矣。明日。芳往覔之。獲一促織。色黑而大。用以鬬。無弗勝者。旬日間。獲利如所䘮者加倍。至冬而死。芳為慟哭。以銀作棺𦵏之。

***蝗怒失信 [#zbcdd2fb]

湧幢小品。萬曆丙辰。丹陽有蝗從西北來。蔽天翳日。民爭刲羊豕禱神。有蒲大王者。尤號靈異。凡禱之家。止囓竹樹茭蘆。不及五穀。有朱姓者。牲醴悉具。見蝗已過。遂寢。須臾。蝗復返。集朱田。凡七畝頃刻盡囓而去。鄰苖不損一穎。相傳有怪書投其神曰。借道不借糧。亦可異也。

***肥𧔥 [#r34e6f6c]

從信錄。萬曆丙戌。建昌鄉民樵於山。逄巨蛇。頭有一角。六足。如雞距。見人不噬。亦不驚。民因羣呼往視。亦不敢傷。徐徐入深林中去。華山記云。蛇六足者。名曰肥𧔥。見則近郊大旱。戊子己丑之災。兆已先見矣。

***飛魚 [#gbe23995]

庚巳編。沙湖丘氏有魚池。近外港。夏大兩水溢。魚長數尺者。率諸魚飛出港去。至暮水漸退。魚復還。巨魚在前。諸魚從之。飛行空中。如群蝶交舞。嘗觀范蠡養魚經。有魚能飛去之說。但去而復飛還。則尤異也。

***蠍魔 [#f324baa7]

西安有蠍魔寺。中奉大士。塑大蠍於棟間相傳明初有女子。素不慧。病死復生。遂明敏。以文史知名。時有布政某喪偶娶之。後布政方視事。有所需。使僕入內取之。婢呼夫人不應。但見大蠍如車輪。臥於榻。婢驚而出。白於主。不信。婢曰。他日相公下堂。願無聲欬。伺之可見。如言。果見老蠍伏榻上。頃之又成好女子。意頗羞澀矣。忽失所在。是夕人定。女子乃出拜燈下曰。身本蠍魔。所以夤緣見公者。非敢為幻惑。欲有求耳。公能不終拒。乃敢輸情。布政許之。因曰。昔為魔。得罪冥道。賴觀音大士救㧞免死。因假女屍為人。獲侍左右。覬公建一蘭若。以報大士之德耳。今醜迹已彰。幸公哀憐。布政𩓱之。女子遂隱。他日乃命所司建寺。

***六眼龜 [#r93c4976]

郭景純江賦。龜有六眸。宋太始二年八月。六眼龜見于東陽。太守劉勰得之。以獻唐睿宗。先天三年。江州獻靈龜。六眼。腹下有𢆯文。又嶺南欽州出六眼龜。實止兩眼。餘四日乃斑紋。與真目排比。端正不偏。唐莊宗時。有進六目龜者。敬新磨獻口號曰。不要閙。不要閙。聽取龜兒口號。六隻眼兒睡一覺。抵別人三覺。又說儲。載常熟水墩大士菴前。曾出六目龜。九十三翁繆道山得而畜之。又廣聞錄。載嘉靖二十年。興寧西河水漲。有大龜長丈餘。六目金光射人。泝河而上。所過田陂皆壞。

吾郡十郎巷丁玉陽先生。園池中有白龜大如車輪。順治辛丑。長洲縣令德州孫達卿繼解任後。寓斯園亭。所目擊者。

***臂龍 [#uf5e92bc]

庚巳編。金山寺有行者。素佻㒓。嘗晝寢。同輩戯畵一龍於臂。頭尾鱗𩮓逼真。行覺而見之。曰吾寢而臂出龍豈非天授乎。當黥之以成其異乃以針刺而加墨焉。數月色漸紫。又數月其紋隱起。約高一黍米。每風雨之夕。龍蜿蜒如動。一日浴於江。江水為之豁開數丈。此臂騰掉上下。如非己有。行以為神。時時泅木。黿鼉魚鱉歷歷在目。忽念金山盤踞江心。其下宜有根著乃下探之。至江底。見山根大僅數抱若一柱擎其山焉。因運臂撼之。山搖屋動。僧怖為地震。焚香祝三寶。行登山。知而窺笑之。向同輩吐實。具言臂龍之神。皆驚。以白長老。長老以為妖。詣官告治。官為誣罔不理。長老懼為己累。醉行而縊之。龍亦頓逝。

***嬾婦化物 [#j878b56f]

水族有懶婦魚。相傳楊家婦為姑所溺。死化為魚。脂可燃燈。照鳴琴博奕則有光。照紡績則暗。草類有嬾婦箴。桂林有睡草。見之則令人睡。一名醉草。獸亦有名嬾婦者。如山猪而小。喜食禾。田夫以機軸織紝之器置田所。則不復近。安平七源等州有之。物猶如此。宜乎嬾婦之多也。

***黃犬 [#lf43a3d5]

偃曝談餘。愽羅何宇。母死廬墓。家無僕從。畜一黃犬。間日輙候墓所。有所需。即書片紙繫其頸。家人見之。具備繫使負還。史稱陸機黃大寄書。良不誣也。又趙澤民為山西簾使時。畜一犬。名桃花。善𤢪。有客至。即呼名嗾之。語家人先具酒果。良久。桃花必致一物。如麞鹿雉兔之類。往無虛反。

***九尾龜 [#f749f682]

庚巳編。海寧王屠。遇漁父持巨龜。長徑尺。買繫柱下。將烹以為羹。隣居有江右商人見之。告其邸翁。請以千錢贖焉。翁怪其厚。商曰。此九尾龜。神物也。欲買放之。君從臾成此功德。一半是君領取。因偕往。商踏龜背。其尾之兩旁。有小尾各四。持錢乞王。王不肯。烹作羹。父子共啖。是夕。大水自海中來。平地高三尺許。床榻盡浮。逾時水退。明日及午。翁怪王屠不起。壞戶入視。但見衣衾在床。父子都不知去向。人云害神龜。為水府攝去治罪也。

***神騾 [#zf06345d]

馬氏曰抄。京師梓潼廟。在𢆯武門東。人常以白騾施廟中。道士控群騾日行巷陌。以芻豆為由。募化銀錢。一大騾特異。不受羈紲。紲則臥弗起。遂縱之往來城市。數日一還廟。道士恐為人所傷。於項下懸一木牌。標曰神騾。日少食芻粟。喜啖茶葉。沿門駐立。乞茶麾之弗去。以茶餉之即行。日以為常。一刼盜禱借於神。欲乘往德州。以茶餌之。至河西務。加以銜勒。堅臥不肯行。遂捨之而還。

***枸杞龍形 [#udd78417]

聞見卮言。載嘉興郡治西子墻上。有枸杞一本。歳月既深。枝幹亦大。樹身絕似龍形。鱗𤓰逼肖。垂四枝椏。宛如四足。夜間數里外遠望。爍爍有光。近睇之。却無所見。常於風雨之夕。空中聞怒吼之聲。隣近居人。恐其日久為患。將斧伐去一椏。滋瀝星星。越宿皆赤成血。此後不復聞吼。然龍形異質。至今尙存。

***趙乳醫 [#h8342b27]

夷堅志。資州去城五十里。曰三山村。草木暢𦮠。豺虎縱橫。人莫敢近。乳醫趙十五嫂所居。相距三十里。一夕。聞人扣門請收生。趙遽隨行。步稍遲。其人負之而去。云只閉眼。任我所之勿問。登高涉險。奔馳如風。不勝驚顫。至石崖下。謂趙曰。吾乃虎也。遇神仙授以妙法。在山修持已三百年。誓不傷人。能變化不測。汝不須怖。今緣吾妻臨蓐危困。知媪善此伎。所以相邀。倘能保全母子。當以黃金五兩奉酬。便引入洞中。具酒食。見牝虎委頓且跪懇。趙慰勉之。於洞外摘嫩藥數葉。揉碎窒虎鼻。即噴𡁲數聲。旋產三子。牡虎即負趙㱕。明夜戶外有人云。謝你相救。出此一里。他虎傷一僧。衣內有金丑兩。可往取之。黎明而往。如言得金。

***瓦隴 [#fc401c4f]

夷堅志。溫州洪慶善妻丁氏。雖居海濵。而性不嗜殺。或惠瓦隴即蚶。百餘枚。不忍食。寘之盆中。將以明日放之江。夜夢丐者甚眾踝體臞瘠。前後各以一瓦自蔽。皆有喜色。別有十餘人。愀然曰。爾輩甚樂。我等抑何苦也。丁氏寤而思之。以瓦蔽形。必瓦隴也。夢中能密記其數。取視之。已為一妾竊食十餘枚。乃愀然者也。

***海馬 [#m16a7e1e]

紹興八年。廣州西海壖地名上弓灣。月夜有海獸狀如馬。蹄𩮓皆丹。𥤮入近村。居民聚眾殺之。天將曉。如萬隊兵馬行空中。其聲洶洶。皆稱覔馬。所殺之獸。倐忽不見。客有識者。慮其異。急徙去。次日海水溢。環村百餘家皆溺。

*堅瓠餘集卷之二 [#kf812133]

**堅瓠餘集卷之二目錄 [#ma18645a]
-陳少陽
-白鵶滅燄
-波涌石船
-崔氏女臥冰
-鄷都使代任
-水中字
-聚寶盆
-種銀實
-雨錢
-誤吞釘
-針產死婦
-戲呪真死
-陸稼書代任
-抝相公見鬼
-陽春園
-目中見佛
-秋海棠奇花
-雪天掘蛟
-高開道
-笪在辛
-某相國
-秦始皇再遇盜
-齊天大聖廟
-西施廟
-小姑作祟
-歇家驛吏
-內江女子
-愚不及婦
-妾執妹禮
-鬼孝子
-乳香辟瘟
-七丈八丈佛
-鐵柱宮
-牛隔盤兒
-佛郎機
-于闐玉
-量書尺
-赤鸚鵡
-巨人半指
-草峰倒懸
-追魂𥓓
-陸生水生
-結願香
-𨶒王殿對
-螢異
-大螢
-象爭
-肉糜乾腊
-贋女受封
-海濵元寶
-金石
-紫潭李翁
-登龍門
-陶母截髮
-奪妾
-老鼠拖薑
-接輿
-公輸子
-人異
-孝慧鵝
-類

**堅瓠餘集卷之二 [#ye357437]
RIGHT:長洲石農褚人穫學稼纂輯

***陳少陽 [#r8ff3d61]

樵書。宋太學陳東上書。以忠言見殺。屢著靈異。丹陽立陳少陽先生祠。鐵鑄汪伯彥黃潛善像。長跪階前。游人唾之。嘉靖間。南安鄭晉入祠。瞻禮。題一聯於壁云。一片忠肝。千古綱常可託。兩人屈膝。平生富貴何為。題畢二像應筆而倒。

***白鵶滅𦦨 [#v885c7e2]

太平御覧。介子推不欲明從亡之功。隱於綿上。晉文公焚林以求之。火烈巨舉。有白鵶萬翼。繞煙而譟。扇滅其𦦨。子推得不死。晉人奇之。為之立臺名曰思煙之臺。據此則子推不死。可無禁煙矣。與左氏之說何其異耶。然其說甚妙。不可不存。

RIGHT:

***波涌石船 [#j6456f03]

劒南人物志。漢𤙶為隗相母喜飲江水。必得中流之水。方以為潔。否則不嘗。溪流湍激。每有覆溺之患。一日波心涌起一大石船。可穩步乘之而汲。人以為孝感所致。

***崔氏女臥冰 [#oe5f0f0e]

北墅手述。政和中。濟南隺志。有女母病。冬日思魚。冰堅不可得。女曰。王祥臥冰。我欲效之。家人止之。女曰。男子能為之。豈女子獨不能耶。乃焚香告天。臥於冰上。三日冰開。躍出鮮鱗三尾。烹以餉母。母愈。人問其臥冰時寒氣何如。女曰。身臥層冰之上。但覺陽和之氣下偪。殊不知有寒也。昔王祥臥冰。於沂河之中。至今此地冰堅。有一人影臥於上。四隅皆凍。獨此影碧木淪漣。年年清湛。不知崔氏所臥處。有此異否。

***鄷都使代任 [#z58496df]

夷堅志。林乂為鄷都使。已載𡨋官數。宣和七年。其所親段敏。病傷寒未解。昏困間。見錦衣花帽吏卒數十輩。皆長丈餘。直入臥內。方驚顧。而乂忽呼段字曰。彥舉汝勿恐。明日得汗矣。因留坐欵語。曰吾不久當受代。段問其故。曰有內臣黃某者。觀時事不佳。知必兆亂。每起念曰不幸有變。吾必死之。上以報國家。下以表忠節後京師破。黃遂赴火死。上帝嘉其節。故預除為吾代。少頃。乂告去敏覺少蘇。明日。果得汗而愈。方問答次。不暇詢黃之名。紹興十三年。錢知原觀復為廣德守。中使黃彥節經過。從容語及先世。曰。先人諱經臣。于京城受圍時。不忍見失守之辱。積薪于庭。自焚而卒。以證前事。乃知代林任者。為黃經臣也。

***木中字 [#m8036ca9]

後梁開平二年。將軍李思安營于潞州。伐木為栅。一大木中有文云。天十四載石進。思安具表上之。群臣皆謂十四年必有遠人貢珍寶至。司天監徐鴻。私語其所親曰。自古無一字為年號者。以我度之。丙申歲當有石姓者王此地。蓋移四字中兩𥪡置天字左右。即丙字也。移四字外圍以十字貫之。即申字也。後至丙申年。石敬瑭起并州。一如鴻言。其國號晉。石進者。石晉也。又春渚紀聞。載晉江尤氏。其隣朱氏園中有柿木。高出屋上。一夕雷震。中裂。木身若以濃墨書尤家二字。連屬而上。不知其數。至於木之細枝亦有之。尤氏乞得其木作數百段。遺好事。字體帶草。勁健如王會𥡴書。朱氏尋衰。其園後歸尤氏。

***聚寶盆 [#i3fe7e30]

挑燈集異。明初。沈萬山貧時。夜夢青衣百餘人祈命。及旦。見漁翁持青蛙百餘。將事刲刳。萬山感悟。以鏹買之。縱於池中。嗣後喧鳴達旦。聒耳不能寐。晨徃敺之。見俱環踞一瓦盆。異之。持其盆歸。以為盥手具。初不知其為寶也。萬山妻於盆中灌濯。遺一銀記於其中。已而見盆中銀記盈滿。不可數計。以金銀試之。亦如是由是。財雄天下。高皇初定鼎。欲以事殺之。賴聖母諫。始免其死。流竄嶺南。抄沒家貲。得其盆。以示識古者。曰此聚寶盆也。後築金陵城不就。命埋其盆於城下。因名其門曰聚寶。

***種銀實 [#v8169e71]

謝氏詩源。薛瓊家貧苦無以養。有一老者以物與之。曰此銀實也。種之得贍汝親。瓊如言種之。旬日發苖。又旬日生花。花如鈿螺。又旬日結實。實如櫻李。種而收。收而復種。一歳之間。所得銀實無限。瓊曰。真仙所賜。我豈可以自封。凡有親而不能養者。皆徧周之。

***雨錢 [#we04767d]

閩書。唐昭宗時。建陽熊衮。為兵部尙書。性至孝。時值亂離。例無俸給。惟立功有賞賚。衮悉散之部下。親丧不葬。晝夜號泣。天忽於其院中雨錢三日。衮叩天以成葬事。所餘錢盡舉入官。其隣里僕𨽾有得之者。悉化為土。人皆異之。

大有奇書。明甌寧王氏。事姑孝。貧無以養。天亦雨錢以給之。又汀州林氏。為郡守。罷任居家。天忽雨錢於其宅。林叩天拜祝曰。非常之事。必將為禍。求速止之。應聲而止。然所收巳億萬矣。

***誤吞釘 [#v97c7afb]

高坡纂異。載洪洞韓肅。即忠定公之父也。三歳時。誤吞一釘。家人皆驚哭待盡。其祖以神醫名。視之曰。無恙。然必待三年。釘乃得出。人莫之信。遂定時日書壁間以俟。但每作腹痛。必絕而復甦。久漸黃羸骨立。及期謂家人曰。兒疾將瘳。勢必大作。雖絕勿懼。宜先煑粥飲以俟之。既而腹果大痛。一叫而絕。良久吐出。釘銳盡刓。又復絕。逾時始甦。歲餘獲安。壽七十一卒。又三原王宗貫。少師。十一歳時。口含一釘。忽聞師命。誤吞下咽。至十六嵗。左腹作痛。遂成一癤。膿潰釘出而愈。後撫吳。親與醫官盛春雨言者。至九十有七而卒。

***針產死婦 [#h070f2ec]

挑燈集異。萬歷中。湖州凌漢章。精于鍼炙。一日見一嫗溪邊𤁋米。出涕滂沱。凌問故。嫗曰。媳產難死。將炊飯作倒頭祭耳。淩曰。曾產否。嫗曰未產。又問其氣絕許久。嫗曰未久。凌令嫗引至其家。視之。見死者胸尙未寒。凌乃取鍼于其胸中鍼之。鍼始入。胎即下。婦亦復甦。嫗請其故。凌曰。此子以手捧母心。故不下。所以死耳。今鍼其手。手痛𥼶放。子命雖傷。母命得生矣。嫗叩謝。

***戲呪真死 [#be59b172]

聞有太學生。在學舎讀書。偶晝寢。同輩戲以白紙書其姓字為靈位。設于桌上。更置楮帛香燭于前。反閉其門。而從外窺伺之。生既寤。拭目熟視。大驚云。我豈死耶。遂嗚咽流涕。乃復就寢。久之不起。入戶視之。則真死矣。急輟戲具而諱其事。豈此生因疑駭喪其神魂平。

***陸稼書代任 [#w6ba5951]

康熙中。平湖陸稼書先生&size(10){龍其。};罷嘉定令。里居。一日坐書室。似夢非夢。見青衣二隸持刺相邀。視之。乃楊椒山先生帖也。驚而醒。頃之假寐。神魂飄蕩。見二隸在前引路。至一處。宮殿巍奐。𨽾入禀。椒山出。肅入。分賓主禮。坐定。椒山極道稼書居官清正。彼此欽仰。茶罷。椒山云。有嘉定治民張某。訟公枉法受銀十二兩。請公對簿。陸即起立。隸引至法堂。頃之。椒山升殿。喝𨽾拘張某至。張堅執老爺在任。曾受民銀十二兩。陸辯其無。張云。康熙某年。兒子援例求老爺出結。某引兒子拜門生。送二盃二縀。用銀十二兩。亦是詐聞知縣數內銀子。陸云。盃縀是有。但是贄禮。何得云贓。椒出謂陸云。朝廷收他俊秀銀子。知縣自應出結。雖云贄禮。亦𥮅不枉法贓。今聞人上現在獄中。公將銀十二兩送還聞人上。便結此案矣。稼書應允。椒山起揖之曰。公清簾正直。為人所擠。上帝憫之。此位不久屬公矣。命二𨽾仍送公還。陸醒道其事。不踰年。先生卒。

***抝相公見鬼 [#b7c396c5]

談圃。王安石在金陵。于死之前一年。白日見一人上堂再拜。乃故吏也。死已久矣。安石驚問何來。曰奉𡨋司檄來。决公之子雱一案。問雱安在。吏曰。公如欲見。可于某日之夜。伏廡下觀之。切勿驚呼。但可使一人侍側。安石如其言。見故吏紫袍冠帶坐堂上。獄卒數人枷一囚入。身具桎梏。兩足流血。呻吟之聲。慘不可聞。視之乃雱也。雱哀告云。乞早結案。吏據案舉筆判訖。厲聲呵叱。安石失聲而哭。忽不見。明年安石死。

***陽春園 [#k3c53f00]

張黃岳先生山天樓隨筆。崇禎中唐中丞中楫名暉。撫楚時。予在衙齋。衙右曰陽春園。中有老栢數百章。陰森薈蔚。群鴉巢其巓。無慮千萬。啞啞之聲。自晨徹昏。始聞之。意殊不耐。久而習聞。漸不復覺。池蓮甚茂。亭曰宛在。再人得臺榭四五。環植芭蕉翠竹。其後有雄楚樓。巍峩軒廠。俯瞰城堞。大別漢川。渺渺在目。但扃鐍甚密。人鮮入其中者。久而詢之。知園中嘗有一衣緋女子。相傳為前中丞之女。及笄而殁。遂𦵏園中。每際風清月朗。女輙游衍于迴廊曲檻間。殆有不勝情者。是以人恐中其祟。莫敢入。予聞之喜曰。是固有待于張生也。每讀傳記所載幽情事。恨吾獨不躬逢。今有此是吾緣也。乃白中丞。願居其中。遂敕邏卒薙兩日。幽𠁊更倍。予入居于樓前之寅亮堂。日以二小童給侍。夜則遣去。凡十日。而衣緋之女。訖莫肯見。其棄我耶。抑前聞之謬耶。有情莫至。良用悵悵。後以流寇勢逼。尋返郡中。不能再至陽春園矣。

***目中見佛 [#ade37a55]

宋元符中。張子顏常見目前光閃。中有白衣人如佛者。遂奉佛斷葷酒。而體漸瘠多病。太醫汪壽卿見之。授以大丸藥數十。小丸藥千餘。約于十日內服完。既服五六日。漸見白衣人變為黃。而光不見矣。便思飲酒食肉。十日後一無所見。而病全愈。乃詣壽卿謝。壽卿曰。公脾受病。為肺所尅。心乃脾之母。心氣不固。則多疑。故有所見。吾以大丸實𦜉。小丸實心。肺為𦜉之子。既不能勝其母。則病自去耳。

***秋海棠奇花 [#zd9859c6]

武林王丹麓。墻東草堂。初植秋海棠一二本。數年遂蔓衍堦砌。嵗乙丑。忽發奇葩。千葉起樓。錦開四面。經月不落。其旁復有三四如蝴蝶。家人異之。為護其本根。散布其子。迨明年。子出無異。而原本所發。亦如常花。乃離原本尺許。見花心之上。複起一花。如重臺。始細視叢中。有千瓣如洛陽者。六瓣如桃者。五瓣如梅如幽蘭者。越日重視。或若山茶之初放。或若牡丹之半謝。至蓓蕾似垂絲。含蒂似石榴。碎剪如秋紗。其花或大或小。其心或連或散。其色紅白深淺種種奇幻。莫可名狀。丹麓特繪為圖。繫以月日。且自為記。刻之霞舉堂集中。

***雪天掘蛟 [#o508621a]

康熙己卯。有寧國老嫗。傭于予姪方為家。見冬天久雪。因言寧國山中雪甚時。正好掘蛟。蛟伏處。雪輙不積。土人尋得其處。老幼男女。咸助一臂力。蓋為一方除害也。土深一丈。蛟重百觔。深二丈三丈。蛟更加重。其形如腰子。無頭尾。色淡黑。烹而切食之。味如海参。或云即龍蛋。傳野雉與蛇交。子生石上。遇雷雨入土一尺。沉至極深。積久則化為蛟。韓韶簫山園中亦曾掘得。

***高開道 [#x5369251]

張黃岳先生&size(10){習孔。};雲谷臥餘。世知關壯繆刮骨療毒。飲奕自如。不知高開道。有矢鏃在頰。召醫出之。醫曰。鏃深不可出。高怒斬之。別召一醫。曰出之恐痛。又斬之。更召一醫。醫曰可出。乃𨯳頰骨。置楔其間。骨裂寸餘竟出其鏃。開道奏妓進饌不輟。此事新舊唐書皆不載。惟資治通鑑有之。

***笪在辛 [#yae86e3e]

順治壬辰。句容笪在辛&size(10){重光。};聯捷禮闈。以丁艱歸里。過吳門。寓同年。姚茵穉&size(10){馠};先生家。一日間步至吳子纓命舘。推測子平。在辛貌質樸。又蔴衣蔴冠。絕無貴介容。子纓為之布算。亦甚忽略。並不譽及科甲功名一字。推畢。在辛取子纓所持素扇。書高達夫尙有綈袍贈。應憐范叔寒。不知天下士。猶作布衣看句。後題笪重光書。以子纓牌板書命友天下士。故書此詩以譏之也。子纓見之。惶媿無地。而在辛毫無怒容。一笑而別。抵暮。其牌板已為人取去。牌有為之介紹者。餽銀十二兩。始得返𤩹。

***某相國 [#m3fdf977]

明世說。江南某相國語所親曰。酒色財氣。不意近萃吾門。或請其故。相國曰。大兒好飤。次兒好貨。三兒好色。老人訓之不聽。惟有怒氣塡胸而已。

予幼時曾侍一先輩飲。坐客譽及長公善治生產。先輩怫然曰。大凡人必須人家兼做為妙。大兒做家而不做人。次兒做人而不做家。三兒既不做人。又不做家。又曰。予三子被孟子說煞。予問云何。先輩曰。大兒好貨財。私妻子。不顧父母之養。次兒博奕好飲酒。不顧父母之養。三兒惰其四肢。不顧父母之養。豈非被孟子决定已。

***秦始皇再遇盜 [#z09e3286]

雲谷臥餘。秦始皇二十九年。博浪沙中為盜所驚。大索十日。人皆知之。至于三十二年。始皇微行。與武士四人夜出關中。逄盜于蘭池。見窘。武士擊殺盜。大索二十日。世鮮知者。此帝王微行之始。故表而出之。

***齊天大聖廟 [#pc4f6ece]

艮齋雜說。福州人皆祀孫行者為家堂。又立齊天大聖廟。甚壯麗。四五月間。迎旱龍舟。裝飾寶玩。鼓樂喧闐。市人奔走若狂。視其中坐一獼猴耳。無論西遊記為子虛烏有。即水簾洞豈在閩粤間哉。風俗怪誕如此。而不以滛祠毁。則杜十姨伍髭鬚相公固無怪也。

***西施廟 [#z8bc939a]

西施生諸曁。苧蘿村。下有浣沙江。此郡志圖經所載。蕭山七十九爭之曰。范史郡國志引越絕書云。西施蕭山之所出。今蕭山有苧蘿山。山前有紅粉石。西施廟。居人皆祀西施為土榖神。此其証也。或笑曰。西施為土神。則蕭山百姓皆婦人乎。尤悔翁曰。不然。巫山有姚。妃洛川有宓妃。湘江有湘君。浣紗夫人。生為美人。沒為明。神亦何足怪。惟是夫人不可無配。夫差乎。少伯乎。恐王軒亦欲為辟陽侯矣。

***小姑作祟 [#ad34398c]

彭蠡湖中。有大孤山。彭澤江中。有小孤山。又有彭郎磯。女兒港。皆山水名耳。韓子蒼詩。大姑已嫁彭郎去。小姑還隨女兒住。以孤為姑。直是戲語。而後人遂於山上立大姑小姑廟。毛穉黃小匡載。蔡可宗隨父仲敷司理衡州。過鄱陽湖。可宗題小姑廟詩有狎語。其夜岸上無柝聲。詰朝。官召巡役詢之。云昨夜見有冠帔者立船頭。我輩謂是夫人玩月。故不敢出耳。官疑其惰而誑。亦置不問。開船。大風𨺗發。闔家俱溺。豈非小姑作祟與。小姑本無姓氏。既有廟貌。則物或憑之矣。

***歇家驛吏 [#i1d9ad78]

吳語云。天下歇家王百榖。山中驛吏趙凡夫。相傳百榖家居。申少師予告歸里。車騎闐門。賓客牆進。兩家巷陌。各不相同。凡夫卜築寒山。搜剔泉石。又得卿子為妻。靈均為子。貴游麇至。幾同朝市。兩君可稱處士之特矣。然題之曰歇家。曰驛吏。豈非春秋之筆乎。

陳眉公隱茶山。與董宗伯齊名。遠而土司酋長。丐其詞章。近而茶舘酒樓。懸其畫像。然俯仰之間。已為陳跡。徵君故宅。他人是保。而書床藥竈。不可復問矣。

***內江女子 [#e9152c8e]

臨川黎瀟雲。語尤悔翁云。內江有一女子。自矜才色。不輕許人。讀湯若士牡丹亭而悅之。徑造西湖訪焉。願奉箕帚。若士以年老辭。姬不信。訂期。一日若士湖上宴客。女往觀之。見若士皤然一翁。傴僂扶杖而行。女歎曰。吾生平慕才子。將託終身。今老醜若此。此固命也。遂投木而死。此女可謂鍾情者矣。小青云。人間亦有癡於我。不獨傷心是小青。信然。

***愚不及婦 [#w2b0e830]

侯官蕭長源&size(10){震。};以順治壬辰進士。為大名府司理。擢御史。後巡鹽兩淮。家資鉅富。與耿精忠有隙。及精忠叛。蕭之內子。和藥勸其自盡。震弗從。遂污偽命。為布政使。亡何以事害之。腰斬東市。藉其財。得三十六萬。康熙甲子。尤悔翁先生至三山。過其居已廢。問其妻子。無復存者。慨然悲之。作詩云。人生富貴本無常。生縳摩訶事可傷。多少朱門皆自汝。空留燕子話興亡。震之愚乃不及一婦人。悲哉。

***妾執妹禮 [#fbe35b95]

紀善錄。長洲潘粹中&size(10){純。};由監生拜御史。永樂中。在京邸娶穆氏為妾。穆本宧族。初不知潘有妻也。既而純妻黃氏自蘇至。純懼。館於他所。妻亦不知其有穆也。穆氏知之。具鞋帕之儀。執妹禮以見。意甚勤。妻曰。吾初不知有汝也。吾有子婦在蘇。家有田產。吾當還。汝善事君子。既而穆之母及兄弟皆至。曰吾女不與君為妾。將論純而歸之。女曰。不可。乃以理諭兄弟。黃氏又以女禮事穆母。母感悟。和好如初。後純改陽信知縣。二室同處。幾二十年始終無間。

***鬼孝子 [#q6a843d6]

北墅手述。高雲客言。鬼孝子。閩中人。幼失父。未十歳。即能以力養。俾母安其室。越數年而孝子死。母無依。有欲誘而娶之者。孝子忽於空中作聲。止母勿再適。母悲曰。豈得已哉。無食何以為生。𡥉子曰。兒雖死。心未死。兒與母未相離。兒能贍母。母盍往市中。語擔者。令其倍擔所市物。吾當佐其利三倍。母果語擔者。擔者如其言。一人擔兩人之任。擔加輕。力加倍。走加疾。空所市者加速也。以所獲之半歸其母。日以為常。勿敢欺。母獲歌黃鵠以終老。

***乳香辟瘟 [#z5269a55]

孔平仲云。天行瘟氣。人多遘疾。宣聖軫念世人。遺有良方。孔氏今經七十餘代而不患時疾。用此方也。其方于每年臘月二十四日五更。取井花水。平旦苐一汲者。盛凈器中計家中人口多少。浸乳香。至元旦五更。煖令溫。從幼小起至長老。每人以乳香一小塊。飲木三口嚥下。則不染時症矣。

***七丈八丈佛 [#zbf446c5]

集異記。隋開皇中。并州釋子澄空。鑄鐵佛。高七丈。三鑄捨身而後成。轉世為李暠。建平等閣以覆之。七修載。真定龍興寺。有銅佛。高七丈。按真定即古并州。諺有滄州獅子景州塔。東光寺裡大菩薩云。亦高七八丈。耳中可容數人。北方近帝都。故大佛之多若此。

寶顏堂載。鄭廣文作聖善寺報慈閣大佛像記云。自頂至頤。八十三尺。頂珠以銀鑄成。虛其中。可容八石。一首之大如此。按聖善寺。乃唐太平公主所建。為其母武氏作福也。寺僧惠範。後以罪誅。沒其私財。得一千三百萬。

***鐵柱宮 [#i9c8cd40]

成化初。我郡韓襄毅&size(10){雍};總𣈉兩廣軍務。道經江西南昌府。入鐵柱官。謁許真君。方下拜。真君塑像忽爾墮地。旁觀疑為不祥。韓公亦驚異。乃語像曰。殺賊勝。當為真君鑄銅像。後至廣東。獲賊奏功。像遂易焉。至今真君像乃銅範者。考南昌鐵柱宮。晉許真君鎭蛟之所。鐵柱在池水中。徑尺餘。水退可見。昔有人擕燈池上。水遂沸騰。急滅燈乃已。蓋真君與蛟誓。鐵柱開花釋之。蛟見火。將謂柱開花也。至今池上不敢燃燈。

***牛隔盤兒 [#c63a2594]

夸堅志。湖州四安鎭。翟楫。年五十無子。𦅩觀音像。懇禱甚至其妻方姙。夢白衣婦人以盤送一兒。甚韶秀。妻大喜。欲抱取之。一牛橫隔其中。竟不得抱。既而生子。彌月不育。又禱如初。聞其夢者告楫曰。子酷嗜牛肉。故隔斷耳。楫竦然而誓。合家不復食。遂夢前婦人送兒至。抱得之。生子得成人。

***佛郎機 [#y0551249]

郎佛機乃國名。非砲名。正德間。海島佛郎機。逐滿剌伽國王蘇端末媽。據其地。遣使加必丹木等入貢。請封。會武宗南巡。貢使羈會同舘一年。後遣去。因遺此製。遂名佛郎機。嘉靖二年。佛郎機國人別都魯冠廣東。守臣擒之。

正德末。林見素&size(10){俊};聞宸濠反。即範錫為佛郎機銃式。併火藥方。遣人間道遺王伯安&size(10){守仁};書至。濠已就擒。文成因作佛郎機行。中云。佛郎機。誰所為。截取比干腸。褁以鴟夷皮。老臣忠憤𠖏所洩震驚百里賊膽披。則佛郎機遂為銃名。

***于闐玉 [#iaeb5635]

張世南宦遊紀。聞玉出藍田崑岡。本朝禮器及乘輿服御多是于闐玉。玉分五色。惟青碧一色高下最多。端帶白色者漿水又分九色。宣和殿有玉等子。以諸色玉次第排定。凡玉至則以等子比之。高下自見。

西域記云。于闐玉池國人。夜視月光盛。必得美玉。常以端午日國王親往取玉。每得玉一團。則以一團石投之。又湘煙錄。白氏國人。白如玉。國中無五榖。惟種玉食之。玉成。椎為屑。採近地樹葉同食之。玉得葉即柔軟。味甘而美。宴客則以膏露浸玉屑少選。便成美酒。飲一升。醉三年始醒。

***量書尺 [#pa953592]

王丹麓墻束草堂。中置量書尺。式倣木工六尺笴以烏木為之。金錯為字。每嵗積四方投贈詩文及諸雜編。于除夕量之。凖以六尺上下。如七尺外為嬴。五尺內為絀。遂安毛會侯有量書尺記。同里吳吳山有量書尺銘。

***赤鸚鵡 [#cef99209]

楓牕小牘。宋高宗在建康。有大赤鸚鵡自江北來。集行在承塵上。口呼萬歲。宦者以手承之。鼓翅而下。足有小金牌。有宣和二字。因以索架置之。比上膳。以行在草草無樂。鸚鵡大呼卜尙樂起方響。久之又曰。卜娘子不敬萬嵗卜。蓋道君時。掌樂宮人以方響引樂者。故猶以舊格相呼。高宗為之罷膳泣下。後至臨安。此鳥忽死。高宗瘞之。親為文以祭。有謝跡雲端。投身禁裡。每呼舊人。以勵近侍句。其全文見湘煙錄。

***巨人半指 [#j3531c35]

崇禎未。唯亭袁某。航海貿易。同伴八十餘人。舟泊一沙渚。共登岸伐木供㸑。行不百步。見一巨人臥于山麓。急欲避。而巨人忽起。舒兩臂。將六七十人拉拘一處。內一人脫出。墜石溝。巨人欲取。指不得入。尋摘一長籐。將眾人右手搯破。聯貫一串。懸于高樹而去。&size(10){頃};復邀二巨人來。皆喧嘩笑語。方欲及。而眾已將腰間利刃割斷奔逃。石罅中人亦出。急還舟。而初遇巨人已追及。遽伸右手攀船。船上人出巨刀斷其食指。負痛不前。因得揚帆而遁。指僅一節之半。秤之得十八觔。袁某與予佃道其詳如此鏬。

***草峰倒懸 [#s3aee85b]

閩王審知初為泉州刺史。有地名光啟村村。中一夕地震有聲。如鳴數百面鼓。明日視地上草無一根。掘地求之。草皆倒懸土下。

又福州城中有一山。山上有峰。大𨯳薛老𡶶三字。忽一夜。聞山上如數百人喧噪聲及旦。則薛老二字倒立。峰字反向。凡城中所有石𥓓。俱自倒轉。其年閩遂亡。

***追魂𥓓 [#r54d8136]

李北海書法絕妙。而莫奇於追魂𥓓。方十葉法善。求邕為先人作𥓓文。不許。乃設壇作法。追魂書之。邕固正人。而為幻術所迷。亦可怪矣。蔣虎臣太史以一本贈尤悔翁。先生鈎畫莊嚴。而波瀾動蕩。若有神助。其末連點數點。因鷄鳴魂去。不及竟書也。悔翁甚寶之。

***陸生水生 [#f3e48e0e]

宋孟珙開閫荊襄。嘗出巡。見漢江一漁者。狀貌奇偉。提巨魚避道左。問其姓名與年庚。則年月日時皆與巳同。異之。邀與俱歸。欲命以官。漁者不願。曰。富貴貧賤。各有定分。某雖與公相年庚相同。然公相生於陸。故貴。某生於舟。水上輕浮。故賤。某以漁為活自足。若一日富貴。實不能勝。必致暴亡。再三強之。不可而去。孟悵然久之。曰吾不如也。漁者之言。可謂達矣。

***結願香 [#p040eb09]

葭鷗雜識。唐末有一省郎。遊華山。夢至碧巖下。一老僧前煙穗極微。僧云。此是檀越結願香。煙穗存。而檀越已三生矣。問之僧云。苐一生𢆯宗時。為劍南安撫巡官。第二生憲皇時西蜀書記。第三生即今生也。省郎洒然而悟。

***𨶒王殿對 [#mb29c13b]

耳談。嘉靖末。宜興大疫。死者相枕籍。有二青衿俱死。同上𨶒王殿。一從東廊。一從西廊。各相眄以目。王查其籍。以無罪復生。從東者曰。柱上對為天道地道。人道鬼道。道道無窮。恨不見西柱對。從西者云。胎生卯生濕生化生。生生不已。餘所見皆同。

***螢異 [#g9faba17]

廣莫野語。嘉靖中。黎聞野鶴穎州衛人。舉戊午孝簾。選山東樂平令。性豪放任俠。響馬盜魁。捕除殆盡。以酷削籍。七月七夕。納凉庭中。月色朦朦。有螢飛來。頃刻千萬。旋繞不巳。聞野厲聲曰。能為半月形乎。則群聚為上弦之月。又厲聲曰。能為滿月形乎。則又聚為望夕之月。又厲聲曰。能為星散布乎。又散為列星。形殊酷肖。聞野大怖。𢲅戶寢。次日。穎上二千戶以鋃鐺來捕。力辯得釋。未一年卒。又野史載天啟丙寅五月初二日。京都前門城樓角。人見青色熒熒如有無數螢火虫。忽然合攏來。大如車輪。光照遠近。觀者叫喊。始漸漸分散。是皆冤魂所聚化也。

***大螢 [#ma92492c]

挑燈集異。滁州魏某。夜乘馬過田間。時已昏黑。見一物如金盤。相去甚邇。魏疑其為鬼。且前且却。既而漸迫。不得已。以鞭擊之墮地。視之。乃一螢也。

***象孕 [#u1cb8326]

雲谷臥餘。象入北土。從不生育。近年京師象房。生一象子。人以未見其交而孕為奇。近閱曲靖兵備程于周試&size(10){庠};客滇偶筆。象仁而有禮。非象奴命。不觸一物。交感必擇人迹不到處行之。偶為人所窺。必盛怒窮追。力盡而止。孕十有二載乃生。乃知此象初有身於滇。來今始足十二載耳。

***肉麋乾腊 [#ubfe4f98]

晉惠帝謂民飢何不食肉麋。近閲金世宗紀。言遼主聞民間乏食。謂何不食乾腊。乃知古今事未嘗無對。

***贋女受封 [#g011bb97]

雨窗雜錄。正德中。。南昌李某業木作段某業針。劉某業星卜。俱以歲旱遷湖廣金沙州家焉。鄉戚比隣。情好甚篤。亡何。李有姪喬來湖省叔。相依授徒。喬工制舉業。從者日眾。脩脯漸饒。劉推其星命當大貴。段有女少喬四五歲。劉因執伐。遂聘段女。嘉靖壬午。喬歸應試。欲娶女偕歸。而段婦忽中變。謂喬固窶人。失館即飢矣。奈何捨愛女適他省。又不可背盟。遂為計誑喬。謂女當扺暮登舟。已亦送半途始返。實則贋女。喬與劉皆罔識也。喬歸援例入場。鄉會聯捷。官刑部。久之擢守成都。便道還鄉。過湖省餽遺段父母甚厚。而為禮亦甚恭。段女適蕭姓子作天平者。敗蕩日貧。而羡贋者擁高華。膺官誥。鬱鬱病卒。

***海濵元寶 [#td2c2443]

崇正癸未。維亭錢裕鞠。合夥入海貿易。共一百二十餘人。適𩗗風作。飄泊窮濵。因共登岸。見一處屋宇巍然。入其中。床帳羅列。米麥俱備。觸之皆灰也。旁有一庫。扃鑰甚固。眾竭力啟視。則元寶塡塞。各懷其四五。還舟前去。貨亦倍利而歸。後諸人復欲往。覔惟裕鞠為顧邵南力勸乃止。而一百二十餘人。往者無一還家。

***金石 [#g121ba13]

康熙庚辰。維亭毛蘭生子升官。入東海捕石首魚。舟泊一山下。同伴俱登山取柴。見山上一方石。如八仙桌大。光耀奪目。視之。則宛然金也。為澗水衝注。磨盪日久。金屑四散。升官於其旁取其泥約三担。歸家煎之。得赤金三錢零。

***紫潭李翁 [#pb1cef90]

耳談。黃岡有紫潭李翁。族產俱盛。得一吉地。相者曰。主出飛來金帶。後浙有孝廉某北上。過其家。阻雪。翁觴之屢日。孝廉見傳餐小婢。貌頗秀整。因人語翁。欲遘為妾。翁諾之。與偕行。捷南宮。歷任至大司馬。夫人曁諸姬皆無子。獨李姬生二男二女。夫人殁。遂令主家事。念其翁媪甚。遣人於黃岡問消息。時翁媪殁已久。家亦淪替。莫有知者。忽翁之子以解軍赴𨖚陽。經都下過大司馬門。與門吏誶語。知為黃岡人。以聞於夫人。夫人訊之。其兄也。為之慟。令餙衣冠。具羔雁謁公。公厚客之。餽贈甚豊。夫人益不悅。曰能富貴人者公也。今待妾家若此。何以令諸兒女有外家也。時有侯李氏絕胤。而山東人奏請襲者。叙功績不合。其功績冊在所司庫。公陰以冊視李子。令熟之。亦奏請襲。下所司勘之。李子語合。得襲侯。夫人大悅。相者所稱飛來金帶始騐。

***登龍門 [#a7ad602e]

雲谷臥餘。登龍門。世但知有李膺事。不知袁昻。雅有倫鑑。遊處不雜。入其門者。號登龍門。又晉書。王衍妙善𢆯理。嗜談老莊。每義理有不安。隨即更改。世號口中雌黃。朝野翕然。謂之一世龍門。又梁書。任昉為中丞。簪裾輻輳。預其宴者。號曰龍門之遊。

***陶母截髮 [#jca80b4c]

陶侃母截髮事。古今艷稱。本傳云。截髮得雙髲以易酒肴。樂飲極歡。雖僕從亦過所望。夫雙髲之值幾何。能堪如許供設乎。理之所不可信。此殆陶氏家狀美辭。傳者据以為實。遂成千古佳話耳。

***奪妾 [#gd146e8d]

晉孫秀求綠珠於石崇。不得。而崇因秀誅。宋阮佃夫求張耀於何恢。不得。而恢坐阮廢。阮謂恢不思惜指失掌。時亦謂崇不知斷指免頭。又北史。和士開使求平鑑愛妾阿劉。鑑即與之。仍謂人曰。老公失阿劉。與死無異。要自為身計。不得不然。若鑑之識高於石崇何恢遠矣。

***老鼠拖薑 [#h1e2c5b6]

工部主事黃謙。會試時。過書肆。有菊坡叢話四冊。持閱之。傍一人從黃借閱。黃視其貌寢甚。調之曰。老鼠拖生薑。譏其無用也。其人微笑。私問黃姓名。後與黃同第。官刑部。會黃以夤緣事發。參送法司。其人坐黃受賄削籍。過司日。大聲曰。老鼠拖生薑。黃始悟結怨之由。

***接輿 [#t924e50a]

高士傳。接輿姓陸名通。字接輿。楚昭王時人。沈秋田一得錄云。姓接名輿。非陸通也。周時齊有接予。漢有接昕。又長沮。長姓沮名。葉人。周有長魚矯。戰國時有長息。漢有長樂。張良錐擊始皇。始皇大索。良改姓為長。當時以有此姓。故改之也。桀溺。桀姓溺名。亦葉人。見高士傳。漢有桀龍。

***公輸子 [#ee03895e]

公輸子名班。魯之巧人。見孟子註。李君實先生云。公輸子名魯班。楚之巧人。與墨翟攻守相拒者。又古樂府艷歌行云。誰能刻鏤此。公輸與魯班。是又兩人矣。班今作般。匠作又祀張般。又金華皇初起與弟初平。師事赤松子。得道。自稱魯班。初平自稱赤松子。則是詭襲古人名號。以愚俗人耳。

***人異 [#i76c1c5f]

酉陽雜俎。大歷中。有乞兒無兩手。以足夾筆寫經。中朝故事。天復中。黃巢入冠。一婦人為賊所傷。自鼻以上。並隨刃去。有人以藥封之。得不死。坐床用手緝麻甚熟。友會談叢。天聖中。京師一婦人。全無兩臂。每梳頭。左足夾櫛。右足綰髮。及繫衣洗面亦如之。說儲。景德中。一婦人無雙臂。但用兩足刺繡。鞋片纖好無敵。此皆不能具手足形。而能不廢手足之用。彼直以心運也。故莊子叔山無趾曰。猶有尊於足者存。又曰莫哀於心死。而形死次之。

***孝慧鵝 [#z88152b7]

寰海記。天寶末。德清沈朝家。母鵝抱雛成創。腸出而死。其雛仰天號切。銜芻母前。若祭奠。長叫數聲而死。沈埋之。名孝鵝塚。又兩京記載。凈影寺慧遠一鵝。隨遠聽經。遠八京。鵝晝夜鳴唳。僧徒送至京。及門放之。自知遠房。便入。馴狎。聞講經。入堂伏聽。若談他事。鳴翔而去。如是六年。忽一日哀叫不肯八堂。二旬而慧遠卒。二事雖出稗官。然鵝性視他禽實馴善。昏禮所以取此也。

***類 [#a0606afb]

山海經云。亶爰之山。有獸焉。其狀如狎而 髦。名曰類。自為牝牡食者不妬。則類固獸名也。而許氏說文釋類字云。種類相似。惟天為甚。故從大。此解可笑。豈羊豕之屬。獨不相似耶。自為牝牡句。郭景純註亦未明。獨其讃有曰。類之為獸。一體兼二。近取諸身。不用假器。𥥆窕是佩。不知妬忌。此似謂類之交媾。即于本身有其具而然。此亦不經之甚也。
*堅瓠餘集卷之三 [#r0246575]
**堅瓠餘集卷之三目錄 [#l2aaac58]
-陳學究
-真宗游洞天
-南雄淫祠
-少林寺僧
-妓飛入火爐
-三角碎瓦
-煖金盒
-瑞炭
-牛生奇遇
-群鬼面衣
-甌水為醪
-琢雪為銀
-菊花仙
-月作異人
-卻鼠符
-宗𢑱
-水為火禽即獸
-毛龍
-雙頭雞
-賤人未可苟合
-狼子
-夏翁有識
-决黠僕
-沉竹籠
-杖樂工
-去處去
-呼石得水
-雷異
-山分移
-韓侂胄墓
-土神娶婦
-噀水縛盜
-酇字音義
-䍧牱
-乞丐
-興亡數合
-索疆索殿
-一月兩日
-象棋車馬
-狼筋
-伏𥥛
-獨孤信側帽
-女儒
-緹縈儂家
-周禮奔者不禁
-宋書異同
-行馬
-轅門
-寡人
-尾微通用
-過海封王
-五國城
-奇計却敵
-天女使
-天女相偶
-女子墜庭
-竹中人
-避役
-擊甕
-擔生
-蛇吞鹿

**堅瓠餘集卷之三 [#e6c49b9a]
RIGHT:長洲石農褚人穫學稼纂輯

***陳學究 [#obb9e582]

子菴雜錄。宋太祖生西京夾馬營中。營前有陳學究。失其名。聚徒設教。太祖幼時嘗從受學。頗得其益。後又與趙學究往還。即趙普也。及舉大事。二人俱在左右。然太祖但與趙計事。陳不與也。至踐祚。用普為相。而恩不及陳。陳仍于陳州聚徒設教。太宗判南衙時。召之來。贈以金帛而遣之。中途盡為盜刧去。生徒日衰。至不免飢寒。太宗即位。以左司諫召之。官吏集其門。舘之驛舎。一夕醉飽而死。兩學究同遇真主于龍潛之時。而命運不同如此。然太祖之待舊師。殊欠厚道。

***真宗游洞天 [#a6f4c8d7]

行營雜錄。宋真宗祥符中。封禪事竣。宰執入對便殿。帝曰。治平無事。久欲與卿等至一處閒玩。今日可矣。遂引諸臣及一二內侍入一小殿。庭中有假山甚高。山面有洞。帝先入。諸臣從行。初覺昏暗。行數十步。則天字豁然。千峰百嶂。雜花瑤草。極天下之偉觀。少焉至一所。重樓複閣。金碧照耀。一道士貌奇古。出揖帝。禮甚恭。帝亦敬答之。既而開筵邀飲。揖帝坐上席。帝遜謝再三。然後坐。諸臣再拜。居道士之次。所談皆微妙之旨。其酒肴皆非人世所有。鸞鶴舞庭際。笙簫振林木。至晚乃罷。道士送出門。謂帝曰。萬幾之暇。無惜與諸公頻見過也。復由舊路以歸。諸臣請問此何處。帝曰。此道家所謂蓬萊三山者也。諸臣自失者累日。後亦不再徃。不知何術以致此也。

***南雄淫祠 [#l5b8c4b7]

廣東南雄府學有淫祠。中塑女子像。號聖姑。師生媚禱䖍甚。永樂十三年。吉安永豐彭朂。以進士乞外補。得教授南雄。聞祠事。意欲毁之而未言。未至郡百餘里。一生來迎候甚恭。彭問曰。予未有宿戒。子何目知之。生曰。聖姑見夢言之。且道公邑里姓第甚悉。特遣相候耳。因言聖姑之神異。以感動之。彭益怒。抵任。積薪祠所。擬以夜往。佯為遺火以焚焉。生又夢聖姑曰。此翁意極不善。子盍為我言之。否則吾亦能為之禍。一二日間當先死其奴。後若干日子與婦死。若干日死其身矣。生具以告。彭任之數日。其奴詹。果暴死。家人懼。濳禱而蘇。聞之益怒。遂投炬爇之。後子及婦相繼皆死。如神言。學徒咸勸復其祠。不許。至期。彭竟無恙。生疑之。一夕復夢聖姑。因詰其言不驗。聖姑曰。我鬼也。安能生死人。彼自是命當絕。吾特前知之以相恐耳。彭公貴人。前程遠大。何敢犯耶。後以御史提學南畿。為師儒表帥。仕終按察副使。

***少林寺僧 [#l8540973]

今人談武藝。輙曰。從少林寺出來。昔唐太宗征王世充。用少林寺僧眾破之。其首功十三人。最者曰曇宗。封大將軍。次論功封爵有差。有不願官者。賜田四十頃。聽其焚修。給勅護寺。是以拳勇之風。至今不替。因思楊業為宋名將。累摧契丹。兵至號為揚無敵。其家子孫人人驍勇。後為王侁所悞。陷敵被擒。不食三日死。今人但稱楊家將。而子孫冺滅無聞。少林寺之名獨傳。世有千年僧寺。無千年宗族。信然。

***妓飛入火爐 [#wa455834]

廣辟寒。唐末蜀人攻岐。還至白石鎭。裨將王宗信。止普安禪院僧房。時嚴冬。中有大禪爐。熾炭甚盛。宗信擁妓女十餘人。各據僧床寢息。忽見一姬飛人爐中。宛轉于熾炭之上。宗信忙救之。衣服並不燋灼。又見一姬飛入如前。又救之。頃之。諸妓或出或入。各昏迷失音。親吏隔墻告都招討使王宗儔。宗儔至。一一提臂而出。視之。衣裾纖毫不損。訊之。皆云。被胡僧提入火中。宗信大怒。召諸僧至。令妓識之。有周和尙者。身長貌胡。皆曰。此是也。宗信鞭之數百。又縛手足。欲取熾炭炙之。宗儔知此僧。乃一村夫。新落髮。一無所解。遂解其縛。使逸去。

***三角碎瓦 [#z7194f64]

茅山道士陳某。遊海陵。宿于逆旅。雨雪方甚。有同宿者。身衣單葛。欲與同寢。而嫌其垢獘。乃曰。寒雪如此。何以過夜。答曰。君但臥。無以見憂。既就寢。陳𥨱視之。見懷中出三角碎瓦數片。練條貫之。燒于燈上。俄而火熾。一室皆煖。陳去衣被。乃得寢。天未明而行。則寒冷如故矣。

***煖金盒 [#u68c3ff6]

進士張無頗。遇袁天罡女大孃授藥。以煖金盒盛之。曰。寒時但出此盒。則一室暄熱。不假爐炭矣。金盒。乃廣利王宮中之寶。

***瑞炭 [#i4d4b3bd]

西凉國進炭百條。各長尺餘。其炭青色。堅硬如鐵。名曰瑞炭。燒于爐中。無熖而有光。每條可燒十日。其熱氣逼人。而不可近。

唐內庫。有七寶硯爐。每至冬寒硯凍。置于爐上。不勞置火。硯冰自消。

***牛生奇遇 [#r77c8ca3]

牛生。自河東赴舉。行至華州。宿一村店。其日雪甚。令主人造湯餅。昏時。一人窮寒。衣服藍縷。亦來投宿。生見而憐之。要與同食。人曰。某窮寒。不辦得錢。今空腹已行百餘里矣。遂飽食臥于床前。其聲如雷。至五更。其人謂生曰。請公略至門外。有事要言之。連催出門曰。某非人。𡨋使耳。深媿昨夜一餐。今有少報。可置三幅紙及筆硯來。生與之。令生遠立。自坐樹下。袖中出一卷書。看數頁。即書兩行。如此三度。求紙封之。書第一封。苐二封。第三封。付生曰。公若遇災難危篤。即焚香以次開之。視若或可免。即不須開。言訖。行數步不見矣。生緘置書囊中。及至京。止客戶坊。貧甚絕食。忽憶此書。遂開第一封。上云。可于菩提寺門前坐。自客戶坊至菩提寺。有三十餘里。饑困且雨雪。乘驢而往。自辰至鼓聲欲絕。方至寺門。坐未定。一僧自寺內叱生曰。雨雪連綿。何為至此。若凍死。豈不相累耶。生曰。某是舉人。至此值夜。略借寺門前一宿。明日當去。僧云。不知是秀才。可進宿也。既入。僧設火具食。語久之。曰。賢宗晉陽長官。與秀才遠近。生曰。叔父也。僧乃取晉陽手書令識之。皆不謬。僧喜曰。晉陽常寄錢三千貫在此。絕不來取。某年老一朝溘逝。便無所付。今盡以相與。生先取錢千貫。買宅。置車馬。納僕妾。頓為富人。後以求名失路。復開第二封書云。西市食店張家樓上坐。生如言。詣張氏。獨止一室。下簾而坐。有數少年上樓來。中一白衫人。坐定。一人曰。某本只有五百千。今請添至七百千。此外力不及也。一人曰。進士及第。何惜于緡。生知其貨及第矣。出揖之。白衫少年。即主司之子。生曰。某以千貫奉郎君。別有二百千。奉諸公酒食之費。不煩他議也。少年許之。果登上第。歷任臺。省後為河中節度副使。經一年。疾困。遂開第三封。題云。可處置家事。乃沐浴。修遺書。纔訖而終。

***群鬼面衣 [#g5c452d8]

陸餘慶少時。嘗冬月于徐亳間夜行。左右以囊橐前往。餘慶緩轡從之。寒甚。會群鬼環火而坐。慶以為人。下馬就火。訝火𦦨熾而不煖。慶曰。火何冷。可為我脫靴。群鬼不應。但俯而笑。慶顧視之。見群鬼悉有面衣。慶驚。馳馬而去。其傍居人謂慶曰。此地有鬼為崇。遇之者多斃。郎君無所驚懼。必福𦔳也。後果富貴。

***甌水為醪 [#ifd2bce6]

唐宣宗在藩時。常從駕回。而誤墜馬。從人不知。比二更。方能興。時天大雪。四顧無人聲。寒甚。會巡警者至。大驚。上曰。我光王也。誤墜在此。困且渇。若為我求水。警者于旁近得木以進。遂去。上良久起。舉甌將飲。顧甌中木。已為芳醪矣。上喜自負。舉一甌已。而體微煖有力。步歸藩邸。後即帝位。

***琢雪為銀 [#o59334d1]

女冠耿先生於大雪中。南唐後主戲謂曰。先生能以雪為銀乎。耿曰能。乃取雪削之為銀錠狀。投于熾炭中。灰埃坌起。徐以炭周覆。過食頃。曰可矣。乃持以出。赫然洞赤。置于地。及冷。鏗然銀錠。而刀迹具在。反視其下。若垂酥滴乳之狀。蓋初為火之所螎釋也。時傳先生所作雪銀甚多。

***菊花仙 [#v759bf45]

夷堅志。嘉州士人黃棠。博學能文。謂取功名如拾芥。肄業成都府學。學有菊花仙神祠。傳為漢宮女。諸生求名者。影響答之。棠嘗夜讀。見美女立燈下。棠驚問汝何氏。輙至此。女笑曰。吾乃菊花仙。以君今舉當高第。故來報喜。初任郫縣主簿。宜勉之。遂不見。是嵗棠獲鄉薦。赴部試。至郫縣境。憇逆旅。有負水至者。棠酌飲之。又傾其餘以濯足。負者曰。村疃乏水。數里行汲得至此。飲尙不敷。忍用濯足。棠怒曰。候我為主簿。當治爾。及試失利。復入學。見女於廊下。棠誚其言不騐。女曰。汝不能謹。輕已告人。且欲逞私憾。豈汝容乎。必欲成名。須修德乃可。棠自追悔。省咎克責。後一舉登科。

***月作異人 [#k82de80c]

壽州唐中丞慶栖。泊京都。雇一月作人。頗極專謹。口不言錢。冬日見臥雪中。呼起無寒色。唐深異之。後為鹽𣙜使。過河中。欲別歸。唐曰。吾方請厚祿。得報爾勤勞。又懇請。唐固留。行至蒲津。酒醉與人相毆。節帥决脊二十。唐救免不得。纔出城乃至。唐曰。汝爭得來。曰。來別中丞。唐令袒背視之。並無傷㾗。大驚。遂下馬與語。答曰。某所不欲經河中過者。為有此報。今已償了。別中丞去。與錢帛皆不受。置于地。再拜而逝。

***却鼠符 [#b89863ad]

僖宗末。廣陵丐者杜可均。常大雪。造酒家樂姓者求飲。見主事者白云。人以衣換酒。收藏不謹。為鼠所嚙。杜即令治淨室。曰。某有一符能却鼠。試書之。既有騐。可盡此室永無鼠矣。至焚符。鼠遂絕。

***宗𢑱 [#d5c2a2df]

貴州思南有山形如甑。名甑峯。人跡罕到。中有獸。曰宗𢑱。類獼猴。巢于高樹。老者上居樹頂。子孫以次居下。老者不多出。子孫居下者出。得菓實。即傳逓至上。上者食。然後傳逓至下。下者方食。上者未食。下者不敢食也。先儒謂此獸名虎蜼。古人用以繪于衮。取其孝也。今解尙書者。謂衮衣所繪宗𢑱為祭器。其器上有虎蜼形。故曰取其孝。而不知宗𢑱即虎蜼也。

***水為火禽即獸 [#c07f763a]

拾遺記。西海之西。有浮玉山。山下有巨穴。穴中有熱水。其色若火。晝則𡨋𡨋。夜則光照穴外。雖波濤奔蕩。而光不減。唐堯時。其光爛起。化為赤雲。日輝四映。照徹百川。蓋應火德之運也。

舜崩于蒼梧之野。有大鳥從丹〔丘〕來。口吐五色雲。銜土成〔丘〕。頃此鳥名憑霄雀。能反形變色。棲木則為禽。行地即為獸。變化無常。

***毛龍 [#o5fd64b8]

拾遺記。南潯之國。有洞穴極陰深。中有龍。體生五色毛。唐堯時。其國獻二毛龍。一雌一雄。乃置豢龍之官。至夏代養龍不絕。禹導川乘此龍。及水土平。放之海。

***雙頭雞 [#n25d044e]

漢武帝時。大月氐國獻雙頭雞。四足一尾。鳴則二頭俱鳴。帝置于甘泉宮。更以他雞混之。得其種而不能鳴。人以為不祥。帝命送還其國。行至西關。雞反顧漢宮而哀鳴。飛入霄漢。不知所徃。時有謠云。三七末世雞不鳴。官中荊棘亂相繫。當有九虎爭為帝。及王莾簒位。有九虎將軍之號。

***賤人未可苟合 [#a5747a22]

碣石剩談。江西舉人龍復禮。美髭髯。自言平生未嘗與妓苟合。蓋恐搆精受孕。生男必為樂工。生女必為娼婦。父母之遺體。淪於污賤矣。此言似迂。而實中理。後飲一士夫家。兩行樂工排列。有一未冠者。面貌形體。與主人甚相似。異而問之樂工年長者。此是誰家子。工人云。花生子。有母而無父。已而咨訪主人。曾與其母私。蓋不肯認為己子也。

***狼子 [#ka340d04]

古稱狼子野心。狼子非無本。昔𥤮厥為隣國所滅。止留九歲一子。斷其手足。棄於溝中。有牝狼銜肉飼之。後長與狼交生七子女以致蔓延其種故曰狼子

說儲阿史那子交狼生十男

***夏翁有識 [#j7be286f]

潄石閒談。江陰夏翁。巨家也。嘗出行過市橋。一人擔糞傾入其舟。幾汙翁衣。僮曰。此人無狀。盍執而撻之。翁曰。此出不知耳。知我。寧肯相犯耶。歸閱債籍。其人乃負三十金無償。欲因此起釁。翁折劵免之。人服其識。翁與宜興徐文靖公溥連姻。文靖書囑云。傳語親家翁。凡訟皆無害。惟不可犯人命。翁蓋服文靖之訓不忘云。

***决黠僕 [#je9a5fde]

宋羅點。守平江。有主訟其逐僕欠錢者。審問得實。而僕狡黠。欲污其主。自陳嘗與主之侍妾通。點知其誣。乃判云。奴既負主錢。又私其婢。事雖無証。即其自供。合從姦斷。責還所負外。徒配施行。所有女使。俟主人有詞曰另究。聞者快之。

***沉竹籠 [#pb8a4ea6]

唐李福。鎭南梁。境內多朝貴庄產。子孫僑寓其間。相習為非。不聽官府檢束。閭巷苦之。福蒞任。命造大竹籠數具。召其尤橫者來。問其家世譜第。在朝姻親。乃曰。郎君輩藉如此地望。而作如此不法事。無乃辱於存亡乎。今日痛懲。賢親戚聞之。必稱賞老夫也。遂命盛以竹籠。投之漢江曰。若輩生不受撿束。死當被牢籠。田是眾皆惕息。

***杖樂工 [#g97eccc1]

天寶中。梨園子弟有阿雛者。善笛。頗被寵眷。怙勢橫行。犯法當死。洛陽令崔隱甫捕之。雛走匿禁中。乞京于帝。帝乃以他事召隱甫入對。雛在帝側。帝指謂隱甫曰。就卿乞得此人否。隱南免冠奏云。陛下此言。輕官法而重賤工也。臣請罷職。再拜欲出。帝笑止之曰。朕與卿戲耳。遂令內侍拽雛出。隱甫即坐廳事。杖殺之。俄有勅釋放。已死矣。乃賜隱甫絹百疋以旌之。

***去處去 [#m2a6974e]

唐李紳。鎭江東。用法嚴明。境中龜山寺。有放生魚池。僧因以為利。簾察使某公在任日。題詩勒石于池畔云。勸汝僧入護此池。不須垂釣引青絲。雲山莫厭看經坐。便是浮生得道時。紳偶游寺見詩笑曰。僧若有漁罟之事。即當投之鏡湖。後僧有犯者。竟縛而沉之湖中。且作詩為戒云。汲水添池活白蓮。十千鬐𩮓盡生天。庸髠不識慈悲意。自𦵏江魚入九泉。寺僧有黠而辯者。欲以因果勸諭。儼然造謁。紳問阿師從何處來。僧答曰。貧僧從來處來。紳即予以杖而逐之曰。任汝從去處去。

***呼石得水 [#l5ae129d]

䕫峽左巗上。題聖泉二字。有大石。名洞石。而初無泉也。過者擊石大呼。則水自石下出。嘗有貴官過此禮拜之。命僕人呼云。山神土地。行人渇甚。乞賜水。呼久不應。土人云。不當如此呼。乃代為呼云。龍王。萬姓渴矣。于是水隨聲至。時冬月雪下。而木溫如湯。土人云。夏則冷如冰。凡呼必稱之為龍王。而以萬姓為辭。方得水。

***雷異 [#aba92131]

天順戊寅四月。建昌熊某家被雷。中堂屋瓦。如萬馬踏碎。移大門四楹竪立厨屋上。盤屈一秤置斗中。倒懸斗於梁上。又成化乙未七月。宜興西溪中。三人其駕一舟。行次被雷擊。一人綑縛船中。一人頭入甕。一人橫閣于篙杪。篙則直竪船頭上。船自流六七里。縛者解。甕中者出。篙杪者𨼢。俱不死。皆彷彿聞擊者言。汝能改過否。

康熙癸未六月十九。有無錫人在陸墓趂工。同耕者云。雷雨將至。速耘完歸去。其人云。那怕他打去我陽物。頃之雷震。果擊其處。下身埋于土中而不死。同伴亦無傷。雨止。眾共掘出。明日載歸。忽又雷震。人已吸去。震死于無錫家中矣。聞之其人有滛惡云。

***山分移 [#k55b6766]

雲南麗江軍民府巨津州白石雲山。距金沙江二里許。明成化庚子五月內。山忽裂。中分一半。走移于金沙江中。與兩岸雲山相倚。山上木石。屹立不動。西樵野記。𢎞治中。吳中蝦蟇山。忽自高坡徐徐而下。其行漸疾。見者驚曰。山走矣。老稚哄然。山即隨聲而止。已懸𦾔址數畝矣。

***韓侂胄墓 [#w779899a]

韓侂胄既死。朝命王柟為使。函胄首送金人。以謝開邊之罪。且許增歲幣。當時有太學生題詩于學宮云。歳幣頓増三百萬。和戎又送一於期。無人說與王柟道。莫遣當年冠凖知。後有使臣至金。金主令往觀一墓。甚壯麗。題曰。忠繆侯墓。且釋云。忠于為國。繆于為身。詢是何墓。曰韓仇胄之首葬其中也。夫權奸已死之首。固不足惜。然大傷國體。反為敵國所侮。南朝真可謂無人。

***土神娶婦 [#hc3d350b]

說聽。漢景帝廟。在荊州之麻山。相傳昭烈下江陵時。寓於中。居民因祀為土神。每元旦。設樂迎像入舎奉之。歲更一家。正統初。有張氏女。年十六。有殊色。求聘者。父母未嘗輕許。女每晨盥面。水中有黃蓋影。而家人弗見也。一日病死復蘇云。初合目時。儀從塞。目稱麻山神來迎夫人。因升輿而行。半道忽憶失將梳具。從者言。夫人須自徃取。故暫歸耳。命取梳具置櫬中。尋氣絕。父母悲甚。為肖像。廟之別室。祀之。

***噀水縛盜 [#qb79dcbf]

正德中。漂陽胡景春。一目重瞳。少時粥油魯中。有全真道人日用油。不受直。道人感之。授以異術。能挾雙瓦履帕。飛騰空中。嘗商于陜西。夜宿山中孤姥家。姥言此地多盜。不可宿。景春曰。止則死於盜賊。行則死於虎狼。不如坐以待之。索水盌十隻。步罡誦訣。飲水斛許。頃之。盜二十餘人至。景春盡腹中水噀之。盜俱僵臥。如被縛者。哀祈云。知是胡師。𦕅相戲耳。景春乃釋之。後其子詐為盜。戲父。景春行術制之。子遂卒。

***酇字音義 [#e8340e85]

酇字有兩音。在五歌韵者。音嵯。在十五翰韵者。音贊。其字出於周禮。而後為地名。字書於兩韵。訓釋皆同。蕭何封酇侯。當作嵯音。班固十八侯銘云。文昌四友。漢有蕭何。序功第一。受封于酇。唐楊巨源詩云。請問漢家功第一。麒麟閣上識酇侯可証。考漢書地理志。酇有二邑。其在沛縣者。音嵯。蕭何初封之邑。在南陽縣者。音贊。光武時。蕭何子孫所封。而野客叢書云。酇侯皆當音贊。未識何據。郎仁寶云。酇有四音。前二音之外。一祖管切。音纂。一祖丸切。音攢。惟前二音。可加于蕭何。餘非其宜。

***䍧牱 [#lacfda01]

䍧牱。蜀地郡名。葉夢得玉澗雜書。䍧牱。繫船筏名。華陽國志。載楚頃襄王遣莊蹻伐夜郎。蹻至䍧牱。繫船于且蘭。既克夜郎。會秦奪楚黔中地。無路可歸。遂留主之。號莊王。以且蘭有繫船䍧牱處。因改名䍧牱。魏略。記吳將朱然圍樊城。遣兵于峴山。斫䍧牱材。潯陽記亦言。郡西北有一松樹。垂陰數畝。傳云。陶公䍧牱伐此樹。吳晉間此語猶存。今人但知郡名。絕無知是繫船筏也。

***乞丐 [#g2021b1b]

匄丐同。乞也。然與人。亦可稱匄稱乞。漢廣川王越傳云。妃陶望卿。主繒帛。盡取善繒。匄諸宮人。顏師古曰。匄乞遺也。朱買臣待詔公車。糧用乏。上計吏卒。更乞匄之。又宋書。明帝陳貴妃。始有寵。一年許以乞李道兒。尋又迎還。生廢帝。又齊書。鬱林王毁世祖招婉殿。以乞閹人徐龍駒為齋。又梁蕭惠開。有馬六十匹。悉以乞劉希微償責。

***興兦數合 [#o8d23435]

宋藝祖以乙亥命曹翰取江州。後三百年乙亥。呂師䕫以江州降元。以丙子受江南全城降。後三百年丙子。帝㬎為元擄。失江南。以己卯㓕漢。混一天下。後三百年。亦以己卯宋亡于厓山。宋興于周顯德七年。恭帝方八歳。亡于德祐元年。少帝方四歳。名德㬎即顯也。顯德二字恰合。廟號皆曰㳟帝。周以幼主亡。宋亦以幼王兦。周有太后在上。禪於宋。宋亦有太后在上。降於元。事若相符。更有異者。七修類稿。斡離不陷汴京。宋臣有詣其營者。觀其狀貌。與藝祖絕相類。其後殺太宗子孫殆盡。而伯顏下臨安。有識之者。後於帝王廟中。見周世宗像與伯顏分毫無異。報應不𤕤如此。

***與索疆索殿 [#o4e48cec]

宣和遺事。徽宗即位。一夕夢錢武肅王引御衣。乞還兩浙舊疆。未幾韋妃誔高宗。後都錢塘。百有餘年。錢璆壽八十一。高宗亦壽八十一。夷堅續志。宋理宗。一夕夢二番僧曰。二十年後。當還我此殿。及覺。以問宰相馬廷鸞。馬為美詞以對。理宗命紀之。馬遂立碑志之。不知夢僧取殿者。後為五寺之基。番僧楊璉真珈主其地。是其騐也。德祐二年宋亡。至元十四年為寺。逆數至理宗夢時。正二十年矣。

***一月兩日 [#g956d7bc]

𢎞治中。洞庭東山黃訓。為諸生時渡湖覆舟。水中若有人云。死卻罷。又若有人應之曰。一月兩日。如何死得。因飄至湖濵獲捄。後舉正德甲戌進士。授兵科給事中。到任三十二日卒。

***象棋車馬 [#u45fb7cf]

雲谷臥餘。象棋中。車行當從馬。馬行當從車。蓋馬之為物。騰踔無前。縱橫如意。車以轉輪邪施而行。從日字格。正轉輪象也。有物礙之則不行。尤肖車義。今車直行。馬行日。應是後世彼此相訛。

***狼筋 [#tf8131b3]

嘗見小說。載一富人內室亡金詰群婢不承。欲買狼筋治之。一婢驚懼欲逃。遂獲。皆不知狼筋何物。且何以能察盜。後偶閱續博物志。載唐武宗四年。官市郎中。有疑為狼筋者。有老僧云。貧道昔曾以一千於賈胡市得三枚。狀如巨蛹。兩頭光。帶黃色。涇帥叚祐宅。失銀器十餘。集奴婢環庭炙之。蟲慓動。一女奴臉唇瞤動。訊之。乃𥨱器者。按續博物志。稱為晉李石撰。但中有南唐元宗事。及開寶年號。豈晉人而至宋尙存。抑書或成于宋代歟。

***伏𥤮 [#n847d8ff]

史言李光弼將戰。納刀於鞾曰。戰。危事。吾位三公。不可辱於賊。萬一不捷。當自刎。偶閱顏魯公作光弼神道碑。曰。每臨陣。當貯伏𥤮于靴中。義不受辱。乃知伏𥤮刀名也。榖梁。孟勞魯之寶刀。人猶知之。此則世鮮知者。故錄出之。

***獨孤信側帽 [#bd329994]

世知郭林宗折角巾。而不知北周獨孤信事。令狐德棻周書載。。信在秦州因獵回日暮。馳馬入城。其帽微側。詰旦。而吏民戴帽者。咸慕信而側帽焉。東漢尙風節。林宗人望。士人樂效。猶為恒理。若信武官。處偏安之世。而能風動如此。為尤奇也。

***女儒 [#zd7112f3]

前秦韋逞母宋氏。家世儒學。幼䘮母。躬自養其父。及長。父授以周官音義。謂之曰。吾家世學周官。傳業相繼。此周公所製。經紀典誥。百官品物。備於此矣。吾今無男。汝可傳受。勿令絕世。宋氏諷誦不輟。屬天下䘮亂。石虎徙之山東。宋氏與夫俱在徙中。乃推鹿車。背負父所授書。到冀州依膠東富人陳安壽。壽周之。逞時年少。宋氏晝則採樵。夜則教逞。然紡績無廢。逞遂學成名立。仕秦為太常。堅常幸太學。問博士經典。乃憫禮樂遺缺。博士盧壺對曰。廢學既久。書傳零落。比年綴撰。五經粗集。惟周官禮經。未有其師。竊見太常韋逞母宋氏。世學家女。傳其父業。得周官音義。今年八十。視聽無闕。自非此母。無可以傳授後生。於是就宋氏家講室書堂。置生員百二十人。隔絳紗幔而授業焉。拜宋氏爵。號為文宣君。賜侍婢十餘人。周官學復行于世。按自古無女儒。韋母宋氏。學行如此。豈在高堂伏勝下乎。雖非男子。亦當俎豆千秋也。

***緹縈 [#k5cb5d3f]

肉刑自虞夏至漢。歷二千餘年。文帝以緹縈上書。悲憐其意。始下詔除之。遂為千古斷此至慘之法。人知漢文之仁。而不知緹縈實啟之也。孝子不匱。永錫爾類。緹縈有焉。後世當置仁孝賢媛祠。以俎豆之。

***儂家 [#tf410139]

傳奇中。女子自稱曰奴家。語甚俗。蘇東坡詩云。應記儂家舊姓西。後之編傳奇者。當稱儂家為雅。然在未字之女。則宜。若婦人。則竟稱妾可也。

***周禮奔者不禁 [#g27b769a]

周禮媒氏。中春之月。令會男女。是月也。奔者不禁。奔非踰墻行露之謂。古有聘則為妻。奔則為妾之言。以奔對聘。是明有奔之一例矣。意奔也者。當是草率成婚。若今鄙野小家之為。不能如聘者之六禮全備耳。蓋荒祲死䘮。或孤弱而不能自存。必待備禮。而需以歳年。則遲歸無時。男女之失所多矣。故周公通此一格。以濟大禮之窮。不待其既亂而為之所也。其曰令者。媒氏令之也。既有令者。非私合矣。不禁者。不禁其闕禮也。若以奔為淫冶之私。雖後世昏淫之主。亦無此法。曾是周公制禮。而有是乎。

***宋書異同 [#g8658825]

太平廣記。載張暢嘗持觀世音。南譙王義宣之搆逆也。𣈱不從。王欲害之。夜夢觀世音曰。汝不可殺暢。王遂不敢害。及王敗。暢繫獄。誦觀世音經千遍。鎻寸寸斷。獄司易之。輙復斷。吏因釋之。宋書𣈱傳不載。考𣈱與王𢆯謨同時。而𢆯謨傳。載蕭斌將斬王𢆯謨。夢人告曰。誦觀音經千遍。則免。𢆯謨既覺。誦之得于遍。明日將刑。誦之不輟。以沈慶之諌。忽傳呼停刑。令守碻磝。暢鎻寸斷。奇踰𢆯謨。而休文不載。何異同若此耶。

北史盧景𥙿傳。景裕以事繫晉陽獄。至心誦觀音經。枷鎻自脫。是時又有人負罪當死。夢沙門教誦經。覺時如所夢。謂誦千遍。臨刑刃折。主者以聞。此經遂行。名高王觀世音經。嘗閲普門品。若復有人臨當被害。及枷鎻繫身者。但稱觀世音菩薩名號。刀尋叚段壞。枷鎻自然得解脫。合之史書所載。可謂信而有徴矣。

***行馬 [#d6445373]

晉魏舒李熹輩。遜位後。帝賜殊禮。門施行馬。解者以為列馬騎于門。以備行遣。如朝廷之立仗馬也。觀曹攄傳。攄為洛陽令。天大雨雪。宮門夜失行馬。群官檢察。莫知所在。攄使收門士。以為宮掖禁嚴。非外人所敢盜。必是門士以燎寒耳。詰之果服。乃知行馬者。即郡邑門前之闌馬也。解為馬騎。誤矣。然在漢有曹操與韓遂兩軍會語。諸將請為木行馬。以為防遏。則其名已久矣。

***轅門 [#nfd0bb29]

官府衙門。列木于外。謂之轅門。蓋軍行以車為陣。轅相向為門。故曰轅門。又謂之鹿角。蓋鹿性警群。居則環其角外向。圓圍如陣。以防人物之害。軍中樹木外向。亦名鹿角。

***寡人 [#f4c3fde0]

君稱寡人。而婦人亦有稱寡人者。莊姜云。以朂寡人。是也。又人臣亦有稱寡人者。孫過庭書譜。王羲之云。吾書比之鍾張。鍾當抗行。或謂過之。張草猶當雁行。然張精熟。池水盡墨。假令寡人耽之若此。未必謝之。又朕。我也。古者上下共稱之。皐陶與舜言朕言。惠可底行。屈原曰。朕皇考。至秦然後天子獨以為稱。自漢至今。因而不改。

***尾通作微 [#x47ab2f7]

堯典。鳥獸孳尾。史記五帝本紀。作鳥獸字微。古尾微字通用。論語。微生高。微生畝。班固古今人物考。作尾生高。尾生畮。又戰國策與莊子。亦作尾生。而薛方山四書人物考。微生高即尾生。與女子期于橋下。水至而死者。未識何據。

***過海封王 [#rb769a8c]

明嘉靖中。郭給諫&size(10){汝霖};使琉球。錄載風濤之險。景物之奇。不必言。中一條云。舟中艙數區。貯器用若干。又藏棺二副。前刻天朝使臣某人之柩。上釘銀牌若干兩。倘有風波之惡。知不可免。則請使臣仰臥其中。以鐵釘錮之。舟覆而任其漂泊。庶使見者取其銀物。而置其柩于山崖。使後之使臣。得以因便載歸。奉使者其危若此。亦可畏矣。

***五國城 [#na5b0423]

宋徽宗崩于五國城。向不知在何處。考之。城在三萬衛北一千里。自此而東。分為五國。故名。北至燕京三千三十里。三萬衛在開原城內。在遼陽城北三百三十里。古肅愼氏地。隋曰黑水靺鞨。唐初置黑水府。元和以後。服屬渤海。金初都此。後遷于燕京。又全遼志云。五國頭城。有宋徽宗墓在焉。則和議成而梓宮返者。蓋以空櫬紿宋爾。

***奇計却敵 [#ufce147a]

古人以兵力寡弱。遇強敵猝至。而能却之。最奇者有三。諸葛亮在陽平。魏兵二十萬𡘤至。孔明大開四門。焚香洒掃。而走司馬懿。劉琨在晉陽。胡騎圍之。琨乘月登樓清嘯。中夜奏胡笳。賊流涕。棄圍而去。此二事。人皆知之。夢溪筆談。載宋一事更奇。元豐中。夏宼之母梁氏。遣將引兵卒至保安軍順寧寨。圍之數重。時寨兵甚少。人心危懼。有老娼李氏。得梁陰䙝事甚詳。乃掀衣登陴抗聲罵之。盡發其私。夏人皆𢲅耳。併力射之。莫能中。李言愈醜。夏人度李終不可得。又恐梁之醜迹彰著。遂託以他事。中夜解去。雞鳴狗盜。皆有所用。信然。

***天女使 [#d6582a55]

廣銷夏。蔡希閔家在東都。暑夜兄弟數十人。會于㕔。忽大兩雷電。隨一物于庭。作䬃䬃聲。命火視之。乃婦人也。衣黃紬裙。布衫。言語不通。遂目為天女使。五六年始能漢語。問其鄉國不能知。但云故鄉食粳米。無碗器。用柳箱貯飯而食之。竟不知何國人。初在本國。夜出。為雷取上。俄𨼢希閔庭中。

***天女相偶 [#zd10862c]

魏書。聖武皇帝諱詰汾。田于山澤。歘見輜軿自天而下。既至。見美婦人侍衛甚盛。謂帝曰。我天女也。受命相偶。遂同寢宿。旦請還曰。明年周時。復會此處。言訖而別。及期。帝至田所。果復相見。天女以所生男。授帝曰。子孫相承。當世為皇帝。遂去。故時人諺曰。詰汾皇帝無婦家。力微皇帝無舅家。

***女子墜庭 [#y37e863d]

林居漫錄。新城王氏。自嘉靖己未。見峯司農起家。相繼登甲榜者不絕。冠裳之盛。海內無兩。傳司農曾祖。自某縣避地新城。依某氏。一日大風晦瞑。有女子從空而墜。言。我某縣初氏女也。晨起取火。不覺至此。盖頃刻已五百餘里矣。主人以為天作之合。遂令諧伉儷。今之躋華要登顯秩者。皆初之所出也。其事若恠。而司農弟立峯民部。載之大槐記中。當與帝武空桑並傳矣。

***竹中人 [#i7fa5631]

小說載。夜郎侯事云。有女子浣紗。聞竹中有聲。剖之得一男。收而養之。後封夜郎侯。以竹為姓。漢武帝賜以王印。又異苑。建安有篔簹竹。節間有人。長尺許。頭足皆具。又鄜延有大竹凌雲。剖之。中有二翁對奕。

***避役 [#x9f546a2]

南方有蟲名避役。一日應十二辰。狀如蛇醫。腳長。色青赤。肉𩮓。暑月時見于籬壁間。見者多稱意事。其首倐忽更變。為十二辰狀。叚成式從兄常覩之。

蛇醫。即蜥蜴。

***擊甕 [#v44d2df8]

王彥威鎮汴。夏旱。李玘過汴因宴。王以旱為言。李醉曰。欲雨甚易耳。可求蛇醫四頭。石甕二枚。每甕實以水。浮二蛇醫。以木蓋密泥之。分置於閙處。甕前後設席燒香。選小兒十歳已下十餘。令執小青竹。晝夜更擊其甕。不得少輟。王如言。試之一日兩夜。雨大注。舊說。龍與蛇醫為親家焉。

***擔生 [#g229724f]

有書生路逄小蛇。因收養漸大。生每擔之。號曰擔生。後不可負。放之范縣東大澤中。四十餘年。蛇如覆舟。號為神蟒。人往澤中。必被吞食。生時老邁。經此澤畔。人曰。中有大蛇食人。君宜無往。時盛冬寒甚。生謂蛇藏不出。遂過大澤。頃之。忽有蛇來逐。生尙識其形色。遙謂之曰。爾非我擔生乎。蛇便低頭。良久方去。𢌞至范。縣令聞其見蛇不死。以為異。繫之獄。斷刑當死。生私忿曰。擔生。養汝翻令我死。汝何負義。其夜蛇遂攻陷一縣為湖。獨獄不陷。生乃獲免。

***蛇吞鹿 [#de36a93a]

有人遊瞿塘峽。時冬月草木枯落。野火燎其𡶶巒。連山𨂍谷。紅𦦨燭天。忽聞嚴崖間輷然有聲。駐足伺之。見一物圓如大囷。墮于平地。近視之。乃一蛇也。遂剖而騐之。蛇吞一鹿在于腹內。野火燒燃。墮于山下。所謂巴蛇吞象。信乎有之。
*堅瓠餘集卷之四 [#xf3926e0]
**堅瓠餘集卷之四目錄 [#ndadc5cf]
-主試外聘
-雜流登第
-外國人進士
-景泰癸酉榜
-與史中式
-張公記夢
-木刻孔明像
-長子城
-華山畿君
-鹽神炭神
-鬻爵
-尙父
-行香
-十石米
-無立錐地
-瓦盆米花
-綠袍女子
-堯九男
-舞柘枝
-樹妖
-木中字
-木紋如畵
-樹化石
-獄囚自脫枷杻
-偏腸
-治難產方
-臥胞生
-元神見形
-瑞雲𡶶
-醉石
-活石
-簾石
-空心髮
-蒜髮
-破瘤飛雀
-孔雀舞
-林九姑
-人物坐化
-帝召李賀
-牮吳江塔
-武侯前知
-金姑娘娘
-戚公為水神
-雞卵異
-白團
-子類不宜食
-字卵
-方卵
-義熊
-蝌蚪伸冤
-村叟夢鱉
-二鱉吟詩
-鱉逐人
-夾浦江豚
-女丈夫
-人妖公案
-藍道婆
-俗語鏤身
-射畵擊衣
-𨶒王

**堅瓠餘集卷之四 [#mc876e94]
RIGHT:長洲石農褚人穫學稼簒輯

***主試外聘 [#ob7e9b3d]

明初取士。鄉場主試。不必部推。不由欽點。例皆外聘。或出巡按。或出方伯。皆得聘之。不特進士在官者可聘。即請告家居。及非科目中人現身無官者。但取名望素著。亦得應聘。如洪武壬子科。崇德貝清江瓊。曾主浙江鄉試。正統丁卯科。江西吳康齋&size(10){與弼。};曾主南畿鄉試。元武康令沈夢麟入明。五主閩浙鄉試。又元學士滕克恭入明。聘主河南鄉試。蓋彼時人心猶古。以關節賄賂倖中為可恥。自嘉靖辛酉。無鍚吳情主南畿鄉試。所中皆其親故。為人所劾奏。遂定制。南人不得典南試矣。

***雜流登第 [#o69c6550]

明高皇初設制科。九流雜職曁僧道。亦得預賓興。多有登第。識小編試。 武辛未榜眼吳言信。以抄鈔局副使中式。宣德癸丑狀元曹鼐。以泰和典史魁大廷。正統壬戌李森。以都察院吏。鄭溫以松陵驛丞聯捷。戊辰燕山衛小旗汪甫。禮部辦事官舒庭謨。景泰庚午順天解元劉宣。乃盧龍衛軍聯捷。甲戌翰林院譯字官吳正。天順甲申劉淳。亦譯字官。又欽天監天文生馬愈。成化乙未錦衣衛小旗李旻。戊戌山東舊縣驛丞譚溥聯捷。辛丑榆林衛軍李且。甲辰岷州衛吏王璠。富峪衛總旗張綸。皆以雜流登第。不知此例廢於何時。使雜職遺賢。不克躬逢盛典。為可憾也。教職登鼎甲者。萬歷壬辰狀元侯官翁正春。丙辰榜眼江夏賀逢聖。崇禎甲申。闔門殉節。謚文忠。

***外國人進士 [#s4daded4]

明初文教。覃及海外。外國英才。學於中國而登進士第者。洪武辛亥金濤。乙丑崔致遠。皆高麗延安人。赴闕會試成進士。濤授東昌府安〔丘〕縣丞。致遠以不習華語。歸還其國為官。未幾以洪倫金義之亂。禁止會試。景泰甲戌。黎庸交趾清威人。阮勤交趾多翼人。天順庚辰。阮文英交阯慈山人。何廣交阯扶〔寜〕人。成化己丑王京。嘉靖癸未陳儒俱交阯人。阮勤仕至工部左侍郎。陳儒仕至右都御史。萬曆中。高麗許篈許筠。皆舉本國狀元。而筠慨慕中華。以不得試天子之廷為恥。久道化成。於斯可見。

***景泰癸酉榜 [#pb1af03e]

景泰四年癸酉科順天鄉試。中式二百五十名。雜流中式之多。幾及四十人。內儒士十人。翰林院譯字官一人。吏部聽選官一人。戶部書算一人。工部承差一人。刑部都吏一人。衛令史一人。衛史一人。太醫院醫士四人。欽天監天文生二人。武生一人軍餘九人。衛舍人三人。軍一人。燕山衛小旗一人。可見立賢無方之意。

按是科解元羅崇岳。江西廬陵人。治詩。以順天香河籍中式。榜後群攻冒籍。詔充原籍學生。丙子又領江西鄉試三十九名。

***典史中式 [#v174ab54]

典史中式。不獨宣德癸丑㤗和典史曹鼐。洪武中。先有建寧吳琬。閩省鄉試中式。以違官程。黜為江夏典史。建文己卯。復中湖廣鄉試。庚辰成進士。任戶部員外。永樂乙未。福清曾佛以山西太平典史中式。任馬湖教授。鼐魁大廷。入內閣。故獨傳耳。

***記夢 [#l818fb73]

山天樓隨筆。載先王父石橋公。年五十。尙艱嗣。郎有總甲王解二者。一夕夢持公移行。途遇一翁及嫗。嫗抱兒。翁肩錢曁書劍。謂言若非郎之某即。曰然。曰。張公號石橋者。在郎不。曰在。曰。是吾子也。數苦艱嗣。吾抱此兒與之。若公事畢。藉若為𨜚寄。王許之。遂別。投文于府。官怒其愆期。王曰。非敢後也。郎有歙人張某。號長者。無子。適伊父母。以孩托吾寄去。立談少頃。不覺其晏。官怒霽曰。喚翁嫗來質。實則宥汝。于是二老負荷以進。官曰。是然。吾為若兒名曰繼祖。翁曰。予族已有名繼祖者。復命之曰節之。遂留兒及伴兒物。勅令翁嫗去。俄遣白馬一。并兒錢書付王。王出府上馬行。倐忽至郎水。即送與先王父。見家已預設香燭以迎。王交兒訖。遂覺。心甚異之。黎明。急趨告先王父。時萬歷乙亥陽月也。次年是月。而舉先君。所謂繼祖者。初實無之。後有族伯於徽舉一子。與先君同庚同月。偶名繼祖。逐符前夢云。按黃岳先生尊翁。諱正茂。號松如。即夢中所授之兒也。

***木刻孔明像 [#t4225fd1]

嘉隆間。金陵沈越聞見雜錄載。按江西時。過白鹿洞書院。內諸葛孔明木刻小像。諸生焚香供之。詢其所以。皆云其來已遠。未知所由。後觀朱文公年譜。言先生嘗作臥龍菴。祀孔明。即其地。而木刻像。乃文公所立。彼時門人言其微意有在。蓋朱子之意。以高宗南渡之後。偏安江左。委靡頺墜。不能振發。恢復疆土以雪仇。故於孔明致意焉。惜乎人無有能知之者。

***長子城 [#k94ca4dd]

潞安府長子縣城。堯長子丹朱所築。故以名縣。縣去府治三十里。當孔道。車馬往來絡繹。萬曆中。余祖麟郊公以府佐攝是邑。云縣素有怪。夜半有衣冠者出遊。或時至公堂。胥吏輩群然走避以為常。縣尹霍鵬者。初至疑之。為徙後園數塜。怪仍不止。乃為文具牲醪告焉。其弟忽作鬼語曰。某河南人也。為教官陳某妾。隨署是邑。被嫡陵虐至死。𦵏我後園西北隅。思欲報之。故為崇耳。霍曰。若此。吾為汝改𦵏可乎。曰。吾事發當在後三十年。今非其時。改塟無益。自此怪亦止。

***華山畿君 [#g8182a11]

朱秉器漫紀。宋南徐有一士。從華山往雲陽。見客舍中一女。年可十八九。悅之無因。遂成心疾。母詢之。得其隱。往雲陽見此女。言及其故。女聞之。感嘅不勝。因脫蔽膝。令母持歸。暗藏病者蓆下。臥之得愈。數日果瘥。一日舉蓆兒蔽膝。持而痛泣。氣幾絕。囑其母曰。他日塟我。須從雲陽過。母如其言。比至女門。牛任鞭策不行。須臾女沐浴粧餙而出曰。華山畿君。既因我死。我活為誰。君若見憐。棺木為我開裂。言訖棺開。女遂投久。氣即絕。因合塟焉。呼為神士家。樂府有華山畿。本與梁山伯祝英臺事同。

***鹽神炭神 [#m16ffd93]

海錄碎事。李嗣昭守上黨。為汴人所圍。城中鹽炭俱盡。嗣昭禱天地。俄而城生鹹。取以煎鹽甚美。又復掘得石炭。晉王自將解圍。躬奠其地。立二廟。曰鹽神炭神。世崇奉之。又世紀。廪君射死鹽神。

***鬻爵 [#ye9c5bea]

事物紀元。載鬻爵始於漢文帝。受晁錯言。令人入粟與官。及援武帝靈帝事。殊不知秦始皇時。飛蝗蔽天。下詔百姓。納粟千石。拜爵一級。蓋在漢文之前。此鬻爵之始也。

***尙父 [#e21c0779]

古今之事。雖書史所載。亦難憑據。如太公八十遇文王。世所知也。然朱玉楚詞云。太公九十乃顯榮兮。誠未遇其匡合。東方朔云。太公體行仁義。七十有二。乃見用于文武。太公之年。得東方朔減了八歲。卻被宋玉增了十歳。當以何為准。一友笑曰。以多補少。當以八十為是。

***行香 [#x57f9f74]

行香起于後魏。及江左齊梁間。每燃香薰手。或以香末散行。謂之行香。唐初因之。文宗朝。省椽奏設齋行香。事無經據。乃罷。宣宗復釋教。其儀遂行。朱梁開國大明節。百官行香祝壽。石晉天禧中。竇正固奏。國忌行香。宰臣跪爐。百官立班。仍飯僧百人。即為定式。宋及元明曁 國朝至今用之。

***十石米 [#lf12a5e0]

宋蔣津葦航紀談。韓彥古為戶曹尙書。孝宗問曰。十石米有多寡。彥古對曰。萬合千升。百斗廿斛。遂稱旨。

***無立錐地 [#g410b759]

今俗謂人之至貧者。則曰無置錐之。地此語蓋自古有之。韓非子云。堯無膠漆之約於當世而道行。舜無置錐之地於宇內而德結。又史記優孟傳。孫叔敖為楚相死。其子無立錐之地。又後漢郭舟蜀諸葛亮傳。俱有此語。

***瓦盆冰花 [#n244b5b7]

宋餘杭萬延之家。有一瓦盆。冬月注水。冰凝成花。初若茶花之類。久之。趺蕚檀蕊。皆成真花。或時為梅。或時為菊。或時為桃。李以至芍藥牡丹諸名花。皆交出之。後隨其所變。看成何花。一日忽作冰村竹屋。斷鴻孤鷺之態。初不可是其色目也。遇凝寒。必燕客觀水花。人亦擕酒餚。就其家觀焉。

***綠袍女子 [#a825aca9]

朱敖隱于少室山。陽翟縣尉李舒在岳寺。使騎招敖。乘馬便騁。從者在後。行至少夷廟下。時盛暑。見綠袍女子。年十五六。姿色甚麗。敖意是人家臧獲。亦訝其暑月挾纊。馳馬問之。女子笑而不言。走入廟中。敖亦下馬入廟。不見有人。遂壁上觀畵。見綠袍女子在焉。乃途中所覩者也。

***堯九男 [#w0f07f48]

宋許觀東齋紀事。載孟子。堯使九男二女。以事舜於畝𤱔之中。趙岐注云。堯典曰。𨤲降二女。不見九男。獨丹朱以徹嗣之子。釐不以距堯求禪。其餘庶無事。故不見於堯典。予按呂不韋春秋云。堯有子十人而與舜。貴公也。然自丹朱之外。不特八庶子而已。皇甫謐帝王世紀云。堯娶散宜氏之女。曰女皇。生丹朱。又有庶子九人。其數正與呂不韋合。蓋使事舜時。丹朱以嫡子故。不在所遣中。趙岐云八庶。蓋未之考耳。

***舞柘枝 [#hf340315]

宋俞𤥎席上腐談。向見官妓舞柘枝。戴一紅物。體長而頭尖。儼如角形。想即今之罟姑也。𤨏碎錄云。柘枝舞。本北魏拓㧞之名。後則易而為柘枝也。

***樹妖 [#q9882cb4]

萬歷丁酉。柘城縣報稱。本縣柳樹內。偶出人物。各類人馬冠裳等㑰。為牧童驗拾見存。嘉興姚思仁。時巡按河南。取歸。以柳樹內人物示客。陳眉公曾見之。載於見聞錄。已而考之。南唐末年。溧水天興寺。桑木生人。長六寸。如僧狀。左祖而石跪。衣械皆備。其色如純漆可鑑。謂之須菩提。縣令摘置龕中。以仁壽節日來獻。烈祖驚異。迎置宮中。奉事甚謹。其徒因夸。以為感應。不三年。烈祖殂。

***木中字 [#k23ff1b9]

茅亭客語。偽蜀廣政末。成都唐李明因破一木。中有紫紋隸書太平兩字。欲進蜀王。以為嘉瑞。識者云。不應此時。須至破了。方見太平爾。果自聖朝弔伐之後。頻頒曠蕩之恩。救氏於水火。又改太平興國之號。識者之言騐矣。

又徐鉉𥡴神錄。建康有木工。破一木。中有肉五斤許。其香如熟猪肉。此又不可以理窮究者矣。

***木紋如畫 [#if8aec01]

大中祥符六年。綿州彰明縣崇仙觀栢柱上。有木紋如畵天尊狀。毛髮眉目。衣服履舄。纖縷悉備。知州劉宗言奏聞。奉旨。令冿置赴闕。送王清昭應宮。民皆圖畵供養之。

***樹化石 [#t95178a1]

貴州兵備道內有山。山間有樹。不知其名。由根而幹。盤結成石。其枝旁出者。悉化為石。窺其中。則猶有木也。其葉上達。翠色可愛。嘉靖丁巳。兵憲焦希程記其事。後閱白孔六帖。載回紇康于事。斷松投河。三年化為石。豈如茲樹化石。生生不已哉。

***獄囚自脫枷杻 [#w1ba2dc6]

宋錢功澹山雜識。載謝寶文景溫。初任獄官。忽倉皇自外入。急閤中門。家人問之。但云有囚善作法。枷杻自脫。勢必見害。其家一老僕告之曰。可速往。取筆搨子搨其兩中指。復杻之。必無能為。景溫亟出。用其言。賊法遂不能神。

***偏腸 [#hb0becd2]

宋顧文薦船窗夜話。載四明延壽寺一僧。自首至踵。平分寒熱。莫曉所以。徧問名醫。無有識者。雖以意投藥。皆不效。
街有道人囊藥就市。入皆忽之。既出。不得已召而問之。道人曰。此生偏腸毒也。藥之而愈。

***治難產方 [#n8b1d0a4]

哤語。一奇僧傳難產方。用杏仁一箇。去皮。一邊書日字。一邊書月字。外用熬蜜為丸。或滾水。或酒吞下。試之有騐。

***臥胞生 [#c34f7d83]

見聞錄。婁東王荊石相國。始生。冷無氣。毋驚謂已死。有隣媪徐氏者。諦視良久。笑請曰。此俗名臥胞生。吾能治之使活。當大貴。但不免多病。累阿母耳。趣使治之。其法用左手掬兒。右手摑其背百餘。逾時𡁲下而醒。六歳中痘。母常下樓謁巫。見一白衣人長丈餘。闌立凝視。若有所言。母驚踣樓下。神亦不見。以為不祥。然竟無恙。

***元神見形 [#y4d34a64]

萬歷初。馮保客徐爵。久奉長齋。未得罪之前一年。忽見寸許童子行几上。驚問之。曰。吾乃汝之元神也。汝不破齋不得禍。否則禍旋及之矣。已而蒲州相公召飲。強之食。始破葷血。未幾遂以論奏。逮下詔獄。

***瑞雲峰 [#p2259275]

吳中大湖石之絕奇者。惟徐冏卿圍中之瑞雲峰。峯石高三丈有奇。相傳為朱勔手斵。魁岸離奇。如鬼刓神鎔。蓋玲瓏妍巧。出於天成。朱勔敗。此石棄置荒郊。朋初為上堡陳祭酒霽所得。移置舟中。石盤忽沉。覔不可得。僅峙其峰。旋為烏程董氏搆去。載至中流。而船亦覆。乃破貲募善泅者取之。先得其盤。而石亦隨手出。宛然劍合延平津。嘉靖中遂為徐氏所有。園在閶門下塘。前輩稱此石每夜有光燭天。但此石若初竪。主人家君不利。峰旁又有二峯。亦壯麗。然僅足充瑞雲衙官耳。雁行非所敢也。

***醉石 [#o5181b6c]

人知有平泉之醒石。而不知有栗里之醉石。廬山記曰。陶淵明所居栗里。兩山間有大石。仰視懸瀑。可坐十餘人。號曰醉石。

***活石 [#t3319ba2]

天都載。載海陵聖果院。有石井欄。南唐保大中造。舊有綆迹。深寸許。今復生合。疑為活石。又衡州府羊角山石。其活尢異。石在府治樵樓前。有人自西蜀青城山來尋羊角山石。鄉人指示之。其人扣石云。青城山有書。石忽開。書入石復合。人亦不知所往。

***簾石 [#wec20f4a]

晉陸績。為鬱林太守罷歸。不載寶貨。舟輕不可越海。用巨石重之。至姑蘇。因置其門。號鬱林石。向在臨頓路。吳文定匏菴集有廉石記。天順間移置察院前。又齊書。虞愿為晉平太守。海邊有越王石。常隱雲霧。相傳惟清簾太守得見。愿往觀。清徹無隱蔽。愚謂此石真可名簾石。

***空心髮 [#c9cdf4af]

俗諺以蘇人髮盡空心。蓋謂髮無中虛理。譏蘇人作事空虛也。不知人之髮中無有實。酉陽雜俎。載魏有句驪客善用鍼取人髮。斬為數叚。以鍼貫取之。皆聯絡相承。可見髮皆中虛。不獨蘇人為然也。設使天下。獨蘇人之髮空心。正見蘇人玲瓏剔透處。

***蒜髮 [#n222afa7]

今人年壯而髮斑白者。目之曰蒜髮。輟畊錄作算髮。以為心多思慮所致。蓋髮乃血之餘。心主血。血為心役。不能上廕乎髮也。東齋紀事云。蒜髮。猶言宣髮也。本草蕪菁條下云。蔓菁子壓油塗頭。能變蒜髮。陸德明云。易說卦。巽為寡髮。寡本作宣。黑白雜為宣髮也。

項後白髮。曰素領。漢馮唐白首為郎官。素髮垂領。

***破瘤飛雀 [#r9ab5b08]

三國志註中。載華佗破瘤飛雀事。人為理之所無。而聞奇錄載。唐金州防禦使崔堯封有甥李言吉者。左目上眶忽癢。生一瘡漸大。長如鴨卵。其根如弦。恒壓其目。至不能開。堯封患之。飲之酒。醉而剖去之。言吉不知也。贅既破。中有黃雀鳴噪而去。乃知華佗事非妄也。

***孔雀舞 [#ma6c1a86]

孔雀出滇南。續漢書云。出西域條支國。一名孔都護。又名文禽。李昉名曰南客。康熙癸未。人餽劉藩憲二孔雀。養千財帛司行宮。已死其一。甲申春。子往觀。見其尾長數尺。金碧晃耀。遇婦女服錦綵者則舞。舞則奮張其尾。團如錦輪。吳都賦所云。孔雀綷&size(10){綴。};羽而翶翔。是也。

***林九姑 [#q5a9f5a5]

閩古田有喬松。松下祠神。曰林九姑。松固輪囷成林。而柯九出。祈禱者雲集。靈應如響。福清毛秉義貧不能歸。求濟於神。書劵告貸。置案上。翌日松枝上有羅綃褁金數九十。義得之大喜。持歸。數年息千倍。初無償意。姑忽以聲至其家見索。起居飲噉皆如義。人但盛為供具。枝詞軟語。終無償意。姑曰。不償吾金。恐貽禍在胤子。義即匿其子於師家。戒勿出。姑曰。兒安所匿。顧兒無罪也。吾但焚爾居。義復為之備。數日火起。義有叔曰孔墀。亦在救焚。姑告之曰。公貴人也。公家安得有負義如義者。不念資所自來。而久負。至索又不與。吾非欲奪其所有。祗還其所本無耳。自是義貧如洗。孔墀中萬暦甲成進士。任戶部郎。

***人物坐化 [#m72882f7]

說儲載。僧伽坐化。謂跃坐而化。僧會立化。謂端立而化。僧志閑行化。謂隨行隨化。鄧隱峯倒化。謂倒立而化。不知物亦有坐化者。唐雜志。有坐化鸚鵡。焚之有舍利。後山談叢。廬山有坐化猫。峽中有坐化猢猻。李公擇家。有坐化蛇。夷堅志。宋天柱寺。有立化雉。青州大聖院。有坐化蝦蟇。天慶觀。有立化大。衢州七星橋。有蹲化羊。吾蘇瑞光寺放生池。有立化雞。洞微志。僧卞驄游五臺將歸。有僧以書托寄東京勃賀。至京不見其人。一日郊遊。兒小鬼逐大猪云。勃賀勃賀。問之。云此猪能令猪群不亂逸。愛食薄荷。故名。以書投之。猪食之。即人立而化。帝京景物略。萬曆中建慈惠寺。有伏化蜘蛛。物有鳳根。信然。

***帝召李賀 [#zeab4fba]

上帝召李賀記白玉樓事。新舊唐書皆不載。惟見于李商隱小傳云。聞之長吉姊嫁王氏者。千古傳之。遂為佳話。又宣室志。載賀卒。母夢賀曰。上帝遷都白瑤宮。作月圃凝虛殿。命賀與文士輩纂三章。天上差樂。願母無以為念。豈因賀母之夢。而商隱遂神其說云。

***牮吳江塔 [#fe6b0ca9]

吳江塔𣣱側已久。康熙癸未奉。縣令出示募人修整。久之無人應募。忽于夏間有人投詞云。能正塔。令奇而面詢之。問用工費若干。答云。所費不多。止用壯夫一百二十人。棺板一百二十塊。各帶畚鋤。豫備大土基若干。至期眾工酒肉。食之須飽。令以其言太易。忽之。數日後。定期六月十八黃昏起工。至期大風雨。役眾工搜去塔腳一處泥土。各以板從低處敲起。而以土基塞之。其人於四周遍視。眾工但聞風濤聲。如是者一晝夜。至暮風雨亦息。人視塔。已正矣。

***武侯前知 [#g7704ca0]

隋書。史萬嵗征南寧夸。入蜻蛉川。經大小勃㺯。見諸葛武侯紀功碑云。萬歲後。勝我者過此。萬歳乃倒其碑而進。蜀古績記。曹彬代蜀。謁武侯祠。謂孔明雖忠于漢。然疲竭蜀之軍民。不能復中原之萬一。不得為武。欲折毁之。俄報中殿摧塌。有石𥓓出。上云。測我心腹事。惟有宋曹彬。彬遂令郡守新其祠宇。為文祭之而去。宋史。狄青破儂智高。見孔明紀功碑云。後有功在吾上者。立石于右。青果立之其右。後為震雷所擊。孔明歷歷前睹若此。真神人哉。

***金姑娘娘 [#o544b7d3]

康熙癸未夏。吳中乏雨。有人自江北來。傳有一婦趂柴舡。行數里即欲去。云我非人。乃驅蝗使者。即俗所稱金姑娘娘。今年江南該有蝗災。上帝不忍小民乏食。命吾渡江收取麻雀等鳥。以驅蝻蝗。汝傳諭鄉農。凡有蝗來。稱我名即可除。船錢百文。在汝家門首。可歸取之。俄不見。已而常州一帶。果有蝗從北來。鄉農書金姑娘娘位號。掲竿祭賽。蝗即去。後聞人言。崇禎庚辰辛巳間。向有金姑娘娘紙馬。六十年來。並不刷印。至今歳復興。大獲其利。子家庭中。秋間果無鳥雀。至冬復集。

***戚公為水神 [#cb630b85]

餘姚公戚湍湖。景㤗辛未進士。與〔丘〕文莊𤀹友善。以編修服闋上京。渡錢塘江。忽風濤大作。有綘紗燈數百對。大夫九人。帶劍乘馬。飛馳水面。舟人大恐。戚曰。我知之矣。推窗。九人下馬跪拜。戚曰。若非桑石將軍九兄弟耶。曰然。戚曰去。我諭矣。九人等皆散。戚命返棹。抵家謂家人日。某日吾將逝矣。及期。沐浴朝服坐。向九人率甲士來迎。行踐屋瓦。瓦皆碎。戈矛旗幟。晃耀塡擁。有項公卒。車騎前後呼衛。隱隱入空而沒。後文莊夫人自南海浮江而上。過鄱陽湖。夜夢達官呵擁入舟。請見夫人曰。吾編修戚瀾也。昔與〔丘〕先生同官友善。義不容坐視。特來報知。三日後有風濤之險。隻帆片櫓無存。可亟遷于岸。夫人驚覺。如言移止寺中。未幾江中果有風濤。眾舟皆溺。夫人至京。白其事于文莊。以聞于朝。遣官諭祭。文莊為文祭之。楊用修載其事于丹鉛錄。

***雞卯異 [#jc62f7ea]

奇聞錄。載唐詢家庖妾擕雞卵數枚。忽一墮地。中有觀音像坐蓮花。傍列善財龍女。淨瓶柳枝皆具。舉家驚異。取以供奉。遂棄其餘不食。又天都載。唐文宗以長安中緇徒日眾。命有司詔中外。罷緇徒說法會。尙食吏修御膳。烹雞卵。方然火。忽聞鼎中有聲。聽之。乃群卵念觀世音菩薩也。吏具以聞文。宗歎曰。不知浮屠氏之力如是耶。因頒詔郡國。各于精舎塑觀世音菩薩像。并詔尙食吏。自後無以雞卵為膳。

***白團 [#a7080656]

𡨋報記。周武帝好食雞卵。賀抜虎為監膳儀同。開皇中死而復蘇。云被攝証武帝進白團事。儀同不識。左右曰。白團雞卵也。虎謂人曰。食子類。其罪不減於殺生也。

***子類不宜食 [#yfc42391]

支遁幼時與師論物類。謂雞卯生用。不足為殺。師不能屈。師尋亡。忽現形投卯于地。殼破鶵行。頃之俱㓕。遁感悟。遂蔬食終身。又齊李道念好食雞卵。晚得奇疾。褚澄投以蘇汁。吐出一十三物。剖開皆雞雛。頭腳羽翅皆具。又梁時有一婦。以雞卵白和沐。使髮光黑。每沐輙破二三十枚。臨終。但聞髮中有數雞雛之聲。又宋東平董瑛。知澤州。將嫁妹。人餉雞卵三十枚。食其七。而留其餘。掛于堂內梁上。已而妹婿至。庖妾請供晨餐。瑛夜夢二十三小兒自梁而下。同詞乞命。中一女着裙帔而跛足。旦起頮面。適妾取卵二十三枚過。瑛方憶昨夢。命舍之。求牝雞分抱。皆成雞。惟一雌者病足。瑛目是不殺生。

***字卵 [#ve309394]

碣石剩談。琴川有老婦養子。數嵗就村塾。每午㱕。必索啖。一日母雞。方生一卯。命取充啖。兒諦視。驚云。卯有楷書二行云。曹夫起心一生辛勤枉爾生。字畫精楷。若鐫刻者然。眾相傳玩。咸為怪異。未幾頓遭回祿。或者其兆云。

***方卵 [#r3eb7d22]

鳥卵皆圓。鳥卵而方。有白無黃。一人於鳥巢中得一方卯。破之果然。見成丁百鳥志。

***義熊 [#sb4a0bd8]

王愼㫋&size(10){言。};聖師錄。晉昇平中。有人入山射鹿。忽墮一坎內。見熊子數頭。須臾有大熊入。瞪視此人。人謂必害己。良久。大熊出果。分與諸子。末後作一分與此人。此人飢久。冒死取噉之。既而轉狎習。每旦熊母覔食還。輙分果此人。賴以支命。後熊子大。其母一一負將出。子既出。盡此人自分死坎中。乃熊母復還。入坐人邊。人解其意。便抱熊足。熊跳出。遂得活。

***蝌斗伸冤 [#kd453335]

聖師錄。天啟中。紹興郡丞張佐治擢金華守。去郡至一處。見蝌蚪無數。夾道鳴噪。皆昻首若有所訴。異之。下輿步視。而蝌蚪皆跳躑為前導。至田間。三屍疊焉。張有力。挈二屍起。下一屍微動。湯灌之。頃復活曰。我商人也。見二人肩兩筐蝌蚪適市。傷之。購以放生。二人曰。此皆淺水。雖放。人必復獲。前有放生池。我從之至此。不虞揮斧。遂被害。二僕隨後尙遠。有腰纏。必誘至殺之。奪其金。張命亟捕之。人金皆得。以屬其守。石公崑玉一訊皆吐實。抵死。腰纏歸商。

***村叟夢鱉 [#r53a8aa2]

夷堅志。乾道中崑山近海村中。一老叟夢河內泊大舟。舟中罪人充滿。皆繩索纏縛。見叟來。各哀呼求救。繼而丹師擕錢詣門糴米。寤而怪焉。迨且啟戶。岸下果有一舟。舟子市米與夢合。亟趨視。滿艙皆鱉也。綑縛莫展。詢其所之。曰。販往臨安。叟悚悟此夢。問所直若干。索錢三萬。叟如數買之。盡解縛放諸水。是夜夢數百人被甲於門外。唱連珠喏。驚出視之。相率列拜。謝再生之恩。令君家五世大富。一生無疾。壽終生天。自是叟愈康徤。生計日益。

***二鱉吟詩 [#zc1ade38]

建炎末。王承可侍郎居分寧田舍。一夕夢黑衣男女約三十輩。兩人如夫婦立于前。餘皆列於後。泣拜乞命。夢中似許之。明晨間步門外。逢村民負鱉來。傾置地上。二大者居前。餘二十六枚在後。恍惚如夢中所見。遂買而投諸深溪。夜復夢二黑衣人來謝。且吟詩兩句云。放泿江湖外。金勝沮洳時。超然有自得之意。

***鱉逐人 [#ce5f76aa]

大理司直陳棣嗜鱉。所居山邑。艱于得。隨得則食。紹興壬戌。夢適通衢。見鱉二十餘。出水行甚遽。且將齧已。急走還。及門。鱉亦踵至。復趨堂上。相逐愈急。窘甚登床。鱉競緣四腳而上。棣大怖。謂曰。我無食汝意。何為見迫叱之而寤。明旦啟門。有僕持劉元中書。致一竹簍。餉鱉二十八頭。視之絕類昨夢所親。元中僕善捕鱉。赤手行水際。察砂石間。則知鱉所隱。日獲數十。以施親黨。棣舉所餉放諸溪。自是不復食矣。

***夾浦江豚 [#y3dff158]

聞見錄。三吳雖稱澤國。素無潮汐。萬曆丁丑間。夾浦橋瓜涇港口。有二大江豚。吹浪鼓風。舟多覆溺。漁人不敢網。網即膺禍。又有一小者。似獺非獺。似豚非豚。夜則潜入沿涯民家。臥榻鼾睡。人弗敢逐。逐者疾作。歷年洪水為災。田禾湮害。橋梁崩圯。比及三載旱荒。而是怪亦澌滅矣。

***女文夫 [#lbf8a141]

古來女子。詐為男而有官位者。南齊時。東陽婁逞。能棊。解文義。變丈夫服。仕至揚州議曹錄事。啇丘木蘭。代父征戍。十年而歸。除尙書不受。杜牧之有木蘭廟詩。五代女子黃崇嘏。易男服。作司戶參軍。治事明敏。胥吏畏服。惟與老姆同居。唐貞元末。有孟氏者。三原董橋店媪也。彭城劉頗自渭北入城。宿店中。見媪年可六十。衣黃衣大裘烏幘。𨂍門而坐。問左衛冑曹李士廣何官。廣且答之。媪曰。此四衛耳。廣問之。媪曰。吾年二十六。嫁張𧦴為妻。𧦴為朔方兵馬使。日在汾陽王左右。而吾貌酷與𧦴類。𧦴卒。汾陽傷之。遂衣丈夫衣冠。投名為𧦴弟。任前職事汾陽。寡居十五年。汾陽薨。吾年七十二。軍中累奏兼御史大夫。忽思煢獨。嫁此店潘老為妻。生二子。曰滔曰渠。後媪年百餘歳卒。蓋貌同一異也。男服二異也。累奏為御史大夫。三異也。七十又嫁。又生二子。四異也。壽百餘而卒。五異也。事載乾𦠆子。又劉士珂赴選。晚入徽安門。旅店皆滿。惟一肆閴寂。一人倚劍立門。珂因留宿。既入。少選。傳云。祭酒屈郎君晚膳。引珂擁爐飲酒。昏時共被。乃婦人也。囑珂勿與他人語。訊其所由。則功臣李抱玉主課青衣石氏。因亂。抱玉挾名奏授國子祭酒。見唐雜記。又四川西充女子。代父從征。以功投郡尉。歷官數載而歸。嫂見其腰軀肥大。疑而嘲。之女乃置酒邀親里會飲。刲腹以示無他。人皆敬而哀之。𦵏順慶鳯了山。翁仲猶存。名都尉塜。見碧梧雜錄。又元末保寧女子韓氏。年十七。遭兵亂。慮為所掠。偽為男子服。混處民閒。既而居兵伍中七年。人莫有知者。後從王玲兵掠雲南還。邂逅其叔。擕之歸成都。以適尹氏。同時從軍者。皆驚異之。又𢎞治中。金陵女子黃善聰。年十二。喪母。父擕之行販江北。乃假粧為男。父死。改姓名曰張勝。合鄉人李英為夥。六年歸。仍處子。英後聞之。求娶。善聰堅拒之。事聞于朝。詔為夫婦。

***人妖公案 [#w240717a]

成化丁酉。真定府晉州奏犯人桑冲供係山西太原府石州軍籍。李太剛姪。幼賣與榆次縣桑𦮠為義男。成化元年。聞大同府山陰縣民谷才以男裝女。隨處教婦女生活。暗行奸宿。一十八年。未曾事發。冲投拜為師。將眉臉絞刺。分作三綹。戴上鬏髻。粧作婦人。就彼學女工描剪花樣刺繡等項。盡得其術。隨有任茂。張端。楊太。王大喜。任昉。孫咸。孫原七人。復投冲學。各散去訖。三年三月。冲歷大同平陽等四十五府州縣。探聽人家出色女子。即投中人引進。教作女工。默與奸宿。若有秉正不從者。隨將迷藥噴于女子身上。默念昏迷呪。使之不能言動。即行奸宿。復念醒昏呪。女子方醒。冲再三陪情。女子隱忍不言。住兩三日。又復他之。丁酉七月十三日。至晉州聶村生員高宣家。宣留在南房宿。宣婿趙文舉強滛之。冲不從。文舉捽冲倒。揣胸無乳。摸有腎囊。告官械至京都察院。具獄以聞。上以情犯醜惡。命磔于市。并命搜捕任茂等誅之。

***藍道婆 [#ica258c6]

碣石剰談。嘉靖中。瑞州府有藍道婆者。身具陰陽二體。無髭鬚。因束足為女形。專習女紅。極其工巧。大族多延為女師。教習刺繡織絍之類。即與女子昕夕同寢處。初不甚覺。至午夜陽道乃見。因與淫亂。後至一家。女徒伴宿。藍婆求奸。女子不從。尋與父母語其故。因令老嫗試之果然。首于官。捕至訊實。以巨枷遍遊市里。女子曾失身者。縊死甚眾。道婆仍杖死。所以人家三姑六婆。不許入門以此。

***俗語有本 [#hf05573e]

里巷長談。出於史書者。廣集三卷。載之詳矣。茲更得數十則。人謂愚者。曰不知鼎董。爾雅釋草云。蘱。薡堇。注。似蒲而細。不知薡董者。即不辨菽麥意。事不堅確者。曰活脫。釋草云。倚商活脫。注。草生江南。高丈許。大葉。莖中有瓤正白。活脫者。靡然如草意也。隱跡曰畔。陳後主時。謠曰。齊雲觀。冠來無處畔。事穩當曰妥帖。杜詩。千里初妥帖。饋人曰作人情。杜詩曰。粔敉作人情。官之職掌曰管事。李斯傳云。管事二十餘年。不正曰差路。差去聲。唐詩云。枯木巖前差路多。虛而少實曰空頭。北史斛律金傳。空頭漢合殺。習氣曰毛病。黃山谷刀筆云。此荊南人毛病。熱而不甚。白溫暾。曰樂天詩。池水暖溫暾。

***鏤身 [#j253627b]

古人多有鏤身為飾者。蓋文身雕題之舊習也。越人以此避蛟龍之患。南中有繡面老子。裸人刺胸前作花。蜀將韋少卿胸刺張燕公挽鏡寒鴉集詩。荊州街子葛清。自頸以下。遍刺白樂天詩。蜀市趙高背鏤毘沙門天王。叚成式門下騶路神通。亦背刺天王。又有一道士。為郭威馮暉雕刺。剌郭於項。右作雀。左作穀粟。剌馮以臍。作瓮。中作䧹數隻。戒曰。爾曹各於項臍自愛。他日雀銜榖。䧹出瓮。則爾曹亨㤗日也。後郭祖秉髦。雀榖稍近。比登極。雀遂銜榖。而暉之雁。亦自瓮中累累出矣。是時暉亦秉髦。一時之雕刺。却寄先徴。奇哉。

***射畵擊衣 [#m7d9f3af]

太公金匱。載武王伐殷。丁侯不朝。尙父畵丁侯。三旬射之。丁侯病。遣使請臣。尙父乃以甲乙㧞頭箭。丙丁抜目箭。戊巳㧞腹箭。庚辛㧞足箭。丁侯病乃愈。此魘術之所由始。顧長康畵隣女。針之而心痛。㧞針而愈。亦猶是也。若史記索隱所載。趙襄子從豫讓擊衣之請。讓㧞劍三躍而擊之。衣盡出血。襄子回車。車輪未周而兦。則精誠所感。氣固足以攝之矣。

***𨶒王 [#o2c4db24]

韓擒虎之將逝也。人有疾走至其家者。曰欲謁王。因問何王。曰閻羅王。擒虎曰。生為上拄國。死作𨶒羅王。足矣。又蔡襄病革。興化守李遘。夢神人紫綬金章。自云欲迓代者。遘詢之。神曰。余𨶒羅王。蔡襄當代我。明日蔡襄薨。遘挽之日。不向人間作冢宰。却歸地下作𨶒王。本擒虎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