晩清文學叢鈔/《埃司蘭情俠傳》序 の変更点

Top / 晩清文學叢鈔 / 《埃司蘭情俠傳》序

*《埃司蘭情俠傳》序 [#kcd416d3]
RIGHT:光緒二十九年(1903)
RIGHT:林紓

陽剛而陰柔,天下之通義也。自光武欲以柔道理世,於是中國姑息之弊起,累千數百年而不可救。吾哀其極柔而將見飫於人口,思以陽剛振之,又老憊不能任兵,爲國民捍外侮,則唯閉戶抵几詈。孔光不言温室爲畏死,師德唾面自乾爲無恥,究於國家尺寸不能益也。嗟夫!彼英、法之人,重私辱而急國仇,寧今日爲然?蓋千數百年之前已然矣。埃司蘭之民,未開化之民也,吾觀其中男女,均洸洸有武槪,一言見屈,刀盾並至,迹雖邇於盜俠,然部中各有父兄,爲之平亭疑法,固我古中國之宗法。卽未臻於文明極治,而闔戶噤口,坐受人侮,則未之見也。是書所述,多椎埋攻剽之事,於文眀軌轍,相去至遠。然其中之言論氣槪,無一甘屈於人,雖喋血伏屍,匪所甚恤。嗟夫!此足救吾種之疲矣!今日彼中雖號文明,而剛果之氣,仍與古俗無異。特旣富而顯,不欲爲急裝縛袴之狀,以自矜炫,然偶犯其鋒,問有甘心讓人者乎?則名雖文明,其根株仍蠻耳。是書情迹奇詭,疑彼小說家之侈言,顧余之取而譯之,亦特重其武槪,冀以救吾種人之衰憊,而自厲於勇敢而已。其命曰《情俠傳》者,以其中有男女之事,姑存其眞,實則吾意固但取其俠者也。光緒癸卯嘉平之月,閩縣林紓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