嘉、隆間,松江何元朗畜家僮習唱,一時優伶倶避舍,然所唱倶北詞,尚得蒜酪遺風。何又教女鬟數人,倶善北曲,為南教坊頓仁?所賞。頓隨武宗入京,盡傳北方遺音,獨歩東南。暮年流落,無復知其伎者。其論曲,謂:「南曲簫管,謂之『唱調』,不入弦索,不可入譜。」沈吏部南九宮譜》盛行,而北九宮反無人問。頓老又云:「弦索九宮,或用滾弦,或用花和大和釤弦皆有定則,若南九宮,無定則可依。且管稍長短其聲,便可就板。弦索若多一彈,少一彈,即呆板*1矣。」吳下以三弦合南曲,而又以簫管叶之,此唐人所云「錦襖上著簑衣」也。簫管可入北詞,而弦索不入南詞,蓋南曲不伏弦節奏也*2北詞中亦有不叶弦索者,如鄭德輝王實甫,間亦不免。元人多嫻北調,而不及南音。成、弘間,沈青門陳大聲輩,南詞宗匠。同時康對山王漾陂*3,倶以北擅場。王初學填詞,先延名師,學唱三年而後出手。章邱李太常中麓,亦以填詞名,與康、王交,而不嫻度曲,如所作《寶劍記》,生硬不諧,且不知南曲之有入聲,自以《中原音韻》叶之,以致見誚吳儂。同時惟馮海桴差為當行。此外吳中詞人,如唐伯虎祝枝山梁伯龍張伯起輩,縱有才情,倶非本色矣。今傳誦南曲,如《東風轉歳華》,云是元人高則誠,不知乃陳大聲徐髯翁聨句也。陳名鐸,號秋碧,大聲其字也,金陵人,官指揮使。(節録《蝸亭雜訂*4。)

034/通釈


*1 《萬曆野獲編》、《中國古典戲曲論著集成》本「呆」作「」。
*2 《萬曆野獲編》、《中國古典戲曲論著集成》本「伏」作「仗」。
*3 《萬曆野獲編》、《中國古典戲曲論著集成》本「漾」作「渼」。
*4 此書未見,待考。按:此條見於明沈德符《萬曆野獲編》卷二十五〈弦索入曲〉、〈南北散套〉。

リロード   新規 編集 差分 添付 複製 改名   トップ 一覧 検索 最終更新 バックアップ   ヘルプ   最終更新のRSS
Last-modified: 2016-08-19 (金) 16:30:38 (1160d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