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河詞話*1云:「古歌舞不相合,歌者不舞,舞者不歌。即舞曲中詞,亦不必與舞者搬演照應。自唐人作〈柘枝詞〉、〈蓮花鏇歌〉,則舞者所執,與歌者所措詞,稍稍相應,然無事實也。宋末有安定郡王趙令畤者,始作《商調鼓子詞》,譜《西廂傳奇》,則純以事實譜詞曲間,然猶無演白也。至金章宗朝,董解元,不知何人,實作《西廂搊彈詞》,則有白有曲,專以一人搊彈並念唱之。嗣後金作清樂,仿遼時大樂之製,有所謂「連廂詞」者,則帶唱帶演,以司唱一人、琵琶一人、一人、一人,列坐唱詞,而復以男名末泥、女名旦兒者,並雜色人等,入句欄扮演,隨唱詞作舉止,如「參了菩薩」*2,則末泥祇揖,「只將花笑撚」*3旦兒撚花類。北人至今謂之「連廂」,曰「打連廂」,「唱連廂」,又曰「連廂搬演」。大抵連四廂舞人而演其曲,故云。然猶舞者不唱,唱者不舞,與古人舞法無以異也。至元人造「曲」,則歌舞合作一人*4,使句欄舞者自司歌唱,而第設琵琶以和其曲,每入場,以四為度,謂之「雜劇」。其有連數雜劇而通譜一事,或一劇,或二劇,或三、 四、 五劇,名為「院本」。《西廂》者,合五劇而譜一事者也,然其時司唱猶屬一人,仿連廂之法,不能遽變。往先司馬寧庶人處得《連廂詞例》,謂:『司唱一人,代句欄舞人執唱。』其曰「代唱」,即已逗句欄舞人自唱之意。但唱者止二人,末泥主男唱,旦兒主女唱也。若雜色入場,第有白無唱,謂之「賓白」。「賓」與「主」對,以說白在賓,而唱者自有主也。至元末明初,改北曲南曲,則雜色人皆唱,不分賓主矣。少時觀《西廂記》,見一劇末必*5有〈絡絲娘〉、〈煞尾〉一曲,於演扮人下場*6後復唱,且復念正名四句,此是誰唱,誰念。至末劇扮演人唱〈清江引〉曲齊下場後,復有〈隨煞〉一曲,正名四句,總目四句,俱不能解唱者、念者之人。及得《連廂詞例》,則司唱者在坐間,不在場上,故雖變雜劇,猶存坐間代唱之意。」

051/通釈


*1 此條見於卷二。
*2 見於元王實甫西廂記》第一本第一
*3 見於元王實甫西廂記》第一本第一
*4 西河詞話》「歌」、「舞」字下均有「者」字。
*5 西河詞話》「見」下有「毎」字。
*6 西河詞話》「演扮」作「扮演」。

リロード   新規 編集 差分 添付 複製 改名   トップ 一覧 検索 最終更新 バックアップ   ヘルプ   最終更新のRSS
Last-modified: 2016-08-19 (金) 16:30:36 (1042d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