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闕史*1云:「咸通中*2優人李可及者,滑稽諧戲,獨出輩流。嘗因延慶節,緇黃講論畢,次及倡優為戲,可及乃儒服歛巾*3,褒衣博帶,攝齊以升崇座,自稱『三教論衡』。其隅坐者問曰:『既言博通三教,釋迦如來是何人。』對曰:『是婦人。』問者驚曰:『是何也*4。』對曰:『《金剛經》云:「敷座而坐。*5」或非婦人,何煩夫坐然後兒坐也。』上為之啟齒。又問曰:『太上老君何人也。』對曰:『亦婦人也。』問者益所不喻,乃曰:『《道德經*6云:「吾有大患,是吾有身。*7」倘非婦人,何患於有娠乎。』上大悅。又曰:『文宣王何人也。』對曰:『婦人也。』問者曰:『何以知之。』對曰:『《論語*8云:「沽之哉,沽之哉,我待價者也*9。」向非婦人,待嫁奚為。』上意極歡,寵錫甚厚。」

058/通釈


*1 此條見於卷下〈李可及戲三教〉。
*2 唐闕史》上有六十五字。
*3 唐闕史》作「險巾」。
*4 唐闕史》無「是」字。
*5 此句見於《金剛般若波羅蜜經》第748頁。
*6 見《老子》第十三章。
*7 《老子》作「吾所以有大患,為我有身」。
*8 見《論語・子罕篇》。
*9 論語》「價」作「賈」。

リロード   新規 編集 差分 添付 複製 改名   トップ 一覧 検索 最終更新 バックアップ   ヘルプ   最終更新のRSS
Last-modified: 2016-08-19 (金) 16:30:35 (1040d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