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廂記》始於董解元,固矣。乃《武林舊事雜劇中有《鶯鶯六么》,則在董解元之前。《錄鬼簿王實甫有《崔鶯鶯待月西廂記》,同時睢景臣有《鶯鶯牡丹記》。王實甫止有四卷,至草橋店夢鶯鶯而止,其後乃關漢卿所續。詳見《曲藻*1及《南濠詩話*2李日華改實甫北曲南曲,所謂《南西廂》,今梨園演唱者是也。王實甫全依董解元,惟董以敵賊下書者為法聰,實甫改為惠明。關所續亦依於董,惟董以張珙用法聰之謀,攜鶯奔於杜太守處,關所續則杜來普救寺也。日華南曲則一沿王、關耳。傖父漫譏漢卿所續之非,蓋未見董詞也。查伊璜以關所續未善,更作《續西廂》四,大概仍用董、關,而增以應制、賦詩,即用《待月西廂》之句,又夫人欲以紅娘配鄭恆,紅娘不許而欲自縊。事皆蛇足,曲亦村拙,遠不及漢卿矣。碧蕉軒主人作《不了緣》四,則本「自從別後減容光」*3一詩而作也。崔已嫁鄭恆,張生落魄歸來,復尋蕭寺訪鶯鶯,不可復見。情詞悽楚,意境蒼涼,勝於查氏所續遠甚,董、關而外,固不可少此別調也。明人又有《續西廂昇仙記》,序稱盱江韻客所撰,謂紅娘成佛,而寫鶯鶯之妬。鄭恆訴于陰宮,鬼使擒鶯,紅來救之。意在懲淫、勸善,但詞意未能雅妙耳。

069/通釈


*1 此事見於第三十一頁。
*2 此事見於第二十五葉。
*3 《鶯鶯傳》崔鶯鶯謝絕張君瑞之詩曰:「自從消瘦減容光,萬轉千迴懶下床,不為旁人羞不起,為郎憔悴卻羞郎。」按:唐太原妓〈寄歐陽詹〉詩有「自從別後減容光,半是思郎半恨郎」句。

リロード   新規 編集 差分 添付 複製 改名   トップ 一覧 検索 最終更新 バックアップ   ヘルプ   最終更新のRSS
Last-modified: 2016-08-19 (金) 16:30:34 (1035d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