卓珂月有《新西廂》,其自序云*1:「崔鶯鶯之事以悲終,霍小玉之事以死終。小說中如此者,不可勝計*2,乃何以王實甫湯若士*3不能脫傳奇之窠臼耶。余讀其傳而慨然動世外之想*4,讀其劇而靡然興俗內之懷*5,其為風與否,可知也。《紫釵記》猶與傳合,其不合者止復甦一段耳,然猶存其意。《西廂》全不合傳,若王實甫所作,猶存其意,至關漢卿續之,則本意全失矣。余所以更作《新西廂》也,段落悉本《會真》,而合之以〈崔鄭墓碣〉,又旁證之以微之年譜,不敢與諸家爭衡,亦不敢蹈襲諸家片字,言之者無飾,聞之者足以歎息。蓋崔之自言曰:『始亂之,終棄之,固其宜也。』*6微之自言曰:『天之尤物,不妖其身,必妖於人。』*7合二語可以蔽斯傳也。」

070/通釈


*1 此文見於清衛泳輯《晚明百家小品冰雪攜》,題〈新西廂序〉。據無名氏《明人小品集》淡江書局排印本。
*2 《明人小品集》「可」下有「以」字,「勝」作「數」。
*3 《明人小品集》下有「之慧業而猶」五字。
*4 《明人小品集》無「動」字。
*5 《明人小品集》「然」作「焉」。
*6 此句見於唐元稹《鶯鶯傳》。
*7 此句見於唐元稹《鶯鶯傳》。

リロード   新規 編集 差分 添付 複製 改名   トップ 一覧 検索 最終更新 バックアップ   ヘルプ   最終更新のRSS
Last-modified: 2016-08-19 (金) 16:30:34 (1095d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