綴白裘/一/一捧雪

Top / 綴白裘 / / 一捧雪

一捧雪

送杯

(末上)

【朱奴插芙蓉】蒙驅遣,難容逗遛。戰篤速,捧持瓊玖。

莫成,因爺要索吾主人的玉杯,吾主人愛惜世寶,着吾照樣做成一隻假杯,就着吾送到府。吾想萬一看出眞假,這事怎了?奉主人之命,只索硬着胆兒前去。

恰似闖入鴻門呈玉斗,忙前進,幾番遺後。

路行來,已是府門首了。吓,門上。阿呀!

言和語,敢無端浪搊!

門上那一位在?(外上)父子雙稱相,家人七品官。你是那裏來的?(末)是太僕爺差來的。(外)有什麼書柬要傳進去麼?(末)要請官人說話。(外)官人同爺賞玩古董,怎得空閑出來?去罷。(末)大叔請轉,有個小意思送與大叔買茶吃的。(外)這個送與吾的麼?(末)大叔,那官人原是吾家爺荐來的,煩進去說一聲,或者出來也未可知。(外)是吓,那官人呢原是你家爺荐來的,說了或者出來也未可知。候着。(下)(末)妙吓。

【玉芙蓉】悄機關,誰能參透暗藏鬮?

(付上)朝迎車似水,暮接馬如雲。大叔。(末)官人。(付)玉杯到了麼?(末)正是,到了。(付)來得這樣快。(末)家爺恐爺性急,為此星夜着人去取來的。(付)爺正在此想,來得湊巧。(末)煩官人傳進。(付)拿來,拿來。(末)請官人仔細檢點一檢點。(付)這等小心周到。(末)不是吓,也要脫了吾送來的干係。(付)弗差個。大家來看。這杯委實無賽;前日總兵送來的玉杯,怎能及得他?(外)果然好。(付)可見我老的眼力是不差的㖸

【朱奴兒】羨神物,輿金怎求?老爺呵,〕拚割愛,願呈心友。爺一見此杯呵,〕管取歡容開笑口。〔也見吾老是識貨的人㖸。〕豈浪語,無端虛謬?

(末)家爺煩官人多多拜上老爺:說玉杯一到卽刻送上,不及備禮,改日還要補送。(付)只這一杯已是天大的人情了,還要送什麼禮?吾自然與你老爺多多致意。

【剔銀燈】山丘,這隆情怎酬?管朝夕膚功立奏。

唔,住厾。(付,外下)(末)呀,他已取杯進去了。你看老不辨眞假,極口贊揚,爺那裏識得透?自然胡亂遮掩過了。吓,但得天從人愿,就是吾主人之福了。

【朱奴插錦纒】心頭鹿冲冲亂投。〔呀,〕簷前鵲喳喳不休。此時呵,分開玉石,喜和憂,頃刻裏不敎眉皺。

(付,外上)大叔那裏?(末)在此。官人,爺見了怎麼說?(付)爺見了玉杯,——(末)便怎麼?(付)十分歡喜。吾說你爺敬重爺,故此把世寶送上。爺說改日還要面謝你家老爺。所言决當如命。有勞你,去罷。(外)官人,方纔老爺賞他這個十兩頭呢?(付)正是,忘記哉。方纔老爺賞你折飯銀十兩拉厾書房裏,改日帶拉㕶子罷。(末)這個送與官人罷。(付)個樣銀子,吾大家八刀哉。(外)呣,小氣得緊。(付,外下)(末笑介)好了,事體已完,不免作速歸家便了。

【錦纒道】消却潑天愁。仗神靈默佑,奇珍歸故侯。好把佳音覆,莫敎凝盼望悠悠。

(欲下又上)誑全憑紀信,反賴有相如。不是一番巧計,是呀,是呀,怎能個全保無虞?吾如今囘覆家爺便了,囘覆家爺便了。(下)

搜杯

(生上)

【步步嬌】入夢青山堪舒傲,懶逐長安道。蓴鱸興自豪。(末接上)喜際亨衢,幸登青要。

老爺,昨日報陞了,今日也該去拜拜爺纔是。(生)我今日心緖欠寧,身子倦得緊,明日去罷。(末)老爺,一往一回,總之就囘來的,還是去的是。(生)如此,看大衣服。(末)是。(生)父為九州伯,兒作五湖長。

薄祿縱微叨,倦遊應理歸裝棹。

(丑)爺到。(淨上)

【夜遊湖頭】平白地將人奚落,冲天氣,必竟咆哮!

(末)爺到。(生)道有請。不知台兄降臨,有失迎候。(淨)不消過遜了!(末)吓,我曉得了。(下)(衆喝介)(生)重蒙恩兄提拔超陞,使末弟銘心刻骨,無以少酬高厚。(淨)這是朝廷的陞遷,於我何功之有?(生)正欲造府叩謁,適値恩兄光降,先此鳴謝(淨)個太常空銜,何勞致謝?(生)這話有些蹊蹺吓。(淨)小厮!(衆)有。(淨)把他前門後戶把守者!(衆)多有人把守了。(生急介)(淨)兄,小弟有句話,特來面講。(生)恩兄有何吩咐?(淨)你那三品的官,抵不來一個酒杯?甚是欺我!(生)阿呀!晚弟怎敢?向曾道恩出司空,粉身碎骨,不足補報,敢把性命相戲,欺誑司空麼?(淨)咳!(四小軍合)

【風入松】休將簧口逞波濤,直恁無端欺眇!(淨)〔雖然一物甚微,〕你移眞誆假多奸狡,瞞天謊,憑伊私造!

(生)恩兄是大法眼,請看前日那盃,豈是近日玉工做的?況且湯北溪向曾見過,此時何獨無言?

千秋物,時流怎描?〔況前日呵,〕蒙賞鑒,豈能淆?

(淨)憑你說的天花亂墜,眞是眞,假是假!不是小弟粗直,說尊寓料無十分箱籠,同到裏面看一看,也到釋了疑。況小弟與兄向屬通家,就是尊眷相見也不妨。(生)辱弟決不敢欺兄,懇求海涵。(淨)還是看的是。這是那裏了?(衆)中堂了。(淨)小厮與我搜來!(衆應下)(淨)

【又】針藏綿裏笑中刀,末世人情難料!〔小厮們,〕從頭檢點窮微奧,休得似淘金貽笑。

(衆上)啓爺。(合)

環堵內,留心細抄;針不見,海空撈。

(淨)沒有?再到裏邊去。(衆)這裏是臥房了。(淨)那邊遮遮掩掩的是什麼人?(生)是小妾。過來見了。(貼上)

【急三鎗】眞個是羊腸路,難迴避;藏金屋,翠雲翹。

(淨)迴避了。(貼下)(淨)小厮們把他的箱籠多抬出來。(衆)吓。

爭抬着囊和橐,箱和籠,尋蹤跡,察秋毫。

(淨)可有麼?(衆)不見。(淨)抬過了。(抬下)(淨)小厮們把他房中床上床下,後園廚房井厠,多尋一尋者。(衆內應介)(淨)

【風入松】饒伊地厚與天高,管取搜窮多到。神差鬼使安排巧,金風動,鳴蟬先覺。(衆上)〔啓爺:〕來和往,翻閱數遭,絕不見這珍瑤。

(淨)起過一邊。(生)恩兄,可信辱弟幷無欺詐?

須知,陳肝膽,無虛詐,怎指鹿做馬枉心交?

(淨)且住,我想人家藏東西的所在,不過這幾處吓。——是了。

多應是三人語能成虎,〔小厮們,囘去罷。〕反敎我幾投杼,悞兒曹!(淨,衆下)

(貼上)老爺,老爺,爺去了。(生)辱弟並無欺誑。(貼又說介)(生氣坐介)去了?阿呀!(貼)阿呀,老爺看仔細。(生)唬死我也!唬死我也!一事弄虛,險遭毒手。只是連我也不信,這杯為何再尋不出?(貼)便是呢。明明在房中的,怎麼一時就不見了吓?想是神靈遮了他們的眼了。(生)是吓,是神靈遮了他們的眼了。莫成莫成呢?(貼)不見吓。(生)這狗才不知往那裏去了!(末上)阿呀,阿呀,老爺,禍事脫了!(貼)老爺,莫成來了。(生)在那裏?在那裏?(貼)這不是?(生打末介)𠲔!(末)阿唷!(貼)看仔細。(生)好狗才!方纔也該在此和我與他折辨折辨纔是,你反躱過了。好狗才!(末)老爺,若是莫成在此,這場禍事怎生得脫?(生)却是為何?(末)小人見爺進門之時,面色不好,料是老爺昨日醉後失言,湯裱褙獻勤唆至,故此潛入房中,拿了玉盃竟出後門。(生,貼)好吓!(末)只見府衆人將我家宅子,阿呀,團團圍住。今見府和衆人去了,小人故此纔歸。(生,貼)那玉盃呢?(末)玉盃在。(生,貼)在那裏?(末拿出介)這不是玉盃?(生)藏好了。(貼)曉得。(生)莫成吓,這事全虧你了!他出門的時節,反覺沒趣。如今料已釋然了。(末)難消!難消!(貼)老爺,家手段又狠,湯裱褙奸計又多,一時雖搜不出,或者反生惡計來害我們,亦未可知。(生,末)是吓。(生)功名事小,性命事大,我如今棄了此官,連夜囘家便了。(末)老爺,要去,切不可囘家。(生,貼)却是為何?(末)京中到家有四千餘里,在路盤桓日久,倘或他料我們南行,一路追來,路上必生不測。(生)難了!難了!去又去不成,住又住不得,這却實難!實難!(貼)便是怎麼處?(末)有了。老爺,向日總兵相約老爺到鎭,我想薊州路近,他們必不慮我們到彼,豈不穩便?(生)吓吓,莫成吓!(末)老爺。(合)

【風入松】潛投虎寨寄鷦鷯,消却憂心悄悄。牢籠脫却多奇妙。好一似相如。撇却了烏紗錦袍,鷄鳴起,渡關逃。

(末)老爺,收拾乾糧要緊。(生)吩咐雪娘連夜端整吓。莫成。(末)怎麼?(生)車馬。(末)路上去喚。(生)去罷,去罷。(生下)(末)阿呀!我想這樁事却是——咳!不必說了!不必說了!(下)

刺湯

(淨扮京婆,旦扮丫環上)

【普賢歌】身長腹大背雷駝,抹粉搽脂高髻梳,金釵插鬢多,綉裙着地拖:便是西施,也難賽我。

咱乃本京家女兒便是。年紀不多,倒嫁了十七八個丈夫。那十九個剛剛嫁着南邊的經歷。他官兒雖小,在府門下用事,賺的金銀可也不少,儘着咱家受用。只是他心性奸滑,瞞了咱家每日在院中嫖娼妓,又在外邊偷婦人,常常氣得咱的肚子多大了。我聞得他今日又要討什麼莫雪娘。(旦)奶奶,只怕沒有此事(淨)你那裏曉得?他若果然要討,咱就與他結殺了罷吓!丫頭!(旦)奶奶。(淨)咱們且進去喝碗火酒,等那天殺的囘來,若有些風吹草動,你就來報我知道。(旦)曉得。(淨)世間三件休輕惹,黃蜂老虎狠家婆。(仝下)(貼上)

【引】恨寃愁,心事向誰傾瀉?

雪豔自遭老爺之變,滿圖卽返家園,不想奸賊提勘頭顱,致連爺幾遭不測。那日錦衣堂上,我若正言拒絕,爺性命决然難保,故此假意應承今喜爺原復舊職,我死亦瞑目矣。方纔湯勤着人來說,今晚到我寓所成親;待他來時,我自有道理。(淚介)吓!只是我家老爺孤身出塞,夫人一別錢塘,我雪豔恐再不能見你之面了㖸!

【絳都春】生夙孼為鴟鴞,翻成。形影孤單,痛地北天南魚雁絕;深寃早結下沉沉刧。錯認我移枝換葉。寸心金石,向蒼穹,幾囘無語愁咽。

(內吹打介)(貼)呀,你聽鼓樂之聲,想此賊來了。我且掩上房門,再作區處。正是:心對鏡天昭白日,節磨玉雪苦青春。(下)(老旦,生,末扮六局,付作醉,丑扶上)

【出隊子】花燈榮燁,聒耳笙歌多鬧熱。宮花插帽,薄醉恣豪俠。酒意春情歡更洽。諧鳳侶,締鸞交,千金此夜。

(丑)掌禮師父請介請㖸。(末)伏以一枝花插滿庭芳,舊話休提時樣裝;心子和平天地好,完成一軸做新郞。吉日良時,奉請新貴人抬身緩步。請行。喂,爺,詩賦如何?(付)將就册頁得好厾。(貼上)

【鬧樊樓】蓬門何事喧聲徹?淚痕驚斷,寸腸愁摺。

(衆)開門,爺在此。(貼)豈不聞疾風暴雨不入寡婦之門耶?

戶掩春光別,幙透淒風𩗙。

(衆)爺到此成親,快些關門。(貼)

痛幽魂,石化;泣悲風,城墮;矢貞操,海枯石裂。

(末)這原是你親口許的吓。(貼)天吓!

望蒼穹,鑒芳心,比氷霜倍潔!

(付)吩咐衆人吹打起來。(衆吹打介)(丑)開門哉,老爺請進去。(貼)列位且請外廂少坐。我有句話與他說明,然後結親。(衆)有理。到是先說明了好,省得後來言語。我們且在前堂伺候。正是:命中註定妻宮氣,那邊吃醋這邊酸。(衆下)

(付)雪娘,㕶還有𠍽話說?快點說㖸。(貼)你且坐了,好對你說個明白。(付)娘子,夫妻之間,有𠍽弗明白個?快星說罷。夜短了,弗要躭擱了工夫。(貼)吓!你和我老爺錢塘寄食,京國攜行,汲引相府榮華,忘却故人情誼。獻玉杯,更窮眞假;陷殺命,復勘頭顱:於理何辭?於心何忍!(哭介)(付)吾搭㕶旣做了夫妻,家裏個說話說俚啥?(貼)怎說不要說!(付)㕶說,㕶說。(貼)

【浣溪紗犯】新愁串,前事疊,砌愁腸怎容結舌?〔今日呵,〕帶烏紗,穿朝靴,將鴛序列,試平心詳細者。

【啄木兒】不思量風雪侵飢食,不念那骨肉同行挈!

【玉漏遲】不記得豪門攜謁,竟反把水木根源噬嚙!(付)

【三段子】雨雲夢協,締鴛鴦,生共徹。盟言怎撇?並鸞鳳,死共穴。前情瑣屑,甘心受,叨叨說。覷嬌容,更倍添風月。早救吾魂飛火熱。

(抱貼,貼推介)啐!你不要想差了念頭吓!(付)娘子,㕶個意思難道賴子親事弗成?(貼)什麼親事!什麼親事!我與你正是性命相關的時候了!(出刀介)(付嚇介)阿唷!弗要嘍結!(貼)

【滴溜子】寃家遇,寃家遇,怒氣騰烈。鋼刀上,鋼刀上,寃仇報雪。

(付)弗要做親哉!放子我去罷。(貼)吓!你這賊子!天地也不能容你了!(刺付,付跌,貼連戳介)

冲冲怒氣多手腕怯。截口眼,屠腸胃,聊當寸磔!(作喘介)

(衆上)列位,裏邊什麼響?吾們打進去吓。(打進,見付死介)阿呀!好端端做親,為何反把人殺死了?有話也該細講。如今倒難收拾了(貼)你們不要忙,自古道:『寃有頭,債有主。』我家受此賊天大寃仇,誓必殺他,以雪此恨。决不連累你們的。

【下小樓】嘆嗟,寃深恨切。

(衆)就有寃仇,也該當官去講。如今弄出事來,倒走不脫了。(貼)

我恨豺狼須濺血。殘生分定朝露滅。從此黃泉長逝,始得個目瞑魂安貼。

你看此賊又活了。(衆囘頭,貼作自刎,坐椅介)(衆)世間有這等義烈婦人!(淨同旦上)饒伊走上㷔摩天,脚下騰雲須趕上。你們做得好親吓!(作絆跌介)(立起作氣介)(衆)人多死了,還要說做親!(淨)為何死了兩個人?(衆)莫雪娘想起舊恨,殺了爺,他就自刎了。(淨)殺得好!殺得好!瞞了老娘來做親,就該殺!(衆)奶奶,怎麼哭也不哭一聲?(淨)我若哭起來,倒哭不得這許多。抬過了。(衆應,抬尸下介)(淨)你們不要散了,不如帮我坐產招夫罷。(衆)爺肉尙未冷,怎麼就好改嫁?(淨)你們不曉得:

【尾】楊花生性隨風折,怎顧得生離死別?喜孜孜,早覓個俏寃家,把姻緣來再接。

(扯生,生逃走,又扯住末)就是你罷。(末)嗨,我老了。(淨)不老,我的乖乖,來吓!(渾下)

祭姬

(生上)蛾眉眞足愧鬚眉,千載英風得並追。義重飛霜天象慘,心同化日列星垂。我乃總鎭府中一個旗牌官是也。俺爺因勘首來京,喜復舊職。昨為雪娘身故,俺爺贖尸營葬西山,今日設奠往祭,只得在此伺候。道猶未了,老爺早到。(雜,小軍引外上)

【端正好】古今垂,乾坤浩,仗瀰漫正氣昭昭。我向那簡編中歷數出幽光耀,旋把那綱常表。

戚繼光叨蒙聖恩,復領舊鎭。本欲卽回薊州,因姬殺賊捐身,下官隨買西山𨻶地殮葬。所喜前日首級,下官亦曾乞領。意欲帶囘遺骸葬於薊州。今日特捧此首到姬墳上一同祭奠一番。軍士們。(衆)有。(外)就往西山行去。(衆)吓。(外)

【滾綉毬】遙望着彤雲四郊掩,雲迷烟罩。只見那雁行飛,嘹嘹的哀叫;悲風起,捲長空,葉落林臯。抹過了響寒流的淺堤,跨過了接疎籬的小橋,曲灣灣,早來到深山之㘭。聽鳥噪,猿嚎,看多少壘荒塜,草蕭蕭。又只見赫赫榮華今古豪。〔今日裏呵,〕只落得埋沒了蓬蒿。

(衆)稟爺,已到雪娘墳上了。(外)你看,新堆三尺,故土一坏。空宵寂寞,何來聲起松楸?永晝蕭條,惟見名題墓碣。凄風萬古,清靄千峯,朝暮鳶狐啼怨血;牧竪行歌,樵夫倦憩,春秋廬墓伴貞魂。(丑扮禮生上)禮生叩見。(外)罷了。(丑)請爺上香。(外)看香。(丑)初上香,亞上香,三上香,上香揖。(外)看酒。(丑)初進爵,亞進爵,三進爵。拜,興;拜,興;拜,興;拜興。禮畢。禮生告退。(下)(外)

【叨叨令】這椒漿含愁和淚澆,一樽兒向黃泉淋漓禱。草盃盤,怎比得陳俎豆,擺列瓊瑤?爽精靈,偏不杳,早鑒咱拜禱號啕。駕鸞驂鶴馭飄然到。可惜恁青春和豔嬌,斷送得迷離慘淡西風弔。兀的不痛殺人也麼哥!兀的不痛殺人也麼哥!怎能個生魂遠照,把從頭寃恨淒淒涼涼的告?

咳,姬吓姬!我看你久已一死如飴。那日錦衣堂上,你只要全我性命,故此假諾奸謀。一等事完,奮身殺賊,立志捐軀,眞乃智足包天,烈堪貫日!我戚繼光今日未盡之身,皆出所賜也!

【脫布衫】俺拜龍光,節鉞重叨。恁喪魚腸,魂魄遊遨。羞殺俺剩鬚眉,頽然一老,反輸却小紅裙身全仇報。

自古人孰無死,若姬之死,千古猶生矣。想那晚呵:

【小梁州】怒冲冲,殺氣橫空耀寶刀。殘燈兒閃,血濺魂飄。冲牛斗,山岳盡摧搖。氷霜操,義氣九天高。

我想一女子如此義烈,堪愧殺權奸鼠輩矣!

【么篇,】枉,枉恃着榮華富貴千年調,百般的機械巧粧喬。有日價照陽光,氷山倒,怎博得東門黃犬,好敎恁彤管臭名兒標!

軍士們,焚帛奠酒者。(衆上)曉得。(外揖介)

【快活三】奠泉臺,愁脈脈,不禁價淚滔滔。問男兒,肯將血淚洒征袍?也只為他一點丹心千古少。

打導。(衆)吓。(外)

【朝天子】別蒼苔短蒿離空山古道。弔牛眠,難重掃。那裏是令歸來,千年華表。見落日斜暉山啣照,只這暮去朝朝,可也春來秋到。此日餘生,到頭來,怎免得堆荒草?(阿呀!姬吓!)哭恁這一遭醒咱這一覺,好把那一瞬浮生做萬載忠和孝。(衆喝,仝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