綴白裘/一/占花魁

Top / 綴白裘 / / 占花魁

占花魁

勸粧

(老旦上)春花秋月盡消磨,瞬息年華逝水波。車馬莫嫌今冷落,當年曾唱雪兒歌。咱家姓,排行第四,武陵敎坊人也。歌喉舞袖,壓倒夷光;染翰塡詞並驅蘇小。鶯花鬥麗,十年名噪西湖;眉黛添愁,一旦貌傾南國。生性輕盈,言詞敏㨗。描出風花蹊徑,語語傳神;逗開雲雨情長,言言刺骨。到處盡稱雌陸賈,逢人爭喚女隋何。今日王九媽着人來請,只得走遭。正是:踏遍湖光兼水色,纔離館復樓。此間已是。開門。(付上)面常時赴帷幛,一家終日在樓臺。(相見介)娘吓勞步了。(老旦)好說。聞得姪女梳籠了,怎麼不叫妹子來吃盃喜酒?(笑介)(付)娘吓,不要說起!今日為着小女,故此特來求娘的妙計。(老旦)却是為何?(付)自從美兒進門之後,那個不讚他?又會寫畫,又會吹彈歌舞。况且人物又生得齊整。(老旦)這是姐姐有福,討得着人手。(付)只是一件,不肯見人接客。近日有個公子慕他才貌,肯出一注大錢梳籠他,被我把他灌醉了,成就了好事。(老旦)破了頭就好了。(付)誰想他哭地號天,尋死覓活。這幾日頭也不梳,飯也不吃,連那樓多不下了。(老旦)有這等事?如今待要怎麼?(付)我心裏又惱他,又捨不得他,特求娘下個說詞。若得他囘心轉意,大大與娘叩個頭兒。(老旦)這也不難,憑我這張嘴兒,說得他羅漢思凡,嫦娥想嫁。姐姐,你且不要同去,待我說醒了他,你纔來。(付)有理吓。丫環,看茶到樓上去吓。(下)

(老旦)待我上樓去。開門。(貼上)眉顰添舊恨,情懶怯新粧。是那個?(老旦)是我。(貼)元來是姨娘。姨娘請坐。今日甚風吹得到此?(老旦)聞得你梳籠了,特來賀喜。(貼作羞介)

(老旦)兒阿,做小娘的若怕,羞如何賺得大錢?(貼)我要銀錢何用?(老旦)你雖不要銀錢,你那做娘的開門七件事,那一件不靠着女兒?九阿姐家雖有幾個粉頭,那一個趕得上你?一園的瓜專靠着你哩!聞得你梳籠之後,一個客也不接,是何道理?(貼)言之可羞!怎叫我做這樣事!(老旦)不做這樣事可也由你;但九阿姐一向姣養了你,你休要放着鵝毛不知輕,頂着磨子不知重。他心上好生不悅,叫咱來勸你。你若執意不從,他翻轉臉來:朝一頓,暮一頓,那時熬不過痛苦,只得接客,却不把千金聲價弄得低微了?還要被姊妹們笑話。不若千歡萬喜,倒在娘懷,落得快活。(貼)我是好人家兒女,誤落風塵;倘得姨娘主張從良,勝造七級浮屠。若要接客,甯死不從!(老旦)兒阿,從良是個有志氣的事,怎麼不該?但『從良』兩字,非同小可,有幾種不同。(貼)有甚不同?(老旦)有個眞從良,假從良;有個了從良,不了從良;又有沒奈何從良,有的趂好從良;有個苦從良,樂從良。你耐着性兒聽我說。那眞從良呵:

【鬭鵪鶉】欣逢着才貌雙雙,恰好的年華兩兩。誓盟言,一炷心香;剪青絲,萬般情况。〔女呵,〕管什麼鴇母乖張?〔男呵,〕也不管嚴親骯髒,猛可裏生不忘,一任價死難降。博得個月滿花芳,不枉却人間天上!

(貼)姨娘,那假從良便怎麼?(老旦)那假從良呵:

【紫花兒序】喚不醒男兒愚戇,塡不滿河海汪洋,買不得女子心腸。

(貼)如此,怎麼叫做從良?(老旦)

只為着心貪阿堵,暫效鴛鴦。禍起蕭牆,可也又做出淫奔的故腔。

(貼)這個一發不了當了。(老旦)

把從良兩字安排下陷人羅網,擺列個肉陣刀鎗,猛拚着潑賤皮囊。

(貼)這也不必說他。請問姨娘那不了從良,敢也是這等麼?(老旦)兒阿,那不了從良又是一樣:不是他心上不了,也是無可奈何。起初呵:

【天淨紗】匆匆被底鴛鴦,忙忙眼底情郞。

只為他一時高興,沒個長算,進門之後,或者尊長不容,或是大小妬忌:

把一個金屋行藏,又翻出倚門伎倆。兀的貽笑平康

(貼)咳,可惜說了兩個沒結果的。姨娘把那了從良也說一說。(老旦)那了從良呵:

【小桃紅】他在章臺歷盡那風霜,檢點多停當,覷着那終身事業堪依傍,好結個地久天長。把那風花雪月俱撇漾,忍耐着饑寒情狀,甘受些卑微魔障,止圖個百歲樂糟糠。

(貼)這便纔是從良。(丑上)石鼎烹雲陽羨,金巵醉月中山親娘說得口渴哉,吃鍾茶勒再說。(老旦)生受你。(丑)阿姐,㕶也吃介一鍾。親娘,我拉樓底下聽子個星從良,我也動子火哉,我也要從良哉!(老旦)你要從良,只怕輪你不着!(丑)倽個?我孤老纔有厾哉。(老旦)在那裏?(丑)就是閶門城門底下賣冷水個。(老旦)生意小阿。(丑)生意雖小,我喜歡他冰冰𣬿,冰冰𣬿。(貼)這個丫頭惹厭得緊,快些下去!(丑)倽了!阿是搶子㕶個孤老了,是介變面厾嘴!我下去說明白子,今夜頭就要搿了里困哉𠍽。(下)

(貼)那沒奈何從良的便怎麼?(老旦)哪:

【調笑令】若不是株連詞訟幾樁樁,多逋負,子母怎得賠償。勢豪每凌虐難輕放。受不得大江心揭天風浪,〔呀,〕早覓個矮簷前身逸心歡暢,也算做歷巉崖勒馬收韁。

(貼)這也不好。(老旦)吓,我再說那趁好從良與你聽。

【金蕉葉】他也曾享用着紅裙繡裳;他也曾消受着花香月光。

盛名之下,求他的却也不少;若不急流勇退,直待老大無成,悔之何及!

趂當時早締鸞凰,免敎他歧路亡羊。

(貼)這是見機而作,也難得。那苦從良便怎麼?(老旦)那子弟愛小娘,小娘却不愛子弟;做鴇兒的不是貪他的財,便是怕他的勢。把那小娘呵:

【禿厮兒】權做個犧牲供養,入侯門,受盡了凄涼。列屏前,青衣侍酒成何樣?受鞭笞,怎免得疊被與鋪床!

(貼)咳!便是從良內也有落刧的?(老旦)兒阿,這是他命薄,也是不討得做娘的歡喜以至如此。我把那樂從良說與你聽,敎你喜得不耐煩哩。

【鬼三台】他却正青春,芳名壯;美前程,娘心暢。遇知己,兩難忘;咏桃夭,毫非鹵莽。則看他,則看他,夫妻處溫柔美鄕,生幾個兒女,拜桑楡北堂,賽過了那花燭洞房,好傳留青樓樣榜。

(貼)這纔是做姊妹的有這一日也彀了。(老旦)兒阿,你旣要從良,我敎你個萬全之策。(貼)若蒙敎導,死不忘恩。(老旦)從良一事,入門為淨況你已破了身子,就是今日嫁人也不是閨女了。假如你執意不從,你做娘的尋一個肯出錢的賣了你去,這也叫做從良了。

【聖藥王】那裏管年和貌兩相當?不分妾婢,斷送伊行。鎭日價哭一場,怨一場,就是身生兩翼怎飛翔?悔不及早商量!

(貼)若如此,早覓一死。(老旦)自古人身難得。依我說,還是依着娘接客。等閑人也不敢相攀,來近者多是王孫公子,也不辱抹了你。一來受用些風花雪月;二來作成鴇兒賺些錢鈔;三來私下積些銀錢,以免日後求人;四來呵:

【絡絲娘】揀一個才郞美貌,司馬文章,投魚水,偕儷伉。〔那時節,〕就是恁萱堂難阻當。這冰人多憑着老娘執掌。

(付上)娘呵,我在樓底下聽,忒費心了!(老旦)好說。(付)兒吓,姨娘一句句多是好說話㖸。(老旦)姪女十分執意;如今允了。改日來賀罷。(付)娘呵,多謝了。請到裏面吃盃酒去。(老旦)

【尾聲】恁疾忙整備鮫綃帳,管敎他淡匀脂粉巧梳裝。佇看南樓內,添一座寶藏山;西湖上,出一個烟花將。(各笑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