綴白裘/一/後尋親

Top / 綴白裘 / / 後尋親

後尋親

後索

(生持書上)

【忒忒令】展縹緗,芸窗勉旃。細鑽硏,復開生面。近𥡴遠覽,似南金百鍊。

(持書讀介)『古之王者,以敎化為大務。立大學敎化于國,設庠序以化于邑,漸民以仁,摩民以義,節民以禮:故化行而俗美也。』說得是吓!代醇儒仲舒稱首具天人之學,抱經濟之才;觀其對策,足見一斑矣。

眞個是正民風,闡師詮,端君術,言本着聖典。

(看書介)『尊其所聞,則高明矣;行其所知,則廣大矣。』

(旦上)

【尹令】悄來到碧梧小院,忽聞得苦吟黃卷。

相公。(生)吓,哈哈,原來是孺人到此。(旦)孩兒任上差人來接,有書在此。(生看書介)(旦)書上怎麼樣寫?(生)他署中乏人,十分懸望。我要在此應試,孺人,你可作速前去罷(旦)妾身終日勸你,一直置之不聞。想你我年過半百,何不同到任所,與孩兒娶房媳婦?將來含飴弄孫,儘可快活。縱使自家做了官,到不能個如此安享了。

可知姓揚名顯,靡盬賢勞,怎比無拘似謫仙?

(生)卑人之志,不在安飽。

【豆葉黃】看香舒晚節,怎肯困青氈?不爭我半生的時乖逆料我命中難顯?

(旦)只是相公在家,無人欵待,怎麼好?

家虛中饋,路遙意懸。

(生)孺人不須掛念。可還記得二十年前的分離麼?

非比那轗軻長別,轗軻長別,管把袂相期,屈指經年。

(淨,院子上)請外廂坐一坐,待我進去通報。啓上太老爺,員外的院君求見。(生)他為何到此?吓,是了。(旦)想為昔年所欠而來。(生)我若推辭不見,反道我每量窄。孺人,你可請院君到裏面,好生欵待。(旦)曉得。(下)

(生)過來。他家可有人隨來的?(淨)有張千隨來的。(生)張千,他是我的仇人,喚他進來。(淨)吓,大哥。(末上)怎麼?(淨)我家太老爺喚你。(末)是。(淨)進去須要小心。(下)(末)曉得。縱有口,難遮滿面羞。太老爺在上,男女叩頭。(生)請起,請起。吓,你可是當初與我索債的掌事哥?(末)就是男女。(生)請坐。(末)男女怎敢?(生)嗄,你當初也曾坐過的吓。(末)當初呢——㕶如今不敢。(生)吓,你不坐,如此沒,學生倒要坐了。(末)太老爺請坐。(生)請問掌事哥,院君到舍有何貴幹?(末)不瞞太老爺說,自從我家員外問罪在獄,連遭橫禍,一言難盡。(生)請敎,請敎。(末)太老爺聽稟:

【玉交枝】頻遭奇變,素豐家囊無一錢。

(生)吓,這等事?那些田園屋宇,釵梳首飾,難道多沒有了?(末)說也可憐!

崑崗玉石焚,償怨。

(生)當初你說廣放私債,有整千累萬銀子在人頭上;有你這樣伶俐能幹的掌事哥,那怕人家不還?何愁貧窘?(末)小男女如今到怕那些欠債的。(生)為何呢?為何?(末)

怕他行聲屈鳴寃。

(生)敢是文契上塡得多了,為此難討?(末)那有此事?(生)儘有此事呢,儘有此事。(末)是,是。(生)你每來意,我已儘知。先年學生曾欠你家兩錠銀子,這也不是我不肯還。

把我一家蕩析歷有年,因此雙南躭閣瓜期遠。

(末)太老爺這裏怎敢取討?院君他也非為索債而來。還求太老爺鑒察。(生)債是該還的,除非與人家訓幾個蒙童,管些賬目,妻子吃些現成茶飯,才好准折。(末)太老爺,言重,言重。(生)你也曉得言重。哈哈哈。

憶當時,胡說亂言!

可惡!可惡!(打末頭,作手疼介)吓嗄嗄。(末)男女往日有眼不識泰山,如今也不是來索債,要求太老爺照顧照顧。(生)咳,自古道:『殺人償命,欠債還錢。』我當初不曾殺人,尙且要我償命;何況實欠你家的銀子吓!

【江兒水】命重還輕陷,財輕不望捐。

還虧我得轉家鄕。若依你員外的主意,是這宗債是沒處討了吓。

河山已失空持券。

(末)太老爺洪福齊天,故此逢凶化吉。今日倘蒙些少資助,皆出恩典。(生)那兩錠銀子盤算到今,二十錠到也不止了。只是你每二十年前太覺心狠了些。

筆下機深圖諧愿。刀頭禍駕隨遭譴。

(末)總望太老爺寬恕前情。

網祈開一面,格外週旋。佩德啣恩非淺!

(老旦,正旦上)

【川撥棹】循環轉,論門庭,今昔懸。

(生)院君,學生施禮了。(老旦)多謝海涵。又承厚惠,使老身感愧無盡。(生)孺人可還了昔年所負麼?(旦)本一利,還了四錠。(生)正該如此。(老旦)本不該叨惠這許多,深感太夫人再四見諭,情難推却,為此只得從命了。二位請上,待老身拜謝。(生)豈敢,豈敢。(老旦拜)(合)

荷叨高厚,曲宥垂憐。垂憐,贈朱提,殷勤手援。

(生)遲了二十年,還算院君相讓的了。(老旦)好說。多多打攪,老身告辭了。(旦)有慢院君。(老旦)太夫人請留步罷。老身去了。(合)

恁帲幪,眞大賢。報鴻庥,祝澤綿。(下)

(生)掌事哥轉來。(末)太老爺有何分付?(生)學生當初那張借契可曾帶來?(末)不瞞太老爺說,一應文契多被火燒了。太老爺若是不放心,待院君寫紙收票如何?(生)我到是放心的;恐照文契上邊還少十六錠,你家員外還放心不下。(末)個這怎敢?小人說分文不取。(下)

(生笑介)孺人,那張敏為富不仁,眼前惡報。若非那院君平昔賢惠,不要說分文不與,把張千這厮處置他一番。(旦)甯可他不仁,不可我無義。財上分明,也完了你我一樁心事。(生)便是。但是孩兒那邊來接,孺人幾時起程?(旦)人夫舡隻守候,就要動身了。只是相公在家候試,雖然功名心急,你是老人家,定宜自愛。

【尾】對青燈,只指望博青錢選。須不似時流神健。

(生)老當益壯,那些後生怎及得我來?(旦)妾身去料理行裝。相公就請進來,我還有話說。(生)曉得。(旦下)(生)最可恨可厭的是這個老字!我偏要與天下這些老朋友爭一口老氣!若得個三場到手,是哪:

却纔信奪取龍頭果然是讓老年!(笑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