綴白裘/一/水滸記

Top / 綴白裘 / / 水滸記

水滸記

借茶

(貼上)

【一封羅】臨風半掩扉,俏含情,慚倚閭。只見那結伴尋芳花外屐,選勝攜樽陌上車。敎我惜春無計,春光暗移;惜花良苦,花期漸踰。鎭無言獨立長吁氣。(貼下)

(付上)

【前腔】花間鳥自啼,杜陵東,步屧移。

學生張文遠,排行第三,與宋公明仝為縣吏。今日公門無事,公明兄又居去哉,叫我獨坐無聊,不免到街坊上閒步一回,有何不可。(貼上)母親這時候還不見囘家。(付私白)好個標致女子,看他遮遮掩掩,好不動人也!

見他隱約珠簾遮翠髻,掩映芳容倚綉扉;叫我凝眸偷覷,神魂欲飛。〔看他〕含羞歛袂,天香暗飛。

(貼)母親為何還不見回來?(付)就居來哉。

似鶯聲嚦嚦偷吁氣。

且喜無人,待我上前,只做借茶吃,看他怎生光景。小娘子拜揖。個個學生尋芳到此,一時火動,渴吻難熬,敢借香茶一盞,勝似瓊漿玉液。(貼)你要吃茶麼?(付)正是。(貼)冷的便有,熱的不便。(付)冷個?極妙個哉,無非煞火個意思吓。(貼)你住在此,待我進去取來。站在此不要動吓。(付)動阿弗敢動。(貼)正是:茗飮蔗漿攜所有。我去取茶,到不要去了吓。(付)個是阿敢個介?(貼)磁罌無藉玉為缸。(下)(付)妙吓!你看小娘子進去取茶了,叫我在此等。我張文遠怎敢挪移半步吓?

【醉羅歌】徙倚,徙倚,緣堦砌;延𨀉,延𨀉,望仙姿。依稀綽約洛川妃:炯含媚眼如秋水。

他方纔進去的時節,把這裙兒擺這幾擺。

似翊風送褘,翩翩遇奇。陽城下蔡,悠悠思迷。只怕𧍝蝀影阻高唐雨。(貼上)攜茗碗,整綉襦;為憐鴻漸思依依。

茶有了。(付)吓,茶沒拉裏哉,那亨叫我堦頭上吃?阿覺弗好意思?阿可以讓學生拉門角裏吃子罷?(貼)吓,待我放在桌上。(付)那就遞拉學生手裏何妨,必定要拉檯上介?古執得勢。阿呀,熱個,騙我是冷個,一隻指頭燙痛哉。(貼)吓,是旋烹的。(付)姜泡個。噴噴噴香,好茶,顏色甚佳,更兼個陣香味,那了來得能清趣?阿呀呀,等我謝聲個。多謝小娘子。

【前腔】茗借,茗借,憐崔護;消渴,消渴,甚相如。瓊漿一飮自躊蹰,怎邀玉杵酬高誼?

(貼)阿呀,好意借茶與你吃,反有這許多閒話。(付)無人拉裏,無非白話白話。(貼)走來,實對你說了罷。(付)𠍽個介?(貼)

蓬萊海外,去時路岐;嫦娥月裏,望來眼枯。春山懵憧頻偷覷。

(付)單說閒話,弗曾問得宅上尊姓。(貼)姓。(付)姓田吓?(貼)吓。(付)姓錢吓?(貼)姓。(付),好姓吓。學生將來也要姓哉。請問宅上還有何人?(貼)止有家母。(付)令堂請出來,等學生謝介聲。(貼)不在家裏。(付)囉哩去哉?(貼)親戚人家去了。(付)親眷人家去哉?吾還要吃茶來。(貼)呀,家母囘來了。(付)老親娘弗見吓。阿呀,開子,老親娘居來哉。(貼)想是母親囘來了。(付)冐。(貼關門介)啐!我好意取茶與他吃,反有許多閒言閒語。啐!(貼下)(付)阿呀,一隻脚,一隻脚!阿呀!妙吓!方纔小娘子呵:

明明是私心許,目亂迷;何期相見便相依?

有趣,偶然走走,走出蓋節好事體來,空閒子到要來步步個哉。等我記子個個門面勒介:左邊是鎗籬,右邊是打牆,門對是舊個:『燕啣新福至,梅報早春來。』吓,個意思拉厾叫學生明朝早點來吓(下)

劉唐

(淨上)燕南壯士吳門豪,筑中置鉛魚隱刀。感君恩重為君死,泰山一擲輕鴻毛。喒劉唐赤髮纓冠,丹心可也向日。千秋遊俠,無愧英雄;一味粗豪,不設城府。落魄無賴,托弛可也不羈。近聞蔡京生辰,年年有那生辰綱貢獻上京。喒想這宗東西多是那民間的脂膏,喒意欲前去刧掠將來,到是一注大大的錢財,彀喒的喝賭。(笑介)只是喒一人幹不得這等勾當,這便咱處吓?……有了,近聞得宋公明疎財仗義。——只是他身在公門,不肯幹這個勾當呢。這便咱處,咱處?……吓吓,有了,吾想那東溪村有個保正,他為人最直,義氣最高,喒不免前去糾合了他同刧生辰綱走一遭也。

【醉花陰】俺落魄生平甚潦草。喒是個不知書的,胸中到可也分曉。全憑着胆氣豪,九死等鴻毛。問千秋有誰同調?

不是喒劉唐誇口:

【出隊子】看世情,搇髯長笑!覷世情,搇髯長笑!算將來,算將來,眼睛前少個英豪,多是那鴟鴞!宋公明宋公明,他扶危濟困隱功曹;保正,保正,他疎財仗義豪。他兩個,俛首低眉,要為他把肝胆効。

行了半日,甚是飢渴,這便怎處?這里有個酒肆在此,不免進去吃他娘幾碗再行。呔!酒家!(丑上)黃土泥牆壁,青標插樹梢。阿喲!(淨)你不要害怕,喒是天生的。(丑)吓,天生蓋付好鬼臉。客人,阿是要吃酒啥?(淨)有好酒拿來(丑)是哉。伙計拿酒來。(淨)酒來!酒來!(丑)來哉。客人,酒拉里。(淨吃介)這個酒淡。(丑)淡沒放點鹽拉哈。(淨)咳!你這里可有上等的燒刀?(丑)上陣個腰刀,小店里沒得個。(淨)不是吓,那火酒。(丑)吓,燒酒有。(淨)取一壜來。(丑)客人要炭谷是沒得個。(淨)咳!取這麼一罎來。(丑)吓,阿是個一甏吓?伙計拿一甏燒酒得出來。客人,酒來里。(淨)打開。(丑)吓,等我打開來。(淨)好酒!這才是個酒!(丑)客人,碗大,甏口小除非搇扁子放拉哈。(淨)斟來。(丑)客人,斟來哈哉。(淨)酒家,你這裏可有什麼下酒的東西?(丑)有,有,有,拌海蜇,醬煨鴨蛋,還有紅曲燒猪頭。(淨)妙吓,把那個猪首取來。(丑)客人亦來哉,我這里的猪只有四隻脚,一個頭,一個尾巴,沒得啥個手個。猪若生子手,直頭是個怪哉。(淨)你還不懂?(丑)古董還有一個老壽星得來。(淨)猪頭就是那個猪首,猪首就是那個猪頭。(丑)吓,猪頭就是那個猪首,猪首就是那個猪頭。(淨)呔!(丑)吓,伙計,拿個紅曲燒猪頭得出來。客人,猪頭拉里。(淨)妙阿!(丑)阿要拿個刀來切切?(淨)不用。(丑)好吃相。(淨)斟酒。(丑)吓。(淨)再斟,再斟。(丑)㕭。(淨)閃開!(丑)㕭,茶來。(淨)走你娘的路!(丑)走沒走哉,啥撞㕶厾娘個鬼!(下)(淨)咳!喒想那個蔡京童貫楊戩高球這班狗咱的!

【刮地風】〔噯呀!〕想起那權臣忒煞也勢〔噯〕甚驕,慣縱着心腹,貪饕,貪饕。生辰綱滿載珍和寶,逐件件是民間剝下的〔噯〕脂膏!只見那搜刮價把民財耗;又見那輸運價把民利擾。若說起,怨聲兒激遍郊。〔俺呵,〕猛拚碎首塗肝腦!入虎穴,把虎子掏。料不為蠅頭激動咱這英豪。

喒想他每年齎送生辰綱上京,必有官兵護送。咱一人幹得甚事來?

【四門子】算將來,此事非關小。算將來,此事非關小。料區區怎能把黨羽招?及早向東溪保正密投醪。縱不貪財寶,料聞言,怒氣難消。仗義聚英豪,生辰綱將來輕輕担兒上挑。那怕他官兵勢驍,干戈衞牢,〔呀,〕霎時間,攫取如拾草!

(丑上)阿呀!一個甏 乎打碎,獻子底哉!客人阿吃哉?(淨)不用了。(丑)蓋沒算賬。(淨)多少?(丑)黃酒一壺,燒酒一壜,紅曲燒猪頭一個,共銀一兩二錢七分三厘。(淨)有。(丑)咦。(淨)呔。(丑)纔是銀子。(淨)拿去。(丑)咦,介定大銀子,難道纔不拉我個哉?等我問聲里看。客人,這定銀子可要夾夾?(淨)怎麼講?(丑)這定銀子可要夾夾?(淨)這錠大銀子還要加,加你娘的鳥!(丑)咦,我說這定銀子阿要夾夾,里說這錠大銀子還要加,讓我來上里一上介。客人,小本錢折不起,還要二三厘。(淨)還少?有!(丑)客人看牙齒!(淨)造化你!(丑)留拉里下遭再來吃沒是哉。(淨)酒家,你是個好人,下次再來照顧你。(丑)㕭。(淨)酒家來,你來。(丑)阿喲!阿喲!(下)(淨)斷送一生惟有,破除萬事無過。(下)

(末,外上)走吓。漏永沉沉靜,孤燈滴滴青。自家朱仝。(外)自家雷橫。我們奉官府明文緝獲盜賊,方纔見一個赤髮虬髯的漢子走將過去,必定是個歹人。我們快些趕上去。饒他走上㷔摩天,脚下騰雲須趕上。(下)

(淨上)好酒!

【水仙子】俺,俺,俺,俺可也疲躡蹻。怎,怎,怎,怎說的不飮個從他酒價兒高?早,早,早,早已是醉酕醄。强,强,强,强把那村逕遶。苦,苦,苦,苦那迢迢跋涉遙。看,看,看,看那牛羊下,日沒林臯。這,這,這,這虞淵漠漠,誰伴寂寥?〔呀〕見,見,見,見那夕陽影裏傾頽廟。

時酒湧上來了,這便咱處?吓,這里有個古廟在此,不免進去睡他娘一覺再走吓。神道請了,神道請了。喒劉唐要借你供桌上睡一覺哩。

我暫,暫,暫,暫借宿度今宵。

(外,末上)走吓,行人趕行人,一程又一程。哥吓,方纔見一面生歹人走到這里,怎麼不見了?這里有個靈官廟在此,我們進去看來。兩廊下去不見,到正殿上去。呀,想必就是他。看他可有兇器;把他緊緊的綁起來。如今喚他醒來。啲!漢子醒來!(淨)不要頑。(外,末)快些醒來!(淨)

【煞尾】俺鼾鼾睡裏,恁可也休相攪。

(末,外)你是什麼人?(淨)

俺是個海內英豪。

(末,外)如此說,是個强盜。(淨)呔!

休猜做踰牆穿壁。

你們拿咱到那里去?(末,外)拿你去見保正。(淨)吓,拿喒去見保正。閃開!喒正要去見他。只是這麼樣,怎好去見他?也罷!

好一似失林的困鳥!

(末,外)走吓。(淨)喒不走便怎麼?(外)你不走就打!(末)我就砍!(淨)喒就走!就走!(仝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