綴白裘/一/爛柯山

Top / 綴白裘 / / 爛柯山

爛柯山

寄信

(淨上)賣雜貨吓。買賣歸家汗未消,上床猶自想來朝。當家為甚頭先白?一夜思量計萬條。老漢姓,名別古,乃會𥡴村人氏,落鄕居住。我一生只靠貨郞為生,平生正直無私;一不與人為媒,二不與人作保,三不與人捎書帶信。故此,那些人多叫我是張別古張別古。今日天氣晴朗,不免到城中賣些貨物走遭也。

【端正好】條繩,為活計;只我這八條繩,俺可也為活計。只我這貨郞担是俺的衣食。把鼓兒到處搖,將去過東村,又轉到西村地。

【滾綉毬】賺些兒粗粮和那薄食,養活俺的妻兒和那小的。我賣的是青銅鏡,蠟環,頭篦,小兒郞戲耍的東西。只我這擔頭,挑着小傀儡,還有那鏇子的壺瓶和那耍棒鎚。來,來,來買我的東西。

(內唱介)(淨)呀,你看三人一簇,五人一羣,熱鬧烘烘,不知為何?待我問一聲。喂,大哥。(內)怎麼?(淨)借問一聲,今日為何這等熱鬧?(內)今日新太爺到任故此熱鬧。(淨)咦一,希,希,希,有興頭吓有興頭!我前年賣貨遇着新太爺上任,那日生意大不相同,着實賺了幾錢銀子。今日又遇新太爺上任,今日的生意有些意思。待我擠上去看他一看,有何不可?不要擠,不要擠。(下)

(雜扮小軍,皂隸,末張千引生上)花開不擇貧家地,日照山河到處明。某朱買臣是也。多感王安道哥哥相贈盤纒,到京應試,又得司徒大人引荐,蒙聖恩除受俺為會𥡴太守。今日到任。左右,打導到蓬萊驛去。(衆應轉介)

(淨上,看介)咦,看這新太爺好似東村二公的女婿朱買臣。自古道:『官是新的,人是舊的。』待我叫他一聲看。喂!朱買臣朱買臣。(末喝介)老爺的名字,你敢亂叫!(淨)不是;小老兒叫張別古,是你老爺的故友。(生)叫張千。為何喧嚷?(末)外邊有個貨郞兒,口稱老爺名字。(生)可是叫張別古麼?(末)正是。(生)這是我本村人,與我請來相見。(末)吓,老爺請你進去。(淨)吓,你家老爺說請我進去?(笑介)喂,大叔,我的担兒在此,煩你照管照管,不多幾句話就出來的。——吓,大人,恭喜,賀喜。(生)別古,久違了。(淨)大人請上,待小老兒拜見。(生)不消。(淨)定要拜的。(生)豈敢。(淨)奧,奧,如此,從命了。(生)好說。看坐。(淨)如今老漢是大人的子民了,焉敢望坐?(生)別古比衆不同,請坐了。(淨)如此說,告坐了。(生)請坐。(淨)大人一向是這個——(生)吓。(淨)好麼?(生)好。別古,我大哥王安道,兄弟楊孝先,好麼?(淨)好,他每多好。(生)東村二公好麼?(淨)可是令泰山?好!越老越精健。吃些短頭素,佛會裏沒時常去走走。好。(生)他女兒玉天仙可曾去嫁人麼?(淨)大人差矣,今日大人衣錦榮歸,令正是一位夫人了,怎麼說『嫁人』二字?(生)別古有所不知。他當初逼我的休書,趕我出門;今日煩你捎個信兒與他,叫他早早去嫁人。(淨)大人到忘了:老漢一不與人做媒,二不與人作保,三不與人捎書帶信?今日若與大人捎了信去,我這『別古』二字就叫不成了。(生)正是,我到忘了。——且住,自古『利動人心。』張千,取二兩銀子過來。(末)吓,老爺,銀子有了。(生)別古,煩你帶個信兒與劉二公,敎玉天仙早早去嫁人。我有白銀二兩相送,一定去走遭。(淨)吓,待老漢想來。(生)你去想來。(淨)且住,我賣了一日的貨,趂不上一二錢銀子;如今捎得一個信就有二兩銀子,我這『別古』二字又不要在凌煙閣上標名,五鳳樓前畫影,管什麼別古不別古,就捎個信兒何妨?大人有命,老漢焉敢有違?只是這銀子斷斷不敢領。(生)那有不受之禮?請收了。(淨)吓,不敢領,不敢領。(生)請收了。(淨)如此,多謝大人。我就去便了。(生)有勞。請。情到不堪囘首處,一齊吩咐與東風。(生,衆下)

相駡

(淨)受人之托,必當忠人之事。受了他二兩銀子,只索去走遭也。

【粉蝶兒】每日價轉衖尋村,若說起張別古,那一個不認?手揑着蛇皮鼓,遶串串莊村。那些小兒郞,趲銅錢,包粟頭,將咱來提名尋問。

此間已是東村了。

【醉春風】俺可也抖搜起老個精神。〔若見那劉家女兒,〕儘力兒將他來搶白一頓:全不想二十年夫婦,索個休書,怎下得絕情!狠,狠,狠!全不想夫唱婦隨,夫榮妻貴,言和〔也那〕語順!

此間已是了。二公在家麼?(外上)不作虧心事,敲門不吃驚。是那個呀?原來是張別古。請裏面坐。(淨)有坐。(外)別古,你在那裏來?(淨)在城中生意囘來。(外)城中可有什麼新文?(淨)新文到沒有,有天大一樁喜事在此,報與你知道。(外)有何喜事?說與我聽。(淨)我不對你說,請你令愛出來對他說。(外)吓,待我喚他出來。我兒快來。(旦上)爹爹,怎麼說?(外)伯伯在此,有什麼天大喜事要對你說。你且上前相見。(旦)伯伯。(淨)大姐。(旦)請問伯伯有何喜事?(淨)大姐,恭喜,賀喜。喂!二公,你的女婿做了官了。(旦)爹爹不要倸他。這窮短命的不知死在那個山坡裏,那裏做什麼官!(淨)做了本郡太守。(外)你在那裏見來?(淨)我在蓬萊驛與他相見過的。(外)他比前如何?(淨)比前大不相同了:五花頭踏,駿馬雕鞍,前遮後擁,十分富貴。他明日將鳳冠霞帔來接你,你就是一位夫人了。(旦)這個不勞奉承。他若做了官,我自然是一位夫人了。(淨)我來奉承你,只怕也未必吓!(外)別古,你把他的榮耀說與我聽。(淨)待我說與你聽:

【迎仙客】只見那舊伴當從前擺,那些新弓兵隨後跟。

他有一句說話。(外,旦)有什麼話?(淨)

他叫恁臉搽着脂粉,重整衣衫舊換新。

(旦)吓,想是來接我了。(淨)呣!他要來接你了麼!

他叫恁車駕的穩,准備着去嫁別人。

就是這麼一句話。(旦)自古道:『夫榮妻貴。』他如今做了官,難道就忘了我不成?(外)我兒說得不差。(淨)咳!

【上小樓】你說的話兒,全無本分!那大人言行忠信:他曾學曾子修身,顏子居仁,孟子擇隣。他舊年四十九命不通,不肯把功名求進。全不想君子人,固窮守分!

(旦)他在我家二十多年,也沒有什麼不好!(淨)

【前腔】(換頭)想當初,要休時,〔你便〕索了休——

公。(外)吓。(旦)爹爹。(外)𠲔!(旦)咳!(淨)

你女兒也個忒狠!全不想半夜三更,身上無衣,肚內無食,就斷送他離門。恁忒絕情,下狠心,忘恩短幸,一家兒,身遭悲困!

(旦)他在我家二十年,那些不虧了我?為人也要知恩報恩纔是。難道就忘了!(外)是吓。(淨)着吓!

【么篇】(換頭)若說起知恩得這報恩,你待要重招女婿,另嫁個〔噯,〕郞君。似你這般嫌貧愛富誰親近?更生的少喜〔噯〕多嗔。你是個木乳瓶,身清得這口緊。你命犯着鐵掃箒,掃壞了他〔噯〕家門。那大人他言行忠信,一家兒不和〔噯〕親。你是個女弔客,母喪門!

(旦)呀啐!你這老猪狗!(外)住了!怎麼駡起來?(旦)把年紀,倒與別人管閑事!(淨)吓,吓,吓,我老人家好意,說了你幾句,竟駡起我來!(外)別古,不要倸他。(淨)咳!我這牢貨物總是賣不成的了,待我再說你幾句!(旦)我也沒有什麼過犯與你說!(外)還不住口!(淨)

【煞尾】我把你從前過犯一時論!

(旦)我的家門,別人也管不得。(淨)

若提起家門,〔呣,〕也不値半文!〔二公,〕那大人眼中常把淚珠搵,提起來,連老漢也傷情。他是個有南有北的眞實漢,可憐他,受屈啣寃沒處伸。誰似他遭厄困!

(旦)他在我家二十餘年,難道一些好處也沒有的?(淨)他在你家二十年吓:

枉受了萬苦千辛!

(旦)啐!老不賢!老殺才!誰要你管閑事!(淨)呵呀!二公,他駡我,我也要駡了吓。(外)這個使不得。(旦)啐!老忘八!老烏龜!駡了你便怎麼樣!(淨)你這臭花娘!(旦)老忘八!(淨)臭淫婦!(旦)老烏龜!(淨)嗄!𣬿千人個!阿要我駡出㕶個制命個來!(旦)老烏龜!駡出什麼來!(淨)駡哉㖸。唔個圓——(旦)圓什麼!(淨)圓毴花娘!(下)

(外)阿唷唷!氣死我也!我說他是個老人家,讓他些罷,你偏要惹他。好好的人被他駡什麼圓毴花娘!(旦)啐!我好端端坐在裏頭,叫我出來受這場氣!(外)呀!當初你不聽我的說話,所以如此,到來埋怨我!(旦)爹爹,不要說了怎麼樣尋個計較去見他便好。(外)我那裏有什麼計較?(旦)好爹爹,不要作難自己孩兒▲。(外)早是我有主意。我見你索了他的休書,我將白銀十兩,棉衣兩套,央王安道送與他上京應試,如今還是央王安道去說便了。(旦)如此說,眞個虧了爹爹了。(外)不是虧我虧了那個?(旦)呣,還虧了孩兒。(外)虧你什麼?(旦)諾,還虧我不曾去嫁人。(外)倒虧了你?不羞!(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