綴白裘/一/牡丹亭

Top / 綴白裘 / / 牡丹亭

牡丹亭

冥判

(鬼,雜,引淨上)鐵判靈官是喒名,赤鬚鐶眼顯威靈。金鷄剪夢追魂魄,定不留人到五更。某乃十殿閻羅殿下一個判官是也。原有十個殿下,只因陽世趙大郞金韃子爭佔江山,損折了衆生,那十停去了這麼一停。玉皇大帝照見下方人民稀少,欽奉裁減事例。九州元有九個殿下,單減了十殿下之位,印無着落。玉帝可憐下官正直聰明,着俺權掌十地獄印信。今日走馬到任。叫鬼卒。(衆)有。(淨)各役齊備了麼?(衆)齊備了。(淨)帶馬過來。

【點絳唇】十地宣差,一天封拜閻浮界。陽世栽埋,又把俺這里門桯親自邁。

(吹打拜印)(衆鬼參見介)(外)啓上判爺:新官到任,多要執筆判刑名,押花字,請判爺喝采一番。(淨)有這個例麼?(外)是。(淨)站立兩傍。(外)吓。(淨)你看這筆,俺拿在手中,好不干係也!

【混江龍】這筆架在落迦山外,肉蓮花高聳在案前排。捧的是功曹令,史職事當該。這筆管兒是手想骨,脚想骨,挫得圓滴溜溜。這筆毫是牛頭鬚,夜叉髮,鐵絲兒揉定赤個支腮。這筆頭公是遮須國選的人才。這管城子在夜郞城受了封拜。我哨一聲支兀另,漢鍾馗其冠而不正;舞一囘疎喇唦,斗河魁近墨者黑。我喜時節,向奈河橋提筆兒耍去;悶時節,向鬼門關投筆歸來。威凛凛,人間掌命;顫巍巍,天上只這消災!

這簿上到也開除得明白。還有幾宗人犯未經發落?(外)只有枉死城中男犯四名,女犯一名,未曾發落。(淨)先帶男犯四名過來聽審。(老旦)吓!枉死城中男犯走動。(生,末,付,丑)走吓。要知前世因,今生受者是;欲知後世因,今生作者是鬼犯們見。(外)聽點!趙大!(生應)錢十五!(末應)孫心!(付應)李猴兒!(丑)㕭!(淨)趙大,你有何罪業,在枉死城中?(生)小鬼犯在生喜唱歌詞。(淨)喜唱歌詞!錢十五,你有何罪?(末)小鬼犯愛住香泥房子。(淨)香泥房子!罪過吓!孫心,你有何罪呢?(外)小鬼犯好使些花粉錢。(淨)呣!看他不出,到是風流鬼了!李猴兒!(丑)㕭。(淨)你有何罪,也在這枉死城中麼?(丑)小鬼犯有德而無罪。(淨)呣!怎麼說有德而無罪呢?(丑)小鬼犯在生濟人之急,熄人之火,好男風。(淨)好男風!(笑介)(丑)吓,像是判爺也愛此道個。(淨)唣!這厮將男作女,還說有德而無罪?也罷,你們的造化。俺判爺今日初權印信,且不用刑罰。你們卵生隊里去罷。(衆)什麼卵?若是囘囘卵,又要到邊方上受苦去了。還求個人身。(淨)吓!你們還想人身?(衆)自古人身難得。(淨)也罷,向蛋殼里走遭。(衆)又怕陽世人宰吃。(淨)也罷,只叫陽世人宰吃你們不得便了。趙大!(生)有。(淨)你喜唱歌詞,罰你去做個黃鶯兒,不負你的元形。(生)多謝判爺。(淨)錢十五,你愛住香泥房子,貶你去做個燕兒,向燕巢裏去受用。(末)多謝判爺。(淨)孫心愛使花粉錢,叫你去做個花蝴蝶。(付)多謝判爺。(淨)李猴兒!(丑)㕭。(淨)咳!你這業障!幹這個營生,叫俺怎生樣發落?(丑)只揀好白相個不一個拉我做做。(淨)呣!要做個好的?也罷,罰你去做個蜜蜂兒。(丑)蜜蜂阿好白相個介?(淨)好便好,只是屁股裏常帶着一個針兒,如有人惹你,你就針他這麼一針。(丑)若是判爺惹了我,也就針你個一針?(淨)唣!四個蟲兒站過兩傍,聽俺吩咐!(衆)吓。(淨)

【油葫蘆】蝴蝶呵,恁粉版花衣勝剪裁。蜂兒呵,恁便忒個利害,甜口兒咋着細腰捱。燕兒呵,斬個香泥,弄影勾簾內。鶯兒呵,溜笙歌,驚夢紗窗外。恰好個花間四友,可也無拘礙。

(衆)好快活吓!(淨)你們不要快活盡了,那陽間孩子們好不輕薄哩!

他把那彈珠兒打的呆,扇梢兒恁便扑的壞。不枉了你那宜題入畫高人愛。則叫你翅膀兒展,將個春色,〔只這恁麼〕鬧場來。

隨風而去。(衆飛下)(淨)帶女犯上來!(老旦)吓!枉死城中女犯走動。(旦上)天台有路難逢俺,地獄無情却恨誰?女犯見。(淨)去了魂帕。(老旦)吓。(旦)阿呀!好怕人也!(淨)呀!

【天下樂】猛見了,蕩地驚天。一個女俊才,咍也麼咍,來俺這裏來。

(旦)好苦呀!(淨)呀!

血盆中叫苦觀自在

(老旦)稟上判爺:這女鬼到也生得標致,留到後殿做一位夫人罷。(淨)唗!律有天條,擅用囚婦者斬!

則這你那小鬼頭兒胡亂篩!俺判官頭在何處去買?不曾見粉油頭,忒弄色!

女鬼,你且跪上來。再上些呀。

【哪吒令】瞧了恁潤風風粉腮,到花臺酒臺;溜些些短釵,過歌臺舞臺;笑微微美懷,住臺。因甚的病患來?是誰家嫡支派?這顏色不像似在泉臺。

曾適人否?(旦)小女犯為花園遊春,得其一夢。夢見一秀才年可弱冠,手折柳枝,要奴題咏。留戀婉轉,甚是多情。醒來題詩一首:『他年若得蟾宮客,不在梅邊在柳邊。』因此傷感,壞了一命。(淨)謊也,謊也!世間那有一夢而亡之理?

【鵲踏枝】溜溜,一個女嬰孩。夢兒裏能甯耐。誰曾掛圓夢招牌?誰和你測字道白?咍也麼咍,那秀才兒何在?夢魂中曾見誰來?

(旦)不曾見誰。夢到正好時節,只見花片兒吊將下來,把奴驚醒。(淨)落花驚醒,這是花神之故了。(外)便是。(淨)喚南安府後花園花神過來。(老旦)吓,南安府後花園花神有請。(末上)紅雨數番春落魄,山香一曲女消魂。老判大人請了。(淨)請坐。(末)有坐。(淨)這女鬼說花飛驚閃而亡,可是麼?(末)端的是他。他與秀才夢的纒綿,故爾落花驚醒。(淨)莫非你假充秀才迷惑人家女子麼?(末)這花色花樣,多是天公注定的。小神不過欽奉遵依,那有故意勾人之理?況古來從沒有玩花而亡之理。(淨)吓,你道沒有玩花而亡的,待俺說幾個與你聽者!

【寄生草】花把青春賣,花生錦繡災。有一個夜舒蓮,扯,扯不住留仙帶。有一個海棠絲,剪,剪不斷香囊怪。一個瑞香風,趕不上非烟在。你道花容那個玩花亡,却不道花神罪業隨花敗。

(末)小神知罪,今後再不開花了。(淨)這花色花樣多是天公注定的,豈有不開之理?(末)是。(淨)俺今發四個蟲兒在你花園中,好生收管。這女鬼是慕色而亡的,發在鶯燕隊裏去罷。(末)這女犯是夢中之罪,還求判爺饒恕。况他父親為官清正。(淨)他父親是誰?(末)南安府知府杜寶,今陞淮揚總制之職。(淨)看他不出,到是一位千金小姐!待俺奏過天庭,再行議處便了。(末)謝了判爺。(旦)多謝判爺。(淨)不要謝,不要謝。(旦)煩判爺查女犯為何有此傷感之事。(淨)這早已注在那斷腸簿上了,何須查得?(旦)再求判爺查取女犯丈夫,還是姓。(淨)花神,你看他就要查他丈夫的名姓。取姻緣簿過來。(外應,淨看念介)『新科狀元柳夢梅杜麗娘,前係幽歡,後成明配,相會在梅花觀。』吓!元來有此一庄公案!此乃天機,不可泄漏,取過了。(外)吓。(淨)吓,女鬼,你的丈夫姓,姓,日後自然明白。俺今放你出了枉死城,隨風遊戲,跟尋此人便了。(旦)多謝判爺。女犯爹娘在揚州,可能一見?(淨)花神引他望鄕台一望。(末)是。小姐這里來。(旦)那里是揚州?(末)這一帶就是。(旦)阿呀!爹娘吓!望得孩兒好苦!待我飛下去。(淨)吓!來吓,來吓!還不是你去的時節。功曹,給一紙遊魂路引與他。花神,休壞了他肉身也。(末)是。(淨)

【尾】慾火近乾柴,且留的青山在。不可被雨打風吹日晒,只許恁傍月依星將天地拜。一任你魂魄來囘,敢守的破棺星,圓夢那人來。

(末)小姐這裏來。(各下)

拾畫

(小生上)

【引】驚春誰似我?客途中,都不問其他。

脈脈梨花春院香,一年愁事費商量。不知柳思能多少,打疊腰肢鬥郞。小生柳夢梅臥病在梅花觀中,喜得友知醫,調理痊可。只這幾日,春愁鬱悶,無計排遣。早間石姑姑說此間有座後花園儘堪遊賞,只宜散悶,不許傷心。為此一徑行來。此間已是。好個葱翠籬門,可惜倒了半架。不免捱身而入。咳!凭欄仍是玉欄杆,四面牆垣不忍看。想得當時好風月,萬條烟罩一時乾。好個淒涼所在也!

【好事近】則見風月暗消磨,畫牆西,正南側左。

呀!險些兒絆上一跌。

蒼苔滑擦,倚逗着斷垣低垜。因何蝴蝶門兒落合?

原來以前遊客頗盛俱題名在竹林之上。

客來過,年月偏多,刻劃盡琅玕千個,早則是寒花遶砌,荒草成窠!

且住,我想這梅花觀乃女冠之流,怎生起得這座大園子?好疑惑也!就是這灣流水呵:

【錦纒道】門兒鎖,放着這武陵源一座。恁好處,敎頽墮。斷烟中,見水閣摧殘,畫船抛躱;冷鞦韆尙掛下裙拖。又不是曾經兵火。似這般樣狼籍呵,敢斷腸人遠,傷心事多!待不關情麼,恰湖山石畔留着你打磨陀!

(內作石倒响介)阿呀!好一座太湖石山子,怎麼就倒壞了?吓吓,你看石底下是什麼東西。待我看來。咦!是一個紫檀匣兒。不知什麼東西在內。吓!却元來是一個小軸兒。不知畫的什麼在上。咦!原來是一幅觀音大士。善哉善哉,待小生捧到書館中去焚香供奉,强如埋在此間。

【千秋歲】小嵯峨,壓得這㫋檀合,便做了好相觀音俏樓閣。片石峯前,那片石峯前,多則是飛來石,三生因果。請將去,在爐烟上過,頭納地,添燈火,照得他,慈悲我。俺這裏盡情供養,他於意云何?(暫下,卽上)

呌畫

來此已是書房中了,待我閉上門兒,展開一看。呀!好莊嚴也!

【二郞神】能停妥,這慈容只合在蓮花寶座。〔咦咦,〕為甚的獨立亭亭在梅柳左,不栽紫竹,邊傍不放鸚鵡?

原來不是觀音哪。

只見兩瓣金蓮在裙下拖。

呀!觀音那來這雙小脚?不是觀音,定然是嫦娥。㕶!若是嫦娥呵:

並不見祥雲半朶

吓!我想旣不是嫦娥,又不是觀音,難道是人間的女子不成?非也。那人間那得有此絕色也!

這畫蹊蹺,敎人難揣難摹。

呀啐!只管胡思亂猜。你看帙首之上,有小字幾行。待我看來。吓,吓,吓,『近覩分明是儼然,遠觀自在 飛仙。他年得傍蟾宮客,不在梅邊在柳邊。』呀!原來是人間女子的行樂圖。㕶,何言『不在梅邊在柳邊?』眞乃奇哉怪事也!

【集賢賓】蟾宮那能得近他?怕隔斷天河。

阿呀!美人吓美人!我看你有這般容貌,難道怕沒有個好對頭麼?

為甚的傍柳依梅去尋結果!

我想世上那梅邊柳邊,可也不少。小生沒叫做柳夢梅,若論起梅邊呢,小生是有分的。那柳邊呢?(笑介)小生亦有分的。

喜偏咱梅柳停和。

咦,這個美人吓,有些熟識得緊,曾在那裏會過一次的?……𠲔!一時再想不出來吓!咳!

我驚疑未妥,似曾向何方會我。

吓!啐,啐!我去春曾得一夢,夢到一座大花園梅樹之下,立着一個美人,——哪!就,就是他!他說:『生,生,遇俺方有姻緣之分,發蹟之期。』噯噯,就是你你說㖸:吓,美人,是你也不是你?

你休間阻,敢則是夢兒中眞個?

待我來細細認他一認。恰怎麼半枝青梅在手?㕶,㕶,㕶,恰是提掇小生一般哪。

【前腔】他青梅在手詩細哦,逗春心,一點蹉跎。小生待畫餅充饑,姐姐似望梅止渴。未曾開半點麼荷。含笑處,硃唇淡抹。

美人,看你這雙俏眼,只管顧盼小生。小生站在這裏,他也看着小生。小生走過這邊來,哪,哪,哪,又看着小生。啊呀!美人呀美人!你何必只管看我?何不請下來相叫一聲?吓,美人請,美人請。咳!柳夢梅柳夢梅,你怎麼這等痴也吓!

韻情多,如愁欲語,只少口氣兒呵。

吓,美人,你畫似崔徽,詩如蘇蕙,行書逼眞魏夫人。小生雖則典雅,怎能得及小娘子萬分之一?驀地相逢,不免步韵一首。(寫介)『丹青妙處却天然,不是天仙卽地仙。欲傍蟾宮人近遠,恰如春在柳梅邊。嶺南柳夢梅熏沐敬和。』噲!小娘子,這,這,這是小生的拙作,要,要請敎請敎。

【簇御林】他題詩句聲韻和,猛可的害相思,顏似酡。

吓,待我狠狠的叫他幾聲。噲!小娘子!小娘子!美人!美人!姐姐!我那嫡嫡親親的姐姐!

向眞眞啼血,你知麼?叫,叫得你噴嚔似天花唾。

咦!下來了,下來了!

動凌波,盈盈欲下,〔喲啐!〕不見些影兒那!

小生孤單在此,少不得將小娘子的畫像早晚玩之,叫之,拜之,贊之。

【尾聲】拾得個人兒先慶賀,柳和梅有些瓜葛。〔小娘子呵小娘子!〕只怕你有影無形盼殺我!

呀,這裏有風,請小娘子裏面去坐罷。小姐請,小生隨後。豈敢。小娘子是客,小生豈敢有僭。還是小姐請。如此沒並行了罷。(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