綴白裘/一/金鎖記

Top / 綴白裘 / / 金鎖記

金鎖記

送女

(外上)

【引】待取功名往帝都,十三幼女去從姑。

老夫竇天章,今當大比之年,欲到京應試。咳!奈因家下乏人,為此,今日將女兒送到婆家去為養媳。咳!可憐他(作擦鼻悲介)啼哭了一夜,我聞之慘然。吓!但事已至此,敎我也無及奈何。只得喚他出來,送去則個。(立起,手背揩泪介)吓,瑞雲孩兒那裏?(小旦上)吓,來了。(作悲介)(外)吓。

【引】在祠堂拜別慈親座。

(外)快來吓。(小旦)

爹行連喚,不能留戀須臾。

爹爹。(外)兒吓,你今日去拜見姑嫜,亦是好事,為何哭得這般模樣?(小旦)爹爹吓!(作高聲悲咽念介)孩兒只為一霎肝腸痛似割!(外)兒豈不聞幼是從父長從夫?(小旦)弱齡忍把嚴親撇?(作悲介)孑影誰將暮景娛!(外)你休眷戀莫踟蹰,忍敎捨却掌中珠。自今已了百年事,我此去須將萬里圖。鎖上門兒,待我送你去罷。(小旦)阿呀!娘吓!(對上場暗哭介)(外)吓!兒吓!

【集賢賓】你把啼痕淨掃眉暫舒。

(小旦)阿呀!娘吓!唔,唔,唔!(外右手攙小旦)

慢隨向街衢。

(外拿衣袖鎖鎖門,攙小旦走介)(小旦)

步行來——

(外)快些走。(旦)

步苦。

(外)這里是了。(小旦)

待趨前,又轉躊蹰。

爹爹,你是讀書之人,豈不聞子女婚嫁有時?孩兒年方十三,正該侍奉爹爹,豈有出嫁之理?(外)我的兒!我曾敎你讀過的吓。豈不聞詩經上云:『之子于歸,宜其家人。』如今那(指內介)婆婆處,就是你家裏了。

不記得于歸(洒袖介)舊語?

(小旦)爹爹,囘去罷。(外)

到此際,聲聲歸去。(小旦合)心痛楚,囘首處,淚珠如雨!

(外)說話之間,來此已是婆門首了。且展乾了眼淚,好進去相見。(向衣袖取出紅襖,抖開與小旦着介)我兒來穿了,好進去相見。(小旦哭介)(外)不必啼哭,展乾了眼淚。(洒袖整巾,打偏袖向內介)吓,裏面有人麼?(老旦上)

【引】子離家愁萬縷,撇不下掌中珠。

是那個?(外)親母出來了。(老旦)元來是親家。(外)不敢。(老旦)此位是誰?(外)就是小女。(老旦)就是令愛麼?(外)就是小女。(老旦)親翁請。(外)親母請。隨我進來。(小旦斜走,朝上立介)(外)老夫承親母厚愛,俯結絲蘿;因欲赴試,家下乏人,今日特送小女過門侍奉親母。(老旦)阿呀,親翁先來說一聲便好。今日媳婦過門,小兒又拜從先生去了。老身獨自在家,一無所備,怎麼好?(外)吓,吓,吓,老夫與宅上向係通家,何必煩費?(老旦)多謝親翁。親翁請上,老身有一拜。(外)老夫也有一拜。(朝上起坐拜)(老旦)愚頑孤子,僭求淑女,不勝蒹葭倚玉之慚。(外)艱窘腐儒,喜得佳婿,實切絲蘿附喬之幸。我兒過來,拜見了婆婆。(小旦福介)(老旦)阿呀,不消了。(小旦福過,速斜身走外身邊介)(外笑介)吓,吓,吓,阿呀。(左手攙小旦兩拜)弱息無知,惟望箴規嚴肅。(老旦)世家遺範,須知禮度優嫻。請坐。(外)有坐。(小旦立外椅邊介)聞親母訓子之功,不減于古時賢母。老夫每每嘆服。(老旦)親翁在上,老身自從先夫去世之後呵:

【黃鶯兒】獨自守寒廬。

(外)我兒過去。(老旦)

訓頑兒,苦念書。

(小旦斜眼看,不理,哭介)唔,唔。(外)久仰親母的家聲。難得。(老旦)

眼前蒙把姻盟許。

(外)只恐小女不堪侍奉君子。(老旦)親翁是:

禮樂大儒。

(外)惶恐。(老旦)賢媳是:

德容靜姝。

(外)吓,吓,吓,謬贊了。(老旦)

荷蒙不棄,容我攀玉樹。

(外)過謙了。我兒過來。(扯小旦衣,小旦作不理,立外身邊介)(老旦)

枉臨初,奈家貧乏禮,望你恕迂疎。

(外)老夫感激先親翁借貸之恩,祇為年來貧乏:

【前腔】無以報瓊琚。但思之(作看覷,淚介)每汗濡。反蒙結就侶。〔親母是:〕陶嬰孟母〔賢郞是:〕龍媒鳳雛。

(老旦)親翁忒過奬了。(外)

愧余何幸,把喬木附?

(老旦)好說。(外)只是小女呵:

早年孤,不聞母訓,全仗有賢姑。

(老旦)令愛德容閒雅,況且親翁家敎,不必老身訓誨。(外)倘有小節未諳之處,親母必須(斜眼看小旦介)體諒他些。(老旦)媳婦年幼,自然與親骨肉一般,不消親翁囑付。(外)若得他敬侍姑嫜,恪遵婦道,老夫方得一心前往,別無掛念。(老旦)不知親翁幾時起程?(外)老夫今日送小女過門,隨卽登程了。(老旦)去得恁促。待老身薄治盃茗,留親翁暫坐一坐纔好。(外)多謝盛情。還有朋友束裝相待,不得久停矣。(立起)親母,告辭了。(老旦)有慢。(小旦)阿呀!爹爹吓!(跪,雙手捧外下身介)

【猫兒墜】你待將兒抛棄,獨自向長途。早晚風霜可愼諸。未知何日到皇都。家書早寄囘來,免兒憂慮!

(外扶小旦起介)起來,我的兒,你也不要傷悲。只是你在此呵:

【前腔】侍姑須孝,凡百事,要勤劬。(雙手搭小旦肩,附耳)從此頑心當盡除。(指手心介)女紅休離得須臾。躊躇得你成人,我念方舒。

(小旦哭介)(外亦哭介)兒吓,我言已盡此,再不能盤桓了。親母,老夫就此告辭。(老旦)多多簡慢。(小旦)爹爹吓!再坐坐去。(外大哭打帽子頭介)

【哭相思】〔你看,〕幼女牽衣不忍分!

(小旦)爹爹吓!

你幾番欲去幾逡巡。

(外)我的兒!

我功名繫想多承望。

(各大悲介)(外)阿呀!

骨肉關情却是眞。

(小旦扯住外手)(外)我兒放手。(小旦)阿呀!爹爹!(外)放手。(小旦看外,軟跌介)(外下)

(老旦)呀!親翁請轉,媳婦悶去了!(外急轉,立下手,左手指內介)吓!阿呀!我兒!我兒(哭,將手背揩淚介)親母好生扶他進去。(外下,復上,雙手搭肚,呆看小旦介)(老旦)親翁放心,有老身在此。(外哭介)親母,老夫去也!(老旦)簡慢親翁。(外下)(老旦)媳婦醒來!

親去也。慢傷神,他成名,卽便整歸輪。

(小旦)爹爹吓!

從今只好登樓望。

(老旦左手攙小旦,右手關門)媳婦進去罷。(小旦)

目斷天邊一片雲!

(老旦)媳婦進去罷。(小旦)阿呀!爹爹!(老旦囘看介)吓,媳婦。(小旦哭介)唔,唔!(老旦作哽咽,右手揩淚走兩步)吓,進來。進來㖸。(攙小旦手下)

探監

(末上)虎頭門裏偷生少,枉死城中怨鬼多。自家乃山陽縣一個禁子便是。前日堂上發下一名女犯竇娥,自從他進監來,一些使用也沒有吓。也罷,我今日不免進去擺佈他一番,索些使用也是好的。正是:手執無情棍,懷揣滴泪錢。(老旦上)阿呀!好苦吓!

【銷金帳】雞鳴早起,未飮湯和水,往獄中尙有三四里,去看竇娥媳婦,把他寬慰。况連朝鎖禁,未審如何面嘴。瘦體柔姿,怎地當得起!無錢少銀,不知容咱見未。

老身為放媳婦不下,今日帶得一碗飯在此,待來看他。來此已是監門首了。禁長哥有麼?(末上)呔!什麼人在此大呼小叫?(老旦)是我在此。(末)你這老婆子是那里來的?(老旦)我是竇娥的婆婆。(末)吓!你就是竇娥的婆婆麼?(老旦)正是。(末)你來的正好。自從你媳婦進監來,一些使用也沒有。你今日帶得多少錢在此?拿來,拿來,待我與你分派分派。(老旦)阿呀,禁長哥吓,不瞞你說:我婆媳二人,多是孤身,突遭寃害,一家瓦裂,那有錢鈔來監使用?望大哥方便!(末)呔!自古道:『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。』你若沒有使用,只是你媳婦吃了苦了哪!打便還他的打,餓便還他的餓!你旣無使用,來也是多餘的了。走你娘的路!(老旦)阿呀,禁長哥吓,哀念我無辜受寃,發個大大慈悲,照顧他暫延性命,萬代陰功。(末)我且問你,你今日來怎麼?(老旦)老身放他不下,特來看他一看。(末)呸!到說得這樣自在!走你娘的路!(老旦)阿呀,禁長哥吓,自古公門裏面好修行吓。禁長哥請轉!禁長哥請轉!(末)做什麼?(老旦)銀錢是沒有,老身只得跪在此了。望大哥方便開一開!(哭介)

(末)咳,我是軟心腸的吓!婆子,起來,起來,待我開你進來。(老旦)多謝禁長哥。(末作開老旦進介)吓,禁長哥萬福。(末)罷了,罷了。(老旦)我媳婦在那裏?(末)在後北監。(老旦)吓!我媳婦在後北監?(哭介)(末)吓!婆子,開便開你進來,不許高聲,就要出去的吓。(老旦)是,曉得。(末)這裏來。(老旦)是。(末)哪,你媳婦在這裏頭。(老旦)阿呀!媳——(末)呔!(老旦)是。(末)叫你不要高聲,怎麼叫將起來?(老旦)不哭。(末)不許高聲!(老旦)是。(末)呔!竇娥!(小旦)阿呀!大哥,打不起了㖸!(末)不打你。你婆婆在此,可要放他進來?(小旦)望大哥方便,千萬放我婆婆進來。(末)吓,婆子,你站在此,待我進去開他出來。(老旦)多謝大哥。(末下)

(老旦)吓!媳婦!(小旦內)婆婆!(老旦)吓阿呀!兒吓!(小旦內)婆婆呀!你到此怎麼(老旦)

【㶚陵橋】我到此特來看伊。聽了你的聲音,敎我划地里肝腸碎!(內小旦接)我萬死一生,半人還半鬼。(老旦)〔媳婦吓!〕你不便,且遲遲,休得要為我忙驚起。

(小旦)我就出來了。(老旦)吓,媳婦,待我進來看你罷。(小旦)阿呀!婆婆吓!你千萬不要進來。看了裏面這些光景是

悲——兀的不痛垂淚!

(搶上介)婆婆在那裏?(老旦)媳婦在那裏?(小旦)阿呀!婆婆吓!(抱跪介)(老旦)阿呀!媳婦吓!(抱住哭介)

【憶多姣】眼乍瞥,五內裂。痛你無端受縲絏。家破人離和誰說?(小旦)我命當絕,我命當絕。害我婆婆痛切!

(老旦)媳婦吓,我帶一碗水飯在此。來,你可吃些。(小旦)婆婆吓,叫做媳婦的那裏吃得下?(老旦)略略吃些罷。(小旦吃,吐介)(老旦)阿呀,媳婦吓,你從小嬌養,何曾受得這般苦楚?(小旦)阿呀!婆婆吓!

【鬥黑麻】說不盡獄底凄涼,眞堪痛切!風雨黃昏,鬼聲四接。梆鈴響,響不歇。待少朦朧,驚魂又掣。(合)聞言慘切。伊今休再說。只願早遇廉明,早遇廉明,把覆盆照徹!

(末急上)吓!竇娥在那里?竇娥在那里?(老旦)大哥,怎麼說?(末)吓,竇娥,你還不曉得麼?(小旦)不曉得。什麼?(末)今早刑部堂上有文書倒下,道你罪名已實,要將你處决了!(小旦)呀!要將我處决了!(末)㕶(小旦)阿呀!婆婆!(老旦)媳婦!(小旦)阿呀!阿呀!(跪地作死介)(老旦)阿呀!媳婦甦醒!甦醒!(末)阿呀!不好了!竇娥醒來!竇娥醒來吓!老婆子,快些叫!(老旦)

【憶多姣】我聽伊說,要把囚犯决;嚇,嚇得我魄散魂飛聲哽咽。捫地呼天空激切。痛你賢哲,痛你賢哲,忍見剛刀濺血!

(末)竇娥竇娥!(老旦)媳婦醒來!(小旦醒介)(老旦)好了!好了!(末)阿呀呀,到嚇得我一身冷汗吓!婆子看好了你媳婦,待我去拿些熱湯水來。(老旦)多謝大哥。(末)咳,這是那里說起!(下)(小旦)

【鬥黑麻】我罹此極刑,定因往業。

吓!婆婆在那裏?(老旦)吓,媳婦,婆婆在此。(小旦)呀阿呀,婆婆吓!(老旦)阿呀,媳婦吓!(各哭介)(小旦)

只苦伊老去無依,見茲慘切。今日會,明日別,人鬼幽冥,只在片刻永訣!(合)蘭摧玉折,寃深千萬劫!

(老旦)張驢兒,天殺的吓!

便日上西方,日上西方,此仇怎雪!

(末奔上,開門介)吓!婆子,快些走出去,官府下來點閘了!走!走!走!(小旦,老旦,抱住合)

【哭相思】抱頭悲哭不能言。

(末)放手!放手!(小旦,老旦)

死別生離在眼前!

(末)呸!放手!(小旦)阿呀!婆婆吓!(老旦)媳婦!(末)放手!(小旦)婆婆!(老旦)媳婦!(末扯介)呸!走出去(推老旦出,跌地介)(末關門介)(小旦)阿呀!婆婆!(末)呔!還不進去!(小旦)婆婆!(末)呔!進去!(小旦)阿呀!(末)進去!(小旦)阿呀!(末拖小旦下)(老旦起介)

東去伯勞西去燕,斷腸囘首各烽烟!

(下又覆上,叫介)吓阿呀!媳婦在那里吓!阿呀!媳婦的兒吓!(大哭下)

法塲

(副,末,引丑上)

【引】奉命監斬竇娥。令權在手,任我施行。

天道昭昭無不昧,報應分明有鬼神。下官山陽縣四衙錢為命是也。今乃六月初三,奉旨决囚。奉憲委下官監斬犯婦一名竇娥。吓!劊子手!(付,末)有。(丑)犯婦可曾綁下?(付,末)綁下了。(丑)把閑人打開去,將竇娥先帶到法場上伺候。(丑下)(付,末)吓!閑人站開!竇娥走動!(小旦內)好苦吓!上天天無路,入地地無門!慢說奴心碎,行人也斷魂!(付,末)走吓!(小旦上)不想我竇娥今日典刑也!(付)閒人站開吓!(小旦)

【端正好】沒來由,犯王法;葫蘆提,遭刑憲。叫聲屈,動地驚天。我將那天地合埋怨。〔天吓!〕怎不與人行方便!

(付,末)吓!竇娥,你也該認些自家不是。只管埋怨天地何用?(小旦)位哥吓!

【滾綉毬】有日月,朝暮顯;有山河,今古傳。〔天吓!〕却不把清濁來分辨!可知道錯看了盜跖顏淵?有德的,受貧窮,更命短;造惡的,享富貴,又壽延。〔天吓!〕你做得怕硬欺軟!不想道天地也會順水推船!〔阿呀!地吓!〕你不分好歹難為地!〔阿呀!天吓!〕不辨賢愚枉做了天!

(小旦作死介)(末,付)阿呀呀!竇娥醒來!竇娥醒來!(付,末)好了!好了!

(小旦醒介)

只怎不獨語無言!

(末,付)竇娥,你今日法場典刑,難道沒有一個親戚來看你麼?(小旦)阿呀,二位哥吓!

【叨叨令】你道我當刑赴法場,到此際,有何親眷?

(末,付)我每前街裏去罷。(旦)

前街裏去,告恁看些顏和面。

(末,付)我每後街裏去罷。(旦)

後街裏去,可不把哥埋怨?

(末,付)為什麼到怕後街裏去呢?(小旦)

後街裏去,只恐怕俺婆婆見。

(末,付)吓,竇娥,你今日法場典刑,連自己性命顧不來,還怕什麼婆婆見你慘傷麼?(小旦)阿呀,二位哥吓!我不怕別的,只怕婆婆見我繩穿索綁,押赴法場,餐刀處決呵!

兀的不枉將他痛殺人也麼哥!枉將他慘殺人也麼哥!

(末看付介)咳!可憐!可憐!(付)便是。(小旦)因此,哀告二位大哥:少刻臨刑時節,把我一刀兩段,快些決絕了罷。(末,付)却是為何?(小旦)則免得婆婆見了傷心,二則也免得奴家受苦。(付,末)咳!可憐!可憐!(小旦)阿呀!

告,告哥哥,臨刑時好與奴行方便!

(跪介)(付,末)阿呀呀,起來,起來。(老旦內)阿呀!我那媳婦在那裏?(末,付)竇娥,那邊有個老婆子一步一跌趕將上來,想是你婆婆來了。(小旦)

【脫布衫】〔呀!〕我見,見婆婆走動危顚!

(老旦上)阿呀!媳婦吓!我特來送你!(小旦)

哭哀哀送我歸泉!

(老旦)痛殺我也!媳婦,你有話吩咐我一聲。(小旦)

頓敎人肝腸斷也,揣心頭,有針無線!

(老旦)難道你先去了!(小旦)

【小梁州】渺渺幽魂我占先,不能勾伴你衰年。

(老旦)媳婦,叫我何忍見你受此慘禍!(小旦)

霎時間,身首不完全。伊休見,恐見了倍熬煎!

(老旦)媳婦,你先去,我隨後就來也!(小旦)阿呀!婆婆吓!

【么篇】你是個老年人,加餐强笑方為善。休得要想後思前。

(末,付)官府下來了,走罷。(推開各走介)(老旦趕上)阿呀!媳婦的兒吓!只是你爹爹囘來,叫我如何回覆他?(小旦跌上兩場角)爹爹!爹爹!阿呀!爹爹吓!

他待要親兒見,恐聞言驚戰。婆婆切莫與他言。

(末,付,推老旦下)(丑上)(末,付)婦人當面。(丑)竇娥,你小小年紀,下得這般毒手,下次不可吓!(小旦)

【上小樓】這的是王家重典,西台風憲!

(雜扮二小鬼執旗暗上)

咱便有萬口千牙,累疏連篇,怎辯沉寃!恁可憐,幼小年,難禁着熬煉!咱便餐刀——

(末,付)風起了吓。(小旦)

博得個死而無怨!

(末,付)下雪了,好奇怪!好奇怪!(小旦)

【四邊靜】〔呀!〕霎時間,狂風禁旋,戰戰兢兢不能向前。雪又滿天,對面難分辨。多因是蒼天憐念我寃,因此上,陰陽變。

(末,付)時已將至午時。(丑)分付收綁。(付末)吓。(丑)分付動手。(付)吓!開刀!(生騎馬急上介)呔!刀下留人!奉提刑老爺之命,炎天降雪,必有奇寃。應決人犯,帶去收監,請旨定奪。(丑)是。(生下)(丑)劊子把竇娥放綁,帶去收監。好造化!正是:萬般多是命,半點不由人。(丑下)

(老旦上)我那媳婦的兒在那裏?(老旦將裙披小旦身上介)(小旦)

【煞尾】似驅羊屠肆前,霎時間,重放轉。

(末,付)婆子,這是上天憐你媳婦寃枉,降這等大雪。(老旦)便是。(小旦)

謝皇天,刀下留殘喘。這囘家,看我的婆婆,歡容定不淺。

(付)進監去罷。(小旦)婆婆,方纔媳婦繩穿索綁,押付法場——(末,付)走吓!(小旦)阿呀!阿呀!(末,付,舉刀,驚下)(老旦隨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