綴白裘/七/八義記

Top / 綴白裘 / / 八義記

八義記

鬧朝

(外上)

【端正好】輔三朝,承八命,忍宗社一旦衰零?晉侯驕縱親奸佞,只索擄忠藎!

主憂臣辱,主辱臣死;我趙盾身為正卿,調和鼎鼐,爕理陰陽。近來晉侯無故起造絳霄樓,終日與諸王公子飮宴,不理朝綱,不容諫諍,今日不免進朝苦諫一番。

【接前】兀的不壞朝綱傷人命!不知是那一個讒佞公卿,把幞頭按着朝衣整,牙笏當胸叉定!俺這裏一樁樁奏與君王聽:赦微臣萬死千生,做不得揚塵舞蹈丹墀下,願准奏傳宣,赦宥微臣。

誠惶誠恐,𥡴首頓首。臣趙盾今有短章冒奏天顏。(淨內)奏來。(外)臣聞造漆器,諫者十人。舜帝曰:『朕造漆器乃小事,卿等何故苦諫?』其中一人應曰:『小事不諫,漸成大事。』今吾王禁苑之中有萬千遊玩之所,無故起造絳霄樓,寵姬,信讒佞,壞平人;要熊掌煑御羮;壇臺上,彈打人,打落人牙,傷殘民命,恐失其民心?愿吾王拆毀絳霄樓,逐姬,遠讒佞,立見太平。(淨內)晉侯怒。(外)咳!晉侯晉侯!怎做得納諫如流!(淨)晉侯大怒,罷宴入宮去了。(外)吓!晉侯大怒,罷宴入宮去了。那傳旨者是何人?

【滾綉毬】打聽得潑讒臣是甚人?

(淨上)何人在樓下苦諫?呀!原來是老丞相。請了。(外)呀!

却原來是你每價作釁!

(淨)俺岸賈作何釁來呢?(外)

俺和你做頭敵,辨別個清渾。

(淨)你是文,俺是武,辨什麼清渾?(外)

俺文官管着晉國民。

(淨)俺武將呢?(外)

恁武將管着晉國軍。

(淨)可又來!(外)

俺和你文武官,皆賴一人有慶;却不道民為邦本,本固邦寧?

(淨)你文官便怎麼樣?(外)

俺文官把筆安天下。

(淨)俺武將也不弱與你。(外)

那曾見武將持刀定太平?敢與俺評論!

(淨)老丞相,俺岸賈雖非人才,也頗曉得這麼一二。(外)你曉得什麼來?(淨)我怎麼不曉得?吾聞古之帝王,瓊其宮而瑤其臺。晉侯乃一國之主,就起一座絳霄樓,也不為過。今日拆毀絳霄樓,明日拆毀絳霄樓!吾聞田舍翁多收十斛麥,尙且易一婦;晉侯乃一國之主,就寵了一個姬,何害于理?今日逐姬,明日逐姬!你看滿朝文武,那個是賢,那個是佞?今日遠讒臣,明日逐佞臣!老丞相,今後勸你將就些罷!(外)𠰻!

【倘秀才】你大膽敢和咱厮挺?

(淨)我就挺着你,怎麼樣!(外)你認我一認是誰?(淨)認得你是老趙!(外)可又來!

趙宣子何曾怕恁?

(淨)俺岸賈也不是怕人的!(外)你這般無禮,我就打你!(淨)你敢打我!(外)我就打你!(打介)(淨)𠮾呀!𠮾呀!好打!好打兩班文武多看見的!(外)

我就打你這潑讒臣,待怎生!你只好合着口,噤着聲!俺跟前使不得恁强挺!

(淨)住了!我有何罪過,你敢打我?(外)還說沒有!

【滾綉毬】你要熊掌煑御羮。

(淨)一樁。(外)

壇臺上,彈打人。

(淨)算是兩樁。(外)

則這兩樁兒,傷殘了幾家百姓!搬鬭得晉靈公,曉夜價荒淫。恁道納諫不從便索停;整半月不臨朝,却不道有妨國政?外邦聞知不雅,笑俺朝廷。只敎你昨宵讒佞今朝報,遠在兒孫近在身。仔細叮嚀!

(淨)丞相怒,岸賈且退。我假做痴呆漢,也罷,權為懞憧人。(下)(外)咳!奸賊吓!

【煞尾】只敎你一朝馬死黃金盡,萬剮凌遲潑佞臣!

(淨又上)住了!你要剮誰?(外)剮你!(淨)要剮我?我一日先剮,你一日——(淨欲打外住介)也罷(下又上)老趙老趙𠮾呀𠮾呀也罷(下)(外)奸賊呀奸賊!

以酒為池肉作林,每遇元宵喜放燈。高築壇臺彈打人,打落人牙並眼睛。有日他邦起戰爭,軍馬臨城待怎生?把錦繡江山多呑倂。那時節,敗了國,亡了家,〔阿呀!晉侯晉侯!〕那時節你方纔醒!

盜孤

(外,生,老旦,付扮四小軍引生上)

【引】單刀匹馬定乾坤,果有聲名震。威風膽略冠三軍。主有道,民安靜,樂昇平。

當代麒麟閣,何人第一功?君王自神武,駕馭必英雄。自家韓厥,三代將門,一生驍勇。十八般武藝,件件皆能;十三篇兵書,章章記得。本是忠良門下客,今作讒佞爪牙人。我奉相之命,把守後宰門。恐有奸細藏出孤兒,細心查察。衆將官。(衆)有。(生)凡有出入者,仔細搜檢(衆應介)(二旦喝丑上)纔離將相府,又到後宰門。(二旦)老爺到。(衆報介)(生)請進來。(丑進見介)(生)請問戶侯到此何幹?(丑)下官奉爺鈞旨,上覆將軍:好生把守後宰門;恐有奸細藏出孤兒,不當穩便。(生)怎麼一口氣?(丑)也是沒奈何。(生)看椅兒來,同在此把守。(丑)小官還要到前朝將軍那裏去。(生)是吓,那前門也是要緊的。(丑)你的後門更要緊。左右,前朝門去。(二旦)吓。(仝下)(生)衆將官,好生把守。(衆)吓。(末上)心慌有事出宮庭,如履深淵立薄氷。假饒你有殺人胆,到此須敎也喪魂!俺程嬰,若出得此門,是猶如火裏開蓮,死而復生。你看那邊有大隊人馬把守,怎麼處?罷!且放大了胆,闖將過去。(衆)什麼人?那裏走!(生)拿過來!你是什麼人?(末)是草澤醫人。(生)那裏來?(末)冷宮中來。(生)醫什麼人?(末)德安公主。(生)什麼病?(末)產後驚風。(生)用什麼藥?(末)四物湯。(生)可見效?(末)一服就見效。(生)藥箱之中可有孤兒?(末)沒有這味藥。(衆)他不懂。(生)旣沒有,放他去罷。(衆)吓!去罷。(末亂跌介)(生)拿過來!(衆應介)(末)將軍。(生)我放你去,為何這等慌張?(末)將軍,小人是鄕里郞中,從不曾進城的;今見將軍這等威嚴,不由人不怕,不由人不慌。(生)吓!你見我的人馬威嚴害怕麼?(末)是。(生)旣如此,衆將官,放一條大路與他走。(末)多謝將軍。(走又跌介)(生)拿住了!

【雁過沙】聽得此人語,敎他自出去,三囘五次沒了期,心慌戰兢失張智。莫非有那孤兒的?〔左右,〕與我從頭一一搜取。(末)

【前腔】將軍聽因伊:張鼎會行醫,不曾冐犯有甚罪。藥箱中只有鹿茸並官桂,不曾有甚孤兒的小人怎敢與他閑擔是非?

(生)口說無憑,衆將官,與我搜!(衆)吓!有孤兒!(生)有孤兒?拿去見爺!(衆)吓。(末)咳!休拖!休拖!大丈夫做事得成,乃其功也;做事不成,乃其禍也。啲!韓厥!你非不認得我,我非不認得你!你我都是正卿門下之人,你如今助惡無道,拿我去請功受賞,値得什麼!咳!只是可惜!(生)可惜什麼?(末)可惜此子要報三百口寃仇之主!(生)咳!(末)將軍,你謾自哀憐空嘆息。你是英雄好漢,反去助讒賊!他做高官寵用伊,孤兒死做黃泉客。你富你貴你身榮,他死我死說不得。史書萬載表咱名!呸!韓厥!枉做忠良直!(生)咳!聽得此言我淚零,男兒到此好施仁。得放手時須放手,得饒人饒處且饒人。衆將官。(衆)有。(生)放了他去罷。(衆)呀!將軍,這個放不得!(生)唗!兵權誰掌?(衆)吓。(末)多謝將軍。(走想介)阿呀!且住!我程嬰聰明了一世,懞懂在一時。那韓厥被我道了幾句言語,喬作人情,放我走了,他後面又差別人來拿住了,少不得也是個死。不如死在他跟前,倒得個明白!(轉介)將軍。(生)唗!你這厮!買乾魚放生,不知死活!我好意放了你去,為何又轉來?(末)將軍,不是我買乾魚放生,不知死活;將軍,你哄誰?你哄誰?你方纔被我道了幾句,你喬作人情,放我走了,以後原差人來拿住了我,少不得也是個死。孤兒又死得不明不白。我今死在將軍跟前,倒得瞑目!將軍!來!來!來!砍了罷!(生)你這厮倒也乖巧!諒我怎生饒得你過!衆將官!(衆)有。(生)快報與爺知道,說後宰門搜出孤兒了。(衆)吓。(下)(末跪介)阿呀!將軍吓!報不得的!(生)程嬰哥請起。你非不認得我,我非不認得你;你我都是正卿門下之人,我豈肯助惡無道?那氏于我多少恩。(末)可又來!(生)今朝盡付與其孫。程嬰哥,你此去休疑我。(末)寔是要疑將軍。(生)你還要疑我?(末)怎麼不要疑?(生)你果然疑我?(末)果然。(生)那邊人馬來了。(末)在那裏?(生)罷!我刎死敎伊放下心!(自刎下)(末)將軍,沒有什麼人馬。將軍!將軍吓!原來將軍自刎了!咳!好將軍吓好將軍!韓厥自刎放孤兒。小恩主吓,待伊長大說交知。啲!賊吓賊!你一心貪看中秋月,呀呸!失却盤中照殿珠!我此時不走,更待何時?(走又回看生介)阿呀!好將軍!(內嗽介)(末急暗下)(二雜引丑上)一心忙似箭,兩脚走如飛。阿呀!將軍!恭喜,賀喜。爺多多拜上:將軍搜出孤兒,千歡萬喜,萬喜千歡,有官有賞。(二雜)老爺睡在那裏?(丑)吓!將軍連日辛苦,所以打個磕銃。你每不要叫他,等哩困醒子介。(二雜)老爺,將軍自刎了!(丑)那說?(二雜)自刎死了。(丑看介)阿呀!不好了!脖子底下一個大窟竉!個是𠍽意思?吓!是了,那韓厥將軍是正卿門下之人,這個草澤醫人也是正卿門下之人,想必被他道了幾句言語,韓厥將軍自刎了。草澤醫人走了孤兒去了,這樁事只好罷了。左右,把尸首擡過一邊。(二雜)吓。(抬介)阿呀!奇怪!抬他不動!(丑)抬弗動吓!㕶厾個班無行用個,單會吃飯,幾個人抬一個抬弗動!讓我來!(抬介)曷卓!曷卓!咦!奇怪哉!那說動▲弗動吓!也罷,我老爺向年拉茅山進香,學介一個茅山法拉裏,等我遣子哩進去罷。拿哩個劍得來。(二雜應,拔劍付丑,接介)阿呀!無得淨水碗嘿哪?吓!有裏哉。拿個紗帽得來當子淨水碗嘿哉。天王天王,助我剛强。昨宵有鬼,走入臥房。拿了兩個,走了一雙。我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敕!呵!動吓?(二雜)不動。(丑)弗動?介嘿還要踏罡步來(作踏罡步介)(二雜)看他做什麼鬼臉!(先下)(丑)左手起。(生起左手介)(丑)右手起。(生起右手介)(丑)立起來。(生立起介)(丑)老㕶個面皮!快點走拉戲房裏去罷!(推生背,渾下)

觀畫

(末上)造惡欺君不敬神,殺人放火逆雙親。此事若還不報應,鬍臉閻王管甚人?昨日賊在太平莊上經過,眼花撩亂,口稱有鬼。我想那賊惡貫滿盈,所以有此。我到陰陵地方見過駙馬公主,把殺害哥救孤兒一事說明。他每都在我家,要見孤兒。我想孤兒在此享榮華,受富貴,焉肯認自己的爹娘?為此,把一十八年之事畫成一軸,名曰『雪寃圖;』待屠程到來,慢慢說明此事,叫他骨肉團圓便了。(貼上)踏盡天涯路,平生豈信邪?為人不怕鬼,怕鬼是心邪。爹爹拜揖。(末)罷了。你在那裏來?(貼)孩兒在那壁廂爹爹處來。(末)咳!我想為了一個人,怎麼有兩個爹爹?我好不明白吓!(貼)呀!

【村里迓鼓】俺爹爹為何眉皺?莫不是與娘,與娘行每爭鬭?

(末)負心的禽獸吓!(貼)

他那裏一聲聲駡着誰是負心的禽獸?

(末)咳!(貼)

他那裏長吁氣,拭着淚,顚着頭,莫不是老人家今日殢酒?

(末)我何曾吃酒來!(貼)

旣然不殢酒呵,也不索恁憂。俺待要將潑天關手段,只是解爹愁。

(末)好誇口吓!(貼)

罷,罷,罷,又道是屠程的誇大口!

(末)三六年間問是非,此情莫與外人知伊心那曉我心事?仔細端詳仔細猜咳!怎麼了?(下)(貼)呀!爹爹方纔說什麼仔細端詳仔細猜;將他展開看來不知什麼故事。

【元和令】這幾個在燈下遊,那婆娘將衣袂扭。這一個臥在桑林下;那兩個多應是公與侯。這一個貌皺搜;那兩個燒香,燒香𥡴首。

【柳葉兒】穿紅的引惡犬在堦下吼。穿紫的得一人背負走。〔呀!〕想一家怎有這將軍自刎,自刎其首?那老兒在莊上遭枷杻。這一個埋屍首。那婆娘淚交流,〔天吓!〕不知他有甚寃仇?

(末上)解得其中意,方知事有因。吓!屠程,你看完了麼?(貼)看完了。(末)看來那個多事,那個不多事?(貼)孩兒看起來,那穿紅的多事,穿紫的不多事。(末)吓!你也曉得穿紅的多事?我如今與你說明了,你可肯替那穿紫的去殺那穿紅的?(貼)若說得明白,孩兒就替那穿紫的去殺那穿紅的。(末)好!如此,你坐了,待我說來與你聽。(貼)爹爹,那有子坐父站之禮?禮觀不雅。(末)原無此禮;只是當先原畫工成畫之時,說道:但人家父子欲觀此畫,須要子坐父站,方說得明白;若子不坐,父不站,再也講不明白。(貼)孩兒要明白此事,只得吿坐了。(末)那時正遇元宵花燈滿市。(貼)這什麼樓?(末)名曰望春樓。(貼)那戴鳳冠霞帔的與那穿白的是什麼人?(末)吓!這麼?

【啄木兒】是駙馬和公主,為結彩觀燈樂盛時。

(貼)這醉漢是誰(末)這醉漢名喚周堅

賒酒飮,潛奔天街。

(貼)這婆子為何扭住他?(末)那婆子是天津橋賣酒的王婆

索酒價,扭吿樓底。

(貼)可有得還他麼?(末)只因那醉漢的面龐與那穿白的呵,

儀容舉止渾無二,與他代還酒價,就留他住。

(貼)此人後來可有用處?(末)到後來大有用處。(貼)這幾個是什麼人?(末)那穿紫的是穿白的父親,當朝宰相。(貼)這地名是何處?(末)名曰翳桑

為勸課農民到此處。

(貼)那樹下坐的是什麼人?(末)那人

【前腔】名靈輙,病又飢〔那老丞相見他飢餓,〕賜飯充飢並不食。

(貼)他為何不食?(末)

待攜歸奉養慈母。

(貼)如此說,是個孝子了?(末)

因孝義贈他銀米。

(貼)此人後來如何?(末)也有用處。

那穿紅的與那穿紫的生嫉忌。

(貼)生什麼嫉忌?(末)只因那老丞相下鄕勸農,不曾待那穿紅的同去。

他就遣人行刺三更裏。

(貼)那刺客叫什麼名字?(末)那刺客名喚鉏霓。等待三更時分,跳牆過去,躱在大樹下。那老丞相父子每遇朔望日期,在後花園中燒香那鉏霓聽得老丞相父子一句句忠言忠語,一聲聲赤胆忠心。

他就不忍行兇,反自觸槐而死。

(貼)觸槐死了?也難得!(末)他家有一惡犬,名曰神獒,遍身赤色,諸物不食,止吃羊肉。他就吩咐心腹之人縛一個草人,

【前腔】冠緇弁,掛紫衣,與丞相儀容克肖的;設香餌,腹匿羊羔,使惡犬嗅而食之。

三朝五日演熟神獒

讒言奏主滅天理。

(貼)所奏何事?(末)假傳外邦進一犬,名曰神獒,能識忠佞。晉侯着虎豹房收下,當時就傳旨命文武百官,文東武西,兩班站立。滿朝文武只有老丞相穿紫,彼時放出神獒

果然犬兒來撲取,把個柱國忠臣無計施。

(貼)其時便怎麼?(末)其時虧了値殿將軍。(貼)叫什麼名字?(末)名喚提彌明。(貼)是忠是佞?(末)好將軍吓好將軍!

【前腔】眞烈士,義氣舒!怒執金瓜,將犬擊死。老丞相呵,〕出朝門,忽遇靈輙

(貼)可就是桑間那個人麼?(末)是吓。

得此人背負前去。〔那穿紅的,〕奏君又欲傷其子。

(貼)此子可曾傷?(末)還好。

幸得周堅拚死來相替。三百口寃仇誰報取?

(貼)這兩個婦人抱着個孩子在那裏啼哭,却是為何?(末)

【黃鶯兒】這是公主痛分離,在冷宮中產下兒。〔那穿藍的,〕他喬粧草澤入宮去,把孤兒放在箱中,藏出禁闈。

行至後宰門,正遇將軍把守。阿呀!

被他搜出。〔那穿藍的見事已急了,〕反觸他幾句傷心語,好傷悲!將軍義勇放孤兒。

(貼)吓!走了孤兒,難道那穿紅的就罷了不成?(末)那穿紅的知道走了孤兒,他就詐傳一道旨意。

【前腔】出榜限三日。〔三日內若無孤兒放出,〕把同年月兒盡誅。

那穿藍的無計可施,只得把自己的孩兒,名喚驚哥

悄然送到公孫處。

那穿藍的反到那穿紅的那裏去出首,只說城北十五里太平莊公孫杵臼家窩藏氏孤兒。那穿紅的一聞此言,

他就領兵四面圍。

(貼)圍住那裏?(末)圍住太平莊,拏住公孫杵臼,搜出驚哥,只道是眞正孤兒,

把他一刀殺取!

(貼)𠲔!好狠心的賊吓!(末)那時穿紅的反錯認穿藍的是個好人。

他欣然結拜為兄弟,把孤兒螟蛉為子。

(貼)此子今年幾歲了?(末)一十八歲了。(貼)可能文?(末)能文。(貼)能武?(末)能武。𠲔!

這寃恨有誰知?(貼)

【簇御林】聽他言,自三思:舉一隅,人當三反之。看他愁容蹙損無些喜。〔阿呀!爹爹吓!〕說明白,與此子爭些氣。免傷悲,從頭至尾,說與恁兒知。

(跪介)(末)起來,我對你講。(貼)是。(末)吓!阿呀!

【前腔】

言將發,又三思;說將來却,甚易。

吓!屠程,我說便對你說,阿呀!

只,只怕你受恩深處寃難洗。〔阿呀!皇天吓!〕枉敎人墮下千行淚,話難提!

(貼)阿呀!爹爹吓!快些說與孩兒知道。(末)住了!我不是你爹爹。哪,哪,哪,那穿白的是你父親。(貼)帶鳳冠霞帔的呢?(末)是你母親。那穿紫的是你公公(貼)那穿紅的呢?(末)𠲔!就是那狠心的賊!(貼)那穿藍的呢?(末)

那穿藍的就是我,你就是孤兒。

(跪介)(貼)請起。阿呀!我一十八年,反叫佞臣為父,兀的不痛殺我也!(昏倒介)(末)阿呀!駙馬爺!公主!快來!(生,旦上)

【荷葉鋪水面】〔阿呀!親兒吓!〕不甦醒,怎奈何!賊那曾發付我!三百口寃仇靠着兒一個。兒今又死,叫我怎生結果?怎不叫人恨殺屠岸賈

(貼作醒介)阿呀!爹娘吓!(末)你爹爹,母親在這裏。(貼)阿呀!爹爹,母親吓!(生,旦)親兒吓!(貼)爹爹,母親請上,待孩兒拜見。

【大環着】因孩兒觀畫,因孩兒觀畫,問及恩人,說起當初分散緣由。提起叫人怒增。把我一家老幼遭刑。恨奸臣,直恁誑君!萬剮凌遲,報答不盡!今日裏,恩報恩,怎知道相逢到此前生定!

(生,旦先下,末,貼讓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