綴白裘/七/孽海記

Top / 綴白裘 / / 孽海記

孽海記

下山

(付上)

【皂羅袍】和尙出家,受盡波渣!被師父打駡,我只得逃往回家。一年,二年,養起頭髮;三年,四年,做起人家;五年,六年,討一個渾家;七年,八年,養一個娃娃;九年,十年,只落得叫,叫我一聲和尙我的爹爹,和尙爹爹!

林下曬衣嫌日澹,池邊濯足恨魚腥。靈山會上千尊佛,天竺求來一卷經。貧僧本無的便是。自幼入空門,謹遵五戒,斷酒除葷,燒香掃地,念佛看經。今日師父,師兄下山抄化去了,不免到山門外閑步閑步,有何不可?(內作鳥鳴介)呀!你聽處處黃鸝弄巧,雙雙紫燕啣泥。穿花蝴蝶去尋歸,那壁廂蜂把花心釀蜜;陣陣落花流水,聲聲杜宇催歸。不知春去幾時回?咳!怎奈我慾心猶未!

【江頭金桂】自恨我生來命薄,襁褓裏,懨懨疾病多。

咳!我這個和尙在娘肚子裏就是苦的了!

因此上,爹娘憂慮。

我那時只得八歲,我那爹娘請個算命先生把我的八字與他推算推算,𠲔!那先生就是我的對頭了!

他道我命犯孤鸞,三六九歲難得過。

那時我的爹娘也是沒奈何吓!

就將我捨入空門,奉佛修齋學念經。

我那時一進進了山門,見了師父,朝上深深作個揖。他把我從頭至尾這麼一看,說道:『小官官,你還出不得家。』我說:『師父,怎麼出不得家?』他說道:你若要在此出家,

須要謹遵五戒,斷酒除葷,燒香掃地,還要念佛看經。那香醪美酒全無分;那個紅粉佳人不許瞧;雪夜孤眠寒悄悄,霜天削髮冷蕭蕭。似這等暮暮朝朝,受盡了許多折挫!

我前日同師父下山抄化,見人家有個標致女子,生得好吓!

見一個年少姣娥,生得來十分標致。看他臉似桃腮,鬢若堆鴉,十指尖尖,金蓮三寸。莫說是個凡間女子,就是那月裏嫦娥,月裏嫦娥,賽不過了他。因此上,心中牽掛,暮暮朝朝,撇他不下。

咳!我是個和尙,怎麼想起人家婦女來?這就是沒正經的和尙了!不可!不可!

我只是念彌陀。

(敲木魚介)咳!

木魚敲得聲聲響,意馬奔馳怎奈何?意馬奔馳怎奈何?

說便這等說,只是放心不下,不免偷下山去飽看一回,有何不可?

我只得拜辭了菩薩,下山去尋一個鸞鳳交。

且住,我便下山去了,倘有那不成才的,走進房中,把這些鐘磬鐃鈸都盜了去,怎麼好?還是轉去。

我只得脫了袈裟,把僧房封鎖,從此丟開三昧火。〔師父,師父!〕非是我背義私逃,做僧人沒妻沒子,終無結果。

這裏是陷人之處!

我把陷人牆圍,從今打破。跳出牢籠須及早。嘆人生易老,須要及時行樂。效當年劉郞採藥桃源去,未審仙姬得會麼?未審仙姬得會麼?

【尾】闍黎本是高人做。有幾個清心不戀花?爭奈花迷就出了家。

(貼內嗽介)阿彌陀佛。(付笑介)你看那邊有個優尼來了。我且躱在一邊,聽他說些什麼。(貼上)

【玉天仙】離了菴門來山下,一路裏難藏躱。瞻前顧後沒人家,只聽喜鵲喳喳,烏鴉呀呀。未知此去事如何,使我心驚怕,使我心驚怕!

(付上)女菩薩𥡴首。(貼)上人𥡴首。(付)女菩薩何來?(貼)仙桃菴來。(付)何往?(貼)探望母親。(付)出家人不顧俗,怎麼說探望母親?(貼)母親有病,故此望之。(付)吓!元來如此。(貼)上人何來?(付)碧桃菴來。(貼)何往?(付)下山抄化。(貼)難道沒有菴主,要你出來抄化?(付)我師父有病在山,因此下山,效子路負米之故事耳。(貼)吓!元來如此。大家分頭去罷。(付)噢,分頭去罷。(貼)

【菩提】師父抄化為師尊。(付)尼姑下山探母親。(合)正是將軍不下馬,果然各自奔前程。南無佛阿彌陀佛

(貼)我去了,因何你來瞧我?(付)那個來瞧你?那邊有個小和尙來,恐他不識路徑,故此望之。(貼)吓!如今分頭去罷。(付)噢,分頭去罷。(貼)

正是相逢不下馬。(付)人家各自奔前程。(合)南無佛,阿彌陀佛

(走介)(付)𠰻!我去得好好的,你為何也來瞧我?(貼)不是;那邊有個小尼姑來,怕他迷失路途,故此望之。(付)吓原來如此。如今又該分頭去了吓。(貼)正是,分頭去罷。

【前腔】各人心事各人知。(付)你往東來我往西。(合)正是相逢不下馬,從今各自奔前程。南無佛,阿彌陀佛

(付下)(貼)一見風流和尙,聰明,俊雅,溫和。手中常把素珠摩,口念經文無錯。百樣身軀扭捻,一雙俊眼偷睃。牛郞織女會銀河,不把眞情說破。這裏一所古廟,待我進去假意拈香,看他可來尋我。(下)(付上)一見優尼容貌,傾城傾國堪誇。陡然遍體盡酥麻,令人心癢難揸。好似王嬙出現,分明仙子無差。可惜他去了,若是在此,將他摟抱在山洼,管取一場戲耍。不知他那裏去了?這裏一所古廟,想必躱在裏頭。喂!優尼,優尼。(貼)我去得好好的,怎麼又來叫我?(付)那邊有個小尼姑,忙忙的在那裏走,想是尋你。因此叫你。(貼)沒有吓。(付)你方纔說有個小尼姑吓。(貼)這是耍你和尙的尼姑。(付)倒來耍我!(貼)過來。你方纔說有個小和尙呢?(付)沒有吓。(貼)你方纔說的。(付)小和尙!小和尙!(笑介)這是耍弄你尼姑的和尙!(貼)咳!和尙,和尙,可曉得我逃下山來的尼姑?(付)咳!尼姑,尼姑,你可曉得我逃下山來的和尙?(貼)仙桃也是桃,碧桃也是桃;和尙與尼姑,都是『桃之夭夭。』(付)你旣曉得『桃之夭夭,』當知『其葉蓁蓁。』我做個『之子于歸,』你做個『宜其家人!』(抱貼介)(貼)咳!

【一江風】恁輕狂,敢把春心蕩!眞個是色膽如天樣。你是個人面獸心腸!不怕三光!不畏四知!不怕三光!不畏四知!歹和尙,五戒何曾講!笑伊家,不忖量!笑伊家,不忖量!料此事焉能强?

(付)阿彌陀佛。(摟貼介)(貼)那邊有人來了!(付)南無阿彌陀佛。南無阿彌陀佛。沒有人吓!(貼)

可,可不羞殺你那騷和尙!騷和尙!(付)

【前腔】見姣娘,頓使我的魂飄蕩。論神女,自古多情況。那襄王

(貼)那襄王便怎麼?(付)

與神女在巫山,暮暮朝朝,為雲為雨在陽臺上。到如今,名顯揚;到如今,名顯揚。你何須苦自忙?

(貼)你幹了這樣事,菩薩也不肯饒你!(付)來!來!

就是大菩薩,小菩薩,大菩薩,小菩薩,他兩個,他兩個,都是那爹娘養!我的姣姣,和你做夫妻,管敎你同諧歡暢,同諧歡暢!

(貼)被人看見像什麼?(付)有人看見,只說是夫妻。(貼)那有光頭夫妻?(付)只說從小大起來的。(貼)不好。我有個道理在此。你在廟前過水,我在廟後過山,約定夕陽西下相會。(付)現鐘不打去鍊銅!(貼)我不哄你便了(付)不哄我?(貼)不哄你。(付)如此,快些去罷。

【菩提】男有心來女有心,那怕山高水又深?約定夕陽西下會,有心人對有心人。(合)南無佛阿彌陀佛

(貼下)(付)咳!果然有搭水在此,怎生過去?說不得只得要脫足了。

【前腔】男有心來女有心,那怕山高水又深?約定夕陽西下會,有心人對有心人。

(貼上)和尙。(付)優尼,你在廟後過山。(貼)那邊有人來了,快馱我過去。(付)你在那邊來。(貼)不然,我去了。(付)住在那里?住在那里?(合前)

約定夕陽西下會,有心人對有心人。

(貼)馱我過去。(付)我的靴放在那裏?(貼)啣在口裏。(合)

男有心來女有心,那怕山高水又深?

(貼)有人來了。(付)在那裏喲?

約定夕陽西下會,有心人對有心人。南無佛,阿彌陀佛

(貼)和尙,快些過來!(付)就來了。(貼)快些!有人來了!(付)不要忙!待我來吓!

累矬筋,累矬筋,兩隻脚兒凍得冷冰冰。今夜和尙尼姑一頭睡,來年生個小猢猻。南無佛,阿彌陀佛(合)

【清江引】纔好纔好方纔好,丟下了僧伽帽;養起頭髮來,戴頂新郞帽。我和你夫妻同到老!

(親嘴渾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