綴白裘/七/牧羊記

Top / 綴白裘 / / 牧羊記

牧羊記

大逼

(雜扮四小軍引外上)

【出隊子】心粗胆壯,百萬雄兵誰敢當?叵耐蘇武恁强梁,苦要他降不肯降。只為籌兒,惱我寸腸!

事不關心,關心者亂。咱百花元帥是也。昨奉郞主之命,着俺說化使臣蘇武降順,又不許打駡他,又不許凌辱他,只把那善言善語說他。不知那蘇武有甚名節,俺郞主這般敬重他?早上遣丁靈王前去說他,待他回來,便知分曉。(淨上)千軍容易伏,一將最難降。將相本無種,男兒當自强。元帥,衞律把酥。(外)丁靈王少禮。着你說化蘇武,怎麼樣了?(淨)奉元帥鈞旨,說化蘇武。他心如鐵石堅剛,倒把衞律挺撞(外)怎樣挺撞你?(淨)他說寧死做忠良之鬼,決不圖賜號封王。後邊這兩句,只是不好說得。(外)就說何妨?(淨)他說:『單于若要咱降,直待西方日上。』(外)吓!那西方怎能日上?明明是奚落俺。小番拿去哈辣了!(衆內喊介)(淨)住了,住了,元帥且放下急性兒。那蘇武是鐵錚錚不怕死的好漢,元帥須要善言善語的說化他,待衞律在傍邊打幾下攛掇鼓兒,不怕他不降順。(外)如此,叫他來。(淨)元帥還要尊他只麼一尊。(外)也罷,你去說,俺這裏鎭國都督大元帥相請。(淨)相,俺這裏鎭國都督大元帥相請。(生上)

【引】忽聞元帥請君,未審相見有何因。(淨)〔相,〕他名位甚高尊,相見時,禮宜謙遜。

相,昨日言語冲撞,休惱。(生)我也不計較你。(淨)也不在我心上。相,元帥請你講話,你把這節竿兒放下,好進去施禮。(生)你又來多事了!這節竿乃是吾皇所賜,勝如一道符命寶誥,怎肯輕輕的就放下?(淨)相,偏你這等清奇古怪;難道皇帝老兒坐在那節竿頭上不成?我記得那年來的時節,也有這麼一根;如今不知撩在那裏去了。(生)不必多講,見了你家元帥自有道理。(進介)(淨)元帥,相來了。(生)元帥,支揖了。(外)這就是蘇武麼?(淨)正是。(外)呔!你是南漢來的使臣,必然知書達禮,見了俺大大的元帥,怎麼不下全禮?誰與你支揖!(生)俺國中的禮法與將軍這裏不同。(外)天下禮則一禮,法則一法,有什麼不同?(生)譬如俺國中有個武安侯田蚡身為貴戚,權傾天下;那汲黯是小小主爵都尉,見他只也是常禮,並不曾下什麼全禮(外)丁靈王,難道你那裏有這個禮麼?(淨)有是有的,只是年遠,都已忘懷了。(生)可又來?我蘇武這兩塊精骨頭怎肯屈志于人吓!將軍,你旣以禮責人,必然以禮待人。我蘇武曾讀聖之書,那𨙊伯玉使人於孔子孔子與之坐而問焉,所謂敬其主以及其使;吾王乃萬乘之尊,四海之主。我蘇武雖不才,也是中國差來的一個使臣,怎麼坐兒也不設一個與我,反爭別人之過?咳!你好不達理也!(外)丁靈王在此,賜號封王,尙且沒他的坐位;你纔到此間,就爭俺的坐兒?尙早!(生)你把他來比我就差了。(外)難道他不是人養的?(淨)難道我是狗養的?(外)𠲔,𠲔,𠲔!俺這裏是粗魯直漢,不曉什麼通文調武,有話講上來。(生)

【泣顏回】蘇武漢朝臣。

(衆吶喊介)(外)休賣弄,休賣弄!誰不曉得你是漢朝臣子?到我跟前賣弄!(生)

赤心供奉明君。

(外)明君,明君!打探俺這裏的事情。(生)非也。(外)怕你飛上了天去!(淨)非為此說。(外)吓!倒是我差了?(生)

只為邊疆多事,騷擾兩國軍民。

(外)俺這幾年不曾來騷擾你的地方。(淨)多是邊上這些小蠻子。(外)𠲔,𠲔,𠲔!(生)

吾王見憫,使咱來特致安邊信。

(外)你信上便怎麼樣?(生)

要罷干戈,結好和親。

(外)你若降順在此,俺這裏就罷干戈;你若不降,俺這裏煞時起干戈了。(衆吶喊介)(生)住了!你這裏起干戈,難道我每那裏就罷了不成麼?

因此上,遠涉風塵。

(外)你昨宵在那裏安歇的?(生)

【前腔】昨宵在館驛暫安身。

(外)我差丁靈王來問你。(生)

衞律特來詢問。

(外)他怎麼叫你的名字?(淨)我那裏叫名字最大。(生)元帥,他的言語一句句都是不公道的。(外)他有名叫做丁公直。(淨)我又叫丁公道。(生)

他把花言巧語,將咱强逼降順。

(外)不怕你不降!(生)

我懷忠守節。

(外)呸!你又不是婦人家,守什麼節?(淨)哪,哪,哪,是節竿之節。(外)吓,吓,吓!我又差了,又差了?(生)咳!

我自不合搶白了他一頓。

(外)我差來的,就不該搶白他了。(生)我曉得。

料他來搬鬭與將軍。

(外)我也不是聽是非的。(淨)我也不是搬是非的。(生)將軍旣不聽是非,呔!衞律!(淨)又大了,又大了!(生)你旣不搬是非,今日裏呵!

緣何有這許多唇吻?(外,衆合)

【太平令】堪笑痴呆蠢蠢,出言歪噴人。若還再不相從順,定敎伊受災迍!(淨)

【前腔】〔元帥〕你息怒停嗔。相,〕你直恁痴呆直恁村!一身萬里難逃遁!除非是會騰雲!(生)

【撲燈蛾】將軍聽訴因,為臣子要當忠藎。咱本是忠良將,如何强逼我降順也?

(外)你若不降,只怕受不得這飢餓。(生)

我寧甘餓死,決不肯背義忘恩。若要咱降順,除非殞身。怎敎咱順從外國背君恩!

(外)小番,拿去哈辣了!(衆吶喊介)(生)住了!要殺就殺!也要講個明白!(外)講什麼明白?(生)

【前腔】那朝鮮臣,當時便誅盡;南越囚來使,南越變為九郡也;那燕王狡猾囚使臣,懸首北門。你若還敢殺我們,定叫你一時城邑化為塵!(外,淨,衆合)

【節節高】叵耐無禮漢,煞欺人!好言勸你全不聽,忒愚蠢!弄强唇,撒歪噴:敎人怒氣騰騰忿!便是咱親爹爹勸解難容忍!寶刀提起火光奔,一霎時敎你成虀粉!(生)

【節節高】笑你每不思忖,諕咱每。此身不動如山穩。難消恨!

(淨,外)恨那一個?(生)𠲔!

恨你每忒毒狠!讒奸與咱結仇恨。一朝禍來難逃奔。上吿蒼天乞憐憫。〔也罷!〕一刀自把頭來刎。

(衆扶住生介)有銳氣!(衆,生下)(外)𠮾喲!𠮾喲!這把關頭目好不小心!怎麼容他帶銳氣進來?丁靈王,好一個鐵錚錚不怕死的好漢!(淨)我每南朝一個個都是這樣不怕死的。(外)你怎麼這等軟弱?(淨)只有我好說話,好相知些。(外)我如今將他冠帶盡行剝去,發在大窖之中,不與他飮食;不要說是蘇武,就是一塊生鐵,俺這裏架起火來燒得軟軟兒的。(淨)有理。(外)叵耐蘇君臣。(淨)逼他降順反生嗔。(外)縱然一命歸陰府。(淨)依舊誰知假與眞?(外)丁靈王,他若不降,便怎麼?(淨)今日不降,自有明日。(外)明日不降呢?(淨)自有後日。(外)丁靈王,此事都在你身上。(各笑介)哈哈哈!(下)

看羊

(付上)

【字字雙】一隊羝羊壯又肥,尊貴。搖頭擺尾自相隨,託庇。便敎蘇武去牧羝,嘔氣。直待羝羊生乳放回歸,後世。

相有請。(生上)忽聞人喚語,未審有何因?你是何人?(付)相,好了。郞主道你是個忠義漢子,送你一隊羝羊哩。(生)敢是送我回去的麼?(付)你倒快活!這一隊羝羊,敎你在此北海岸邊牧養,直待羝羊生乳,放你回去。(生)羝羊是個雄羊,怎能個生乳?(付)俺郞主說西方怎能個日上?(生)不要胡說!北海岸邊在那裏?(付)隨我來。你小心承値這羝羊,直待羝羊生乳放還鄕。(下)(生)呀!你看北海岸邊,這般光景,好不傷感人也!

【山坡羊】只見浪滔滔,無邊無際;風淅淅,穿衣穿袂。急煎煎,敗羣隊幾隻亂羊;實丕丕,叫我難分理?命限危災來,怎躱避?喪門纔脫離,又撞黃旛幷豹尾。思君,思君淚暗垂;思親,思想萱親兩淚垂。

不覺神思困倦,不勉就此打睡片時。(外,小生上)(外)徒弟走吓。

【花嚴海會】朝遊北海暮滄溟,曾見黃河幾度清?道者若來相問訉,橋邊黃石是吾名。

(小生)師父𥡴首。徒弟跟隨師父雲水多年,不曾問得師父:自古及今,忠臣烈士那幾個?(外)你要問那幾個?(小生)敢問師父豫讓呑炭一事。(外)且聽我道:

【雁兒落】那豫讓不忘了國主恩。

(小生)程嬰報寃為誰?(外)

程嬰的能雪孤兒恨。

(小生)風飄易水寒,壯士一去不復還。好個刺客!(外)

說甚麼荊卿易水寒!

(小生)比着紀信何如?(外)

怎如那紀信能排難?

(小生)敢問投水的怎麼?(外)

屈原投水在魚腹,葬忠魂。

(小生)潮端現形的就是他?(外)

這的是伍子胥立馬在潮端現。

(小生)忠臣不怕死,將士同心,那幾個?(外)

田橫有五百人在海島皆能死。

(小生)做事不成,被人笑話的是誰?(外)

項羽有八千兵渡江東,曾無一騎還。

(小生)弱,為何這等?(外)

項羽沐猴而冠,怎敵得隆準與龍顏?

(小生)師父待學那個?(外)

咱心似雲閒,又被那清風兒將咱引出了山。

(生)這裏北海岸邊,那有人聲?不免叫一聲救人吓!(小生)師父,北海岸邊什麼人叫苦?(外)這就是南漢使臣蘇武衞律讒言譖害,在此牧羊,和你上前去救他則個。𠰻!漢子,你是何方人氏?為何倒在此間?(生)

【山坡羊】咱是遠迢迢南漢來的天使。

(外)旣是使臣,立志如?何(生)

鐵錚錚懷着不怕死的英氣。

(外)看你怒轟轟恨着誰來?(生)

惡狠狠駡那叛臣的衞律,急煎煎斷送我在無人地。

(外)在此何幹?(生)

他叫我牧守羝,直待羝羊生乳始放回。

(外)衣衫飯食,靠誰週濟?(生)

衣衫飯食兩事渾無計,腹餒飢寒難度時。

(外)你在此可想君麼?(生)

思君,思君淚暗垂。

(外)可思親麼?(生)

思親,思想萱親兩淚垂。

(外)咳!可憐!徒弟,我帶得一丸辟穀靈丹在此,敎他不要嚼碎,吐津嚥下去。(小生)吓!漢子,師父與你一丸藥吃,不要嚼碎,吐津咽下去。(生吃介)(外)漢子,你吃了這藥可有些精神力氣麼?(生)吃了這藥,覺道有些精神力氣了。(外)如此,你可掙起來。(生)掙不起。(外)在節竿兒上掙起來,徒弟,你扶他一扶。(小生)是。(生)多謝師父。(外)好說。(生)請問師父這藥可有得賣麼?(外)藥是還有,不要你別的東西,你把手中那節竿兒換與你吃(生)寧甘餓死,怎肯失節?(外)果然是個忠臣烈士!漢子,你在此不濟事,莫若跟隨我去出家罷。(生)愿隨師父出家。但不知仙觀何處?(外)家鄕不遠,地理非遙,前面倒旗桿便是(小生)漢子,羊走了。(生囘頭看介,外,小生)遊徧世間人不識,朗吟飛過洞庭湖。(下)(生)呀!好奇怪!這兩個道人怎麼不見了?呀!只見白鶴一雙,騰空而去,莫非是神仙指引?前面是一所瓦房,如今變成土壙,不免上前看來。(雜扮二野人上,跳介)(生)呀!

【惜奴姣】瞥見驚疑,你是何人,輒敢露形相戲?急迴避。休逞昏迷,無知,你是何姓何名?原是甚人家?居何處?羞恥,看兩兩向人前躥跳,自相嗔喜。

【黑麻序】思之,莫是胡兒,為咱每特來弄些嬌癡?向前行,再三詢問詳細。蹺蹊咱每待向前,他每又去離。細思之,看他各各一似野人行止。

且住,若是野人,土壙中必有可食之物,且進去看來。妙吓!這壙中煖烘烘,多是可食之物,我蘇武今番凍餓不死了。不免拜謝天地。

【錦衣香】謝老天,相憐憫;謝神明,相周庇:猶如墮落陰司,再回陽世。如今不怕肚中饑,溫溫壙中,且自棲遲。恨奸臣衞律,又怎知我每如是?感謝天和地,暫時舒氣。寬心等待,再作區處。

【漿水令】野畜生,聽我指揮,好相隨,不得亂為。一人與我去牧羝,一人與我取食充飢。休違背,莫暫離。隨我處置,相和氣。違我令,違我令,定行打你。勤勞的,勤勞的,賞你酸梨。

【尾聲】深謝神明提掇起,幸遇野人隨我驅使。況得些草食充飢。

野性莫差遲,隨我聽指揮。情知不是伴,事急且相隨。(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