綴白裘/七/琵琶記

Top / 綴白裘 / / 琵琶記

琵琶記

諫父

(外上)

【西地錦】好怪吾家門壻,鎭日不展愁眉。敎人心下常縈繫,也只為着門楣。

入門休問榮枯事,觀着容顏便得知。老夫招贅蔡伯喈為婿,可謂得人矣;只是一件:自從他到此間,眉頭不展,面帶憂容,不知為着甚麼?必有緣故。且待女孩兒出來問他,便知端的。(貼上)

【前腔】只道兒夫何意,如今就裏方知:萬里關山,要仝歸去。未知爹意何如?

爹爹萬福。(外)罷了。我兒,吾老入桑楡,自嘆吾之皓首;你今幸調琴瑟,每為汝而忘憂。夫壻何故不樂?吾兒必知其故。(貼)吿爹爹知道:伯喈娶妻六十日,卽赴科場,別親三五載,並無消息。溫凊之禮旣缺,伉儷之情何堪?今欲歸故里,辭至尊家尊而仝行;待共侍高堂,執子道婦道以盡禮。特此拜稟,求爹爹允從。(外)吾兒差矣。吾乃紫閣名公,汝是香閨豔質,何必顧彼糟糠婦?焉能事此田舍翁?他久別雙親,何不寄一封音信囘去?汝從來姣養,安能涉萬里之程途?休惑夫言,當從父命。(貼)爹爹,孩兒曾觀典籍,未聞婦道而不拜姑嫜。試論綱常,豈有子職而不事父母?若從唱隨之義,當盡定省之儀。彼荊釵裙布,旣已獨奉親闈之甘旨;此錦屏綉褥,豈可久戀廈宅之歡娛?爹爹身居相位,坐理朝綱,豈可斷他人父子之恩,絕他人夫婦之義,使伯喈有貪妻之愛,不顧父母之愆;孩兒有逆夫之命,不事舅姑之罪?望爹爹容恕,乞賜矜憐。(外)休得胡說!他家旣有媳婦在家,你去做什麼?(貼)爹爹。

【獅子序】他媳婦雖有之,念奴家須是他孩兒的次妻。那曾有做媳婦的不事親闈?

(外)你去有何勾當?(貼)

若論做媳婦的道理,自當奉飮食,問寒暄,相扶持,蘋蘩中饋。

(外)他有媳婦在家,自能奉養,你便不去也不妨。(貼)爹爹。

又道是養兒待老,積穀防饑。

(外)旣道是養兒待老,積穀防饑,何不當初休叫他來應舉麼?(貼)

【太平歌】他來求科舉,指望錦衣歸,不想道爹爹留他為女壻。

(外)這也是有緣千里能相會,須强他不得。(貼)

他埋怨洞房花燭夜,那些個千里能相會?

(外)他當初為何應允了?(貼)

他只要保全金榜掛名時,事急且相隨。

(外)事已如此,伯喈也枉自愁悶吓!(貼)

【賞宮花】他終朝慘悽,我如何忍見之?

(外)他自慘悽,你管他怎的?(貼)

若論為夫婦,須是共歡娛。

(外)不妨,你對他說,敎他住在這裏,我與他做個大大官兒便了。(貼)

他數載不通魚雁信,枉了十年身到鳳凰池。

(外)㕶!你聽了丈夫的言語,却不聽我做爹爹的說話,你這妮子好痴迷也!(貼)

【降黃龍】須知非是奴痴迷。

(外)你旣不痴迷,為何有這許多絮絮叨叨?(貼)

已嫁從夫,怎違公議?

(外)你去不妨;只是我沒個親人在傍,如何捨得你去?(貼)

爹爹猶念女,怎敎他爹娘不念孩兒?

(外)不是我不放你去,他旣有媳婦在家,你去的時節,只怕擔擱了你。(貼)

休提,縱把奴擔擱,比擔擱他媳婦何如?

(外)旣然如此說,叫伯喈自去便了。(貼)爹爹。

那些個夫唱婦隨,嫁雞逐鷄飛?

(外)我兒,他是貧賤之家,你如何去侍奉他的父母?(貼)爹爹。

【大聖樂】婚姻事,難論高低。若論高低,何如休嫁與?

(外)不論高低,也論貴賤。(貼)

假饒伊親賤孩兒貴,終不然,便抛棄?

(外)他自有媳婦在家,你去做甚麼?(貼)

奴須是他親生兒子親媳婦,難道他是何人我是誰?

(外)如此說,連伯喈也不放他回去,看他怎生奈何了我!(貼)

爹居相位,怎說出傷風敗俗非禮的言語?

(外怒介)(貼跪介)(外)哫!這妮子如此無禮吓!你聽了丈夫的言語,反把我來挺撞!正是:夫言終是父言非,怪恨吾兒識見迷!我本將心托明月,誰知明月照溝渠!(欲下,又看介,回首看介)眞個女生外向!這等無禮!呣!(恨下)(貼起介)呀!正是酒逢知己千盃少,話不投機半句多。好笑我爹爹不顧仁義,反道奴家冲撞了。爹爹,昨日相公原叫我休要說破,我如今有何面目去見他?咳!相公吓相公,你一心只想轉家鄕,怎耐我爹行不忖量!正是:大風吹倒梧桐樹,自有傍人說短長(下)

描容

(旦上)

【胡搗練】辭別去,到荒坵,只愁途路煞生受。畫取眞容聊藉手,逢人將此免哀求。

鬼神之道,雖則難明;感應之理,不可不信。我前日獨自在山築墳,身子困倦,偶然睡去,忽夢神人自稱當山土地,帶領陰兵,與奴助力。却又囑付,叫奴改換衣粧,逕往長安尋取兒夫;又說明日自有兩位仙長指引去路;醒來時果然墳塋已完。昨日果有兩位仙長贈我雲巾,道服,琵琶。這分明神道護持。如今只得改換衣粧,打扮做道姑模樣,將琵琶做個行頭,一路唱些行孝曲兒,抄化前去吓!只是一件:這幾年和公婆厮守,如何一旦抛離前去?想奴向來頗曉丹青,何不想像,畫取公婆眞容背着,路上恰似相親相傍一般。若遇小祥忌辰,展開燒些香紙,奠些酒飯,也是奴家一點孝心。我且描畫眞容則個。

【三仙橋】一從公婆死後,要相逢,不能彀,除非是夢裏暫時略聚首。苦要描,描不就。暗想像,敎我未寫先淚流。描不出他飢症候,畫不出他望孩兒的睜睜兩眸,只畫得他髮颼颼,和那衣衫敝垢。若畫做好容顏,須不是趙五娘的姑舅。

【前腔】我待畫你個龐兒帶厚,他可又飢荒消瘦;我待要畫你個龐兒展舒,他自來常面皺若畫出來眞是醜。那更我心憂,也畫不出他的歡容笑口!

吓!不是我不會畫着好的,我自從嫁到他家呵:

只見他兩月稍優游,其餘的都是愁。〔這幾年間,〕我只記得他形衰貌朽。〔這眞容呵,〕便是他孩兒收,怕也認不出當初父母。縱不認得是蔡伯喈昔日的爹娘,須認得是趙五娘近日的姑舅。

眞容已完,不免張挂起來。公婆吓!你媳婦今日遠行,本該做碗羮飯,奈身無半文,難以措辦,只有一炷清香,望公婆鑒納。

【前腔】非是奴要尋夫遠遊,只怕我公婆絕後。奴見夫便回,此行安敢久?苦路途中,奴怎走?望公婆相保佑奴出外州。

我倒差了;奴家去後,公婆的墳墓誰人看守?

他尙兀自沒人看守,如何來相保佑?只怕奴去後,冷清清,有誰來奠酒?縱使遇春秋,一陌紙錢怎有?你生是個受凍餒的公婆,死做了絕祭祀的姑舅!

拜吿已畢,不免去拜別了大公就起行便了。(暫下)

別墳

(生上)衰柳寒蟬不可聞,金風敗葉正紛紛,長安古道休回首,西出陽關無故人。五娘子,開門。(旦上)是那個?(生)是老漢在此。(旦)原來是大公。大公萬福。(生)不消。聞你遠行,特來相送。(旦)奴家正要到來拜別,恰好大公來了。(生)幾時起行?(旦)奴家今日就行了。(生)吓!今日就行了?(旦)是。(生)老漢帶得碎銀三兩,請收了。(旦)受惠多番,不敢再領。(生)莫嫌輕。請收了。(旦)多謝大公。(生)你桌上的是什麼東西?(旦)是公婆的眞容。(生)咳!五娘子,這等年成,口食尙且艱難,那得錢來倩人描畫眞容?(旦)不瞞大公說,奴家將就自己畫的。(生)自己畫的?(旦)正是。(生)若是倩人畫的呢,老漢不看也罷;旣是五娘子自己畫的,借來一觀。(旦)只是拙筆,不足以當大觀。(生)好說。嘖,嘖,嘖!畫得像吓畫得像!阿呀!老哥!老嫂!咳!(鷓鴣天)你死別多應夢裏逢,漫勞孝婦寫遺蹤。可憐不得團家慶,辜負丹青泣畫工!老哥!看你衣破損;老嫂,看你鬢蓬鬆:千愁萬恨在眉峯!呣!只怕郞不識你年來面,女空描別後容!畫得像吓!五娘子,你孝心所感,所以畫得的眞。(旦)好說。(生)收好了。(旦)是。奴家有一句不知進退之言相吿。(生)有何說話?你可道來。(旦)奴家今日遠行,別無挂念;只有公婆的墳墓,望大公早晚看管一二。可憐看這兩個老人家面上。(生)這個不消分付。五娘子,你今日遠行,老漢也有幾句言語囑付。(旦)大公有何說話,自當謹記在懷便了。(生)五娘子吓,我想你少長閨門,那識路途?當初郞在家的時節,你青春姣媚,如今遭此年荒歲歉,你貌陋身單。咳!正是桃花歲歲皆相似,人面年年便不同。五娘子。(旦)大公。(生)那郞臨別之時,可不道來?(旦)他道些什麼來?(生)他道此去倘有寸進,卽便回來。哪!如今年荒親死,一竟不回,你知他心事如何?正是:畫虎畫皮難畫骨,知人知面不知心。那郞原是讀書人,一舉成名天下聞;久留不知因甚故,年荒親死不回門。你去京城須仔細,逢人下禮問虛眞。你若見郞,漫說千般苦,只把琵琶語句訴原因。你未可便說他妻子,未可便說喪雙親;未可便說裙包土,未可便說剪香雲。吓!若得郞思故舊,可憐張老一親鄰。我今年已是七十歲,比你公公少一旬。五娘子,你今日去時,還有張老來相送;只怕你回來時,未知張老死和存!逢人且說三分話,未可全抛一片心。你牢牢記着。(旦)多承指敎,奴家怎敢遺忘?大公,還有一事相求:公公在日寫的遺囑已帶在此,請大公收了。奴家此行,一路平安,尋見丈夫回來,這話不必提起;若尋不見丈夫,在路上倘有些差池,等那伯喈回來,大公可將遺囑幷剪下的頭髮與他,以表奴家一點孝心。(生)是吓!虧你想得到。我且收在此便了。(旦)奴家還要到公婆墳上去拜別。(生)正該如此。去拜一拜,待他陰空保佑你前去轉過翠柏蒼松。(旦)來到荒坵古墓。吓!阿呀!公婆吓!媳婦今日拜別你前往洛陽尋取丈夫,望公婆陰空護佑!(生)老哥老嫂!你媳婦今日拜別你二人,前往洛陽尋取你孩兒,愿他在路上好行好走,望你陰空保佑!(旦)

【憶多嬌】他魂渺漠,我無倚托。程途萬里,敎我懷夜壑

大公請上,受奴一拜。(生)不消,不消。(旦)

此去孤墳,望公公看着。(合)舉目蕭索,舉目蕭索,滿眼盈盈淚落!(生)

【前腔】承委託,當領略。這孤墳看守,我決不爽約。但愿你在途中身安樂。(合)舉目蕭索,滿眼盈盈淚落!(旦)

【鬭黑麻】我深謝得公公便相允諾。從來的深恩,怎敢忘却?只怕途路遠,體怯弱,病染孤身,衰力倦脚。(合)此去孤墳寂寞,路途滋味惡。兩處堪悲,兩處堪悲,萬愁怎摸?(生)

【前腔】伊夫壻多應是貴官顯爵。伊家去須當審個好惡。五娘子,〕似你這般喬打扮,他便怎知覺?一貴一貧,怕他將錯就錯。(合)此去孤墳寂寞,路途滋味惡。兩處堪悲,兩處堪悲,萬愁怎摸?(旦)

【哭相思】為尋夫壻別孤墳。(生)只怕你兒夫不認眞。(合)流淚眼觀流淚眼,斷腸人送斷腸人!

(旦)五娘子,路上小心。我方纔這些話不可忘了。(旦)曉得。(生)若尋見了伯喈,卽便回來。(旦)是。大公保重,我去了。(生)寧可早歇晚行,保重要緊。若見你丈夫,與我多多致意。(旦)是。大公請轉(生)怎麼?(旦)奴家去後,我公婆的墳墓,望大公千萬看管一二吓。(生)這個不消分付,你自放心前去。(旦)是。(各哭,旦下)(生)咳!可憐!可憐!我那老哥,老嫂!你媳婦起身尋你兒子去了,一路陰空指引他去,得見你兒子之面,早早回來吓!我是去了,改日再來看你。(拭淚回頭泣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