綴白裘/七/紅梅記

Top / 綴白裘 / / 紅梅記

紅梅記

算命

(此齣無曲文,只仗科白,淨,丑須要一口揚州話為妙。)(貼上)

【玉芙蓉】為心中事幾般,添一夜心撩亂。向詩書綉房鋪設處為歡。夢兒中驚醒有誰來喚?醒後只落得强自寬。凭欄望,站得腿酸隱沉沉,沒個音信斷青鸞。(下)

(淨彈絃子,丑搖算盤同上)(淨)鐵嘴講流年。(丑)新來到此間。(淨)命講八個字。(丑)不準不要錢。(淨)老年的問問壽數,中年的問問子息功名;若是人家小孩子,問問關煞。一分一命,不準倒貼三分。(丑)老子,甚的不準倒貼三分?(淨)算不準,貼人家錢把銀子,沒得說。(丑)慢來,我和你算算瞧。(淨)算甚的?(丑)一命三分,十命三錢。(淨)是,三錢。(丑)一百命三兩。(淨)三兩。(丑)一千命三十兩。(淨)那裏有這許多命!(丑)你把我賣掉了還貼不來人家呢!(淨)呸!我把你這臭騷呣!我每是嘴上挂個招牌,算不準,貼人家三分銀子,哄人家上當,眞有得貼人家麼?賣掉你也不値五百個小錢!(丑)怎的這樣賤吓?(淨)那個要你這樣臭貨𠍽!(丑)不要說了,走罷喲。(淨)走𠍽。阿呀!媽媽子!不好了!(丑)甚的不好了?(淨)一個水汪子在這塊了!(丑)老子,我們回去罷。(淨)你倒住在家裏吃飯罷!(丑)甚的吃飯?(淨)做生意,纔出門,就走回頭路!(丑)你說有個水汪子嘿?(淨)吓!待我來看看這水汪子多闊,待我先過去,把明杖來接你。(丑)阿呀!老子!叫我住在這裏一夜麼?(淨)甚的住在這裏一夜?(丑)你說明朝來接我。(淨)呸!你的眼瞎了,連耳朶都聾了!我說先過去,把明杖來接你吓!(丑)我只道明朝來接我。(淨)莫打咤媽媽子,不多闊只得一尺二三寸,待我先過去了,你站在那裏莫動。(跳介)好!竟過來了!(丑)老子,你過去了麼?明杖呢?(淨)在這裏。(丑)在那裏?(淨)在這裏(丑)在那塊𠍽?(淨)總在那裏瞎摸!(丑)在這塊了!(淨)擼起裙子來,趁勢這麼一縱,就過來了(丑)我過來了。(跳介)阿呀!老子!不好了!踹在水汪子裏去了!(淨)吓!你穿的是新鞋子舊鞋子?(丑)是新鞋子。(淨)吓!可是過年做的那雙紅布的新鞋子?(丑)是紅布的。(淨)咳!咳!咳!我把你這不做人家的臭騷呣!我買了三尺布,還不勾你做一雙鞋子,怎的踹在水汪子裏去了!透過來不曾?(丑)透過來了!你摸摸瞧。(淨)阿呀!透過來了!透過來了!(丑)可是透過來了?(淨)甚的這樣粘子趷𨅞的?(丑)你看瞧!(淨聞介)呸!呸!不知那個臭害傷寒的獨獨的窩泡屎在那裏頭!媽媽子!累了屎了!(丑)怎樣𠍽?(淨)媽媽子,你脫𠍽?(丑)我在塊脫呢。(淨)你脫𠍽?(丑)我脫呢。阿呀!不好了!高底子都脫掉了!怎麼樣走路𠍽?(淨)入娘!三尺布做雙鞋子,還要襯高底,虧你!拿來,我看看瞧!(淨吐介)阿唷!歪死了!幾百個老鼠在裏頭!咳,咳,咳!我那世裏的悔氣,討着這個東西,又拉塌,又醜,又饞嘴!(丑)我吃了甚的東西,你說我饞嘴?(淨)還說不饞嘴!(丑)我吃了甚麼東西,我饞嘴?(淨)還說不饞嘴!昨日上街算了四個命,四八一十二個錢,你就說:『老子,今日發了財了,我們買個東西嗒嗒,買個甚的東西嚼嚼。』我說:『有甚的東西嗒嗒𠍽?間壁米舖裏新到的蠶荳,七個錢一升。』十四個錢買了兩升子蠶荳。我說:『媽媽子,你把那蠶荳炒起來,待我到堂子裏洗洗澡,囘來吃個晚飯酒兒好睡覺。』竟好得狠!把那蠶荳一炒炒起來,弄個罐子盛了,端了一條板櫈坐在鍋前,一頭炒,一頭是這樣嗶嚦剝彔,吃得一顆也沒得剩!(丑)難道你一顆也沒有吃過?(淨)阿呀!阿彌陀佛。我何曾吃一顆!(丑)難道一顆也沒有吃?(淨)我何曾吃一顆?咳,咳,咳!那二升蠶荳是小事,吃了也罷了,你睡到半夜裏,只聽得你的屁眼子裏頭匹拍匹拍,放了一夜的甕臭屁!咳!你就放幾個乾的也罷了,竟臨了又放個帶漿屁,弄了一被窩屎,把我的臉都熏黃了!(丑)罷喲,走罷。(淨)不走待請呢!(合)

【前腔】三言命已完,一句無遺斷。好先生,說事眞個如觀。吉兇禍福從頭斷,富貴窮通着意鑽。會得算,會得算,並沒個人來喚。沿街叫得口兒乾,沿街叫得口兒乾。

(貼上)先生,這裏來。(淨)可是算命麼?(貼)正是。(淨)吓,媽媽子,生意來了。(丑)發財了!(淨)在那裏算?(貼)在裏頭來。(丑)可有狗的?(淨)沒得的。看門檻子。小娘子,算命夫婦見禮了。(撞介)(淨)甚的東西?(丑)是我的頭。(淨)呀啐!小娘子在上頭。重來見禮。(各轉身又𢵓介)(淨)又是甚的東西?(丑)我的屁股。(淨)阿呀!好個大屁股!這麼個大落地滑見你的屁股!(丑)我們在那裏坐?(貼)在堦坡下。(丑)可有雞屎?(淨)一泡『文錢順子。』(丑)甚的『文錢順子?』(淨)希屎𠍽,坐嘿坐罷了,有這許多的嗒!(丑)我在那塊坐?(淨)我在這裏了。要坐就坐下來。(丑)老子,我坐下來了。(淨)呸!甚的東西?(丑)我的屁股。(淨)又是你的屁股!嘖,嘖,嘖!好尊貴的屁股!竟坐到我頭上來了!(丑)我在那塊坐𠍽?(淨)不拘就在那塊坐坐罷了。(丑坐介)(淨)請問貴造?(貼)十九歲。八月十五丑時生的。(淨)是男命女命?(貼)是男命。

【前腔】先生仔細觀,將他八字從頭算。我要問佳期。

(淨)要問家宅嘿替你起當課罷了。(丑)老頭子,小娘子進去尿尿去了。(貼)先生。(淨)呣!莫說胡話!(貼)先生。

我要問佳期,何日得夫婦團圓?紅鸞目下紅絲挽,只恐怕白虎星是他來守命垣。先生,你從直斷,休得要隱瞞。

(丑)小娘子,先賜命金。(貼)

怕無錢謝你,我有押鬢的小釵鸞。

(作拔釵與丑介)(丑)小娘子,是金的銀的?(淨)他是木頭打的!(丑)甚的木頭打的?(淨)人家送的東西。拿來把我看。還問人家金的銀的!(丑)拿來待我收起來。(淨)收好了。(丑)小娘子,你要算多少命?(淨)他要算一藏的命。(丑)甚的一藏的命?(淨)大人家幹事,帶舊的金釵子送把你。你這不見食面的倒問人家算多少命!請你在家算一年的命罷!(丑)罷吓!(淨)叫你莫多說!你若要說,不許你開口!(丑)是了,我不說了。(淨)小娘子,講命了。吓,男命。今庚十九歲。八月十五丑時生。若是丑時算命,父母就該不全。若是父母雙全,算不得丑時算命了。㕶,㕶,㕶!只好丑末寅初算命!(貼)不全的了。(淨)㕶,㕶,㕶,這就眞正丑時算命了。㕶,㕶,㕶,壬寅年,己酉月,甲辰日,乙丑時,是理取雜氣傷官格,好一點印星!印乃扶身之本,財乃養命之源,這一點官星透得好。自古道:『官與祿,祿則清高;財要藏,藏則豐厚。』咳!可惜甲木生于秋了,是個凋零之木;若得戊土培垣,這就好了。這命不但父母刑尅,就是兄弟也難植,好似廟堂前一根旛竿,竟是獨打獨。他是八歲七分行運的,借了三分。九歲行運,一九不通,二九欠美,猶如蜘蛛結網在檐前,恐被狂風捲半邊。幾番圓了重又破,幾番破了重又圓,好似皂雕旂上畫烏龍,看得眞時一場空。二十八九看明月,手拿扒去撞木鐘。小娘子,莫怪我說,這個八字着實有些嚕囌趷𨃚在裏頭吓。自古道:『留情不算命,算命不留情。』他舊年日犯羅君。自古道:『太歲當頭坐,無災定有禍。』今年又吊動了三方。小耗捲舌,白虎闌杆,阿呀,這個羅計星是他的仇星。他舊年九月十三日進宮。我替他輪一輪瞧:十月,十一月,十二月,正月,二月,三月,四月,五月,六月,七月,要到七月十三日出宮,准准的在宮裏坐了十個月。(丑)小娘子,他十個月沒有出恭。(淨)呸!叫你莫多說,只管多說!自古道:『羅與計,眞淘氣,計與羅,被他魔。』好了!中間有一點紅鸞星在裏頭解散解散。小娘子,這個紅鸞星雖是好星,但是有喜見喜,無喜定見災哩。他們少人閑事,少管別人。偷了牛去,要他身上拔樁呢。他是比肩之年,我行我運,依我們這些敝道中的朋友說道,比肩不好;依小子看起來,莫道比肩無用處,比肩反助一精神。好了!挨過今年,明年就發財了。漸漸精神爽,看看喜氣多;撥開雲裏月,剔起暗中燈。矮子上樓梯,一步高一步了。媽媽子批命。(丑)是了。(批命)甲木生秋內欠剛,一派烏雲掩月光。太歲立命當頭坐,遭逢羅計定為殃。夫妻一對子一雙,功成名就鎭家邦。守株待兔行甲運,一跳龍門姓字香。(淨,丑合)

【前腔】他五星只一盤,七政俱先算。問科名文曲要得令歸垣。流年一去無由換,金水傷官要見官。行東方運,志得意滿,管扶搖萬里上鵬摶。

算完了。可算了?(貼)不算了。(淨)多謝小娘子。我們去了。(貼)吓!女先生,你們住在那裏?(丑)住在三板橋花園巷。(貼)可認得府麼?(丑)我每住他家的房子。(貼)可曉得招親之事怎麼樣了?(丑)招了。(貼)怎麼就招了?(丑)他是個窮秀才,相府招親,有甚的不就?(貼)吓,去罷。好苦吓!(下)(丑)我們去了。(淨)怎的不出來了?媽媽子!(丑)來了。(淨)走罷了你在裏頭嗒甚的?(丑)小娘子問我的話哩。(淨)他問你甚的話?(丑)他問我住在那裏?我說:『住在三板橋。』他說:『可認得府?』我說:『就住他家的房子。』他又問我招親之事,我說招了。他說:『怎麼就招了?』我說:『他是個窮秀才,相府招親,有甚的不就?』(淨)咳!你把這些話一總吿訴他了。(丑)總吿訴了他了?(淨)都吿訴了他了?(丑)都吿訴了他了?(淨)㕶!我把你這臭歪辣!你又管人家的閑事了!(丑)我管甚的閑事𠍽?(淨)不記那一日管了人家閑事,那個𣬼養的不存我的臉面把你一個大嘴把子,打得這樣腫?你今日又管人家閑事了!(丑)我管甚的閑事𠍽?(淨)我也不要你這臭騷𠳨子!我家去了,家去了!(下)(丑)阿呀!老子,老子!阿呀!臭害傷寒的!(哭介)叫我怎樣回去𠍽?大爺借問一聲。(內)問甚的?(丑)我要到三板橋去,打那塊走𠍽?(內)轉過灣就是了。(丑)多謝了。(內)先生替我掐個課。(丑)要我掐個課?(內)正是。(丑)你報個時辰來。(內)未時。(丑)未時?做甚的用𠍽?(內)不見了一個毛。(丑)不見了一個毛?(內)正是。(丑)只怕在屋上㖸。(內)不是,是船上的毛。(丑)是船上的鐵毛?這我就不知道了。這就不知道了。(渾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