綴白裘/七/紅梨記

Top / 綴白裘 / / 紅梨記

紅梨記

花婆

(老旦上)萬紫千紅色色新,担頭挑盡洛陽春。一聲叫過紗窗外,忙殺梳粧對鏡人。老婢花婆是也。領爺之命去說解元赴京應試。提着這花籃兒往西園採花去走一遭也。

【點絳唇】只為着年老甘貧,滿街厮趁。〔提這個籃兒呵,〕為營運,且度朝昏。將花朶兒作資本。

入得園來,好一派花卉也!

【混江龍】恁看那洛陽丰韻,三春紅紫鬭精神。白的白,碧桃初綻;紅的紅,仙杏芳芬。嬌滴滴海棠開噴,香馥馥,含笑氤氲。

呀!什麼人扯住我阿?

原來是牡丹枝掛住了團花襖。〔又是什麼?〕薔薇刺抓扎起石榴裙。為甚麼蝶翻了兩翅粉,蜂惹得滿頭紛?非關是金谷園中千朶豔,端只為賣花人頭上一枝春。把蜂蝶來勾引。

呀!遠遠望見解元來了,咱只顧採花,看他問咱也不問咱。(小生內)吓婆子,為何折我的花朶兒吓?(老旦)

【油葫蘆】驀聽得喚一聲婆子把咱嗔,引三魂嚇得俺兢兢戰戰,可也沒逃奔。那哥哥咬定牙,將人狠俺這裏便忙伸手將花籃來搵。俺又不是園主家掌花人,又沒有斗大花門印,為甚麼平白地將他花枝來損?

(小生上)(老旦)只得上前去吿一個不是罷。哥吓,萬福。(小生)罷了。(老旦)折了花枝,是老婢不是了,望乞恕罪。別的休說。

可看俺貧老又單身。

(小生)這也罷了。(老旦)

【天下樂】只見他叉手忙將也那禮數論,回也不嗔喜津津。

(小生)我看你年紀已老,採這許多花朶何用?難道自己插帶麼?(老旦)老婢那有福插帶他?

只因為老年人,沒計度饔飧;俺採將來,賣幾文,賣的來換米薪。常言道:人怕只是老來貧。

(小生)元來是賣花為活的。也罷,你取來我看,有好的,我買你幾種。(老旦)好的待我取來。這種何如。(小生)這是竹葉兒,插也插不得,戴也戴不得,要他何用?(老旦)哥吓,你不知。那竹葉兒呵:

【哪吒令】想當初李白的開樽,虛疑是故人王猷的造門。不須問主人。我愛他絕塵。報平安好信搖風月,梢拂雲;傲氷霜,無淄磷。〔哥吓,你不見麼?〕湘江上二女淚斑痕

(小生)再取一種來看。(老旦)這種可好麼?(小生)這是桃花兒,沒甚稀罕。(老旦)

【鵲踏枝】這桃花從蓬島分,休只向玄都問。誰知道前度劉郞,再來時,面貌堪嚬。不爭的把漁郞來勾引,惹得人急攘攘,爭去問迷津。

(小生)不好,另取一種來。(老旦)這花何如?(小生)這是海棠花,也不見得。(老旦)

【勝葫蘆】那杜鵑啼血感離人,粧點上陽春。嬌似紅脂嫩膩粉。

這花枝春間最好

倚東風睡足,高燒銀燭,爛漫月黃昏。

(小生)再取一枝來。(老旦)只有柳枝兒了。(小生)這一發沒用。(老旦)偏是這柳枝兒最可恨!

【么】他在渭城客舍鬭清新,慣會送行人。早已是章臺今日長條盡。則見他迎風襲襲,籠烟裊裊,腸斷㶚橋

(小生)你籃內還有麼?(老旦)你不見這籃筐兒是空空的了?(小生)元來就是這幾種,甚是平常。(老旦)這園中也只有這幾種吓?(小生)難道再沒有別種?我到有一種異花在那裏,與你去多賣幾文錢罷。(老旦)生受你。借來一看。(小生)我好好的供在書房內。隨我來。(取介)婆子,你看這花可是異種麼?(老旦驚介)阿呀!有鬼!有鬼!(小生)婆子,青天白日,有什麼鬼吓?(老旦)哥吓,你却不知。這不是人間花,這是鬼花。(小生)胡說!鬼那裏有花?到要你說個明白(老旦)恐悞了老婢的賣花生意,明日來說與你聽罷。(小生)婆子,你說個明白,方許你去。(老旦)我說來恐你害怕。(小生)你且說來,我不怕的。(老旦)你不怕,我且問你,這所花園是誰家的?(小生)是太守的。(老旦)可知這花園的緣故麼?(小生)却到不知。(老旦)太守有一個女兒,性愛看花,故此蓋造這所花園;到得三春萬花開放之時,那小姐日日坐在亭子上看花。不意牆外有一少年秀才闖入園中,與小姐四目相觀,兩情眷戀,只恨沒有下手處那小姐終朝思想,害成相思病死了。(小生)吓!死了?後來便怎麼樣?(老旦)太守與夫人捨不得遠離,就葬在亭子後邊。豈知他陰靈不散,塜墩上長出一枝樹來。哪,哪,哪,開的就是這紅梨花。(小生驚介)吓!就是這紅梨花?(老旦)那小姐每遇開花之時,風清月朗之夜,時常現形,坐在亭子上邊,只要纒那年少的秀才。阿呀!好苦吓!(小生)吓!婆子,你為何哭起來?(老旦)老婢有個孩兒,也是個秀才;為城中熱鬧,亦借此花園看書。一日,見月明如晝,走到亭子邊散步,不覺亭子內起一陣怪風,現出一個如花似玉的小娘子來,與我孩兒四目相觀,兩情眷戀,當夜就要到孩兒書房去。(小生)可曾去麼?(老旦)只聽得亭子後邊高叫一聲『老夫人睡醒了,』那小姐倉忙而去,說明晚再來。(小生)明晚可曾來?(老旦)到得明晚,果然又到孩兒書房中來,手中折了這紅梨花。(小生)哫!我相公是不怕鬼的㖸!(撇花地介)(老旦)那時我孩兒幼小,春心蕩漾,與他那話兒了。從此以後,明去夜來,不上一月,把我孩兒斷送了!可憐吓!如今只剩得老身一人在此受苦哩!(小生)吓!婆子,你可曾看見小姐的模樣麼?(老旦)老婢那能得見?只聽我孩兒臨終之時曾說道:

【寄生草】他梳粧巧,打扮新;藕絲裳,愛把纎紅襯。眉彎新月微微暈;櫻桃小口時時哂;青螺小髻挽烏雲。那千般淹潤都粧盡!

你看,怪風又起了。

【么】㗭律律,旋風刮;黃登登,幾縷塵。小姐吓,〕你把我孩兒纒死眞堪憫!送得我老年孤獨無投奔!今朝又待將咱近。〔哥,〕那裏去尋法師,仗劍頌天蓬。先打個恁娘五十生桃棍!

(小生)婆子,你不說,我那裏知道?兀的不嚇死我也!(老旦)這不是久居之地。我去也!(小生)婆子,你且不要去。(老旦)哥吓,你莫非也着他手了?咳!小姐吓!

【煞尾】我與你前生本無仇,今日個賺得我無人問。你怎不把陰靈忖忖,但只顧將平人來害損?恁便是惡凶神,女弔客,母喪門!〔阿呀!兒吓!〕可惜你三載幽魂,何處沉淪!〔且喜這位哥呵,〕早有了替代,恁的生天路兒穩!(下)

(小生扯老旦衣,老旦撇下)(小生)婆子,轉來呀!諕死我也!那知小姐是個鬼!如今怎麼處?也罷,建康開科,錢孟博兄幾次來催,正為那些頭腦不肯去,如今只得去罷。琴劍書箱在內,怎生是好?罷,只得撇下了罷。今日就去別了孟博兄,與他取些盤纒,快快上路去罷。

【撲燈蛾】聞言膽戰驚,聞言膽戰驚。闖入迷魂陣,廢圃遇妖人,豈是香閨姣倩也?想偷香錯認。男兒志氣欲凌雲;那花妖,怎同衾枕心中自忖難道是時衰鬼弄人!時衰鬼弄人!

阿呀!有鬼!有鬼!(作驚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