綴白裘/七/西廂記

Top / 綴白裘 / / 西廂記

西廂記

遊殿

(付上)

【賞宮花】和尙出家,清雅。燒香吃苦茶。挂一幅單條畫,供幾枝得意花。清靜禪房眞瀟洒,想來只少俏渾家。

我做和尙吸哄,生平酷好男風:竭男兒徒弟,只算家常茶飯;笊先生師父,本是的親老公。騷尼姑天生是我房下,媒人婆將就搭哩儂儂。吃酒不論燒刀黃白,牛肉必要多點薑葱。還受生塑佛像,乃平素口脚生意;送天竹,躭小菜,是年底下個秋風。打坐參禪並弗曉得半點,道場拜懺單會鐃鈸叮咚。召亡濊浴,拿個星娘娘奶奶齋我里個眼睛;鋪燈渡橋,哭得吚吚呀呀,何曾有一點行用?官人,小姐最歡喜是介說說笑笑,丫頭阿媽囉個弗思量搭我活動活動?個星看戲個人只道我是個翻板勢利和尙,再弗曉得我小時節出身,原是個套童小僧。法聰師父下山討賬去哉,不免到山門外頭去步步。吓,道人,風爐浪增點炭哈,恐有遊客到來,烹茶伺候。咳!吃飽子個飯地下也弗掃掃!(下)(小生上)

【菊花新】未臨科甲暫羈程,旅況淒涼動客情。

『勅建普救禪寺。』好一座大寺院!正是人間勝景誰遊盡?天下名山僧佔多。(付上)山僧不敢穿芳逕,恐防遊客到荒山。(小生)長老。(付)阿呀!原來是一位相公。請吓。(小生)長老請。(付)相公,小僧𥡴首哉。(小生)奉揖了。(付)相公請坐。(小生)有坐。(付)請問相公尊姓?(小生)姓。(付),弓長呢立早(小生)是弓長。(付)妙呵!弓長乃天階之列宿,立早乃月府之文章。好得勢!小僧個俗家▲姓㖸,一到到子新年裏掛起行樂來,好看得勢個㖸!▲有紗帽員領個,▲有頂盔貫甲個,▲有帶道冠騎老虎個,下頭是白髭鬚帶毡帽個,還有狗嘴髭鬚帶一撮頭帽子個。(小生)為何有這許多?(付)喏,帶紗帽員領個呢,是上代頭公公張居正;頂盔貫甲個呢,是黑面孔個張飛;騎子老虎帶道冠個,是通譜個張道陵;帶白毡帽個老娘家,是我里個太公張別古;個個帶一撮頭帽子個,就是我里個溜兒叔祖。(小生)取笑。(付)近來個個姓個▲少哉。請敎相公尊諱是?(小生)名,字君瑞。(付)阿是斜王帮加一個共字?(小生)正是。(付)君瑞,大多是君子之君,祥瑞之瑞哉?(小生)正是。(付)好得勢!珙乃王家之珙璧,為席上之奇珍。相公貴處是囉裏?(小生)西洛。(付)尤其更妙是,古下多才子,西方有美人。相公姓子個樣好姓,取子個樣好名字,亦住子個樣好場哈,直頭書▲弗要讀得個厾得,去就是一位狀元(!小生)長老為何如此謬讚?(付)非謬讚也;近來個星文人墨士無不好讚者。小僧初進山門個時候,看見家師對子別人是介白虀白嚼,原覺道有點筋肉㾦子皺皺能,那間讚慣子,倒也弗覺着哉。請問相公到此荒山有何貴幹?(小生)一來瞻仰佛像,二來拜訪法本長老。(付)法本就是家師。(小生)首坐莫非是法聰麼?(付)不敢,不敢。(小生)失敬了。久慕令師善于詩賦,特來請敎。(付)山腔野調,何以詩稱?(小生)不必太謙(付)只是家師不在,故沒那處?(小生)或有詩稿借來一觀。(付)詩稿是有個,纔鎖厾廚裏嘿那?吓,吓,小僧記得介兩首拉裏,念出來請相公是介筆削筆削,何如?(小生)豈敢。請敎。(付)其日我搭家師兩個拉山門前去步步,只聽得低低哆哆對河人家拉厾嫁囡兒,少停花花轎過哉。但聽見轎子裏㕶勒㕶拉哈哭,我里家師一時高興,做起詩來哉(小生)請敎。(付)起句是『八齊』韻,說道:『隔岸人家嫁女啼,婚姻宜喜不宜悲。今日白面黃花女,明日朱顏綠𩬆妻。』(小生)妙阿!(付)那時小僧來哉。(小生)益發請敎。(付)亂道噓。(小生)好說。(付)『鴛鴦枕上雙交頸,紅綾被底雨雲迷。今宵嚐却其中味,只恐怕明朝是叫你回時不肯居。』(小生)出家人怎曉其中意趣?(付)弗㖸,不過模擬其意思而已。(小生)休得取笑。煩首座指引到佛殿上一遊。(付)當得。我里先到山門外頭一路白相得進來何如?(小生)好吓。請。(付)請吓。哪,『敕建普救禪寺,』個六個字寫得何如?(小生)好!(付)名人之筆㖸。(小生)果然寫得好!(付)個是四金剛。(小生)好吓,塑得威嚴!(付)個是虎丘去請個做鈸弗倒個塑個。其日塑完子,我里家師說道:『徒弟吓,若有人來看金剛者,要他題詩一首。』(小生)可有人題麼?(付)有個。先是一個外路朋友來看,小僧說道:『家師有言,凡來看金剛者要請敎題詩一首。』個個客人說:『容易。拿筆硯來。』就提起筆來拉牆頭浪是介一揮而就,說道:『一進山門四大人脚,尖踏定小妖精;睜起眼睛光油油,——』結句甚是平常。(小生)却是那一句?(付)個個客人是冐入鬼,看見個蛇頭伸厾下底,竟認錯哉,說道:『鷄巴好像黃瓜能』剛剛寫完亦有介一位刻字先生來哉,小僧說▲要請敎介一首。個個友朋說道:個是麵袋裏貨色,竟不推辭,提起筆來就拉底下一連寫子四句,說道:『精刻詩文,每百三分。看我寫樣,翻板者請。』到子夜頭家師居來,問道:『今朝阿有人來看金剛?』我說:『有個。』家師說:『阿曾題詩?』我說:『題個。』家師說:『介嘿讓我看看題得阿好』那時小僧照子臘燭,我里家師是介一直念得下去,說道:『一進山門四大人,精刻詩文;脚尖踏定小妖精,每百三分;睜起眼睛光油油,看我寫樣;鷄巴好像黃瓜能,翻板者請。』(小生)妙阿!(付)哪,東邊是鐘樓,西邊是放生池。池裏多哈希希奇奇個物事拉哈㖸,▲有有頭無脚個,▲有有脚無頭個▲有有頭有脚個,▲有無頭無脚個。(小生)吓!却是些什麼東西?(什)個個有頭無脚個呢,鰻搭子個鱔;有脚無頭個呢,蟹搭子個蟛蜞;有頭有脚個呢,團魚大背烏龜;無頭無脚個呢,𥕱𥕱軋軋阿姨。(小生)這是怎麼說?(付)蚌搭子個蛤蜊哉那。(小生笑介)請。(付)請吓。這是香積廚。道人備素齋。(小生)不消。(外)介嘿打餅。(小生)也不消。(付)介是虛邀嘿那?幾里是浴堂哉。(小生)好吓,廣闊得緊!(付)我里濊起浴來,最好看,五十個和尙下子浴堂就是一百個厾,大和尙小和尙汆子一面,好看得勢個㖸!(小生)休得取笑。(付)道人,燒水。請相公濊浴。(小生)不消。(付)虛邀哉。請。(小生)請。(付)呸,呸,呸!個是東圊。(小生)何為東圊?(付)俗家人叫毛坑,出家人為之東圊。道人,拿草紙來。(小生)做什麼?(付)請相公出恭。(小生)不消。(付)小恭?(小生)也不消。(付)介嘿屁▲放介一個。(小生)休得取笑。(付)那讀書人肚裏屁纔無得個。連次虛邀,請相公隨喜隨喜。(小生)

【忒忒令】隨喜到僧房古殿。

(付)請看七層寶塔。(小生)

瞻寶塔。

(付)打廻廊下走。(小生)

將廻廊遶遍。

(付)大殿浪哉。哪,兩邊是十八尊羅漢。(小生)

參了羅漢。

(付)募化裝金,隨緣樂助。請拜子菩薩。(小生)

拜了聖賢。

(付)募化燈油,功德無量。吓嗄,看哩弗出,倒是個硬客。請相公法堂浪走走。(小生)

行過了法堂前。

(旦內)紅娘。(貼)噢。(隨旦上,旦)紅娘,這是什麼佛?(貼)是三世佛。(旦)這一尊呢?(貼)是觀音菩薩。(小生)呀!

正撞着五百年風流孽寃!

(看呆介)(付)喂!相公文士須尊禮。(小生笑介)請。(付作偷看出神介)(小生)吓!首座高僧定守規。(付笑介)承敎。請吓。道人泡茶到客堂裏來吓。(同小生下)(旦)

【園林好】偶喜得片時稍閑。

(貼)小姐,自古說,偷得浮生半日閑喲。(旦)

且和你向花前自遣。

(內作鸚哥叫介)(貼)小姐,你聽那鸚哥叫得好聽吓。(旦)

那鸚鵡在檐前巧囀。

(小生,付上)(付)相公,幾里來。(小生)請吓。(旦)

驀聽得有人言。須索要自廻還。

暫離三寶殿。(貼)緩步百花亭。(旦)紅娘。(貼)噢。(同下)(小生揖介)阿彌陀佛。(付將扇柄戲小生臀介)插介一篐線香。(小生)吓!首座,你可看見觀音出現?(付)嚼蛆連片!小僧在此出子七八十年個家。(小生)敢是七八年?(付)正是十七八年吓,從弗曾看見𠍽個觀音出現。相公頭一遭來就看見哉。(小生)你不見麼?那前面行的是觀音,後面跟的是龍女。(付)吓!阿是姜姜個兩個女客麼?(小生)正是。(付)非也:前面走的是相國家鶯鶯小姐者;後面隨的乃侍妾紅娘也。豈是觀音出現也乎哉?(小生)旣是相國之女,為何在此寺中遊玩?(付)有個緣故。這寺乃相國所蓋造,家師與老夫人又是中表之親,因此暫借寺側西廂停喪避亂,常常出來白相個。(小生)世間有這等女子,豈非天姿國色乎?(付)咦▲拉哈講究個介。(小生)

【伊令】顚不剌見了萬千,似這般龐兒罕見!

(付)好出神!(小生)

好敎人眼花撩亂口難言!

(貼隨旦上)小姐,這裏來。(付)咦!亦出來哉。(小生)

他掩映並香肩。

(旦)紅娘,這是什麼花?(貼)是垂絲海棠。(旦)那邊的呢?(貼)是鐵梗海棠。(旦)折一枝來。(貼)曉得。(小生)

將那花枝來笑撚。

(付)阿呀!阿呀!一世採花三世醜。個個丫頭故世去必定變個鬣痢頭!(貼)小姐,纔折得一枝花在手,

便惹狂蜂浪蝶舞蹁躚。

(旦)紅娘,飛來飛去的是什麼東西?(貼)吓!前面飛的是蝴蝶,後面隨的是遊蜂。(旦)去撲一個粉蝶來耍子。(貼)曉得。吓!和尙。(付)那哼?(貼)小姐要。粉蝶耍子,你不要趕了去吓。(付)小姐要跌。和尙不敢。(貼)啐!

我幾回要撲,展紈。

(撲介)(付)拉裏哉。阿呀,飛子去哉。(貼)

飛向錦叢裏,叫我尋不見。

(小生見旦偷作揖介)(付見,扯小生,作揖介)(小生笑介)(旦)

又被燕啣春去,芳心自歛怕人隨花老,無人見憐。臨風不覺增長嘆。

(貼)小姐,我們到碧梧亭去耍子吓。(旦)欲過畫闌穿蛺蝶。(貼)小姐慢些走。你看薔薇花刺礙人行。(仝下)(小生)這相思病害殺我也!(付)一隻隔年陳個佛手拉裏。(小生)要他何用?(付)泡湯吃解子㕶個惡心哉。這裏是清淨道場,說這樣葷話!(小生)什麼清淨道場!分明是相思第,離恨天!(付)阿呀!相公吓

【江兒水】這裏是兜率院,休猜做離恨天(小生)看他宜嗔宜喜春風面。

(付)個個眉毛眼睛生得何如?(小生)

弓樣眉兒新月偃,未語人前先面腆。

(旦內)紅娘,這裏來。(貼)噢。(付)阿聽得好嬌聲吓!(小生)

恰便是嚦嚦鸞聲花外囀;解舞腰肢,似垂柳在風前,嬌軟。

(付)相公,方纔紅娘個丫頭說到碧梧亭去哉,我搭㕶打個邊轉得去吓。(小生)請。(同下)(貼隨旦上)

【皂羅袍】行過碧梧庭院。(貼)〔小姐,〕步蒼苔已久,濕透金蓮。

(付扯小生上)相公,幾裏來。(旦,貼合)

紛紛紅紫鬭春妍,雙雙瓦雀行書案。聽禽藏竹裏,悠悠靜言。

(付)我里個搭轉得去,快點,快點!(旦,貼合)

見人行花外,翩翩少年。

(付)相公,我搭㕶兩個阿像趕騷雄鷄?(旦)

將輕羅小扇遮羞臉。(旦下)(付)褊衫大袖遮花臉。

(貼打介)啐!(付)阿唷!好打!(貼)我同小姐在此遊玩,你這和尙故意領了外人隨來隨去,什麼意思!(付)弗是𠍽外頭人,個是我個內姪㖸。(貼)我去對老夫人說了,叫你這和尙不要慌!(付)我▲要去吿訴老夫人厾。(貼)吓!你說我什麼來?(付)我說紅娘姐出來嘿就要打和尙。(貼)啐!(小生)原不該吓。(貼)什麼該不該!你也是個人,我也是個人,什麼好看!(小生)看看何妨?(貼)要看,再看看!(付推小生介)叫㕶再看看。(旦內)紅娘。(貼)來了。(下)(小生)首座且不要說他別的,就是他這一雙小脚兒,足値一千兩碎金子。(付)還要加介三個銅錢。(小生)却是為何?(付)裏向個對高底哉那。(小生)休提。(付)只見那小姐穿着那遶地長裙,怎見他脚兒大小?(小生)可見你出家人不曉其中的意思。(付)𠳨!和尙倒拉哈講究講究個㖸。(小生)

【川撥棹】若不是襯殘紅,芳徑軟,怎顯得步香塵,底樣淺?休提他眼角留情,休提他眼角留情。

(付)何以見得?(小生)你看,蒼苔上這一步是去的,那一步也是去的,這一步一勾,勾將轉來脚尖對脚尖。深有顧盼小生之意。

只這脚踪兒將心事傳。

(付)住了,閃開!(小生)做什麼?(付)和尙雖是麥鬼,等我也來模擬模擬介。方纔小姐這一步是去的。(小生)不要踹壞了。(付)弗番道個那一步也是去的。這一步一勾,勾將轉來脚尖對脚尖。甚有顧盼小僧之意。(小生)小生。(付)小僧。(小生)是小生。(付)噯!我要死哉!(小生)為什麼?(付)和尙嘿專要死拉女客脚裏個哉!

風魔了解元,似神仙歸洞天!

(旦內)紅娘(貼)來了。(付)亦出來哉。(貼上噴水卽下)(付)壞哉,壞哉!丫頭家水𠍽能介多介?做子葱椒燒和尙拉裏哉。(小生)

【前腔】門掩梨花深小院。

(付)阿要跳牆過去吓?(小生)

奈粉牆兒高似青天。玉佩聲看看漸遠,玉佩聲看看漸遠,空敎我餓眼望將穿!怎當他臨去秋波那一轉!〔不要說是小生,〕便是鐵石人也情意牽!

【尾聲】東風搖拽垂楊線,遊絲飛惹桃花片。爭奈玉人不見。將一座梵王宮,疑是武陵源

吿辭了。令師回來多多致意。(付)再請寬坐。(小生)不消了。花前邂逅見芳卿。(付)頻送秋波似有情。(小生)欲借禪房勤講習。(付)相公,只怕你無心獻策上宸京。(小生)請了。(付)相公,明朝早點來。(小生)為何?(付)來看觀音出現。(小生)休得取笑。(虛下)(付)咦!亦出來哉。(小生上)在那裏?(付)明朝出來厾。(小生)啐!(下)(付)吓嗄!再弗曉得讀書人看女客比子我里出家人尤其精妙。個個臭賊方纔說個鶯鶯小姐個雙眼睛嘿那哼那哼,個眉毛嘿亦是那哼那哼,脚嘿亦是那哼那哼,直頭有講究厾。我輩弗如,我輩弗如!阿呀!弗好哉,要乍尿哉!(下)

寄柬

(貼上)

【降黃龍】相國行祠,寄居蕭寺,苦因喪事;孤兒幼女,將欲從軍而死。生此時伸志,一封書興師疾至。方顯得文章有用,天地無私!

【又】若非剪殺賊寇,險些個滅門絕戶一家兒。鶯鶯君瑞,在危急許配雄雌。夫人背盟失信,却就以兄妹為之。把婚姻一時打滅,頓成抛棄!

我想那生與小姐兩下裏都害得瘦了。

【滾】郞𩬆有絲,郞𩬆有絲。杜韋娘非舊時。一個帶圍寬,清減了小腰肢;一個睡昏昏,不待觀經史;一個意懸懸,懶去拈針黹;一個筆下寫幽情,一個絃上傳心事:他兩下裏都一樣害相思!

已到書院門首了,我且不要叩門,把吐津兒潤破紙窗,看他在裏面做什麼。(小生上)欲將春夢遊巫峽,苦被鶯聲喚醒來。(貼)

【前腔】潤破紙窗兒,潤破紙窗兒俏聲兒窺視見他和衣初睡起,前襟有摺䘭。孤眠滋味,淒涼情緖,這瘦臉兒不悶死是害死!

且住,他那裏曉得我在此吓?有了。

【又】將金釵敲門扇兒,將金釵敲門扇兒。

(小生)是那個?(貼)

我是散相思五瘟使。

(小生)想是紅娘姐?待我開門。呀!果是紅娘姐。紅娘姐拜揖。(貼)先生萬福。(小生)我望得你好苦也!(貼)

小姐想着伊,使紅娘來探取。

(小生)小姐着你來,必有好音?(貼)

道風清月朗,聽琴佳趣;到如今,念千遍殿試。

(小在)旣蒙小姐垂念,待我修書一封,煩紅娘姐帶去與小姐看何如?(貼)這個使不得。

【前腔】他若見了書,他若見了書,顚倒費神思。拽扎起面皮,道憑誰寄言語?他道:〔唗!〕這妮子敢胡行事!當面前嗤嗤的扯做紙條兒。

(小生)紅娘姐,你與我寄了書,多將金帛酬謝你。(貼)

【前腔】饞窮酸餓鬼,饞窮酸餓鬼,賣弄你有家私!我不為圖財特來到此,怕有情人乖劣性子。

(小生)紅娘姐,有甚方法敎我一個?(貼)

只說道可憐見我是孤身己。

你且快些寫起書來。

【尾聲】從敎宋玉愁無二,瘦損了相思樣子。百歲歡娛全憑這張紙!

(小生)紅娘姐,請坐。待小生寫起書來。琴童看茶來。(丑內應介)(貼)這小厮不好,休要喚他。(小生)他已應了。你且躱一躱,待我打發他去。(貼)敎我躱在那裏?(小生)桌兒底下罷。(貼)不好。怎麼躱。(小生)略躱一躱兒。(貼)旣如此,就打發他去吓。(小生)自然。(丑上)聽得叫琴童,兩脚走如風。官人,𠍽個?(小生)取茶來。(丑)噢哉。(小生)住子。要兩杯。(丑)一個人𠍽子要兩盃茶?(小生)不是吓,一杯熱的,一盃冷的。(丑)官人亦拉厾顚寒作熱哉!(小生)胡說!快去拿來!(丑)是哉。想是紅娘個丫頭拉厾哉,等我摟摟哩介。(下)(取茶上)官人,冷茶拉裏,熱個無得。(小生)怎麼沒有?(丑)無得炭。(小生)快去買。(丑)我姜才去買買炭,山門前軋得勢厾,所以弗曾去買。(小生)為什麼?(丑)一個說書個拉厾說西遊記,眞正好聽!我學拉官人聽聽。說的是西遊記大唐僧。(小生)狗才!誰要你說!(丑)山裏走,山裏行,盆,盆,盆。(小生)狗才!還不走!(丑)山中和尙念山經,盆,盆,盆。行者開山路,唐僧去取經;八戒挑行李,沙僧隨後跟。盆,盆,盆。磚頭也是怪。(小生)狗才!快些走!(丑)瓦片也是精。(打桌介)拍撻一聲響。(貼鑽出介)(丑)𠲔!妖精出洞門。阿呀!㕶是紅娘姐喲,為𠍽了伴拉檯底下?(貼)我不是私來的,老夫人着我來看你官人。(丑)等我去問老夫人。(小生)唗!狗才!還不走!(丑)專惱哩做腔做勢。要叫我一聲好聽個便罷。(小生)叫你什麼?(丑)要叫我小趣陀(小生)小趣陀。(丑)個個老貓聲,枕頭邊叫歇個,聽得出個,弗算數。(貼)小趣陀!(丑)老肉麻!(小生)唗!狗才!還不走!(打丑下)(貼)我說不要叫他出來。受這場氣!(小生)看小生分上,不要記懷。(貼)快些寫書。(小生)是。(寫介)(貼)

【一封書】殷勤處可喜。拂花牋,打稿兒。忒聰明,忒煞思,忒風流,忒浪子!先寫下幾句寒溫序,後題着五言八句詩。可知之,疊做同心方勝兒?

倒了。(小生)是要這樣的。

【皂羅袍】顚倒寫鴛鴦兩字,方信道在心為志。紅娘姐,你到他跟前,〕看他喜怒,其間覷個意兒,擇其善者而從事。(貼)放心,學士,自當區處。(小生)言談之際,作個這理:只說彈琴那人敎傳示。

書已修完,全仗紅娘姐帶去。(貼)𠳨!就是這樣帶去麼?還有算計。(小生)什麼算計?(貼)方纔受了你琴童的氣,如今要在你身上出我的氣,纔與你帶去。(小生)這個題目倒難。怎麼樣出氣?(貼)也要你叫我一聲。(小生)這個何難?紅娘。(貼)啐!紅娘是夫人,小姐叫的,是你叫的麼?(小生)得罪了。紅娘姐。(貼)希罕這個『姐』字!(小生)如此,要叫什麼?(貼)你把『紅娘姐』三字去了上下就是了。(小生)難道叫你『娘』不成?(貼)不叫我?去了。(小生)叫叫,叫!我的娘!如何?(貼)不是這等叫。待我坐在上面,你便雙膝跪下,叫我一聲『嫡嫡親親的娘』纔與你帶去。(小生)這個使不得。男兒膝下有黃金,怎麼跪你?就一世沒有妻子也不跪!(貼走介)(小生)且住,從容些!眞個要這樣?(貼)𠳨!(小生)如此,你坐了。我的嫡嫡親親的娘!(貼)乖乖的兒起來。(丑上)還有一個太太公拉裏來(貼下)(小生)唗狗才!放肆(打丑渾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