綴白裘/七/金印記

Top / 綴白裘 / / 金印記

金印記

逼釵

(旦玄色襖上)

【引】榮華富貴,總是前緣宿世。(生巾玄色褶子上接)風雲際會,正是魚化龍之日。

(旦)官人。(生)娘子。(旦)咳!一家輕賤笑寒儒,道你滿腹文章不療飢。(生)目下秦朝黃榜動,管敎平步上雲梯。(旦)官人,你時運未通,只恐前程難料。(生)娘子,昨日那星士說我有卿相之分,如今秦國掛榜招賢,卑人意欲前去,奈乏盤費,多蒙三叔公贈我一半,前去求官。(旦)那一半呢?(生)卑人意欲將娘子頭上釵梳典賣,不知意下如何?(旦)官人差矣。三叔公贈你一半盤纒,猶如太倉一粟,九牛一毛。我每乃儒素之家,釵梳有限,若將來典當去,求得功名還好,倘不得功名,如何是好?(生)我一定要去,娘子不必阻我(旦)

【集賢賓】君身恨不能插翅飛,要上雲路天梯。你休恁心高不務實,未來事,似暗如漆。你强要去求名奪利,那趲得銅斗家計?我須勸你:且安分守己,別尋活計。(生)

【前腔】詞源倒流三峽水,論胸中,才學無敵。

(旦)如今世態炎涼,輕文重武,休惹傍人恥笑。(生)

我那管傍人講是非!愁只愁,缺少盤費把你的釵梳賣取。

(旦)當了釵梳,不得功名怎麼好?(生)

管博換得鳳冠霞帔。

(旦)我也不指望!(生)

你休笑恥,讀書人終有日發迹。(旦)

【前腔】前程萬里全靠你。

(生)不靠我靠那個?(旦)

奴豈不願榮貴?

(生)不願榮貴,讀他怎麼?(旦)費了家私不得功名呵,

這是漾了甜桃,倒去尋苦李。怕只怕外人談議。

(生)談議我什麼來?(旦)

你全不記得。

(生)我不記得什麼?(旦)前日公婆,伯母在園亭賞玩之時呵,

道你滿腹文章不療飢。我還勸你,把心猿意馬牢拴住。

(生怒介)唗!

【前腔】你是裙釵女流,有甚見識!

(旦)你的見識在那裏?(生)還說我蘇秦呵!

好一似龍被蝦戲!

(旦)是龍便上了天!(生)不賢之婦!

激得我怒從心上起!

(旦)是你敗了家私到怨誰來!(生)住了!你把我什麼樣人看待?(旦)你麼,不過是敗家夫婿!(生)吓!

將咱做敗家夫婿!〔就是這幾件釵梳吓,〕也値得甚的!〔罷,罷,罷!〕男子漢,自當成器。〔只可恨你這不賢之婦,〕全沒些恩和義!我自今以後,有何顏再與伊完聚!

(旦)官人。(生)𠳨!(走介)(旦隨走介)

【貓兒墜】官人息怒。妾身敢不依?

(生)這幾件釵梳不肯依,依我什麼來?(旦)官人,我和你是夫妻,凡事商量,何須着惱?

就當了釵梳,與你為盤費。

(生)好!這便纔是賢德娘子!(旦)咳!

嫁雞怎不逐雞飛?須知道世態炎涼,莫笑寒儒!(生)

【前腔】自思厚德,兀的不是有賢妻?〔娘子,〕我倘得成名先報伊。管敎夫婦受榮貴。我是男兒,好和歹,皆由在這番命裏(旦)

【尾】君家不必多憂慮,早把釵梳當取。(生)〔娘子,〕我有日龍頭奪錦歸。

釵梳典當去求名。(旦)愿你功名唾手成。(生)天生我才必有用,黃金散盡復還生。(旦)官人,要當多少?(生)娘子,只要當二十兩就夠了。(旦)曉得了。(生)娘子,卑人是這等性兒,娘子切莫記懷。(旦)奴家怎敢。(生)好!好個賢德娘子!難得,難得!(下)(旦)咳!為人莫作婦人身,百般苦樂由他人。我丈夫要往邦求取功名,要將釵梳典賣,若不依他,只恐傷了夫妻情分。不免進去收拾,央着王婆去當便了。(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