綴白裘/七/金雀記

Top / 綴白裘 / / 金雀記

金雀記

喬醋

(小生上)

【引】承恩命,除授新任河陽令;種花滿縣,曷勝榮幸?

賦罷氣凌霄漢,文成口吐珠璣。夜扶老叟青藜,杖上紅光燄起。下官自到任以來,且喜黎民從約,士子循文,坐致物阜民安,一見太平景象。又得山公近與諸君子會集于此,因此多覓奇花異卉,時時相邀,共談詩酒。前差瑤琴遍訪名花異種,待他回來便知端的。(付上)正欲清談逢客至,偶思小飮報花開。老爺,瑤琴叩頭。(小生)瑤琴,你囘來了麼?(付)正是,回來了。(小生)所覓奇花,今有幾種?(付)花樣甚多,花名不一,止帶得一種金雀花回來。老爺請看。(小生)這花生得果然古怪。(付)古怪,古怪,眞古怪!說來一場好驚駭。老爺請看這封書,管敎淚濕香羅帶(小生)有什麼書?取來我看。把這花供在書房中。你自茶飯去。(付)曉得。(下)(小生)待我拆開看來。『遭兵守志入空門,幸遇瑤琴達遠音。不識河中金雀女,可能再會月中人?』

【太師引】〔呀!〕頓心驚,驀地如懸罄,止不住盈盈淚零。記當日在長亭分袂,問歸期,細囑叮寧;却緣何身罹陷阱?幸喜得保全軀命劈鴛鴦,是猖狂寇兵。最堪憐,蓬踪浪迹似浮萍!

(丑內)請夫人下轎。(旦上,丑隨上)

【賺】遠涉兼程,已到河陽錦綉城。(丑)此是官衙近。(旦)〔彩鶴,〕忙行通報便相迎。

(丑)曉得。(進介)老爺,彩鶴叩頭。(小生)彩鶴,夫人到了麼?(丑)是。到了。(小生)分付開正門。(丑)分付開正門。(內)吓。(小生)

出公庭。

夫人在那裏?(旦)相公。(小生)夫人請。(旦)相公請。

喜今官爵威儀盛,不棄糟糠感至誠。

(小生)說那裏話?夫人請上,下官有一拜。(旦)妾身也有一拜。(同拜介)(小生)

眞僥倖,偶因代賦承新命,有慙為令。

(付上)啓爺,外面有緊急公文,請老爺上堂掛號發遣。(小生)看大衣服過來。(付)是。(小生)夫人請少坐待,下官出去發遣了文書,卽刻就來與夫人細談。(旦)請便。(小生)請坐了。(付)開門。(內)吓。(小生下,失書介)(旦)呀!你看相公袖中遺下什麼東西?待我拾起來看。(念書介)『遭兵守志入空門,幸遇瑤琴達遠音。不識河中金雀女,可能再會月中人?』吓!原來是妹所寄之書;可見相公時刻在念。如今我且藏在袖中,慢慢把言語打動他便了。

【前腔】剪雪裁冰,袖失遺書似薄情。妹吓,〕似楊花性,沾泥飛絮類書生。

(內)掩門。(小生上)

見卿卿〔夫人吓,〕今朝喜得交鴛頸。(旦)不負當年金雀盟。

(小生)是吓,我與夫人所分金雀,想必帶來也?(旦)當年惜別,金雀輕分;今日重逢,依然成對吓。去。(小生)那裏去?(旦)你可去取來,待我仍以綉線同心繫于一處。(小生)是。多謝夫人的美意。待下官去取來。(旦)快去取來。(小生)是吓。待夫人仍以綉線同心繫于一處。好吓,好個『同心』兩字!待下官去取來。(旦)快去取來。看他到那裏去取?(小生)呀!且住,夫人初到,未可輕言姬一事。他到提起金雀,叫我將什麼與他對合呢?(旦)相公。(小生)來了。吓,吓,有了。待我就將巫彩鳳所寄之書與他一看,或者見他為我守志投崖,接來完聚,也未可知。有理。(旦)相公。(小生)吓,就來了。(摸袖介)呀!何為書不見了?呀!那裏去了?(旦)相公快來。(小生)來了。(旦)金雀呢?(小生)有吓。(旦)取來。(小生)是。(欲走,旦扯住介)(旦)那裏去?(小生)請坐了。不是吓,下官一時尋不見書箱上鎖匙,所以不曾取來;待尋見了鎖匙,就有金雀取與夫人了。(旦)

眞薄倖!

(小生)呀!那見下官薄倖?(旦)

緣何相兼幷?這般渴病!

(小生)呀!夫人太多心了。那金雀好好藏在書箱內,就是明日取與夫人,也未為遲。(旦)吓!在書箱內麼?(小生)在,在書箱內。(旦)咳!那金雀乃至靈之物,先已飛到我袖中來了。(小生)吓!在夫人袖中?(旦)在我袖中。(小生)豈有此理?不信。(旦)你不信麼?待我取出來。(小生)取出來。(旦)這不是?(小生)這是夫人的。(旦)不差,是我的。(小生)如何?可是夫人的?(旦)還有。(小生)吓!還有?一發取出來看。(旦)這不是一對?(小生)呀!這又奇了!(旦)咳!相公吓!

【江頭金桂】休得要喬粧行徑。我跟前,不耐聽。

(小生)那金雀有個元故吓!(旦)

金雀當年婚訂,得諧雙姓;綰紅絲,牽定盟。

(小生)夫人取來,待下官再看看。(旦)

我與你鴛鴦交頸,連枝同並。

(小生)夫人,今日重逢,合當歡喜。(旦)

只合氣求相應,共享安寧。

(小生)夫人說得是。(旦)

如何覬傍枝,覓小星?

(小生)夫人太多心了,下官那有此事?(旦)

你言清濁行。

(小生)並無濁行。(旦)

虧心短行。

(小生)有甚短行?(旦)

你還要語惺惺?

(小生)何曾饒舌?(旦)走來。(小生)在。(旦)

這題詩絕句(指書介)伊誰寄?

(小生)阿呀,好奇怪!怎麼這書也在夫人處?(旦)

雀解雙飛却怎生?

(擲書介)(小生)夫人吓:

【前腔】非是我虧心短行〔夫人吓,〕你從來賢惠稱。

(旦)我一向原是賢惠的,今日權且不賢惠這一遭。(小生)呀!這也是兒女之態吓。

一自與卿卿分手,良朋胥慶,喜——

(旦)什麼?什麼?(小生)

姬守志堅貞。

(旦)我不曉得什麼無鷄,有鷄!(小生)夫人,不是有無之無。那姬者,名彩鳳,乃青樓守志之女子也。(旦)青樓女子守什麼志來?(小生)阿呀,守志㖸。(搿旦介)(旦)不識羞!(推介)(小生)我說與夫人聽,我與山公名山酌酒,見他執爵徬徨,舉止羞恥。山公細鞫其情,頓生憐憫。下官實無意于他,當不過山公再三攛掇。(旦)山公作得主?(小生)山公做主的。下官也是沒奈何。

因此上,未聞尊命,偶遇私成。

(旦)可又來?你旣有意於他,何不先着人來報我知道,然後成事?而乃率意竟行。這等大膽!可惡!(小生)夫人,這節事,下官元有些欠通。夫人,這時節元要差人來報,怎奈一時情牽,欲罷不能,只得不吿而娶。(旦)呀!好個不吿而娶!(小生)若是夫人見他守志投崖,未免也要見憐。(旦)我到不曉得什麼見憐!(坐介)(小生)我偏要見憐!(扯開旦自坐介)(旦)擲果之生,你好不知恥也!(小生)恥吓!吓,夫人,那姬元無一端可取吓。(旦)住了!旣無一端,元何兩下相投?(小生)不是這等說。哪!

聞說寇兵入境,他投崖捐軀,感神救之為尼僧。

(旦)可又來?他旣做了尼僧,也是六根清淨之人,你又去纒他怎的?(小生)夫人旣知道了,我就差人去叫他來伏侍夫人便了。(旦)官衙內豈無丫環伏侍?要這尼僧伏侍?不勞!(小生)豈有此理。卽刻差人去。吓!那個在?(旦)呀!官衙中豈容尼僧出入?成不得!(小生)夫人,不要作難㖸。

望海涵仁宥,畢吾狂興。

(旦)你本是狂生,如今的興太狂了些。(小生)夫人,你若是肯相容,

免得意盈盈。

(旦)不許!(小生)若夫人執意不許,我就——(旦)就什麼?(小生)就跪。(跪介)(旦)呀!堂堂縣令,作此醜態,家人每看見了,可不羞恥?(小生)家人每看見我跪的夫人,何妨?(旦)起來。(小生)候夫人見允了纔敢起來。(旦)起來了纔說。(小生)如此。(立起揖介)多謝夫人見允。(旦)此事斷然成不得,你休要作此想!(小生)阿呀,就不成也罷,不要氣壞了身子。咳!只是異哉金雀,元何都在夫人處?

正是鹿迷鄭相難分辨;〔唔,〕難道蝶夢莊周不易明?

請敎夫人明白(旦)路上辛苦,要去安歇了。有話明日說罷。(小生)夫人莫辭勞倦,下官還要與夫人接風。(旦)接風麼?待你心上人來罷。(小生)夫人,難道你倒不是我心上人麼?(旦)放手!(小生)要與夫人接風。(旦)啐!(推小生跌介)(旦下)(丑上)好跌吓!此跌美跌,非凡之跌,乃天下第一跌也。(小生)狗才!我老爺下堦錯步。(丑)弗是錯步,倒是人吃——(小生)吃什麼?(丑)拉裏吃醋。(小生)狗才!(丑)老爺,夫人關子房門弗肯開個哉,倒弗如到書房裏去修修舊罷。(小生踢丑介)這狗才可惡!(下)(丑)弗要踢咭,踢碎子無得用哉個▲。話巴,笑煞!再弗曉得怕家婆個風氣直頭野箉拉哈!(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