綴白裘/七/鐵冠圖

Top / 綴白裘 / / 鐵冠圖

鐵冠圖

探營

(淨,丑,末,貼扮巡更軍士上)

【山歌】日落邊城戍角哀,鐵衣擁雪臥荒崖。裂旗緊裹金瘡口,此地他生可再來。

(丑淨)我們乃經略帥府夜巡軍是也。自從楊嗣昌老爺服毒身亡之後,一向缺官(末)如今朝廷又命老爺出來督師征剿,已到任數日。(貼)天色已晚,今夜輪該我們巡夜。(丑)列位,新到任的老爺,法令森嚴,須要小心巡緝。(衆)這個自然。

【水底魚】終夜巡更,金鑼不暫停。梆兒聲响,堂堂各各聲,堂堂各各聲。

(打一更下)(外上,小生扮家將上)(外)

【新水令】掩蓮花高臥,夢融融,聽刁斗聲聲傳送。挑燈參豹略,對月試雕弓。國事盈胸,趁良宵,好把那機宜參用。

(小生)開門。(雜扮兵丁上,開門介)(衆巡上)什麼人出來?(小生)大老爺出來。(衆)小的們叩頭。(外)你們是什麼人?(衆)是夜巡軍。(外)你們報充在此幾年了?(丑)小的在此十來年了。他們多是新來的。(外)你在此年深了,那山嶺路徑必然多認得了?(丑)都認得爛熟。蘇菩提那些角角落落所在都瞞不得小人。(外)我要往郊外閑步一回,就着你悄悄的引導。(丑)曉得。(外)衆人仍舊巡哨去。(衆)吓。(下)(外)家丁賞他一騎馬。(小生)吓。(外)帶馬。(各上馬介)(外)你可小心緊閉營門,不可洩漏。(雜應,隨小生下)(外)

【駐馬聽】棨戟嶒嶸,離了這,離了這棨戟嶒嶸,休驚了獵獵旌旗鼓角風。

(丑)老爺,這條路險滑。(外)

把雕鞍頻控。橋板欹斜,且把脚步鬆。過幾處垂楊曲岸暮烟濛。望一帶疎林,栖鳥聲相鬨。

(丑)一陣雁來了。(外)

雁字排空,聽哀鳴嘹嚦,逗得那沙場客,難成夢!

(丑)老爺,這是萬松崗;上去玩月極妙的。(外)俺豈因玩月也!(上崗介)(外)

【沉醉東風】上了這,鬱嶙峋,蒼岩翠峯影。槎枒,古柏喬松。

上得崗來果然好月色也!

整萬里,清光如瑩;御天風八極飛冲,猛聽得鶴唳長空,頓令人心曠神怡,不覺身世鎔。端可也驚醒了閻浮幻夢!

軍士,那一望去幾千里,瓦礫歷亂,塵土飛揚,是什麼所在?(丑)那是黃陂縣城池。(外)為何倒塌了?(丑)只為李自成來攻打,縣官懷印而逃,留下空城。那李自成委一賊人在內把守,不想城中百姓又殺了僞官,嬰城自守。賊知道,復統兵回來,打破城池,殺得百姓鷄犬不留,把城池踹成平地了!(外)咳!使人見之好不傷心也!(丑)老爺,那賊不知打破了多少城池,都是這等踹成虀粉!老爺還氣不得這許多,惱不得這許多哩!(外)那邊這高塜為何破損如此?(丑)那是顯陵。(外)元來是先帝陵寢。為何如此殘破了?(丑)不要說起!有個人叫楊成裕,曾在朝中做過欽天監的,投降了賊,自稱精明天文,禮樂,兵法,獻了毒計。(外)什麼毒計?(丑)敎他發掘陵寢,以破朝廷風水氣脈。(外)有這等事?(丑)那些賊人正要發掘塜壙,也是先帝有靈,山谷中一聲响亮,如霹靂一般,諕得這些賊人跌的跌,滾的滾,一鬨而去,再不敢復來騷擾。那些樹木雖然倒塌,裏面梓宮寢殿却不曾動。(外)這就是僥天之幸也!

【雁兒落】顫巍峨萬疊翠芙蓉。咽斷了冷潺潺千丈玉玲瓏。翠森森,翔威鳳;青簇簇,偃臥龍。〔呀〕陡遇了浩劫黑罡風,險做了燔空刧火紅!賴蒼天威靈震,怎得個好陵臺,保砌封!

待我下馬來望陵遙拜一番。(下馬拜介)

恭,恭向衰草坡中,頓首稱惶悚。忡忡,還只怕變滄桑無定踪。

(丑)老爺上了這座山頭,就望得見賊營了。(外)如此同上去一望。(丑)只是馬上去不得。(外)你把馬拴在樹林中,步行上去便了。(上崗介)

【掛玉鈎】俺這裏舉手攀援,石磴崇,從容;早不覺脚趦趄,步履慵。

(內作風聲介)(外)那裏虎嘯之聲?(丑)是松濤响。(外)

原來是絕巘長松吼晚風。

(外)呀!那邊草叢中有個猛虎。(丑)大老爺放心行走。小的只因沒有錢粮,日日在山林裏射獵,不要說是狼蟲虎豹,連那山雞野鼠也打得乾乾淨淨,那裏尋出一個老虎來?(外)那邊不是?(丑)老爺看錯了,是塊頑石。(外看)

果然是猙獰怪石,錯認做山君猛。趁着這月淡天空,不覺的斗轉參橫。

(丑)哪,哪,那邊就是賊營了。(外望介)呀!但見千廬萬幕,疊壘層營,戈戟凝霜,旗旛捲霧;怒馬千山嘶夜月,熊羆萬塞臥秋風。好嚴整也!(望介)呀!那壁廂幾處高聳聳,裂燄飛騰,是什麼所在?(丑)是賊營打亮子。(外)怎麼叫做打亮子?(丑)殺了這些百姓,把屍首遶營堆了七八處,放起火來,照得滿營如同白晝,儘他們飮酒取樂。(外)咳!這賊可謂至惡矣!(丑)還活活的把人肚子剖開,當做槽兒喂馬;還把人身鑿穿,流出血來和水飮馬。也說他們惡處不了。(內吹號打鼓介)(外)呀!何處鼓角齊鳴,喧呼震地?(丑)賊營中比箭。(外)怎麼晚上比箭?(丑)搶來那些百姓:男人當軍;女人姦淫造飯;小孩子拴上高竿當個射箭打彈之標,賭賽眼力,射着者喝采飮酒。大老爺,你看高竿上這個孩子動手動脚還是活的哩。(外)蒼天吓蒼天!百姓何辜,遭此慘毒也!

【川撥棹】嘆蒼生,厄運窮;嗟國祚,殺刼逢。抵多少羅刹縱橫,蜂蠆蒙茸;地軸銷鎔,天柱摧崩!賊吓賊!〕藐皇朝似草芥相同!

【七弟兄】〔𠲔!〕昆吾,怒冲;濕征袍,淚濃。頻叩齒,向蒼穹溟濛,問天,天却也難參詠。豁喇喇,長嘯月明中,不由人怒髮冲冠把兜鍪擁!〔呀!〕貫雲霄,浩氣冲;貫雲霄,浩氣冲!

(望介)軍校,那邊這座山是何名?(丑)叫七盤山。(外)路通何處?(丑)前通潼關,後進藍關,是第一險峻所在。(外)那邊白茫茫大河是何名?(丑)這是氾水。那邊是陜西。那邊是河南。(外)那邊逶迤曲折的山徑是何名?(丑)是雙龍峽(外)這邊的呢?(丑)是伏虎崖。(外)有這幾處險隘,賊不難擒獲也!

【梅花酒】相山形地脈踪,配着這天時共人工,好藏機伏戎。要使那絕羣猛獸入樊籠,吞舟巨鱷遁深泓。〔呀!〕運韜鈐,掌握中;運韜鈐,掌握中。

(丑)天色將明,請大老爺下山去罷。(外)向林中帶馬。(丑)吓。(外)

【收江南】〔呀!〕非是俺通宵遊衍呵,為國事,恁悾惚。俺待把妖氛掃蕩慰重瞳,㨗書飛奏未央宮

(丑)露水大得緊,衣服多濕了。(外)

透征裘,露濃。

(丑)那邊曉星上得多高哩。(外)

恰又早晨,星燦燦海天東。

【尾】只為天書特下多珍重,俺待半壁乾坤一臂撐。顧不得吐哺殷勤,晨昏勞冗。未艾終軍,恰又早兩鬢蓬,兀的這千載興亡,總付漁樵談笑中!(仝下)

詢圖

(生上)

【浪淘沙】歲月大江流,逝水悠悠,皇圖霸業等浮漚。唯有明月清風依舊也,任我遨遊。

我乃鐵冠道人是也。憶昔洪武開疆,有劉青田匡輔,鼎新帝業,正是英主風雲際會。其時將後代興衰問我,俺不敢罔洩天機,隨畫成一圖授之,為日後應驗。洪武新封,密貯內庫,子孫未得開閱。今經二百七十年,祚氣數當終,此圖應當發現來此已是燕京地方。你看瑞雲歛彩,旺氣沉輝。可惜一代有德之君,奈何刼數當然,難以挽回天意。不免喚內庫之神開示一番。庫神何在?(末上)來了。看守通積庫,今經數百秋。庫神見。(生)不勞行禮。內庫所貯畫圖,原係預定國運,今祚已終,合應發現。爾庫神可導引今上親臨庫內,開看此圖,明示前機不罔。(末)國家興廢,乃上天循環之道;且自古帝王,三代以來,無千年之基業也。(生)祚于開創之先,預定二百七十年之數限,雖有一代有德之君,難以挽囘造化。且聽我道來:

【大紅袍】天運有循環,月形有圓缺。看人世古往今來,數不盡滄桑興廢。羨上古世,仁風雨化,盡垂裳而治,盡垂裳而治。三代相繼,天命歸,人心歸,保合雍熙。只為着分封列國,漸帝室衰微。暴虐民,鹿失爭相逐,鴻溝據。〔咳!〕重瞳烏江單騎;祚四百年洪基。鼎足相持;三國爭衡,司馬乘機統劃一。又只見五代紛紛南北畿;休言基。喜洪武開疆始,屈指年華二百七十,數運如斯,當驗鐵冠圖記。

(末)旣如此,小神引駕去也。(生)呀!庫神已去,不免回島去罷。

【煞尾】家基業今已矣,好發圖中秘。成敗總由天,刼數難廻避。指日間,承大統,自有那英明帝。(下)

觀圖

(末上)

【點絳唇】六甲靈符,三台五庫憑天數。旺氣消除,圖讖應非誤。

水殿雲廊別置春,門橫金鎖悄無人。金輿欲幸長生殿不問蒼生問鬼神。小神乃通積庫庫神是也。自鐵冠先師留下畫圖,命俺守護,迄今二百七十餘年,無人開覽。今大明氣數將終,此圖亦當出現,就此入宮引駕者。速行化現朝眞主,天機漏洩在須臾。(下)(小生上)

【生查子】時勢欲猖狂,動地烽烟長。金甌愁破損,玉座難安享。

殘花落盡見流鶯,誰為傷心畫不成?三百年間同曉夢,暮雲宮闕古今情。寡人乃大明天子是也。承列聖之丕基,作中華之會主,自臨御以來,從無失德;不料流寇猖亂,海宇分崩,近日秦關失守,邊疆吿急,眼見兵鋒漸近神京。可恨那些文武大臣,並無一人能建奇策,為國家滅賊退兵者。豈祖宗王業將終于此乎?使朕寢食不安,這却如何是好!(老旦上)民安物阜君臣樂,國祚遭危無一人。奴婢啓上萬歲:今奉旨向諸位勛戚大臣借銀助餉,應者寥寥數人。其餘盡推貧乏不肯捐助。特來覆旨(小生)吓!有這等事?咳!

【解三酲】歎臣僚勳爵,坐享山河誓,簪笏綿長!更有那繫姻親的結契在椒房上!豈忍見邦家多淪喪?却怎生忘情任逐家鹿,袖手傍觀歧路羊!(合)還思想,笑紆朱拽紫,詎少忠良?

(老旦)還有要緊事請旨定奪:前日安民廠火藥烟起,局房震倒,匠作居民,死傷甚衆;阜城西直門樓俱壞,乞估計修理,以資捍衞。(小生)便是。今日火災,眞非常異變也!

【前腔】驚心事,皇宮舊廠,猛可的烈㷔分張。城門失火池魚喪。焚廠舍,損金湯。須不是項王輕道阿房盛,怎做得一炬咸陽瓦礫荒?(合)還思想,歎火災金曜,詎匪禎祥?

(老旦虛下)(末扮庫神上)(小生)唗!何方鬼魅,輒敢至此!看劍過來!(追庫神往通積庫介)(丑太監上)奴婢接駕。(小生)這是什麼所在,封鎖如此嚴密?(丑)此是通積庫,乃太祖高皇帝所封。(小生)宣力士與我打開來看。(丑)此庫太祖高皇帝御筆親封,傳諭子孫不得擅開,歷代以來,不敢開動恐有未便(小生)適朕追一鬼魅至此,忽然不見;若不開看,何以釋疑?快與朕打開來!(丑)萬歲爺有旨,傳力士將通積庫打開。(淨,付扮値殿將軍上)領旨。(作打開介)(丑虛下復上)啓萬歲爺:有黃絹包木匣一個。(小生)取來與朕看。(丑)領旨。(捧木匣上)(小生看介)『朕蒙先師留記,子孫不得擅開。洪武十三年御筆書。』吓!原來是皇祖手書。快看香案過來。(丑)領旨。(淨,付下)(丑卽將木匣放桌上,吹打,小生拜介)(丑又開匣,將畫掛起介)(小生)原來是鐵冠先師留下的畫圖。待朕細觀。(傍坐看介)你看,分作三層:第一層是君臣朝賀的光景,上有『垂裳而治』四字。

【太師引】細端詳,好似先朝像。這其間端冕垂裳,須知道四海安康,方得個朝廷揖讓。又道是太平有象,君臣輩,喜氣明良。除則是,好敎人千秋萬古猶神往!

中間一片焦山,一枝枯樹,一人披髮覆面,一足無履。

【前腔】這是草莽中誰劣像?恁蓬頭跣足恓惶。却怎無人埋葬,恁抛尸顚覆路傍?

咳!看此光景,頗非佳兆!(丑)天道深遠,自古圖讖之言,未足深信。萬歲爺請免愁煩。(小生)你看,下面馬上又有許多兵將,手執大旗。

那壁廂旌旗兵仗,盡都是糾桓形狀。

唔!這是何故?令人不解。

丹青內,仙機暗藏,好敎人心中惆悵意徬徨!

(丑)萬歲休得疑慮。且請囘宮將息聖體。(小生)就此回宮。

【尾】通靈玅畫傳非妄,就裏陰符不可量。還只恐留下後人講。(同下)

夜樂

(末扮堂候官上)錦堂月滿玳筵開,珠翠盈盈列玉堦。試聽簫聲天際樂,特迎元輔下三台。俺丞相府中虞候是也。自從開國已來,就將襄城伯府第改為丞相府,又改造的天花地錦,少什麼珠殿瓊樓!又納無數宮娥彩女;又受那些官兒送的美女歌姬:眞個官妓千行,妖嬈百隊!今朝進朝侍宴去了,此時也該下朝,分付承値的安排筵席伺候。(內應介)歌姬們。(內應)(末)相爺將次回府,簪上宮花寶髻,穿上綉襖舞衣,抱着笙簫鼓樂琴瑟琵琶伺候。(內)曉得。(末下)(丑牛金星,淨,小生,付,雜四小軍上)

【出隊子】朝回天上,紫極承恩醉御庖;霏霏袍染御鑪香,軟軟沙隄輦路長。轉展高呼,令人氣揚。

(吹打進介)(衆)相爺回府了。(丑)迴避。(衆下)(老,小,正,貼四旦上接介)衆歌姬迎接相爺。(丑)請起,請起。今日學生在內廷蒙王爺留宴歸遲,有勞衆位美人久待了。(衆)今夜月色團圓皎潔,賤妾每備有酒筵請相爺賞月。(丑)阿呀,有勞你們,怎好辭得?撤宴過來。(四旦與丑換衣坐介)(四旦邊坐)

【惜奴嬌】螓首蛾眉,效殷勤軟欵,高捧霞觴。如花似綺,盈盈玉軟溫香。清商,聽皓齒輕歌聲嘹喨。舞霓裳,似嫦娥降。(合)笑語揚,今宵此樂。

(丑)好吓。(四旦)

不枉人間天上!

(丑)唱得好!聽了諸位美人妙音,引得我曲興也發作起來。(四旦)我每一向不知相爺會唱,倒先獻醜了。奉相爺一杯潤喉。(丑)好個潤喉!衆位美人也要陪我一盃洗耳。(四旦)當得。(各飮介)乾。(丑)前日値宿朝房,聽見御樂們唱一套新曲,到也清新婉麗,就叫一人到我房中來,足足唱了百十遍,第二夜又唱了百十遍,我纔得學會。待我唱出來與衆位美人聽。只是老猫聲,休得見笑。(四旦)賤妾們怎敢?再奉相爺一杯。(丑)乾。獻醜了。

【疊字令】兀的不快殺人也麼!〔嗏!〕女娘行,折末的多俊雅,嬌嬌。一會兒好令着咱心坎裏滾來一盞熱水茶。癢又癢,雞皮鼓,斷送咱;愛只愛,鷹子爪,輸了他。盼不上你的助情花!〔嗏!〕屈數嬌名:一個兒紅,一個兒紫,一個兒青,一個兒綠,湊着咱這黑黑魆魆的別駕。兀的不樂殺人也麼!寃家!

(四旦)唱得好!(丑)唱完了。如今也要請敎衆位美人了。(四旦)曉得。

【雌雄畫眉序】徵歌囀囀,宮音姹姹,出,出,出,出,出韻遏了雲霞。玉關怨,玉關怨,楊枝兒吹折,故園情怎不念家?這壁廂座上唱支沙,那壁廂邊上落梅花。長城下,看的一個個兒披掛,抵多少痛切切,使我停了琵琶。咱從前低問一聲:怎捱得畢撥兒歲華?莫,莫,莫,莫,莫說折沒了長沙陰山外,天山北,燐燐鬼火慘,照着咱盼家鄕那涯。忽,忽,忽,忽,忽聽征捲胡笳,聲聲慢,將軍戰馬。〔哥吓,〕敢弔俺的一個老飛鴉?

(四旦)獻醜了。(丑)唱得好!

【㶚陵橋】聽卿展碧牙,白雪暗含羞;聽你嬌聲咤,俺的神魂出落在天上▲。不道恁胭脂妬殺紅裙馬。非是俺老花叢說幾句知心話,〔嗏,〕我寧做道一不怕,早難道美娘不惹:

(四旦合)

【山東劉滾】白雲嫁,白雲嫁,弱嬝嬝細腰〔嗏,〕笑的激楚陽阿,踏仙仙影斜,步步襯蓮花。顚的俺撲簌簌的玉珮落生霞,翔翥鳳鸞誇。最愛殺姑姑三尺的那一抹髻花,活舞殺回風,吹動了裙衩。對雙雙不住轉波,咱可也慌瞧瞧將胡雛耍。

(外報子上)有事不敢不報,無事不敢亂傳。開門,開門。(丑)吓!這時候半夜三更,什麼人如此驚天動地的敲門?家丁們去問來。(末暗上)吓!你是什麼人?丞相爺說:為什麼事?(外)俺是大王營中差來報緊急軍情的。(末)住着。稟相爺,他是大王差來報緊急軍情的。(丑)喚他進來。(末)吓。相爺喚你進去。(外)吓。報人叩頭。(丑)大王差你來報什麼事情的?(外)阿呀!相爺,不好了!(丑)却是為何?(外)直北飛龍寨主,統領八部雄兵,大同宣府遠相迎,眞個山搖地震;一路勢如破竹,果然雞犬無驚。團團圍住紫禁城!……(丑)吓!為何不說了(外)這一句小的不敢說。(丑)你說不妨。(外)那些軍兵紛紛攘攘,口口聲聲必要拿住大王與相爺斬頭瀝血,為大明報仇洩恨。(丑)阿呀!阿呀!這事怎了!這事怎了!我們這些兵馬那裏去了?怎不與他厮殺?(外)不要怪他們。這叫做『上樑不正下樑歪。』向得明朝天下,只道穩如盤石安寧,終朝行樂伴紅裙,忘却朝綱大政;雖有雄兵猛將,却無軍令施行。大家偷安幸免樂昇平,禍到頭來難奔(丑)咳!我往常間極是謹愼,一時忽略了些。(外)大王着了忙,將細軟金珠寶貝錦綉綾羅裝成幾百垜子,帶了至親眷屬連夜逃出京城,從潼關一路逃去。敎丞相爺也從潼關一路逃去千萬不可遲悞。(外走介)(丑)轉來,轉來!我還有話問你。(外)俺也去收拾行李逃命要緊。(急下)(丑)完了!完了!把一天富貴化成半盃雪水!(四旦)當初大王做下許多大事,全仗軍師神機妙算,如今還是軍師設個計較出來,就可挽回了(丑)自古道:『天攤下來自有長的撐;』如今長人都去了,敎我矮子做出什麼事來家丁傳令前去,命各營將校作速整備盔甲,鞍馬停當,候我卽刻發兵,遲悞了梟首號令!(末)得令。(丑)家將過來。速速進去,那些不値錢的東西多撇下了,將金銀珠寶錦綉綾羅多裝在牛皮哨馬內,裝成垜子幾百個,隨身應用。(丑)吓!轉來,轉來!(末)有何吩咐?(丑)帶我的馬來。(末)吓。(下)(四旦)阿呀!丞相爺千萬帶了我們去!(丑)我的寃家!你們去除了宮髻,脫了舞衣,換了坐馬帶上邊帽,我帶你們去便了。(四旦換衣介)(丑)阿呀!天地神聖爺爺▲糠阿太鴨蛋頭菩薩,個是囉哩說起!(合)

【錦衣香】這的是天降殃,人怎防?自作孼,忒疎曠!貪戀翠舞珠歌,紅裙醉鄕,盡將朝政都撇漾把歡娛變做驚慌。休想為卿相,及早的山林草莽潛投夥黨。有日裏火滅烟消,餐刀下場!

(四旦下)(末上)稟相爺,垜子俱已起身,人馬在門外伺候。請相爺上馬。(丑)看我的盔來!(末)吓。(丑)取我的甲來!(末)吓。(丑)看我的鎗來!(末)吓。(丑)帶我的馬來!(末)吓。(下)(淨,付宮女上)丞相爺帶了我們去。(丑)不要扯,不要扯!你們放了,你們放了!我自己的性命顧不來,那裏還顧得你們?(打馬下)(付)啐!矮王八羔子!矮狗攮的!矮忘八肏的!(淨)姐姐,不要氣了。起初沒有他們,見了你我猶如寶貝一般;如今有了這幾個妖精,把你我多冷落了。(付)姐姐,不要惱。我們進去檢些細軟東西,裝上兩皮箱,揀個年貌相當的嫁了他,一生一世安心穩穩過日子,却不是好?(淨)我的娘!你好主意!就是這般好。我們進去裝束起來。(合)

【尾】紅顏薄命從來講。好把金珠貼肉藏。早渡過苦海無邊,安排嫁玉郞。(仝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