綴白裘/七/雙珠記

Top / 綴白裘 / / 雙珠記

雙珠記

二探

(生上)

【引】悞嬰縲絏屬臯陶,咫尺天光不照。

王楫自從監禁已來,不覺月餘。多蒙長官憐我是寃枉的,寬我的刑具,供我飯食,比別個犯人不同。此恩此德,何日得報?只是我妻子在外無人依賴,母妹在家未知安否?苦吓!我總上心來,不勝傷感!好似和針呑却線,刺人腸肚繫人心。(末拿手扭鏈條上)可笑人移山不去,遂成天與水違程。先生。(生)長官拜揖。小生多蒙你大恩,愧無寸報。(末)說那裏話。來,來,來,上了刑具。(生)大哥,今日為何要上刑具?(末)恐怕官府下來點閘;點過了再開。(生)多蒙你恩德;倘有天開眼之日,決不忘你的大恩。(末)咳!你要報我,我也不指望。喂,先生,你及早打點打點後事罷。(生)大哥,敢是我有什麼不好的消息麼?(末)先生,今早刑部詳允文書到了,你的罪名已實,秋後就要處决了。(生)怎麼說?(末照前說,生驚倒跌介)阿呀!(奔介)放我出去,放我出去!(末)先生,你要那裏去?你看,銅牆鐵壁,插翅也難飛出去。(生捧住末面孔)我那妻吓!(末)我葉青。(生)氏的妻吓!(末)咳!我是葉青,什麼氏的妻?(生)吓!阿呀!(末推生坐介)(先生醒一醒。(生哭介)阿呀!皇天吓!親娘吓!我指望天開眼之日,再得相見之期,誰想今生不能夠了!(末)咳!可憐!可憐!(生)大哥,我死何足惜?只是我有三件事在心放不下。(末)那三件事?(生)第一件,母親年老無人奉養。(末)第二件呢?(生)妻單子幼,無人撫養。(末)第三件呢?(生)大哥,蒙你的大恩,未曾報答。(末)先生,你說那裏話。且免愁煩。說便這等說,秋後還有幾個月,且再處。况吉人自有天相,請自保重。(生)親娘吓!(末)喂,先生,我有句話問你。(生)大哥有何見敎?(末)你的事雖則如此,只怕不到這個地位亦未可知。(生)親娘吓!(末)先生,你若典刑之後,令正還是守制呢,還是改嫁?(生)大哥,我妻子年少無倚,說什麼守制?我死之後,由他去改嫁。(末)好,有主意,老到。嫁人的是,嫁人的是。先生,我有句話,只是不好說得。(生)大哥,你是我的大恩人,但說何妨?(未)我近因喪偶,尙未續絃;若是令正果若改嫁,何不就嫁了我?接你令堂到來侍奉,以待天年;令郞是我撫養長大,延你的宗嗣:彼此兩全其美。不知意下如何?(生)好!如此極妙!(末)說便這等說,不知令正可允?(生)大哥,我做主,不怕他不從。待他進來,待我對他說便了。(末)待我叫他每拿茶來你吃。你坐一坐,我到監門上去看看再來。(旦上)

【引】夢魂顚倒,寃屈無門吿。

來此已是監門上了。長官,煩你開一開。(末)是那個?吓,娘子來了麼?待我開你進來。(開介)(旦)長官萬福。(末)娘子拜揖。(旦)我丈夫在那裏?(末)在這裏。隨我來。先生,令正來了。(旦)官人在那裏?(生)娘子,這幾日怎麼不來看看我?(旦)這幾日因孩兒費手,不曾進來看得你。(生)妻吓,你就日日進來看我也不多幾時了!(旦)吓!官人何出此言?倘有天開眼之日,還要救你出獄。(生)妻吓!你還想我出獄?只怕不能夠了!(旦)官人,怎麼說不能夠了?(生)你去問長官。(旦)吓!長官,我官人為何欲言不語?什麼緣故?(末)娘子,我實對你說了罷:今早刑部詳允文書到了,罪名已實,秋後就要處決了。(旦)怎麼說?(末)你丈夫的罪名已實,秋後就要處決了。(旦)吓!秋後就要處決了!官人,眞個?果然?阿呀!阿呀!(暈倒,生扶住介)娘子!娘子!(末)叫吓,快些叫!(生)娘子醒來!娘子醒來!(末)娘子醒一醒!(旦醒介)(末)好了!呀呸,倒吃我一驚!(作揖介)謝天地。寃家吓,你是死不得的㖸!待我去取些熱湯水來。(下)(旦)

【祝英臺】事參商,心悒怏,歧路苦亡羊。狐媚妄侵,雕啄交攻,驀忽地禍生蕭牆。堪傷,那些兒公道天開?端的是網!這時節,難道是當刑而亡?(生)

【前腔】悽愴,我只為犯三刑,臨五鬼,誠得這羸尩。那更母妹(末換褶子扇暗上)(生)問疎,妻子踪飄,溘爾夢炊黃粱!還想:

(旦)還想什麼?(生)阿呀!妻吓!

我雖是棄市遺骸,你須把我蔂梩埋葬。

(旦)官人,這個何消分付?奴家自然料理。(哭介)(末)喂,先生,把我的說話也說說。(生)是了。吓,妻吓!此間長官是我的大恩人,倘我死之後

你心事與他委曲籌量。

(旦)官人差矣!我的心事怎麼與長官籌量起來?(生)我的妻吓!你嫁我數年,並無一日安飽;我死之後,你青年子幼,終身不了。哪,此間長官近因喪偶,尙未續絃,你莫若嫁了他:一則保全你孤寡之命,二來遂我報答之心。阿呀!妻吓!這事一定要依我的㖸。(旦)官人差矣!自古『忠臣不事二君,烈女不更二夫。』今日之禍,皆由我起,臨刑之日,甘與仝死。只因婆婆在堂,乏人侍奉,以終天年;孩兒在家,無人乳哺,以延宗嗣:二事在心,苟延性命。我俟親終子壯,必當隨於九泉之下。此心已決,誓不改節。官人吓!你把此言切莫提起!(生)妻吓!你休執迷。我在時李克成把我送了性命,倘我死之後,再遇一個李克成,連你性命也難保了。還是依我的是。(旦)這是身後之事,我自能料理。方才的言語,再不要提起。(末下,換舊衣上)官府下來點閘了,快些出去罷。(合)

【哭相思】死別生離實可傷!叮嚀後事免乖張。歸家不敢高聲哭,只恐人聞也斷腸!

(生)娘子,方才的說話要依我的㖸。(旦)咳!我誓不改嫁的㖸。(下)(末)先生,方才與你取笑,你當眞對娘子說起來。方纔娘子這番說話,倒覺我面上沒趣。(生)大哥,等他進來,待我再對他說。(末)咳!還要說什麼?來,來,來,你看,上面是什麼?(生)這是天。(末)可又來!豈不聞天理昭彰,人心難昧?我如今不要了。(生)如此說,大哥眞正是個好人!(末)不要說了。且進去歇息歇息罷。(生)多謝大哥。(末)看仔細。這裏來。(同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