綴白裘/七/麒麟閣

Top / 綴白裘 / / 麒麟閣

麒麟閣

反牢

(末上)虎頭門裏偷生少,枉死城中寃鬼多。自家乃齊州府歷城縣獄中一個禁子柳周成是也。我身在公門,志存豪俠,相交的盡皆有義氣的好漢,往來的都是未遇時的英雄;恨的是趨財附勢,喜的是濟困扶危。近日有尤俊達程咬金二人刼了皇扛,問罪在獄。那兩個雖在綠林,甚有俠氣,所以昨日大哥同我商議,趁着今日王老爺誕日,設計救他,專待獄官下來點開,只得在此伺候。正是:不施萬丈深潭計怎得英雄脫獄災?(下)(雜扮兩皂隸引付上)(合)

【好姐姐】奉命向虎頭門點獄囚,須當防禦,留心防備,莫叫縱放取。

(末上)禁子迎接老爺。(付)

原何事,燈燭爃煌人聲沸,酒泛金樽筵席齊?

(末)今日是蕭王老爺聖誕,年常舊規擺設壽筵祭獻,合監犯人都要出來叩頭禮拜;難得老爺到來,請老爺拈香。(付)是吓。我在此出入,也該禮拜禮拜。看香來。(末)有香。(皂隸下)(付)

【風入松】虔誠頓首爇名香,望洪恩降福驅殃。想區區微職,受盡多魔障。怎能個日進分文,兩垂恩賜,福降禎祥,保佑我壽綿長?

(末)一應在監犯人都來禮拜叩壽。(淨扮尤俊達,丑扮程咬金引衆囚犯上)來了。(合)

【急二鎗】犯王法,遭三木,經百鍊;短一尺,也尋常。坐牢獄,枷鎖扭,遭魔障;心未死,志難降!

老爺,衆囚犯叩頭。(付)罷了。今日是蕭王老爺聖誕,你們該上前叩祝千秋。(衆)吓,我們大家上前來拜吓。阿呀,蕭王老爺吓!

【風入松】雖然作事犯王章,乘興偶然無狀。洗心改過修行樣,望早賜天恩釋放。

(付)禁子過來。(末)有。(付)這些都是要緊人犯,把枷杻多要緊一緊。(末)吓。(衆)阿呀!老爺吓!

望垂憐,略略鬆放;行方便,壽綿長。

(末)今日是蕭王老爺壽誕,難得老爺駕到,有酒在此,你們該各人奉敬老爺一杯。(衆)是吓。我們奉敬老爺一盃壽酒。(付)我怎好吃你們的酒?(衆)蒙老爺的恩典,略盡小的們的敬心。(付笑介)只是難為你們。(衆合)

【急三鎗】我這裏,獻金樽,列仙果,陳餚饌;開懷飮酒何妨?滿斟獻,香噴噴,葡萄釀。常言主不飮,客徬徨。

(付)難為你們。我老爺有什麼好處與你們?倒吃你們的酒。(衆)多蒙老爺照看小的們;只是老爺的大量,大爺取好燒酒來。(付)吓!有燒酒麼?妙吓!快拿來,快拿來。(末取酒篩介)老爺,這是出奇的棗子燒。(付)好吓,妙哉,妙哉!這樣好酒好菜,甚是美哉。只是我老爺一生吃不慣悶酒,做個什麼耍子耍子兒纔好。(衆)老爺,小的們會唱姑娘腔,可要唱與老爺聽?(付)吓,你們會唱姑娘腔?(笑介)哈哈哈!妙極!妙極!我老爺最愛聽的是姑娘腔,你們好好的唱,我老爺慢慢的吃酒消遣。(衆)求老爺把我們的刑具鬆一隻手。(付)禁子。(末)有。(付)把他們的手杻鬆一鬆,暫時做個人情,過了蕭王老爺壽誕原舊上了刑具。(末)老爺,這是監中的規矩,使不得的。(付)不妨,有我在此,怕什麼?(末)如此,鬆一隻手。(衆)大爺斟酒吓。老爺請上酒,小的們就唱起來了。

【姑娘腔】高高山上有一家,一家子生下姊妹三:大姐叫了呀咱咘,二姐叫了咘呀咱(浪腔介)只有三姐沒得叫,叫他田裏去摘棉花;放着棉花不肯摘,倒在田裏去採甜瓜(浪腔介)大的採了無其數,小的採了八十三。(浪腔介)吃得肚子斗來大,順着田溝這一耙放了一個㕶留屁,好像人家吹喇叭。

(浪調介)(付)好吓!(笑介)我老爺也會唱。(衆)好吓!老爺也會唱?(付)

娘娘廟造得高。夫妻兩個把香燒:或男或女生一個,我與娘娘掛紅袍。(浪介)小棗兒本在樹上結,青枝並綠葉。磆碌的兩頭尖,相思兩下結。咬一口,香噴噴,吃在嘴裏甜蜜蜜。叫丫環,忙把香案設,禱吿蒼天拜明月。二郞爺,本姓,身穿鴨蛋黃;手執彎弓銀彈子,梧桐樹上打鳳凰;打一個不算數,打下兩個湊成雙。有心再來打幾個,恐怕舟山趕太陽。(浪介)

(淨,丑打付下)(末開監門,衆拿兵器喊叫,放火下)(生扮將官持鎗上)城門失火,殃及池魚。自家守城將官是也。方纔傳報說歷城縣監中反牢放火,甚是兇勇,為此急點兵馬防禦。(衆上)(生)呔!賊子往那裏走!(衆喊對殺介)(生敗下)(淨,丑)衆位好漢,我們都到黃泥崗去敍會;那邊有這些弟兄們接應,快些走吓!(衆)說得有理。(合)

【風入松】霎時間,脫離了這牢牆,疾走如飛似電光。饒伊鐵騎雄威壯,怎當俺橫冲直潼,好一似龍駒脫韁,傾刻裏近山崗!

(衆同奔下)

激秦

(貼上)

【鎖南枝】如簧口,心性喬,牢籠計成興禍苗。驀地假扮潛行,透出風聲杳。

奴家張紫烟,因見賀方讒譖,要害將軍性命,因此奴家呵!

夤夜間,不憚途路遙。怕逢人,識奴舊容貌。

這裏已是營門首了。有人麼?(老旦上)上府傳金劄,前軍擁鐵衣。是那個?(貼)奉大王鈞旨,要見將軍。(老旦)請少待。老爺有請。(生上)令嚴鼓角三更靜,夜宿䝛貅萬竈炊。(老旦)稟爺,大王令旨,有差官要見。(生)道有請。(老旦)老爺出來。(生)尊官請。(貼)請。(生)尊官何來?(貼)我奉大王令旨,著將軍速備鞍馬器械衣甲乾粮,星夜往潼關公幹。(生)過來。快備我坐騎衣甲乾粮伺候。(老旦應下)(貼)大王,還有要緊說話當面分付。(生)如此,尊官請。(貼)請。(生)吓。

【前腔】只見熒熒月光照,清霜濕征袍。憑着俺追風單騎,千里宵征,一羽輕如鳥。

(貼)秦瓊。(生)吓!你怎麼叫我的名字?(貼)你往那裏去?(生)到大王營中去。(貼)你要到大王營中去麼?(生)正是。(貼)吓!

這是鬼門關,敎伊魂魄飄。若不早回頭,只怕你命難保。

(生)尊官何出此言?(貼)你可曉得大反山東之事麼?(生)噤聲!那個反了山東?(貼)就是你前日攛掇大王把程達尤金監禁濟州獄中,誰知他結連了李密王伯當等焚燒倉庫,拒殺官兵,都往瓦崗寨去了。濟州申文吿急,賀方在大王面前說你暗通線索,必須先斬秦瓊,然後發兵剿滅。為此大王大怒,頃刻要把你斬首了。(生)阿呀!望尊官救我一救!(貼)咳!我那裏是什麼尊官?(生)汝乃何人?(貼脫帽介)奴家就是歌姬張紫烟(生)原來就是小娘子。(貼)奴家呵:

【前腔】不忍見英雄漢,餐寶刀,因此喬粧悄然吿爾曹。〔你把這枝令箭呵,〕疾忙奔出潼關,急去偷生好。(生)感深恩,天樣高;倘重生,粉身報。

秦瓊就此去也!

【前腔】鰲魚脫金釣,逃生敢憚勞?幾次行行還止。

小娘子(貼)你去了,怎麼又轉來?(生)小娘子,我去便去了,

豈可貽累姣娥,反惹人嘲笑?

秦瓊為朋友而死,理所當然;豈可累及小娘子?于心何忍?罷!不如仍舊歸營,但憑大王處分便了!(貼)將軍此身駕海擎天,關係非小。奴家一身與草木同腐,何必慮及?吓!必須當面決裂,你纔得放心。

把微軀委短蒿。女英雄萬年表。

將軍,你看那邊官兵來了。(作自刎下)(生)在那裏?呀!你看小娘子哄我,回頭竟自刎了。眞乃女中豪傑也!阿呀!小娘子吓!

【撲燈蛾】看英風天與齊,英風天與齊,勁節人爭道。含笑赴青萍,愧我鬚眉苟活也!〔小娘子吓,〕鞠躬拜倒,待他年墓碣重標,今日裏權堆荒草。(拭淚介)痛孤魂,香醪一滴有誰澆?

且住,小娘子已死,哭之無益,不免速到營中騎了黃驃馬,連夜奔出潼關便了。我雙手撇開生死路,也罷,一身跳出是非門。阿喲!小娘子吓!(下)

三擋

(付上)忙將破胆驚天事,報與金枝玉葉人。大王有請。(四小軍引末上)

【引】日月依龍德,風雲挾豹韜。

(付)賀方參見。(末)秦瓊拿到了麼?(付)秦瓊走了。(末)吓!怎麼走了?(付)賀方奉大王令旨去拿秦瓊,到他營中,說昨夜黃昏時分,有一軍官,手執令箭一枝,說奉大王將令,差秦瓊潼關公幹,因此連夜走了。(末)吓!那軍官一定是奸細了?查出一同處斬!(小生上)智號人中傑,威分閫外司。上官儀稟上大王,小將奉令往郊外巡緝,見一被殺婦人尸首,身邊有男人衣帽一副,仔細檢驗,乃是歌姬張紫烟。特來報知。(末)吓!一定是這賤婢竊聽消息,盜我令箭,報知秦瓊,一仝逃走;那秦瓊恐怕婦人拖帶不便,故爾殺却紫烟去了。可惱!可惱!上官儀過來。秦瓊此去,必出潼關;你可取我令箭一枝,連夜趕上前去,說孤毫不見罪,喚他轉來,還要重用。快去。(小生)得令。一心忙似箭,兩脚走如飛。(下)(付)賀方啓上大王,上官儀此去,秦瓊決不轉來。(末)也罷,就着你帶領五百鐵騎星夜趕上擒回便了。(付)得令。(引兩小軍下)(末)我想賀方不是秦瓊的對手,孤須親自走遭。秦瓊秦瓊!這回好似泰山來壓卵,須知螳臂怎當車!衆將官就此追上前去。(兩小軍應,引末下)(生上)踹破玉籠飛彩鳳,頓開金鎖走蛟龍。俺秦瓊賀方讒譖,險些身首不保;幸待張紫烟報知得脫。但是累他自刎身亡,實為悲慘。只得連夜逃奔。恐有追兵,須速趲行也。

【醉花陰】帶月披星離深壘,仗龍駒,迢迢萬里。銀河轉,斗柄迴,百忙裏曲徑高低。赤緊的持征轡,也顧不得冷,冷露濕征衣。猛跳出虎窟龍潭,俺可也覓知己!(下)

(小生上)

【畫眉序】啣命疾驅馳,永夜螢光伴單騎。看殘星幾點,天際生輝。深林內,鴉鵲驚飛;疎籬下,雞聲爭沸。

自家上官儀,奉大王令旨,追趕秦瓊;行了一日一夜,還趕不上。恐怕大王性急,只得再趕上去。

逞着這曙光一片開雲翳,匆匆玉勒頻揮。(下)

(生上)

【喜遷鶯】遙望着一輪旭日。又猛回頭帝里雲迷。驅也麼馳,俺好似逃孟嘗狼狽,怎能彀偷渡函關歸故

(小生上)將軍請住馬。上官儀在此。(生)原來是上官將軍。到此何幹?(小生)奉大王令旨,請將軍轉去。(生)大王聽細人之言,要斬秦瓊,故此連夜走了。(小生)大王說,毫不見罪。為何不別而行?請將軍轉去,還要重用哩。(生)上官將軍,這話哄誰?煩你多多拜上大王,說秦瓊蒙大王厚恩,未曾報答;倘日後相逢,效華容道雲長報効曹公便了。請。

我提鞭去,休指望劻勷故國。

(小生)將軍請轉。(生)咳!

俺可也浪蕩天涯。

(急下)(小生)呀!你看他竟自去了。我怎好惡識他?不免回覆大王便了。正是:將軍不下馬,各自奔前程。(下)(四小軍引付上)

【滴滴金】紛紛軍馬弓刀集,赫赫威名神鬼泣。急煎煎,不管朝共夕。怒轟轟,心急急,雷轟怒激。潑殘生,怎敎留頃刻?有地難逃,無天可逸!(下)

(生上)

【刮地風】〔呀!〕這馬兒一聲聲不住嘶,休做了項羽烏騅。俺可也負驊騮,似向鹽車棄;不能彀百戰騰飛,反做了一宵潛逝,怎吐得萬丈虹霓!

(付上)秦瓊往那裏走?(生)賀方,我饒你這狗頭性命,你反來送死麼?(付)我奉大王令旨,特來抓你首級。還不下馬!(生)胡說!放馬過來!(殺介)(打付下)(生)

我打,打得他兵似泥,將似虀,纔得個逍遙雲際!〔呀!〕早來到玉關岧,鐵鎖巍。

嘚!開關!(小生暗上)是誰叫關?(生)奉大王鈞旨,要往山東公幹的。(小生)可有令箭?(生)怎麼沒有?

憑着這羽箭兒,賽過了文移。

(小生)果是老大王令箭。分付開關。(衆應,開關介)(小生)分付掩關。(下)(生)俺秦瓊且喜賺出關來也!

這的是他鄕遇故知。〔親娘吓!〕痛慈親,珠淚垂;痛慈親,珠淚垂!(下)};(四小軍引末上)

【鮑老催】雄關暗襲,竊符虎帳如姬急。偷過函關商君殛。超海威,拔山力,垂天翼,䝛貅勇猛羅鋒鏑山川搜索窮,南北軍威振,聲靈赫!(下)

(生上)

【四門子】半空中隱隱征塵起,看,看,看,看連天展羽麾;聽,聽,聽,聽喧天鼓角來何地?

(末內)呔!秦瓊那裏走!(生)阿呀!

這,這,這,這的是老親王軍自追。〔馬呵,〕步兒要忙,鞭兒要催,非比得等閑間看花遊嬉。鐧兒似龍,人兒似羆。〔呀〕忙整頓衝天壯氣。

(末上)呔!秦瓊!還不下馬受縛?更待何時!(生)大王,秦瓊並無一毫過犯,為何要斬秦瓊?(末)你通同反賊,大反山東,殺我愛姬,盜我令箭,斬我上將,偷出潼關,罪惡滔天,還敢調嘴!看鎗!(生)這都是賀方妒賢嫉能,進讒誣陷,與秦瓊什麼相干?(末)休得多言!看鎗!(生)大王再四逼迫,恕秦瓊無禮了!(殺介)(生敗,末追下)(丑上)

【雙聲子】髫齡識髫齡識,念患難,同今昔。雲天誼,雲天誼,念生死,同休戚。

程咬金大哥將令,前來接大哥。一路行來,聞得大哥與楊林這老頭兒戰了一日一夜,追至石龍橋。我此時不去接應,更待何時?

合兵敵勢,努力捐軀報効,敢憚荊棘?

(末,生殺上,丑接戰介)(末)殺了半日,殺出一個毛賊來了。(丑)毛賊!我肏死你的老娘!(殺介)(生雙戰,末敗下)(丑)大哥,小弟程咬金在此。(生)原來是兄弟。(丑)大哥,伯母,嫂嫂搬入瓦崗去了。我們這樣人做什麼官?還是做强盜好。(生)罷,罷,罷!

【合尾】且權向山林學避世;論英雄,怎做得束手攢眉?早打點揭地掀天,圖形在麟閣裏。

(生下)(丑使斧介)𣬿穿㕶個花娘!吃力個!(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