綴白裘/二/兒孫福

Top / 綴白裘 / / 兒孫福

兒孫福

別弟

(丑上)萬里辭家事虎頷,死生從此未能探。不如意事長八九,可與人言無二三。我徐亨指望當子兵關把粮來供養我里個娘,囉裏曉得弗上一年,雲南洞蠻作亂,入寇四川。地方官行文書到部裏請兵,兵部大堂奏聞聖上,命發衞輝兩處兵馬入征勦。昨日軍門傳出令來,限今日起身。我今早雖然對我里娘說子一句,弗曾說明白,怕哩得知子,亦要帶累哩日夜哭哉。罷,只好臨起身對兄弟說子罷。方纔到軍政司領子行粮,且居去安頓子屋裏,就要動身哉。說話之間,革裏是哉。兄弟拉落裏?請阿姆出來。(貼內應)哥哥囘來了。母親有請。(老旦,貼上)(老旦)

【引】數年血淚染緋衣。(貼)寥落柴門冷氣吹。

(丑)阿姆唱喏。(老旦)罷了。我兒,今早你說要往那里去?(丑)阿姆,孩兒奉軍門差往左近公幹,就居來個。方纔領得白銀三兩,請收子。(老旦)你留些身邊使用。(丑)我去自有,弗消阿姆費心。母親請上,孩兒就此拜別。(老旦)旣就囘的,不消拜罷。(丑)要拜個。(哭介)

【玉抱肚】膝前拜倒,望娘親强飯休勞。

(老旦)你去自要小心。(丑)

須珍重,寒暑風霜當自保,早暮昏朝。(合)痛傷囘首㶚陵橋,只見寒烟罩柳條。

(丑)阿姆,叫兄弟送我一送。(老旦)我兒,送你哥哥一程。(貼)是。(丑)阿姆,我去哉。(老旦)你去罷。(丑)阿姆,早晚自家要保重吓。(老旦)不必掛念,路上須要小心。(丑)曉得彀。阿姆請進去罷。(老旦)我兒,送了哥哥就囘來吓。(貼)是,母親請進去罷。(老旦悲下)(丑)兄弟走吓。

【前腔】前途正渺,似鵬摶萬里扶搖。(貼)哥哥須記取,得意囘歸,莫做了萍梗蓬飄。(合)痛傷囘首㶚陵橋,只見寒烟罩柳條。

(丑)住厾,革里是五里橋哉。放子行李,我有一句說話要對㕶說。(貼)哥哥有何吩咐?(丑)兄弟吓!

【風入松】我和你生離死別在今朝。

(哭介)(貼)哥哥只在左近公幹,為何出此不利之言?(丑)兄弟吓!

並不是左近差徭。

(貼)差往到那裏去?(丑)只為中洞蠻作亂,甚是兇狠,幾哈上將殺哩弗過,為此行部文下來調衞輝兩處兵馬入,搭里打個死賬厾。

我想此行難把這頭顱保。

(貼)哥哥說那裏話來?(丑)我此去倘有不測。

今永決與伊別了。

(貼)旣如此,方纔為何不對母親說明白了?(丑)兄弟吓!我若對哩說子,亦要帶累哩哭哉。

他年衰邁,不堪悶招。〔兄弟吓!〕這傷心話,只要口頭牢。

(貼)是。曉得。(丑)兄弟,還有一句說話,一向因㕶小了,分對㕶說。今日弗得弗說哉。(貼)哥哥有話請說。(丑)兄弟,㕶道是我里個爺那亨死彀了?(貼)爹爹怎麼樣死的呢?

【前腔】〔哪!〕只為饔飱不得繼昏朝。

養子我里一窩羅大細拖牢子,要吃要着,逼得哩走頭無路。一日子說道出去尋生意。(貼)尋什麼生意呢?(丑)有𠍽生意?洛里𠍽生意?就拉革里五里橋,——阿呀!苦惱吓!

活活潑潑身喪波濤!

(丑大哭介)(貼哭)爹爹死得這般苦楚!我聞說還有大哥呢。(丑)弗單有大阿哥,還有大阿姐來。(貼)如今在那里?(丑)其年點秀女,娘着子急,叫大阿哥出去打聽打聽,弗知是騙子騙子去呢,還不知撞殺拉落里子,竟弗居來,杳無音信。大阿姐元不哩厾點子去。害得我里個娘苦惱吓!無一日無一夜弗哭個㖸。(貼)大哥去了,叫母親怎生養活我們?(丑)兄弟吓!若說起那個苦處,眼淚要出鉢頭巴厾。

若把娘親辛苦說與伊知道,怕只怕傍人哭倒。

(貼)母親怎麼樣苦楚呢?(丑)其時我還小來,㕶奈還抱拉手里來,吃子上頓,沒子下頓。還有個星媒人婆來聞香哄氣,攛掇娘嫁人,說道某人家發蹟,某人家有簒。(貼)娘便怎麼說?(丑)好個娘吓!立志不從。說:『我丈夫不忍見妻離子散,故此投水而死。我若貪圖富貴再嫁他人,令自己的兒子叫別人爹爹,我丈夫死在九泉之下,也不瞑目。寧可餓死,决不失節!』個星媒人婆聽見子無一個弗贊個㖸。要弄個把米動咮,苦惱吓!清早起來,蓬子頭,赤子脚,績蔴紡縩,極少做到半夜。九裏天亦無得火烘,凍得兩隻手饅頭能五花迸烈,血捉捉滴。到子夏裏,亦無得帳子張,蚊子叮得寒潭腫。倘或缺子口,自家束束緊布裙帶勒,寧可餓。個星說話,㕶厾落里曉得吓?

字字含淚眼梢。你在懷中抱,尙悲嚎。

(貼哭介)阿呀!娘親!你受這般苦楚,叫孩兒那裏知道吓?(丑)兄弟,㕶還弗得知做阿哥彀苦厾來。其時我只得十二三來,看見娘無來方,心上意弗過,弄兩個銅錢尋點生意做做。春裏賣賣扦光荸薺,打水段甘蔗,炒砂豆,長生菓,趕趕戲臺。到子夏裏,加料臭蚊烟,遊火蟲燈,茉莉花,夜來香,洛裏個樣弗曾做到?原貼子勾娘半升三合。因為忒微細了:

【急三鎗】為此我一時裏乘高興,因來到衞洲府,充在左軍標。(貼)〔呀!〕聽兄長從前語,心悲悼,禁不住淚雙抛!

(丑)兄弟,我今日身弗由主要去個哉。我無𠍽分付㕶。娘呢,老哉,弗像當初還做得動。兄弟,㕶今年十三歲,也弗算小哉。我還有幾錢碎銀子,㕶拿得去做點生意。(貼)做什麼生意?(丑)兄弟吓!哪:

【風入松】你不拘葱蒜與糖糕,助升合,少代娘勞。

兄弟吓,娘是交托拉㕶個哉。

你莫忘今日頻頻道。望兄弟克全純孝。

(丑跪,貼)哥哥請起。(丑)𣬿,跪㕶了?要㕶孝順娘,照顧兄弟了㖸,阿曉得我為𠍽呢?

你一句句切心記了,方得個孝名標。

(貼)哥哥,早知今日,不去當軍也罷。(丑)我從前當軍,不想有今日之下。

【急三鎗】只指望關粮米,支月鈔,供娘膳誰想禍來招?(貼)〔哥哥,〕我情愿代兄去征蠻賊,留兄在,侍昏朝。

(丑)𠲔!男㕶家舞言亂說𠍽!等樣場哈,㕶去吓,哪!

【風入松】這是刀山劍樹虎狼巢。〔弗是我做阿哥個誇口說,〕還,還仗些膂力雄驍。

旣然要去,㕶打一記進來。(貼)兄弟怎敢?(丑)蓋拉好勝𠍽?(貼)哥哥。

愿你燕然勒記功名耀,刀環賜,榮歸及早。

(丑)兄弟,我出去子,倘有人欺瞞㕶,耐子點罷。

凡百事逆來順受。〔弗是怕別人吓,〕娘年邁,莫把氣來淘。

(貼)是。(丑)兄弟,我就此拜別。(拜介)

【哭相思】楊柳低垂已暮春,雁行相送淚沾襟。須知此地一囘別,明日千山阻白雲。

兄弟吓,娘是交托拉㕶,要孝順個㖸。小兄弟,看管好子吓。我去哉。(貼)是。哥哥路上須要小心,得勝了就囘來。(丑)㕭,是哉。㕶居去罷。我去哉。(貼走,丑叫轉介)兄弟轉來。(貼)哥哥怎麼?(丑)娘沒——(哭介)罷,弗說哉。去罷。(丑,貼哭下)

報喜

(老旦上)

【粉蝶兒】百折千磨,受盡了百折千磨,却把俺兒女每生活播,好敎俺終日裏痛子悲夫!對孤燈,憐瘦影,苦捱朝暮。

零落辰星幷夜火,受盡凄涼不堪數。(貼)母親拜揖。(老旦)兒吓,我年近七旬,傷貧病極,生計絕無,如何是好?(貼)母親請免愁煩。孩兒欲往郊外拾些野菜枯枝,不知母親容否?(老旦)兒吓,你去便去,只要就囘。(貼)曉得。取菜供飡飯,聊且拾枯枝。(下)(老旦)

見了些冷清清山補頽垣,慘凄淒雲穿牖戶。

(末,小生上)走吓。

【泣顏囘】㨗報賞些多,敢辭跋涉奔波?十年燈火,博金鑾名字傳呼。

(末)哥吓,一路問來,此是府了,不免打將進去。喲!老婆子,快請太夫人出來。(老旦)吓,阿呀!你們是什麼人阿?(末)我每是報喜的。(老旦)報什麼喜事?(末)此間府大公子高中狀元,特來報喜。(老旦)大公子叫什麼名字?(小生)報條在此。尊諱是徐乾。(老旦)徐乾是我大孩兒吓。(末,小生)元來是太夫人。小人每叩頭。(老旦)阿呀,阿呀,請起,請起。折殺了老身!小兒雖叫徐乾,只是久已失散在外,況又不曾讀書,這狀元何來?(末,小生)我每是吏部堂上買來的條紙,照着鄕貫姓名報的,那知讀書不讀書?太夫人請收了喜單,我每還要到別家去報。

況遊街已過,指日裏歸鄕故。

我每還要到別家去報,少刻來領賞罷。

我須是報事無差,好賞我十萬青蚨。(下)

(老旦)吓,報事的轉來,轉來。還有話問你。呀,他每竟自去了。這事好生奇怪。難道當眞是我大孩兒中了狀元?……

【石榴花】他說道狀元賜勅荷君多。一霎時,天樣喜事報高科。

㨗報貴府老爺殿試第一甲第一名,狀元及第。阿呀,阿呀,一字也不差。

諒不是無端浪語會傳訛。

我莫非在此做夢?

莫不是積思勞苦夢入南柯?

且住,難道方纔這些人也是做夢不成?況且這喜單現在。

且憑着㨗報喜單,將前情一一來分訴。決不是有影無形險賺騰那。這一幅報條兒,這一幅報條兒,端的是眷皇都。

阿呀,蒼天吓!若果是我孩兒有這一日:

將從前寃苦盡消磨。

(生,外報人上)

【泣顏囘】羨他神武掇巍科,須當㨗報如梭。

此間已是,不免打將進去。(老旦)阿呀,列位不要動手,喜單在此,拿了去就是了。(外,生)那個先來報了?這是假的。(老旦)我原說報差了,拿了去。(生,外)徐乾,名字就不是了,請看我每纔是眞的。(老旦)㨗報貴府老爺徐諱,武場殿試第一甲第一名武狀元及第。阿呀呀,也是假的了。(生,外)我每在兵部堂上買來的條紙,怎得有差?

名登虎榜,傳來條紙非訛。況聖明欽賜武狀元及第歸鄕故。

(老旦)徐亨元是我第二個小兒。他又不曾去赴試,這狀元何來?(外,生)元來是太夫人。小的每叩頭。我每不管,且放紙條在此。我每還要到別家去報明日來領賞。

我須是報事無差,好賞我十萬青蚨。(下)

(老旦)吓,報人轉來,報人轉來,不是我家呀。他每竟自去了。且住,今日還是做夢還是眞的?好叫我猜疑不定也。

【鬭鵪鶉】鬧攘攘㨗報頻來鬧攘攘㨗報頻來,急煎煎難分頭路。喜孜孜笑臉頻開,喜孜孜笑臉頻開,一會兒心搖胆怖。〔我那徐亨的兒吓!倘然你果有這一日,〕眞個是富貴尋人話不誣承望一旦賜恩波。憑着那兄弟聯登,憑着那兄弟聯登,說不盡歡來獨我。

(小生,末,報子上)

【查字令】喘吁吁前來報事因,望巴巴犒賞天來大。

這里有個府,不知那一家。個家婆子在此,不免問他一聲。老媽媽借問一聲。(老旦)問什麼?(末,小生)此間有個徐府住在那裏?(老旦)這裏只有我家姓,沒有什麼府。(小生,末)只有一家,想必是了。你家老爺做了官,我每特來報喜。(老旦)方纔報過了兩次:一起說是文狀元,一起說是武狀元。不知是那一起?(末,小生)多是假的。我每纔是眞的。聖上欽賜光祿大夫。(老旦)又是什麼光祿大夫?我曉得,眞正在此做夢了。(小生,末)青天白日,說什麼做夢?現有報單在此。

霎時,頒動欽賜恩,覘巍巍立就鰲台閣。明晃晃名姓高標,明晃晃姓名高標。威赫赫,品爵賜光祿

請看。(老旦)㨗報貴府老爺,欽賜光祿大夫。這是我第三孩兒。(小生,末)元來就是太夫人。小的每叩頭。(老旦)請起,請起。(小生,末)太夫人且請收了喜單,我每轉來領賞。

憑着我㨗報如飛,憑着我㨗報如飛,囘來領賞必須多。(下)

(老旦)阿呀!哈,哈,哈。不信有這等事。難道我三個孩兒俱多飄散在外,一個個做了官了吓?元來做官是這等容易的。

【上小樓】笑吟吟,喜氣添;亂紛紛,樂事孚。恰便是錦綉成堆,恰便是錦綉成堆,翠繞珠圍,環珮裙拖。俺只怕難受皇恩,俺只怕難受皇恩,榮華迭降。非常洪福,誰料在桑楡暮景?

(外,末,引付上)

【疊字燈蛾】眷眷的聖明君主,顯顯的椒房親屬,緊緊的府道官,肅肅的軍兵護。

此間是了。婆子,快請國太夫人出來。(老旦)又是什麼事?(付)當今皇后娘娘生了太子,聖上册立為后,因此特召國太夫人並國舅進京。快請出來接旨。(老旦)吓,我女兒已册立為后了?(付)元來就是國太夫人。小官叩頭。(衆)從役們叩頭。(老旦)阿呀,請起,請起。只怕沒有此事吓。(付)吓,現有勅封聖旨到來,怎敢假得?

勅旨遙臨,遍人民仰顧。速速的共赴黃堂,速速的共赴黃堂,緊緊的前行開講。

(貼上)野菜和根煑,生柴帶葉燒。母親,這些是什麼人?(老旦)這些人麼,是聖上差來的。道你姐姐已册立為后,詔書到來,要你同去開讀。(貼)元來如此。(付)這是什麼人?(老旦)這就是國舅了。(付)吓,國舅在上,小官叩頭。(貼)請起。(衆)從人每叩頭。(貼)起來。(付)就請國舅爺爺上馬。(衆應介)(貼)這是我不去的㖸。(付)聖旨怎好違得?叫左右帶馬來,扶了國舅爺上馬。(衆)

端的一朝富貴到皇都。(下)

(老旦)我兒看仔細。(笑介)不想我女兒立為皇后,這樣喜事,亘古未有,正所謂苦盡甜來!

【尾】天恩下降均沾露,德澤陽春同佈。管取子女爭榮樂太和。(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