綴白裘/二/十五貫

Top / 綴白裘 / / 十五貫

十五貫

見都

(淨,付敲梆鈴上)

【山歌】星斗無光,月弗子個明;夜寒如水欲成冰人。人說道,困沒困個冬至子個夜,偏是我里手不停敲到五更。

我每都院衙門上兩名夜巡的更夫便是。半夜奉旨決囚,各處巷門柵欄愈加緊急,我每輪値轅門,分毫怠玩不得,此際三更時分,不免鳴鑼擊柝,小心巡綽則個。

(丑,老隨外上)(外)

【縷縷金】橫斗柄,轉星河,加鞭乘黑夜,敢蹉跎?人命關天重,忍使無辜碎剮?(內打三更介)(外)聽鳴金擊柝有巡邏,想轅門控金鎖,轅門控金鎖。

(付,淨上)啲!半夜三更,什麼人在此行走?(丑老)是本府太爺要見大老爺的。(付,淨)原來是太爺。待小的開了柵欄。(開外進介)小的們叩頭。此際三更,大老爺安宿已久,角門掩上;只有夜巡官還在這裏伺候。(外)旣如此,就着夜巡官通報便了。左右,轅門外伺候。(衆應下)(外)吓,夜巡官何在?(小生上)朝朝開虎帳,夜夜護轅門。是什麼人?(外)是本府在此。(小生)原來是太爺到此。今日決囚辛苦了。(外)本府正為決囚一事,特來面見都爺,相煩通報。(小生)這等夜深,合衙門安睡久了,小官怎敢通報?(外)有要緊公務,一定要面見的。(小生)吓,太爺是個清官,比別位不同,小官冐死通報,料也不妨。太爺少坐,待小官傳鼓進去便了。(外)好。這個官兒甚是小心,果然傳鼓進去了。(小生上)吓,太爺,夜深了,請囘罷。驚動大老爺,十分着惱;說了太爺,纔得免打。又傳話出來,說:太爺請囘,明日早堂相見罷。(外)生死呼吸,說什麼早堂相見?再相煩傳稟一聲。(小生)小官性命要緊,再不敢通報了。(下)(外)旣不肯通報,待本府自去擊鼓便了。(擊鼓介)(內)分付開了角門,該班夜役明火站堂,大老爺就出堂了。(正,老牢子,丑,皂,付,生火把上,開門,末上)

【引】烏臺凛凛石峨峨,半壁江南保障多。

下官周洸,字恂如江西吉水人也。官拜都察院,奉旨又兼都御史,巡撫應天等處。所喜僚屬清廉,地方甯靖。今當行刑時候,奉部處決重囚四名,仰蘇州知府監斬囘報。黑夜傳鼓,稟稱知府要見,不知有何緊急事情。此官品望非常,只得出堂相見。傳巡捕官。(衆傳介)(小生上)巡捕官進。(衆)進來。(小生)巡捕官叩頭。(末)傳蘇州知府進來。(小生)吓,太爺請進去。(外)有勞。(小生)蘇州知府進。(衆)進來。(外)知府況鍾見。(末)請起。奉旨決囚,已經借重貴府,只合法場監斬;夤夜投見,却是為何?(外)大人在上,卑職奉委決囚,理當監斬囘報。只這四名罪犯各負奇寃,難以棄市,因此夤夜稟見,欲求老大人免其一死,以待平反。(末)怎見得各負奇寃?(外)老大人聽稟:

【尾犯序】碧玉恣滂沱,士女雙雙無罪蒙禍。

(末)推六問,經過多少官問,本院朝審已過,那有什麼寃枉?(外)

肺石無靈氣,懨懨空自吁。

自古一夫陷獄,六月飛霜;匹婦含寃,三年不雨。何況今日枉殺四命,豈不上干天怒?

不可直恁的輕戕人命,恐召致重干天怒。

(末)如今依貴府便怎麼?(外)

須要開三面,把法銓細檢,重與注淆悞。

(末)貴府說那裏話來?按律決囚,乃朝廷大典。今日部文旣下,本院那裏還做得主?

金科重按未為苛春雨秋霜,天道無頗。今日事出朝廷,敢奪人向森羅

(外)老大人,會典上原載着一欵:凡死囚臨刑叫寃者,許再與勘問陳奏。只須老大人作主,那四名便可生全矣。(末)

你見左。則待要心空貫日,則待要權移帝座。

貴府請囘。倘違悞時刻,彼此多有未便。

更籌促,典刑名,且無復累蕭何

(外)老大人在上,卑職雖以刀筆出身,未嘗學問;還記得孟夫子有云:『民為貴;社稷次之;君為輕。』民間苟有寃抑,便當力為昭雪,難道事出朝廷,便坐視不救麼?違悞時刻,當以一官狥之。

君王恩顧多。痛赤子匍匐,可能安坐?血奏,何妨棄了這鳴珂!

(末)事關重大,本院決不敢做主。貴府還是請囘,速將四犯斬訖報來。(外)老大人何出此言?不要說老大人,就是卑職這裏蒙聖上親賜璽書,得假便宜行事;僚屬不法,尙許拿究。難道這四個小民就不能保全了?

擔荷,雖不敢龍顏直上,也難把綸音輕抹。〔望老大人呵,〕休執見,只算屋烏推愛,提出自天羅。

(末)吓,待決重囚,何必如此保救?貴府旣然親奉璽書,竟自陳奏便了,何必又向本院饒舌麼?

你便宜行事,可獨抗天條,足見黃堂尊大!

(外)老大人請息怒。知府無非為民請命耳。(末)這個斷難領敎。本院呵:

力怯囘天,則任刀尖血裹。

(外)吓,也罷!老大人旣不肯陳奏,卑職愿將此印為質,姑限半月之間,親往二府察明兩案囘報。若有不決,老大人竟將卑職題參,一應罪名,卑職獨自承當便了。(末)好個莽知府!可也難得。

非懦,有甚的煌煌岩電?着甚的騰騰心火?〔本院阿,〕不覺心為動。這姑息之政,宛轉奈伊何?

也罷,貴府旣如此力懇,或者果有寃抑,也未可知。這印還請收去,准限半月審明囘報便了。(外)如此,還求老大人令箭兩枝,卑職親齎前往。(末)要他們何用?(外)二府非卑職所屬,有了老大人令箭,就有呼必應了。(末)這也說得是。取令箭兩枝過來。(小生應)令箭在此。(末)貴府可便齎去,任爾便宜行事。若有不決,題參未便。請回。(外)是。(出介)(衆)掩門。(下)

(外)好了!如今四名罪犯得生了。左右。(老,丑上)(外)什麼時候了?(丑)鼓了。(外)天色將明,速速回府將寃囚寄監;點齊各役,星夜先往淮安次到常州相機行事便了。帶馬來。

【尾聲】官槎又向秋江過,待平反,尅期休挫。莫負了人夢雙熊,神明預告我。(仝下)

訪鼠測字

(末上)

【步步入園林】浪逐蠅頭,江湖上,掙不破英雄網。

老夫陶復朱,自從在蘇州買貨下船,指望到河南脫卸,不想遇着熊友蘭兄弟之事。老夫憐惜其寃,助錢十五貫,叫他囘縣交納。誰料仝舟客伴,盡道出門吉日,遇此蹭蹬之事,竟改舟南往。老夫也只得隨衆到了閩南。一路且喜貨物頗有利息,又帶些南貨,依舊到發賣;討完帳目,趕到家中,不覺又是仲冬了。咳!

勞生空自忙。喜得故國雲山,歸來無恙。

今日乃是望日,特到城隍廟中進香去。

瓣炷清香,瞻仰:愿客況,履喜祥;祈老景,獲安康。(下)

(外扮術士,臂掛拆字招牌,貼門子背包上)(外)

【園林通江水】海中針,尋來渺茫。糊突事,沒些主張。

下官淮安事畢,返棹姑蘇,打發各役先囘滸墅關伺候。自己換過微服,假扮測字先生,坐下小船,來到這裏臯橋地方停泊,上岸探緝游二致死情由。一路行來,只聽得那些人紛紛傳說本府卽日按臨此地搜緝兇身。只是這宗公案,不比前邊的事體,有些牆壁可據,踏勘得來;如此無影無踪,怎麼了?前面是城隍廟,不免到彼閑走片時,再作道理。(向貼介)過來。我在廟中閑坐,你可遠遠的伺候,不必近前。(貼應下)(外)

豈大索終無影響?那鏡影犀光,照不出山魈伎倆。(下)

(丑上)日間不作虧心事,半夜敲門不吃驚。我婁阿鼠一生好賭,半世貪財。只因一時動子貪心,殺子游葫蘆,促搭子哩十五貫銅錢。囉道湊巧得極,正撞個做閑家庄個强遭瘟,恰也背個十五貫銅錢,搭個丫頭走路,竟不拉地方上追上去,捉到當官,替我夾,替我坐監牢,替我問剮罪,眞正十足個替死鬼。替我征子本。咳!只道搜和子個牌,再沒囉個後查個哉;弗道是前日監斬官是𠍽個蘇州府太守況青天,竟喬一擲起來。㕶道阿是看牌個贊嚵吐厾?兩日聞得淮安個出事務踏勘明白哉,那間轉來竟要到地方上緝獲兇身。我想個個臭賊橫垜裏捉介張捉得兇厾㖸。別人道我梢粗胆壯,擲殺弗輸弗關我事個;囉裏曉得學生是贏得起輸弗起,一獻獻子底,就做子滅殺百老哉。因此兩日肉飛肉跳,心慌胆碎,伴拉屋裏存弗得,坐弗得,竟弗是逃客,到做子酒頭裏哉。心上疑惑疑注,故個盆口信弗准。阿呀,今朝是月半,到城隍廟裏去求介一當籖,意思要做介個逃客,卸一副庄,弗知阿使得。一路行來,呀!前頭是大公呀。(末上)慈悲勝念千聲佛,作惡空燒萬炷香。(見介)呀,原來是哥。(丑)大公,久違,久違。一向拉囉裏賺銀子?幾時居來個?(末)昨日打從蘇州囘來。哥,近日賭錢得彩麼?(丑)弗要說起,做子衙門裏相公書辦裏哉。(末)這賭場中輸贏是常事,為何慌慌張張?(丑)㕶弗曉得,敝鄰有介出官司。(低聲介)恐防帶累鄕隣吃薄粥了,所以有點着急。來,求介當籖看阿有𠍽事。(末)你地方有甚事故,老夫不曉得,就請你講一講。(丑)說來也話長。就是我里個蕩游二個事務哉呀。

【江水供養】奸殺奇聞事,鄕關到處揚。

(末)什麼奸殺事?(丑)

就是那游葫蘆殺死糊塗帳。

(末)那游二被人殺了?(丑)殺哉。(末)為什麼?(丑)故個游二有個拖油瓶囡兒拉屋裏,個一日游二替阿姐借子銅錢居來做生意,囉道是為子個兩個銅錢到送子性命。(末)許多錢鈔,就送起命來?(丑)

十五貫青蚨將身喪。

(末)是那個殺的?(丑)

女孩兒抵罪,誰稱枉?

(末)不信是他女兒。(丑)當夜殺子人,明朝地方得知子追上去,正拉厾臯橋地方。只見他女兒呵:

和着孤男相傍,儼做出私情勾當。

(末)私與漢子逃走,有何見證?(丑)

囊中十五貫是眞賍。招成奸殺罪雙雙。

(外暗上)欲求鳴鳥語,不憚聽狐氷。廟門首有人講話,聽得『十五貫』三字,且去聽來。(上前拱手介)位可要起數麼?總成總成。(末)用不着。(丑)起數個?住厾,住厾,替我起一數。(末)旣如此,你且站着,我每講完了話就總成你。(外)當得奉陪。(末)你且說那漢子什麼樣人?是何名姓?(丑)故個人弗是本地人,叫子𠍽熊友蘭。(末)熊友蘭。(背介)呀,前日舡上當梢那人叫做熊友蘭。(外暗聽介)(末)他是那裏人氏?(丑)聽得說是淮安人。(末)淮安人氏?這是幾時的事體?(丑)故是舊年秋裏個事務。(末)喲呸!這是那裏說起!(丑)𠍽了,要㕶直跳起來?(末)這熊友蘭淮安𦜮下橋人。這十五貫錢是老夫助他囘去救他兄弟熊友蕙的,怎麼說是游二家的起來?(頓足介)𠲔!世間有這樣寃枉之事!(丑驚背介)弗信有介個事。(轉介)㕶說那了是㕶個銅錢起來?(末)我舊年在蘇州呵!

【玉交枝】片帆北上,客伴閒談,話出端詳。

(丑)那了就說個出事務介?(末)我每仝舟之人,偶然曉得淮安熊友蕙被屈遭刑,不想舟中有個當梢之人,就是那熊友蘭

隔窗聽得驚慌狀,險叫他一命幾喪!

(丑)聽得子兄弟個出事務了?(末)便是。為因兄弟問成大辟在獄,追比十五貫寶鈔,痛哭不已。老夫彼時心懷惻隱,一力贈錢十五貫,叫他囘去代納寶鈔,以免他兄弟追比。

臨歧遣歸慰雁行早難道救寃反把奇寃釀?

(外暗點頭介)(丑)就是㕶個銅錢也無見證。(末)怎麼沒有見證?有現客伴船家,不是一人看見的。也罷,老夫竟到蘇州太爺處與他訴寃去。(拜介)神聖在上,弟子今日特來進香;為因急事要往蘇州辯人寃獄,不能從容瞻禮,改日再來了愿罷。

為辯人寃,不辭路長。

(丑)㕶要到囉哩去?(末)

向黃堂伸寃理枉。

(丑急狀,扯住介)呀呸!

【玉交海棠】伊休莽戇怎無端撩鋒撥芒?

(末)與人暴白鳴寃,也不算什麼撩撥。(丑)吓!你弗曉得我里地方上為子個出事務,見上司,解六案,拖上拖下,了弗得㖸!加倍今日太爺個入娘賊,狗𣬼養個,面上橫肉臉起子,兩隻眼睛反插子,弗是好惹個主客。㕶那了拿個頭拉釘上去碰起來?

笑你負薪救火招無妄。豈不慮林木貽殃?

(末悲)咳!說那裏話!當日指望救他的兄弟,不想反害了他的哥哥。我陶復朱的罪過可也不小!

若將他窮骨寃埋,枉却我俠腸雄壯!

(作下,丑又扯住介)走來,走來。熊友蘭亦弗是㕶個娘親姆眷,𠍽要緊無事生非?常言道:『是非只為多開口。』倘然太爺個毴養個倒拉㕶身上要起兇身來沒那處?還是依我個見識,弗要去個好。(末)咳!

我豈肯良心喪?拚做救人從井,仝溺何妨!(急下)

(丑背跳介)壞哉!壞哉!那間個出事務要穿一遭個哉!(急狀介)(外背介)有這等事!

【海棠姐姐】我自忖量,(看丑介)看他情詞窘迫難堪狀。

為何此人欲去出首,他却這等着忙?其中情弊,必有蹊蹻。

恁心虛胆怯,露出乖張。

(向丑介)老兄,你方纔說要起數,就請說來。(丑)我是要求籖,那間就起子數罷哉。只是㕶𠍽個數?(外指招牌)

請看,觀枚測字,神明播四方。

(丑)那亨叫子觀枚測字?(外)要問什麼心事,隨手寫個字來,就可判斷吉凶了。(丑)學生弗識字個,囉哩寫得出個?(外)隨口說一字也罷。(丑)吓,就是學生個賤名字厾。(外)尊名叫字麼?(丑)正是,賤號叫婁阿鼠;個星賭場裏盡聞名個。(外背介)呀,野人啣鼠,已應其一。他名叫阿鼠,莫非正是此人麼?

我私追思想:葫蘆已有前番樣,啞謎須叫此際詳。

(丑驚,背指外介)自言自語,像是摟弗來個。(外)你這個鼠字什麼用的?(丑)官司。(外手劃介)鼠字十四筆,數遇成雙,乃屬陰文;況鼠又屬陰中之陰,是幽晦之象。若占官司,急切不能明白。(丑)明白是弗曾明白來,看阿有𠍽纒擾累及?(外)是己的,還是代占?(丑支吾介)是,是,是代占。(外)依數看起來,只怕不是代占。這樣事體,到是為禍之首。(丑)故何以見得?(外)鼠為十二生肖之首,豈非是個造禍之端?(丑驚介)(外)况且竟像在裏頭竊取什麼東西,搆起這庄事的。(丑)亦來哉。個個偷物事,㕶囉哩看得出來?(外)鼠性喜于偷竊,所以如此講。(丑呆介)

(外)還有一說。這家人家可是姓麼?(丑)故㕶囉哩曉得?(外)老鼠久慣偷油,故爾曉得。(丑背介)弗是測字先生,直脚是活神仙哉。(外點頭介)(丑向外)個星事務弗要㕶管,只看日下阿有𠍽個是非口舌連累得着?(外)怎麼連累不着?如今正是敗露之時了。(丑)故那解說?(外)你是鼠字,目下正交子月當令之時,自然要明白了。(丑)那間意思要避拉外頭去,你看阿避得脫?(外)你只要實對我說,果然是代占還是自己占,說明白了我好實斷。(丑)旣然是介只得實說哉。其實是自占。(外)這個還好避得脫的。(丑)吓,避得脫個?何以見得?(外)你若自占,本身不落空了。空字頭着一鼠字,豈不是個竄字?就是逃竄之竄。(又作想介)𠲔,逃竄是逃竄得的;只是老鼠心性多畏多疑,怕做了首尾兩偏,不得出去。(丑)先生好數,效驗非常。其實我拉裏疑疑惑惑所以替㕶起數。那間竟依㕶個神算,不一走裏使使何如?(外)若能走遁,萬無一失的。只是要走,今日就走,明日就走不動了。(丑)故亦那了?(外)鼠字之首是個臼字,兩半個日字,元是一日之意;若到明日,就算兩日了,那裏還走得脫?(丑背作慌介)故沒那處?先生吓,走是走哉,只是天色夜拉裏哉,有點不便。(外)最好;鼠乃晝伏夜動之物,連夜走最妙的了。(丑)還要請問,走沒走到囉哩個方去好?(外)吓,吓,吓,鼠屬巽,巽屬東南,東南方去纔好。(丑)還是水路去,旱路去好?(外)吓,吓,鼠屬子,子屬水,是水路去好。(丑)水路東南方去;只是一時頭上囉哩個隻驀生船上便好。(外)你若要去,老夫倒有個便船在此,正待今晚下船,到一路去趁趕新年生意;若不棄嫌,仝舟何如?(丑)故個極妙個哉。

【姐姐撥棹】仗伊姑容漏網。那怕他潑天風浪!};(外)管前途穩步康莊,向天涯高飛遠翔。

(丑)㕶個船拉囉哩?(外)就在那邊河下。(丑)旣然是介,家下就住拉厾前巷等我居去拿子一條被頭就下船便罷。些些薄意,起數錢,趁船錢,纔拉哈哉。(外)多謝,多謝。快些去。快些來。(丑)是哉。

我欲歸家胆又慌。待心切離家意轉忙。(作急下)(外)

門子快來。(貼上)老爺,怎麼說?(外)少停有個人上船,你可稱我師父,不許走漏風聲。(貼)曉得。(丑背被囊上)

為逃災,陌路權依傍。

(外)走,走,走。(丑)個个是𠍽人?(外)是小徒。(丑)好個標緻小官!人倒像某某班裏個小旦。(外)休得取笑。就此下船去罷。

匆匆行色送斜陽。(合)遠望吳山路正長。(渾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