綴白裘/二/昊天塔

Top / 綴白裘 / / 昊天塔

昊天塔

盜骨

(內鳴金吶喊,生急上)休趕吓,休趕吓。踹破玉籠飛彩鳳,蹬開金鎖走蛟龍。俺楊延昭奉母命到幽州昊天塔上盜取爹爹的骨殖而來。天色已晚,後面追兵又到,如何是好!來此已是五臺山了,不免在此借宿一宵,明日早行。吓,和尙開門。(末上)慈悲勝念千聲佛,作惡空燒萬炷香。是那個吓?原來是一位客官。到此何幹?(生)我是遠方來的,只因天色已晚,前不巴村,後不着店,欲借寶刹借宿一宵,明日早行。望乞方便。(末)如此,請到裏面去,帶了馬進來。(生)是了。(末)客官。(生)師父。(末)就在這裏安寢了罷。(生)是了。(末)客官。(生)怎麼?(末)我有一個徒弟,他的性子不好,你恰不要倸他。(生)我曉得。(末)請安置罷。(生)師父請便。(末下)(生)阿呀!我那爹爹吓!(淨上)𠱓!好酒也!

【新水令】歸來餘醉未曾醒,撞着俺禿爺爺也沒些兒乾淨。

(生)阿呀!我那爹爹吓!(淨)呀!

莫不是山中老怪樹?莫不是潭底毒龍精?他待要顯聖通靈,只俺這道高的鬼神欽敬。

(生)阿呀!爹爹吓!(淨)𠲔!

【駐馬聽】只聽得噎噎哽哽,攪得俺無是無非廊下僧。

(生)阿呀!我那爹爹吓!(淨)

他越哭得孤孤另另,莫不是着鎗着箭那些賊殘兵?我靠山門倚定介背兒聽。聳雙肩,手抵着牙兒恨。

(生)阿呀!爹爹吓!(淨)呣!

攪得俺沸沸騰騰。看綠陰滿地禪房靜。

來此已是山門首了。呔!開門吓開門!(末上)來了。想是徒弟囘來了。(開門介)(淨吐介)阿呀呀!呸呸!(末)呣,呣,呣,又吃得這般大醉回來!(淨)師父,徒弟沒有吃酒。那山下有那爛狗肉吃得喒好爽快吓!(末)呣!出家人吃這樣東西!罪過吓!(淨)師父,誰在這裏啼哭?(末)沒有。(淨)噯!徒弟上山來明明聽得有人在此啼哭,怎麼說沒有?(末)吓!有一個遠方來的客人,只因天色已晚,前不巴村,後不着店,在此借宿一宵,明日早行的。(淨)咳!這樣來歷不明之人,留他娘則甚!(末)出家人慈悲為本,方便為門。(淨)待喒徒弟去問他。(末)呣!你又來生事了!(淨)師父,徒弟不生事,不生事。師父你進去。(末)不要闖禍,就進來吓。(末下)

(淨)吓吓,喒不闖禍。咳!這等樣來歷不明之人,留他娘的鳥!這狗頭在那裏?呔!請了,請了。你自那裏來的?呸!也呔!(生醒介)看刀!(淨)阿呀呀!喒不闖禍,喒不闖禍。(生)原來是一個莽和尙!(淨)原來是一個莽漢子!我且問你,你自那裏來的?(生)俺來處來。(淨)來處來的。往那裏去?(生)俺去處去。(淨)去處去?也呔!

【步步嬌】莫不是負屈啣寃?只合要通名姓。

(生)不通名姓便怎麼?(淨)

莫不是犯法違條,恁的罪不輕?

(生)俺也不犯什麼法。(淨)

莫不是大胆的推車撞着這夥賊兵?

(生)那些賊兵也不是俺的對手。(淨)呀!

俺這裏連問你這兩三聲,恁那裏並沒有半句話兒來答應。

(生)我不答應便怎麼?(淨)俺這里利害哩。(生)怎樣利害?(淨)俺這裏利害多哩。(生)你且說來。(淨)你且聽者:

【雁兒落】俺這裏便打了人也不則聲;俺這裏便駡了人也不囘應;俺這裏便刧了人也沒個罪名;俺這裏便殺了人也不償命!〔呀!〕燄騰騰,火燒人肉噴鼻腥。那裏有惜飛蛾紗罩着燈?念幾句觀自在,這便是超度他的經。〔阿呀!客官吓!〕俺和你細說個分明:俺幼年間也曾殺得那兵怕。〔客官吓,〕幾曾有信士心?到中年纔落髮,纔得這為僧。

你道利害也不利害?(生)原來是個好和尙。俺實對你說了罷,俺是大來的。(淨)住了。你旣是大來的,俺就要盤你一盤。(生)你盤我那一家?(淨)那大呵!

【得勝令】有一個使金刀楊令公,他的手段能。

(生)他家有幾個兒子?(淨)

他家有七個兒,心腸硬。母親是佘太君,敕賜那天波樓也,無邪佞。

(生)他弟兄們怎麼樣了?(淨)阿呀!客官吓!

堪憐他弟兄們多死少波生。只俺在五臺山又為僧。

(生)他家還有何人?(淨)

有一個六郞兒鎭守在三關上。

(生)你與他什麼稱呼?(淨)

俺,俺和他一爹娘,親弟兄。

(生)如此說來,是我五郞哥哥了。(淨)你莫非是我六郞賢弟麼?(生)正是。(淨)吓!賢弟在那裏?(生)哥哥在那裏?(淨)阿呀!賢弟吓!(生)哥哥吓!(淨)

纔得個相親。這會合眞徼倖。

賢弟到此何幹?(生)奉母親之命到幽州昊天塔上盜取爹爹骨殖而來。(淨)吓!爹爹的骨殖在那裏?(生)這不是麼?(淨)吓!阿呀!爹爹吓!(生)阿呀!爹爹吓!(淨拜介)阿呀!爹爹吓!

好傷情!把幽魂一旦傾,把幽魂一旦傾!

(內吶喊介)(生)阿呀!哥哥,追兵來了,怎麼處?(淨)不妨,有愚兄在此。(仝下)

(丑上)我做將軍怕戰鬥,不吃乾粮只吃肉。人人道我是能征慣戰的狠漢子,誰知我是個畏刀避箭的韓延壽?自家奉蕭后娘娘之命,着我看守楊老令公的骨殖;不想被一個南蠻盜去,蕭后娘娘着我們連夜追來。這里已是五臺山了,一定躱在這廟宇裏。呔!開門!開門!(淨,生同上)來了。(丑)快些開門!(淨開介)呔!(丑)阿唷唷!(殺介)(淨)

【川撥棹】這厮!恁便潑恁爭!這厮!恁便潑恁爭!惱得俺無情火扑蹬蹬,拚却殘生,撥殺個蒼蠅。我打——(殺介)打恁個鵲巢兒也那貫頂!這厮!你便得挺!這厮!你便得挺!再打打得你個滿天星!

(丑)阿呀呀!你出家人難道沒有一個慈悲之念的麼?(淨)哈,哈,哈!

休,休,——

(丑)阿唷!阿唷!(淨)

休道俺出家人沒個慈悲心;因此上,惡向膽邊生。

恁且來,來,來。(丑)阿呀!阿呀!(淨)

償還俺老令公爹爹命!

(殺介)(丑敗下)(生)兵已退,哥哥可同兄弟囘去見見母親再來。(淨)咳!賢弟,俺旣出了家,又入紅塵怎的?賢弟請上馬,待愚兄相送一程。(生)多謝哥哥。(淨)

【清江引】追兵個個多凶狠,殺得他無投奔。方顯得家虎口遭凌迸。今日裏,顯家有後昆!

(生)哥哥請了。(下)(淨)也呔!誰敢來吓誰敢來!(笑介)哈,哈,哈!(笑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