綴白裘/二/水滸記

Top / 綴白裘 / / 水滸記

水滸記

殺惜

(老旦上)

【引】張敞無端滯此身,畫眉契闊已經旬。

老身閻婆。這幾日不知為何,相公不到我家來?多分是婆這賤人搬了些是非。我如今到縣前去尋他囘來便了。(內嗽介)(老旦)呀!那邊來的好似相公模樣吓,待我迎上前去。(生上)

【引】天外故人飛信,意氣死生親。

(老旦)相公。(生)媽媽那裏來?(老旦)相公為何多時不到我家來?走,走,我女兒着實想念你。(生)吓!你女兒想念我?(笑介)(老旦)為此特着老身來尋你囘去。(生)我那得工夫?(老旦)怎麼這等忙得緊?(生)縣中呵。(老旦)嘖,嘖,嘖,好忙吓!(生)

【粉孩兒】匆匆的案如山,旁午甚。

(老旦)也該偷閑來走走。(生笑)

怎偷閑頃刻晏然安寢?

(老旦)相公。

齊眉舉案岑寂深。〔我女兒呵,〕倚紗窗,望眼含顰。

(生)這婆子可厭吓有了,媽媽,這等,你先囘去,我到公廨裏去完了事就來。(老旦)這沒就來吓。(走又囘身介)不好。相公轉來。不是的,你走了去,叫老身那裏來尋你?好歹同你前去。(扯介)(生)放手!(老旦)來㖸。(生)這是什麼意思?(老旦)

促芳塵,早趁膏車,憐閃得鴛瓦霜冷。

(作到介)相公,請到裏面去。相公請坐了,待我喚女兒出來。(生)不要叫他出來,我就要去的。(老旦)相公,不要是這等㖸吓。阿呀,且住。我若說他在此,未必肯出來。嗄,有了。吓,我兒。(貼內)怎麼?(老旦)你心上的三郞在此,快些出來。(貼內)母親,你去問他這幾日為何不來?與我先打他幾下,待我出來細細問他。(老旦)喲喲!(笑介)吓,相公,你可曾聽見我女兒說道:你一向不來,叫老身先打你幾下?可要打麼吓?(生)放屁!(老旦)喲,老身是取笑喲。(貼上)

【福馬郞】閃得霜闈倩誰顧問?負芙蓉香傍鴛鴦瞑,眞薄倖!

(生作嗽介)(貼)啐!我只道是三郞,元來是這厭物!

看他言無味,面堪憎。我藕已斷,絲縈。

(老旦)我兒上前來㖸。(貼)咳!

纒綿似葛牽藤。

(老旦)相公在此,上前相見。(貼)宋三就說宋三——(老旦忙按住貼口介)(貼)啐!什麼三郞四郞吓!(老旦)喲,相公不來,你又想他;如今來了,到害起羞來。喲,喲,喲。(貼)那個想他!(老旦)阿呀!兒吓!

【紅芍藥】你收拾了此際檀痕,還須念舊日鴛盟

(老旦付貼耳介)兒吓,我們一家的身衣口食都在他身上喲。

你把嘴弄虛脾,買些甜淨;眼乜斜,遞些風韵。

來㖸。(貼)啐!老厭物!(老旦笑介)吓,相公,自古男子下氣與女娘。他見你一向不來,怎肯下氣與你?還是你去。(生)多講!什麼男子下氣與女娘!(老旦)吓,哈,哈,哈。好笑。你看他們一個向東,一個向西,全然不像個夫妻。

悠悠渾似陌路人。

相公,你也不要怪。我女兒這幾日想念相公,哪,哪,哪病多想出來了。(生泠笑介)(老旦)

沒來由腰支瘦損,也祇因夢斷梨雲。

吓,我兒,還是上前相見。(貼)咳!惹厭!(老旦)相公,還是你來。(生)咳!多講!(老旦)阿喲!我看你們這般光景,難道就罷了不成?啐!我有個道理在此。相公這裏來。(生)那裏去?(老旦)隨我來㖸。我兒,走㖸,走㖸。(貼)做什麼介?做什麼介?(老旦)相公請坐了。我兒,你也坐了。(貼)惹厭!(生)呀啐!(貼)呀啐!(老旦)呀啐!(作笑介)相公不必如此,還是看老身分上。(生)惹厭!(老旦)我兒,少間枕蓆上留些情意與他。(貼)老厭物!(老旦)吓。(貼)啐!(老旦)啐,啐,啐,相公略坐坐沒就睡了罷。吓,吓。(生)多講!(老旦)我也不要管他,我自去睡罷。待我閉上了門。(關門作聽介)好了!

聽兩兩鴛鴦睡穩。

咳!我女兒不會做人,眞正不會做人吓!老身若少了二十年的年紀,是我就……吓,吓,吓,不要說了,不要說了。(笑下)(內作起更介)(生)

【耍孩兒】倦體欠伸渾欲瞑,自覺無聊甚。

(內打二更介)(生)呀!

聽簾外秋漏沉沉。寒燈,一任你背地裏空挑盡。夢蝴蝶栩栩莊周寢。

呀!元來這婆子把門虛掩在此,我且到公廨裏去睡罷了。(內打二更介)(生)呀!你聽,夜已三鼓,想此時縣門已閉,莫若在此權睡一宵,明日早行便了。

我那顧得閑愁悶?

(內打四更鼓介)(貼作哈喊偷看介)啐!

【會河陽】我與他對面無緣,撫心自矜。陰蟲切切不堪聞。短檠炤我寒衾與黯然淚痕,偏不炤情郞影。似含桃,(內打五更介)(貼)顆顆在我心頭滾;似呑刀,在我心頭刃。

(作睡介)(打絕更介)(又作鷄叫介)(生)阿呀,天明了。不免起來到公廨裏去罷。媽媽。(老內應)怎麼?(生)我去了,門兒開在此。(老旦)相公,天色尙早,再睡睡去。(生)不消了。我氣衰甘少寐,心弱恨多愁。(下)

(貼)咳!好笑我那母親,尋他囘來,纒這一晚,使我一夜不曾睡得。不免收拾到母親房中去睡罷。(作走踢着招文袋介)吓,什麼東西?吓,吓,元來是這厭物的叫化袋!吓,什麼響吓?待我拾起來看。不知什麼東西在內?吓,元來是一錠金子,正好留與張三郞買菓兒吃。不知還有什麼東西在內?吓,又有一封書兒,已拆開的了。不知那個與他的,待我看來:『向事所犯,自分——』吓!怎麼樣念的介:『向事所犯,自分誅夷,』是了,『仰賴恩司保全首領。今棲水泊,深荷高情,聊奉黃金一錠,少伸寸敬,伏惟慈照不宣。通家弟晁蓋頓首拜。』晁蓋吓,——那個什麼晁蓋呢?……吓,我聞得打刧生辰綱的賊頭叫做什麼晁蓋!吓吓,元來他與賊人往來。倘日後事露,可不連累我母女吃虧?我一向要與他開交,沒個釁端,不想到在這封書上!咳!宋江宋江

【縷縷金】你甘唾井!恨無因,拾遺非祇幸得兼金。〔嘖,嘖,嘖!好吓!〕你黨,黨結梁山泊,反形足證。想天敎籠鳥翮凌雲,把銀瓶落梧井,銀瓶落梧井。(下)

(生急上)阿喲!不好了!

【越恁好】弓遺影,弓遺影。慮禍甚關心。

我方纔起身促了,竟忘了招文袋。那袋內一錠金子是小事,保正這封書在內,我平日見這妮子識得幾行字,萬一被他說破,如何是好?為此急急轉來尋取。(進門介)(又將燈炤地介)吓!(看貼,欲叫,又住口介)吓,這個——(又住口介)咳!自不小心。吓,吓,這個——可見我的招文袋?吓,可見我的招文袋?(貼)阿啐!什麼招文袋!到是招你娘的魂!(生)吓!我明明放在此的,那裏去了?

難道璧沉無憑准?好返鎬池君

(貼)吓!可是個袋兒麼?(生)正是,正是。我說在娘子處。來,來,來,還了我。(貼)你平昔做人不好,沒得還你,要留與我做個把柄的。(生)喲,喲,喲,我和你是極好的好夫妻,什麼叫做把柄來?還了我,還了我。(貼)我且問你,那袋內可有什麼東西在內,這等着緊吓?(生)吓,那袋內止有一錠金子。娘子若要,就送與你。

那黃金閃爍堪獻芹,贈伊何吝?

(貼)只有一錠金子?(生)只有一錠金子。(貼)再沒有什麼了?(生)沒有什麼了。(貼)賊嘴極硬的!你與梁山泊上往來。(生)禁聲!(貼)呀啐!快還我『了當』來吓。(生)什麼叫做了當?(貼)止不過一紙休書,叫做了當。(生)休書便叫做了當?(貼)㕶!(生)如此,還了寫。(貼)寫了還。(生)還了寫。(貼)我偏要寫了還!(生)呣,呣,呣!哈,哈,哈!如此,寫了,是要還我的吓。(貼)阿呀,寫得快是還得快吓。(生笑介)好個寫得快是還得快!我就寫與你。(貼)他竟與梁山泊上往來。(生)曖!休書旣寫,何必多講?(貼)難道我說不得的?(生)多講!(貼)快寫!(生)咳!寫與你!(貼)住了。寫便寫,中間須要依我一句。(生)休書旣寫,自然依你。依你什麼?(貼)要任憑改嫁,——(生)吓,任憑改嫁,改嫁那個?(貼)改嫁便改嫁了,只管多講!(生)呣!改嫁那個?說明了好寫。我縣中有事,快些說來。(貼)吓,有把柄在我處,怕他怎麼!(生)吓,要任憑改嫁——(貼)寫!(生)寫什麼?(貼)任憑改嫁張三郞。我也不怕你,說了!說了!(生背介)好,好個任憑改嫁張三郞!那婆之言信非謬矣。(貼)什麼婆!(生)哫!(貼)快寫(生)咳!容易,容易。任憑改嫁張三郞。拿去!(貼看介)啐!這樣休書,一千張也沒用的。(生)為何?(貼)那手模脚印多是沒有的。(生)吓,哈,哈,哈!好,到是個老在行!(貼)呣!不敢欺。(生)大丈夫打得上,撇得下。來,來,來,打一個與你拿去!(貼)好有志氣!這便纔是。(取燈走介)(生攔住介)那裏去?(貼)母親房中去睡吓。(生)睡吓?(貼)呣!(生)吓!你方纔說寫了休書還我的招文袋吓。(貼)阿呀!痴漢子吓,這是我哄你喲。(生)吓!怎麼說哄我的?(貼)吓!你眞個要還麼?(生)便怎麼樣?(貼)除非到鄆城縣大爺處當堂交付與你。(生)吓!怎麼要到鄆城縣大爺處當堂交付與我?(貼)呣!(生)我今日偏要還!(貼)哪,哪,哪我今日偏不還!(生)偏要還!(貼)偏不還!(生)偏要!(貼)偏沒有!偏沒有!看你便怎麼樣!(生)吓!你若不還,只怕要淘氣吓!(貼)淘氣吓?老娘也不怕!(生怒駡介)狗賤婢!(貼)狗强盜!(生)賊淫婦!(貼)賊强盜!賊强盜!强盜的嘴是這等硬的!(生)吓!(貼學介)吓!(生)阿喲!(貼)阿喲!(生)你若不還,——阿喲!我就……(貼)你就怎麼?難道你殺了我不成?(生)我就殺你這狗淫婦!(貼喊介)阿呀!宋江殺人吓!(生)

手兒內,光閃閃,鋒難近。心兒內,氣憤憤,情難忍。

【紅綉鞋】朝血濺紅裙,紅裙。

(貼)阿呀!(生刺介)

時粉碎青萍,青萍。

(貼又喊介)阿呀!(生刺死貼介)(生)阿呀!狗淫婦吓!

把骸骨覆羅衾把魚雁袋招文,把屐履出柴門。

(老旦上)自不整衣毛,何須夜夜號?相公,為何這般光景?(生)你女兒做人不好!(老旦)我女兒做人不好,凡事看老身分上。(生)吓!看你分上麼?殺了!(老旦)喲,喲,喲,不要取笑。人豈是殺得的?(生)你不信麼?(老旦)我不信。(生)隨我來。(老旦)是。在那裏?(生)這不是?(老旦見尸哭介)阿呀!兒吓!(生露刀介)哫!你喊!(老旦)我不喊,我不喊。(生)可殺得是?(老旦)殺得是。(生)可殺得不差?(老旦)殺得不差,殺得不差。(生)這便饒你。哈哈,哈。好個任憑改嫁張三郞吓!(老旦)阿呀!相公吓!可念夫妻之情,買口棺木盛殮了他。(生)呀,這個容易。仝我到縣前去買。抬過了。(老旦)是。

【尾聲】今朝相弔憐孤影,誰伴我桑楡暮景!

(生)媽媽,你可有歹心?(老旦)沒有歹心。(生)可有歹意?(老旦)沒有歹意。(生)好!

管敎你春草秋風老此身。

(作到縣前,老旦喊介)阿呀!宋江殺人吓!(生)禁聲!禁聲!(老旦)呀阿喲!——(生)阿喲!(老旦)呀!宋江殺人吓!(生)阿喲!(老旦扯生下)

活捉

(貼兜頭背搭上)

【梁州新郞】馬嵬埋玉,珠樓墮粉,玉鏡鸞空月影;莫愁斂恨,枉稱南國佳人。便做醫經獺髓,絃覓鸞膠,怎濟得鄂被爐烟冷?可憐那章臺人去也,一片塵!銅雀凄涼起暮雲,看碧落簫聲隱。色絲誰續厭厭命?花不醉下泉人。(下)

(付拏吏巾文簿隨丑燈籠上)

【前腔】蹤跡,風霜奔競,苦殺我公門行徑。簿書繁劇,誰辭戴月披星?

(付)開門,開門。(淨上)來哉,來哉。相公,居來哉啥?(付)正是。(淨作開門介)(付)今日阿有囉個來?(淨)相公來歇來,有啥要緊說話,請相公明朝去會了。(付)是哉。今夜文書兜搭,進去對娘娘說,今夜我弗進來哉。(淨)介沒相公阿吃夜飯哉?(付)弗要哉。拏茶出來吃。(淨,丑應介,下)(付看文書介)個個是鬥毆事。相打事務,每人廿板,趕出去。個是欺娘奸嫂事。吓,奸情事務到要看看個哉。咳,個個奸情,落里比得我搭閻婆惜奸情好。可惜介個如花似玉個人,不拉宋江殺哉。

我有千般懊惱,萬種悲愁,欲訴憑誰證?鶯愁魚恨也,恁衷情,燭毀香消恨怎平!〔咳!〕珠淚落,嗟薄命。焚琴煑鶴眞𤡔獍。堪切齒,恨難伸!

(貼上)來此已是三郞門首。三郞開門。(付)祥大阿香男兒厾,倒像有人拉厾叫門吓。(貼)開門。(付)吓,來哉。個星入娘賊姜進去就困着哉。罷,等我去自家開子罷。阿呀遙憐隔窗月,羅綺自相親。囉個㖸?(貼)是奴家。(付)是奴家。個也有趣,我張三官人桃花星進子命哉,半夜三更還有啥奴家來敲門打戶。喂,奴家,你是囉厾個奴家㖸?(貼)我與你別來不久,難道我的聲音聽不出了麼?(付)因會哉。個個聲氣時常拉耳朶裏括進括出個,一時竟想弗起。(貼)你且猜一猜。(付)若是一個官客來門口叫我猜,我洛裏有個樣心相?那是奴家拉厾叫我猜,我只得猜渠一猜。吓,是哉。

【漁燈兒】莫不是向坐懷柳下潛身。

(貼)不是。(付)

莫不是過男子戶外停輪?

(貼)不是。(付)

莫不是攜紅拂府私奔?

(貼)也不是。(付)

莫不是仙從少室訪孝廉封,陟飛塵?

(貼)多猜不着。(付)纔猜不着,個也奇哉。介沒讓我開㕶進來,自然認得個。(貼進介)阿喲!好一陣冷風!請吓,請裏哈坐吓。阿呀!姜哈明明裏有一位奴家搭我說話,那弗見哉?吓,是哉,亦是我裏公廨個星朋友,曉得學生拉女客面上做工夫個了,囉裏散子席居來,拉我門前過,揑子鼻頭賊介『奴家,奴家。』明朝等我查着子哩,罰渠個東道。(作關門介)喲!我拉外頭尋㕶,㕶到忒子進來哉。請問小娘子是何家宅眷?甚處姣娥?夤夜到此,有何見敎?(貼)

【錦魚燈】我是那懷扼

(付)洛哩有啥姓那個。(貼)

薛昭臨贈。

(付)無得個姓個吓。(貼)

我是去遼陽

(付)遼陽纔去過介,沒有點虜氣個。(貼)

丁令還靈。

(付)個句說話咤異吓。(貼)阿呀!三郞吓!(付)吓,吓,吓!那說哭起我個小名來哉。(貼)

未能勾鸚鵡重逢環玉痕。

(付)阿呀!壞哉!喂!男兒厾走出來,有介個弗是人拉裏鬼打渾。(貼)

我暫臨風,攜將金碗出凡塵。

(付)是介說起來,㕶莫非是閻婆惜麼?(貼)奴家正是。(付)阿呀!(跌介)阿呀!小娘子,寃有頭,債有主,宋公明殺子㕶,啥了尋起我張文遠來吓?

【錦上花】你只該向嚴武索命頻,怎麼到恨王魁桂英

(貼)三郞。(付)阿唷!嚇殺哉!

好似妖姣夜舞欲欺人。我不曾招屈子些吟,又不曾學崔護視斂殷,因甚的畫圖中魂返牡丹亭,影現畢方形?(貼)

【錦中拍】我只道重泉路陰,把幽魄沉淪。那曉得鴛鴦性,打熬未暝;花柳情,垂頽猶媵。恰好的向夜臺潛轉一靈,似雲華魂返長寢,似倩女魂離鬼門。須信道紫玉多情,英臺含恨,因此上,背魚燈,涉巫嶺。

(付)等我拉住子哩介。(貼)三郞,奴不為索命而來,何須害怕?(付)旣弗是索命,半夜三更奔得來做啥?(貼)看我的容顏比舊如何?(付)吓,要我看容顏了來殺得個,只是今夜頭個付鬼臉有點難看㖸。(貼)你不看麼!(付)看,看,看。請坐子,㕶弗要動,我好看。若是㕶動,就弗拉啥哉。(貼換手介)叫㕶弗要動亦動哉。㕶一動弗打緊,我個心拉哈蕩哩蕩吓。阿香,㕶出來做啥?(貼看介)(付拏燈介)燈拉哩哉。阿呀!個個燈為𠍽了,映下來哉介。(照介)妙阿!小娘子的容顏比舊時越發標緻了。

【錦後拍】覷着你俏龐兒宛如生。

(貼)三郞!(付)噢!呵呀!渾殺哉。

聽他姣唾依然舊鶯聲。

弗要說活個,就是死個何妨介。

打動我往常時逸興,打動我往常時逸興。

(貼)三郞!(付)阿喲!我拉里思量㕶個好處。

可記得銀爉下和你鸞交鳳滾,向紗窗重擁麝蘭衾?彷彿聽鼓瑟靈隱隱,眞個是春蠶絲到死渾未盡。

阿呀!口渴得極,拏口茶吃吃沒好眞眞說話引話。可記得在生時與你借茶吃的光景麼?(貼)我怎麼不記得?想當日呵:

【駡玉郞】笑立春風倚畫屏,好似萍無蒂,柏有心。珊瑚鞭指塡衡門,乞香茗。我因此賣眼傳情。慕虹霓盟心,慕虹霓盟心。蹉跎杏雨梨雲,致蜂愁蝶昏,致蜂愁蝶昏。痛殺那牽絲脫袵,只落得倒床搥枕。我方纔𩗺李尋桃,𩗺李尋桃,便香消粉褪,玉碎珠沉。笑浣紗溪鸚鵡洲,共夜壑陰陰;今日裏,羨梁山和鴛鴦塜並。

三郞!(付)句也弗差。

【前腔】想李代桃僵翻悞身。

我好恨吓!(貼)敢是恨我麼?(付)怎敢恨小娘子?只恨婆這老賤人。

恨他翻為雨,覆作雲,可憐紅粉付青萍〔我一聞小娘子的凶信,〕我淚沾襟,好一似膏火生心。苦時時自焚,苦時時自焚。正捱剩枕殘衾,値飛瓊降臨,値飛瓊降臨。驟道是山魈現影,又道是鵾絃洩恨。把一個振耳驚眸,把一個振耳驚眸,博得個蕩情怡性,動魄飛魂。赴高唐,向陽臺,雨渥雲深,又何異那些時和你鶼鶼影並?(貼)

【尾】何須鵩鳥來相窘?效于飛雙雙人冥。

(付跌,貼下)(淨,丑院子執燈上)阿呀!書房裏啥個响?門纔開拉哩。阿呀!個是相公,為啥倒拉地上?阿呀!弗好吓!且抬到娘娘房裏再處。(抬下)

(貼捉付上)三郞!(付)㕭!(貼)

纔得個九地含矑,鴛塜安然寢!(扣付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