綴白裘/二/精忠記

Top / 綴白裘 / / 精忠記

精忠記

秦本

(淨相帽紅圓領上)

【引】職掌臺卿名望,那時盟誓邦。滿懷心事腹中藏,眞個是能謀能望。

歷職臺卿名豈微?運籌帷幄動樞機。山河一統非吾願,只恐人道不知。老夫秦檜,只因向年失守汴京,與夫人擄至邦。其時要脫身囘來,只得與兀术盟誓,放我回來,和他們做個奸細。所有家父子專鯁和議,恢復中原,被我連發十二道金牌取囘京師,監候寃獄而死。今有韓世忠李綱張俊吳銓等五十三人,俱皆忿怒。下官意欲起大獄奏聞聖上,將此五十三人盡皆殺害。不免今晚就在燈下寫成表章,有何不可?小厮,不許一人進來窺探,違者重究。(關門介)紹興五年正月二十五日臣秦檜一本奏為驅除奸佞事:

【泣顏囘】奏啓聖明君:(磨墨介)蒙雨露,敢不知恩?為朋奸嫉妬,因此上,紊亂朝廷。〔臣這一本,〕只為邊疆未寧,待何時得把中原定?南自南,各守規箴;北自北,結好和親。

(生上打桌子介)吓!什麼响?小厮!小厮!那個在?(拿燈看炤介)書房門閉在此,方纔明明有個人在此走來走去。(看介)阿呀!好奇怪吓!吓,這是老夫袍袖的影兒吓,不免再寫便了。

【前腔】那李綱張俊吳銓主和議,妄視吾君。受朝廷重任,焉敢尸位虛名?

家父子猶如狼虎一般,多被我斬盡殺絕。

何況你這些無端小人?憑舌劍,却把君心瞑。〔聖上吓聖上!臣這一本,〕望吾皇降勅傳宣,守中原,莫與相爭。

(生打淨,淨跌介)阿呀!爺爺饒命吓!爺爺饒命吓!(旦上)隔牆須有耳,窗外豈無人?相公,相公。(淨)阿呀!爺爺!爺爺!(旦)是妾身在此,為何在此大呼小叫?(淨)原來是夫人。阿呀!了不得!吓唷!吓唷!(旦)為何這般光景?(淨)阿唷,夫人,方纔老夫起大獄,在此寫本,分明見爺爺把我背上只麼一鎚。吓喲喲喲!了不得!(旦)相公,東窗事還未了,為何又起什麼大獄?(淨)咳,夫人,我想這多是你。(旦)怎麼到埋怨妾身起來?(淨)咳!夫人!

【前腔】我想起舊寃情,東窗下,是你分明說:羝羊觸藩,把他似縛虎休生。黃柑計成,向風波,殺害了三人命。細思量:他是報國忠臣。牝鷄鳴,悞我前程!(旦)

【前腔】不須埋怨苦勞神,多應是合受災迍。把他一家殺盡,顯威權,蒙蔽朝廷。王俊告稱,搆飛災,豈是奴之釁?

(淨)還說不是你!(旦)

休得要兩下相爭,何不及早齋僧?

(淨)旣如此,明日就到靈隱寺修齋薦度他父子便了。(旦)勸君莫行奸巧。(淨)到此方知分曉。(旦)烏鴉共喜雀仝巢。(合)吉凶事全然未保。(淨)夫人,方纔明明見爺爺,他身穿紅袍,手執銅鎚,向我背上只麼一下。阿呀!阿呀!(旦)看仔細,進去罷。(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