綴白裘/二/繡襦記

Top / 綴白裘 / / 繡襦記

繡襦記

墜鞭

(旦,貼仝上)

【清江引】釵橫茉莉香飄麝,倚雕欄,閑戲耍。滿院海棠花,一旦多吹謝。燕兒胡和語把東風駡?

(貼)鴛鴦繡褥芙蓉被,紅日三竿睡不足。(旦)起來無語立東風,笑看紫燕將花蹴。(貼)銀箏,我和你閑暇無聊,且到門前去閑步一囘。(旦)曉得。姐姐請行,銀箏隨後。(貼)正是:蝶飛金羽翅,鶯整玉毛衣。(合)

【駐雲飛】環珮鏗鏘,倦舉金蓮曲檻傍。花影搖屏障,柳色侵羅幌。〔嗏!〕暖日散晴光,遊絲輕𩗺。牽引殘英,眷戀多情況。相逐東風上下狂。

(丑隨小生上)(丑)馬來。(旦)姐姐,你看,那邊有個騎馬的少年郞君來了。(小生)

【前腔】緩控絲韁,為惜殘紅滿地香。

(各看介)(旦)姐姐,你看好個俊俏郞君吓。(小生)呀!

忽見天仙降,頓使神魂蕩。

(丑)兩個好娘娘拉厾。(小生)嗏!

轉盼思悠揚,秋波明朗。(換場介)看他體態幽閒,粧束皆宮樣。

(看呆墜鞭介)(旦)姐姐,那郞君墜下鞭了。(丑)相公好出神吓。(小生)

懶策金鞭入敎坊。(丑)請接絲鞭入洞房。

(旦)姐姐,進去罷。(貼)有理。門前行樂客。(旦)故意墜絲鞭。(貼)白馬嘶春草,囘頭仔細看。(貼看小生介)(旦)姐姐。(貼笑下)(小生看呆介)(丑)阿唷!好賣俏!(付上)個轉灣,弗知囉哩去哉。(聽介)(小生)妙阿!你看:繡領單衫杏子紗,眉舒柳葉鬢堆鴉。𠲔,𠲔,分明西子扶殘醉。(付)喂,兄,你想殺如何近得他?(丑)相公來哉。(小生)兄何故來遲?(付)拉厾故搭轉灣頭撞着子一位朋友,說子兩三句說話,竟弗見子兄哉,囉哩曉得吾兄拉裏格里自言自語。說𠍽個?(小生)兄阿:

【駐雲飛】適見嬌娘,並立朱門笑語香。

(付)人物如何?(小生)

貌有沉魚落雁,閉月羞花,淡抹濃裝。(付)這是翔鸞舞鳳碧梧坊,馳車驟馬鳴珂巷;倒橐傾囊,春宵一刻,莫惜黃金千兩。

(小生)黃金千兩何足惜?但不知他是那家的宅眷?(付)此乃狎邪女氏宅也。(小生)何為狎邪女?(付)是娼家的名號。(丑)原來是烏龜個雅綽。(小生)吓,娼家竟有這等標緻的女子,可愛吓可愛!(付)他本是天上仙姝,暫謫人間庭院。(小生)有何名號麼?(付)叫做李亞仙。(小生)好!名稱其實。(付)瑣嬋娟華屋深沉,等閒間那肯與人厮見?小可的難與他往來。富豪官宦萬喚千呼始出來,猶把琵琶半遮面。前有一個趕騷的摸他一摸,足足使了千黃膳。裙帶不肯輕鬆,隔着幾重白練。你若要動他一點芳心,須不惜黃金千貫。(小生)黃金千兩何足惜哉?但患其不諧耳。(付)兄如此忻慕,明日必須吉服盛從前往,先見其母,托詞借院攻書,求見此女,方可成事。(小生)承敎了。(丑)脚,脚,脚。請騎馬。(小生)兄請乘騎。(付)小弟從來不會騎馬個,竟是吾兄來。(小生)豈敢。還是兄請。(付)兄若必執意弗騎沒,——阿弟,吾搭㕶厾相公步行居來哉,倒是㕶騎子去罷。(丑)兄步行,小弟豈敢叨佔?(小生)狗才!胡說!(丑)介沒得罪哉。馬來。(下)(付)看仔細。蓋點男兒倒會騎馬彀。(小生看介)(付)進去哉。(小生)兄,方纔小弟一見此女,叫我難拴猿馬意,欲締鳳鸞交。(付)不因漁父引,怎得見波濤?(小生)兄請。(付)請吓(仝下)

入院

(旦上)玉人梳洗故遲遲,斜倚粧臺有所思。紅日三竿鳥聲亂,剛剛淡掃遠山眉。妾乃銀箏是也。昨日同姐姐到門前閑立,只見一個騎馬的書生在我門首經過,見了我家姐姐,故意墜鞭,顧盼多時而去。我家姐姐甚是想他,恐怕他今日又來,着我在此伺侯。正是:門無俗士常開早,客有情人期不來。(下)

(小生上)來興走吓。(丑上)相公,我哩去嫖吓。(小生)

【鎖南枝】鶯花市,燕子樓人生到此百不憂。

來興。(丑)㕭。(小生)

何處繫驊騮?

(丑)還拉前頭來。(小生)

章臺有楊柳。

(旦上看介)那邊來的果是昨日那人來了。(小生)

見侍姬舉止羞。他倚朱門若相候。

姐姐拜揖。(旦)相公萬福。(小生)請問姐姐此間可是氏宅麼?(旦)正是。可就是昨日墜鞭的相公麼?(小生)正是。相煩引見。(旦)相公請少待。姐姐,昨日墜鞭的郞君在此,快些出來。(貼內)先請媽媽相陪,待我更換衣服就出來了。(旦)是。娘阿,有客在此,快些出來。(老旦上)

【前腔】年將邁,鬢已秋。

(旦)有客在外,快去迎接。(老旦)何不早說?

下堦出迎禮不週。

(丑)喂,相公,搠子元寶哉;那說隔得一夜就是個老蒼哉。(小生)這是他家的母親。(老旦)相公請。(小生)媽媽請。(老旦)

里巷隘梁輈。

(旦)娘吓,這郞君生得好吓。(老旦)

看他丰神耀瓊玖。

(旦)娘吓,請他到那裏去坐?(老旦)

請他到延賓館,暫欵留。

(旦)分付看茶來。擺酒吓。(老旦)銀箏

先看茶,後沽酒。

(老旦,小生,丑搭白等貼上,接唱下,孝順歌唱完,然後各相見)(老旦)不知相公到此,有失遠接,多多有罪。(小生)豈敢。請問媽媽尊庚了?(老旦)老身麼,六十三歲了。(小生)不像吓。(丑)老親娘六十三歲哉?弗像。(老旦)老了。(丑)看起來直頭有七十來歲哉。(老旦)休得取笑。銀箏,快請姐姐出來。(丑)相公,眞貨色出來哉。(老旦)大叔見禮。(丑)阿呀,老親娘。(老旦)大叔尊姓?(丑)我叫來興。(老旦)諸事要幫襯幫襯的吓。(丑)在我,銅錢銀子纔是我手裏出放,要𠍽對我說嚜是哉。(老旦)多謝。(丑)個位大姐阿是㕶親生個?(老旦)是我親生的。(丑)好肚皮,好法竅。(貼上,在前一面唱)

【孝順歌】掀羅幕,蕩玉鈎,弓鞋裙襯雙鳳頭。

(旦)快些去相見。(貼)

我欲見,又含羞,進前還退後。

(旦)昨日見了他,恨不得吃了他下去,今日又是這樣了。(貼)

昨來邂逅,柳下停驂,暗通情竇。

(老旦)相公,小女求見。(小生)豈敢。(貼)

襝袵再拜深深,恕妾失迎候。重凝睇,定兩眸,認仙郞,果是墜鞭否?

(小生)昨日遺策者就是小生。(丑)哆,哆,哆,帶馬個就是學生。(老旦)休得取笑。請坐。(小生)有坐。(老旦)請問相公貴處是那裏?(小生)媽媽聽稟。(老旦)愿聞。(小生)

【前腔】我是榮陽郡,是故邱。

(老旦)高姓大名?(小生)

鄭元和,忝為儒者流。

(老旦)令尊在堂否?(小生)

老父治常州

(老旦)原來是一位貴公子,多多失敬了。(小生)好說。(老旦)令堂安否?(小生)

高堂有慈母。

(老旦)父母在,為何遠遊?(小生)

非敢遠遊。

(老旦)因何到此?(小生)

只為應舉求名,奈試期未偶。

(老旦)今蒙下顧,不知有何見諭?(小生)

欲借別院攻書未審相容否?

(老旦)房子儘有,只是不堪貴公子居住。(小生)來興,取銀子過來。(丑)是哉,銀子拉里。(小生)媽媽。

銀百兩,請暫收。若成名,定當再加厚。

(老旦)阿呀呀,小房陋狹,怎麼敢受相公的厚賜?這個是斷斷不敢受的。(小生)莫嫌輕。請收了。(旦)娘吓,自古道:『長者賜,少者不敢辭;』旣承大爺的美意,娘若不受,只道是嫌輕了。今日權且收下,倘然日後大爺要用,元拿得出來的喲。(丑)正是。拿得出個。(老旦)如此收了(小生)還有粗幣十端,與令愛聊為見面之禮。(老旦)方纔這銀子是勉强收在此的;這個禮物是斷然不敢受的。(旦)娘吓,多的受了,少的不受,只道嫌輕了吓。況且這樣好顏色,做衣服與姐姐穿了,也是大爺的體面。待銀箏一發收在那里。(丑)極是彀。一發收子進去。(小生)再取銀子來。(丑)是哉。(小生)白銀十兩,聊為一宵之饌。(老旦)相公又來了。難道一個小東,老身備不起,要相公費心麼?大叔收了去。(旦)娘吓,大爺的來意,不要推了,老實收了罷。明日娘再備得的喲。(老旦)這是不好受的。我們這里備。(丑)亦收子進去哉。老親娘,個位大姐叫𠍽個?(老旦)叫銀箏。(丑)那間弗要叫哩銀箏,改子皮海兜罷。(老旦)這是怎麼說?(丑)有數說個,水洩弗漏皮海兜。纔收拾子去哉。(老旦笑介)多謝相公費心了。銀箏,分付廚下酒席豐盛些。(旦)曉得。(外,末,生,淨上)走吓。時來扁担開花,運退生薑不辣。煑熟兔兒跑了去,晒乾豆腐又生芽。聞得大媽家接了個貴公子,我們去打個咤兒。大媽。(老旦)是那個?(衆)我們聞得你家接了貴公子,特來打個咤兒帮襯帮襯。(老旦)待我去問,不知大爺可用。(進介)相公,外邊有一起樂人,聞得貴公子在此,他每特來承應。不知可用?(小生)請他們進來。(老旦)列位大爺,說請你們進去。(衆)列位,他敬我一尺,我敬他一丈,頂他在頭上,進去下個全禮。樂人們叩頭。(丑)起去。(小生)唗!狗才!(丑)衙門裏個規矩。(旦)酒席完備了。娘請安席。(老旦)看酒來。(衆)我們吹打安席了。(吹打各坐介)(淨唱亂彈腔介)

【亂彈腔】有句話兒問伊家,伊家:聞你在東街〔咳,咳,咳,〕市上戀烟花,聞你在東街市上戀烟花。叔叔怎不知情雅,雅,雅?何不搬囘來到家?何不搬囘來到家?

(吹浪介)嫂嫂:

你說那裏,說那裏話?俺武二怎肯,怎肯戀烟花?俺是頂天立地丈夫,夫家,休得把言語乒乓着咱,咱,咱,咱,咱。

(小生)來興,賞他十兩銀子去罷。(丑)住子。大爺賞㕶厾十兩銀子,叫㕶厾去罷。(衆)謝大爺賞。酒中曾得道,花裏遇神仙。(衆下)(老旦)來。大叔請到那邊去酒飯,銀箏領了去,多奉幾盃。(旦)曉得。大叔這裏來。(丑)個出事務,吾是弗在行個㖸。(笑下)(老旦)相公請。(合)

【錦堂月】金鼎香浮,瓊巵酒豔,西堂宴開情厚。花底相逢,姻緣幸然輻輳。聽鸞簫,夜月樓;會神女,朝雲岫。風流藪,趁此年少良辰,傍花隨柳。(老旦)

【醉翁子】知否?聽譙樓上初傳玉漏。你行館何方?歸寓休後。

(小生)敝寓在延平門外,離此有數里之程。(老旦)相公,旣然路遠,就在此草榻了罷。(小生看貼介)只是打攪不當。(老旦)說那裏話。(小生)

俛首,苦路遠無親,縱畫棟雲連何處投?(合)重進酒,直飮到月轉花梢,盡醉方休。

(貼出席介)母親。(老旦)怎麼?(貼)

【前腔】他來由,欲締鸞交鳳友。托僦屋而居,冀望一宵相留。(老旦)〔兒吓,〕你情投,我只索相從,任意追隨秉燭遊。(合)重進酒,直飮到月轉花梢,盡醉方休。

(老旦)看熱酒來。(小生)媽媽,我每大家散一散。(老旦)有理。(小生對貼白,老旦仝旦白)銀箏,好生伏侍。(旦)娘,眞正是個大老官,娘的造化。(老旦)聽他們說些什麼。(小生對貼右場角白)小生昨見大姐之後,雖寢食未敢有忘。(貼)賤妾亦如此也。(小生)小生此來,非但求居而已,欲求遂仰慕之私。不知尊意若何?(貼)男女之際,大欲存焉;情苟相得,雖父母之命不能止也。若不嫌賤妾固陋,願薦枕席。(小生)只怕小生沒福。(老旦)你們兩個,男才女貌,一對好夫妻,說什麼沒福?(小生)旣如此,岳母請上,受小壻一拜。(老旦)阿呀呀,折殺了老身。(小生貼拜介)

【僥僥令】堦前頻頓首,賓館謝相留。

(老旦)旣做了我家的女壻,當以郞君看待了吓。(小生)不要說做你家的女壻哪。

願作厮養家僮憑呼喚。攜枕抱衾裯,敢自由?

(老旦)銀箏掌燈。(合)

【尾聲】玉人鬢軃金釵溜,整頓纎纎携素手。沉醉東風▲漫遊。

(小生仝貼,旦下)(老旦)好吓,眞正是個大老官。(旦又上)娘吓,他每多進房去了。(老旦)銀箏大爺是個貴公子,你要小心伏侍他。(旦)娘吓,你好造化,接着了這樣大老官,做人又好,又肯出錢。方纔送禮的時節,我的話可說得好麼?(老旦)說得好。(旦)可是講得妙?(老旦)講得妙。虧你。(旦)娘吓,明日要做幾件好衣服與我穿的㖸。(老旦)我的好兒子吓,我明日就做與你穿。(旦)娘來。(老旦)怎麼?(旦)我每接了這樣大老官,也該燒個利市了吓。(老旦)是吓,該燒利市。明日就燒。(兩人仝笑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