綴白裘/二/西廂記

Top / 綴白裘 / / 西廂記

西廂記

惠明

(旦上)

【淘金令】懨懨瘦損,那値春光盡?羅衣寬褪,早是人勞頓。能消幾個黃昏?目斷行雲,奈人遠天涯近。〔嗏,〕只索自溫存。但出閨門,(貼暗上,聽介)但出閨門,〔可笑紅娘這丫頭,〕他影兒般不離身。

(貼)吓,小姐,你聲聲怨着紅娘,這是怎麼說?(旦)紅娘,你幾時來的?(貼)紅娘麼,是影兒般不離身來的。(旦)我也瞞你不得了。(貼)吓,小姐,你有甚心事?可對紅娘說㖸。(旦)

我從見了那個人,兜的便可親。咏月新詩,咏月新詩,依着前韻。

(老旦急上)天有不測風雲,人有旦夕禍福。吓,我兒在那裏?(旦)母親為何這等慌張?(老旦)阿呀,兒呀!不好了吓!那孫飛虎帶領五千人馬,團團圍住寺門,要擄你去做壓寨夫人了。這便怎麼處?(旦)呀!有這等事!阿呀!兀的不痛殺我也!(昏倒介)(老旦)阿呀!我兒甦醒。(貼)阿呀!小姐醒來㖸。(扶旦起介)(合)

【紅衫兒】聽罷一言心不忍。此禍臨身,苦敎人進退無門。如今怎生!把袖梢兒,搵不住啼痕。

(內喊介)呀!

聽喊殺聲,怎禁?〔阿呀!娘吓!〕休得要愛惜鶯鶯。我甘心自隕。(內又喊介)(老旦)

【東瓶令】那厮如狼虎,儘胡行。道你蓮臉生春眉黛顰。更有傾城傾國楊妃貌,生得多姣俊。恣情劫掠要成親。敎我淚盈盈!

(外上)不好了!閉門家裏坐,禍從天上來。老夫人在那裏?(老旦)長老,怎麼樣了?(外)阿呀!老夫人吓!

【前腔】那孫飛虎有風聞,便胡行。道小姐當年楊太眞。聲聲若不諧普救寺都燒盡,把一家齠齔不留存,玉石盡皆焚!

(老旦)吓,長老,事已急了,煩你到兩廊下去高聲喊叫,說我有言:不論士庶人等,有能退得賊兵者,愿將小女妻之。决不食言。(外)曉得。(貼)喂!老師父,你可曾聽見提起我紅娘麼?(外)這到不曾說起。(貼)如此謝天地。(外)喂!兩廊下人等聽者,老夫人有言,不論士庶人等,有能退得賊兵者,愿將鶯鶯小姐妻之。决不食言。可有麼?(內)沒有。(外)吓,沒有。待我到那邊去叫喂!兩廊下人等聽者,老夫人有言——(小生急上)吓,長老,小生有退兵策,何不早來尋我?(外)吓,原來相公有退兵之策請少待。(進介)吓,老夫人。(老旦)怎麼說?(外)此間相公有退兵之策。(老旦)快請來相見。(外)是。(出介)吓,相公,老夫人請相見。(小生)老夫人拜揖。(老旦)先生少禮。(小生)吓,小姐拜揖。(貼)小姐免見。(老旦)先生有何妙計退得賊兵?(小生)重賞之下,必有勇夫。賞罰若明,其計必成。但退了賊兵,怎麼說?(老旦)老身有言在先,愿將小女妻之。決不食言。(小生)如此,快請了我的渾家進去,不要驚壞了他。(旦,老旦先下)(貼)晌午吃晚膳,尙早哩。(小生)交跌在籠糠裏,到是抱穩的。(貼)啐!(下)(外)到這個時候,還要取笑吓。相公,計將安出?(小生)我想此計必須用着你便好。(外)𠰻,𠰻,貧僧又不會相持厮殺,用我做什麼?(小生)那個要你相持厮殺,只要你與賊人打話。(外)這個容易。我們到鐘樓上去。(小生)有理。(一面走,一面敎外,敎一句,外學一句介)你去說,說:『老夫人有言,本待就將鶯鶯小姐送出來,一者父喪在身,二恐將軍不利。將軍不須鳴鑼擊鼓,倘驚壞了小姐,深為可惜。將軍可把人馬暫退一箭之地,待三日後功德圓滿,除了孝服,換了吉服,送至陣前與將軍成親如何?』(外)吓,這裏是了。待我上去。(立椅上介)喂!强盜打話!(丑內)看箭!(外)阿呀!(小生)為什麼?(外)我說强盜打話,他就說看箭。(小生)你須要稱他將軍纔是。(外)吓,要稱他將軍?(小生)便是。(外)如此再來㖸。(又立椅上介)記不起了。(小生)待我敎你說便了。(外)喂!將軍打話。(丑內)怎麼講?(外)吓,相公,怎麼講的?(小生)你說:老夫人有言,本欲將鶯鶯小姐送至陣前,與將軍成親,一來父喪在身,二恐將軍不利。(外)吓,老夫人有言:本欲將鶯鶯小姐送出陣前與將軍成親,一來父喪在身,二恐將軍不利。(丑內)吓。(小生)休得鳴鑼擊鼓,驚壞了小姐,豈不可惜?(外)休得鳴鑼擊鼓,驚壞了小姐,豈不可惜?(丑)吓。(小生)將軍且把人馬暫退一箭之地,待等三日後功德完滿,除了孝衣,換了吉服,送出陣前與將軍成親如何?(外)將軍且把人馬暫退一箭之地,待等三日功後德完滿,除了孝衣,換了吉服,送出陣前與將軍成親如何?(丑內)倘三日後不送出來,便怎麼?(外)阿呀,相公,他說三日後不送出來便怎麼。(小生)你說:但憑將軍處置。(外)但憑將軍處置。(丑)吓,衆嘍囉。(內衆)有。(丑)且把人馬退下一箭之地。(內鳴鑼吶喊介)(外)好了,好了!果然退下去了!(小生)這是小生初出茅蘆第一功也。(外)到了三日後便怎麼處呢?(小生)不妨。小生有一故友,姓,名,號為白馬將軍,領兵十萬,鎭守蒲關一帶地方,待我修書前去,請他來到擒此賊人,如探囊取物耳。(外)如此,快修起書來。待貧僧磨墨。(小生寫介)

【一封書】路生拜兄:近日何期遇難中?

那個為媒?(外)貧僧為媒。(小生又寫介)

孫飛虎逞兇,擄掠人財强聚衆。相國家幷僕等,一旦如魚困釜中。

退了賊兵就要成親的㖸。(外)這個自然。(小生又寫介)

仗威風,破羣兇。顚沛來緘恕不恭。

書已寫完,只少一個遞書人。這便怎麼處呢?(外)遞書人是要緊的吓。(想介)吓有了。我有一個徒弟喚做惠明,此人心粗胆壯,到也去得。(小生)如此,快喚他來。(外)吓,相公,你須要把言語激怒他,他纔肯去。(小生)我曉得。快喚他來。(外)吓!惠明徒弟那裏?(淨持棍上)吓!來也!

【粉蝶兒】聽得傳呼。

(外)孫飛虎帶領五千人馬團團圍住寺門,你還要這等慢呑呑的!(淨)呀!

不覺的心頭起火!

師父。(外)罷了。見了相公。(淨)相公𥡴首。(小生)吓,長老,就是他麼?(外)正是。(小生)咳,咳,咳,你好悞事吓!你看他人不出衆,貌不驚人,如何去得?(外)待我去說吓。惠明。(淨)㕶。(外)此間相公有一封書着你送到蒲關白馬將軍處投遞。(淨)拿來。(外)且慢。道你人不出衆,貌不驚人,只怕去不得吓。(淨)誰說?(外)相公說的。(淨)咳!俺偏要去哩!(外)去不得吓。(淨)呔!俺偏要去!(丟棍介)

【端正好】不念法華經,不禮梁皇懺。我丟下了這僧伽帽!我袒下了這褊衫!自我這殺人心頓起英雄膽。我兩隻手將烏龍尾鋼椽來揝。

(外)敢是你貪?(淨)

非是俺貪。

(外)莫非你敢?(淨)

也非是俺敢。我知他怎生喚做打參?我大踏步直殺入虎窟龍潭!

(外)敢是你饞?(淨)

非是俺饞。

(外)莫是你懶?(淨)

也不是俺懶。這些時吃個菜饅頭,委實價口淡。我將那五千人也,不索炙𤍿煎燂。腔子裏熱血權消渴,肺腑內生心且解饞。

(小生)好腌臢吓!(淨)呣!

有甚腌臢?

(外)吓,惠明,此間相公有一封書着你到——吓,蒲關白馬將軍處投遞。你敢去也不敢去?(淨)𠲔!

【倘秀才】他那裏問小僧敢也不敢?俺這裏啓太師:用喒也不用喒?

(外)孫飛虎聲名利害哩。(淨)

飛虎將聲名播斗南。那厮能淫慾,會貪婪,誠何以堪!

(小生)你出家人,怎不看經念佛,只喜厮殺麼?(淨)

【滾綉毬】我經文也不會談,那逃禪也懶去參。只我這戒刀頭近新來鋼蘸,鐵棒上沒半星兒土漬塵淹。別的僧不僧,俗不俗,女不女,男不男。

(外)衆僧如何?(淨)

都只會齋得飽去向僧房中合眼;那裏管焚燒了兜率伽藍?恁那裏善文能武人千里,盡在這濟困扶危書一緘。

(外)取了書去。(小生)小心在意。(淨)

有勇無慚。

(外)吓,惠明,他若放你過去便好;倘若不放你過去,你便怎麼?(淨)他若放喒過去就罷。(外)倘若不放呢?(淨)他若不放,阿呀!師父!

【白鶴子】着幾個小沙彌將幢旛寶蓋擎,壯行者將桿棒火叉擔。恁與俺排陣脚將衆僧安,撞釘子把賊兵探。遠的,破開步將鐵棒颩;近的,順着手把戒刀斬;小的,提將來把脚尖蹱;大的,扳下來把骷髏砍!矁一矁,古都都翻了海波;幌一幌,厮琅琅震動了山巖!脚踏的赤律律地軸搖手扳的(淨跳介)忽喇喇天關撼!

(小生)惠明,此去必然成功。(外)相公請到方丈中去商議便了。(小生)請。(仝下)(淨)師父,恁與俺:

【尾】助威風擂幾鼓。仗佛力,吶一聲喊。繡旗下,遙見英雄俺。(取棍介)我將那半萬賊兵(欲下復上)諕破他的膽!(持棍,衣,奔下)

佳期

(小生上)

【臨鏡序】彩雲開,月明如水浸樓臺。

吓,那邊小姐來了。

原來是風弄竹聲,只道是金珮響;月移花影,疑是玉人來。意孜孜,雙業眼;急攘攘,那情懷。倚定門兒待。只索要呆打孩,青鸞黃犬信音乖。(旦引貼上)

【不是路】徐步花街,抹過西廂傍小齋。(貼)〔小姐,〕你且在門兒外,〔待紅娘去〕輕輕悄悄把門挨。(小生上)甚人來?想是多情到此諧歡愛。忙整衣冠把戶開。

(開門介)(小生)元來是紅娘姐來了。(貼)先生。(小生)小姐呢?(貼)小姐麼?(小生)正是。(貼)沒有來。(小生)阿呀!我這相思病一定是要害殺了!(旦)紅娘,囘去罷。(貼)不要着急。走來,這不是小姐麼?(小生見介)妙吓!(旦將衣袖遮面介)(貼)小姐。

你且藏羞態。

(旦)囘去罷。(貼)

前番變卦今休再。

啐!沒用的東西!來㖸。(扯小生,旦仝見介)

上前參拜。

(小生)吓,紅娘姐,那邊有人來了。(貼驚介)吓!在那裏?(小生急關門介)雙雙移素手,欵欵入書齋。(摟旦下)(貼)吓!沒有人阿。先生,沒有人吓。開門,開門。阿呀,他們兩個竟自進去了,把我紅娘關在外面,叫我如何挨過這一宵?正是:春心獨自誰為伴?無奈今番恨咬牙。想他二人阿:

【十二紅】小姐小姐多丰采,君瑞君瑞濟川才。一雙才貌世無賽。堪愛,愛他們兩意和諧。一個半推半就,一個又驚又愛;一個姣羞滿面一個春意滿懷。好似襄王神女陽臺。花心摘,柳腰擺,露滴牡丹開,香恣遊蜂採。一個欹斜雲鬢,也不管墮折寶釵;一個掀翻錦被,也不管凍却瘦骸。今宵勾却相思債,竟不管紅娘在門兒外待。敎我無端春興倩誰排?只得咬定羅衫耐。尤恐夫人睡覺來,將好事翻成害。

【排歌】將門叩,叫秀才:你忙披衣袂,把門開。低低叫,叫小姐。〔小姐,〕你莫貪餘樂惹非災。

阿呀!不好了㖸!

【三字令】看看月上粉牆來,莫怪我再三催。

(敲門介)(小生,旦仝上)

【節節高】春香抱滿懷,暢奇哉,渾身上下多通泰。

(開門介,貼進介)好吓!你們兩個通泰,把我紅娘是:

好無聊賴,難擺劃,憑誰解?(合)夢魂飛遶青霄外,只伊多是夢中來。愁無奈,今宵同會碧紗廚,何時再解香羅帶?

【尾】風流不用千金買,賤却人間玉與帛。是必破工夫,明日早些來。

(旦先下)(貼)吓,小姐,慢些走。阿吓,先生。(小生)怎麼說?(貼)你如今的病是好了㖸?(小生)好了九分了。(貼)吓,還有這一分呢?(小生)還在紅娘姐身上。(摟貼,貼推介)啐!你前番還有我紅娘,如今是——㕶!(小生)小生不是這樣人。(貼)啐啐!(下)(小生)我好僥倖也!(關門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