綴白裘/二/金貂記

Top / 綴白裘 / / 金貂記

金貂記

北詐瘋

(外引四小軍上)片丹心扶社稷,兩條眉鎖廟堂憂。老夫徐勣,奉旨取尉遲老將軍勦鐵勒金牙,不免前去走遭。軍士們。(衆)有。(外)你們在村口伺候,喚你們纔來。(衆)曉得。(外)正是:國家有難思良將,人到中年想子孫。(齊下)

(老旦上)天有不測風雲,人有旦夕禍福。我家老相公在功臣宴上打傷了李道宗門牙二齒,貶在職田莊上。前日在村口赴牛王社會囘來,染成一病,至今不好。今日無風,不免請他出來坐坐。吓,老相公,外面無風,請出來坐坐。(淨擺上)阿呀,媽媽。(老旦)看仔細。(淨)吓,媽媽,你看外邊可有人?(老旦)是吓。老相公,外邊沒有人。(淨)把門閉上了。(老旦)曉得吓。老相公,門兒已閉上了。(淨)吓,媽媽,你道我這病是眞是假?(老旦)病那裏假得?自然是眞的。(淨立起笑介)嗨,那裏是眞?(老旦喜介)阿呀呀,謝天地吓。(淨)我前日在村口赴牛王社會,只見伴哥兒來遲,我就問他為何來遲。他說:『往城中沽酒,所以來遲。』我問他在城中可有什麼新聞。(老旦)可有新聞呢?(淨)他說:『有新聞吓有新聞。目今反了高麗國,差鐵勒金牙提兵在鴨綠江白岸坡前索戰,要尉遲出馬,是為上邦。』(老旦)如無呢?(淨)如無是為下邦。那時某家一聞此言,就『阿呀』一交,跌倒在地。衆人扶我起來,我就裝成這麼一個左癱右瘓的疾病。哈,哈,哈。(老旦)原來如此。老相公可把降一事說與老身知道。(淨)吓,媽媽,我一自降介休,苦爭鏖戰數經秋。兩條眉鎖江山恨,一點心懷社稷憂臂弱尙嫌弓力軟,眼昏尤失陣雲愁。水磨鋼鞭騎一馬,扶立家數百秋。(老旦)老相公好大功勞也!(淨)吓媽媽。

【鬭鵪鶉】俺也曾展土開疆,相持〔也那〕對壘;不能個富貴榮華,剗地裏倒敎我抛官〔和那〕削職。他欺負俺大老子元勛;俺不合打了那無端的逆賊。今日個貶了尉遲閑了敬德,救了我的殘生。

(老旦)那時虧了那個?(淨)多虧了軍師徐勣

【紫花兒序】若不是老相國傾心兒待,却便是元帥仗劍而亡,子房公拂袖而歸。

(老旦)老相公,你每日作何消遣?(淨)媽媽。

我每日價伴漁樵閑話,豁達似,樂道忘飢,誰待要為官,又惹着是非?向那急流中勇退。〔如今鐵勒金牙提兵前來呵,〕我看他怎生價相持!

(外上)千軍容易得,一將最難求。此間已是。開門,開門。(老旦)老相公,有人在外扣門。(淨)來,你去問明白了,方可開門。(老旦)曉得。是那個?(外)老夫徐勣在此。(老旦)少待吓。老相公,不好了,軍師在外。(淨)阿呀,媽媽,他是個足智多謀的人,我與他講話的時節,倘或動手動脚起來,被他看破,這便怎麼處?(老旦)便是。(淨)吓,媽媽我與你個暗號。(老旦)什麼暗號?(淨)你在我傍邊,倘然我動手動脚,你就說:『老相公,看拐兒。』我就理會得了。(老旦)吓,老相公,『私場演,官場用。』我們大家來演一演看。(淨)有理。阿喲喲。(老旦)噲,老相公,看拐兒。(淨喜介)着阿。你去請他進來。(虛下)

(老旦開門介)是那個?(外)老夫徐勣在此。(老旦)元來是軍師。(外)老夫人拜揖。老將軍在那裏?(老旦)在中堂坐着。(外)說老夫要見。(老旦)老相公,軍師在此。(淨抖上)阿呀呀,在那裏吓?(老旦)在那邊。(外)在這裏。(淨)

不知今日甚風吹?

(外)老將軍請上,老夫有一拜。(淨)老夫也有一拜。(作拜,跌介,外扶起,淨立介)阿呀,阿呀。

我强不得禮,權休罪

(外)老將軍別後沒有此病的吓。(淨呆介,老旦)軍師,天有不測風雲,人有旦夕禍福。(淨)着。

我一自離朝者,兀的到今日,誰想我臨老又帶着些殘疾?

軍師,那家一十八路總管都好麼?(外)不要說起。自從老將軍別後,貶的貶,閑的閑已多是消磨了。(淨)咳!

消磨了往日價英雄輩,可憐他閑身就國。俺一班兒的白髮,只落得故人稀!

(外)老將軍,有聖旨在此,請跪了。好開讀。(淨)阿呀,我是殘疾之人,那裏跪得下?(外)旣如此老夫人代跪了罷。(老旦)是。(淨)媽媽來,我叫你謝恩就謝恩,我不叫你謝恩不要謝吓。(老旦跪介)(外)聖旨已到,跪聽宣讀。詔曰:『今有高麗國差大將鐵勒金牙提兵前來,在鴨綠江白岸坡前搦戰。特勅老將軍征討,得勝還朝,仍封鄂國公,加俸五千石。』謝恩。(淨)不要謝恩吓不要謝。(外)不謝恩是違抗聖旨了。(淨)軍師:

【金蕉葉】俺便有幾顆頭敢違宣抗勅?我一句話從頭至尾。你叫我胡老子去安邦定國。

唐家還有人哩。(外)沒有了。(淨)怎麼說沒有?(老旦)老相公看拐兒。(淨)咳!

怎不叫那李道宗去相持對壘?

你就叫八個小軍抬我到戰場上去,他那裏問何人出馬,難道說我尉遲恭在此?(外)自然。(淨)咳!

【調笑令】他,他見了我這般樣式,臨老也又帶着殘疾。

(外)閫外將軍,有八面威風。(淨)

軍師,說什麼閫外將軍有八面威風?但開言,則說你是家苗裔,怎不去金牙國倚權挾勢?若不是軍師保救赦了罪,險些兒死無葬身之地!

(外)還要老將軍扶持社稷。(淨)

【禿厮兒】我難扶持那江山社稷,難輪起鞭鐧撾搥。可便是强扶尉遲到軍陣裏,高麗家來相持,可着誰敵?

(老旦)老相公,看拐兒。(淨)

軍師,恁便莫猜疑。我其實去不得。你到朝中奏與那聖明知。到朝中奏與聖明知:說尉遲年紀又近了七十,又染了病疾,提不起那排軍佈陣似痴呆。休,休,休,再休提老將會兵機。

阿呀呀!去不得。(外)看仔細。老夫告辭了。(老旦)有慢。(外下)(老旦)老相公,軍師去了。(淨)去了麼?媽媽,那眞病好害,這假病難裝。若是再擺一囘,我的腰多擺散了。(老旦)裝得像。進去歇息歇息罷。(淨,老旦下)

(外又上)莫信直中術,須防人不仁。老夫方纔見尉遲老將軍跌倒在地,我去扶他,兩臂猶如鐵柱一般,不像個有病的。況且老夫人在旁,只管說『看拐兒』『看拐兒。』吓,我有道理。軍士們那裏?(衆上)來了。聽得師爺叫,慌忙走來到。師爺有何吩咐?(外)你們到前邊高大房子內去說:『我每是下高麗國去的軍士,見你們房子高大,要借來屯屯軍,養養馬,男人鍘馬草,女人補膀袄從便從。』(衆)不從呢?(外)不從就囉唣。(衆)闖出禍來?(外)不妨,有我在此。(下)

(衆)有師爺在此,我們不怕,竟去闖禍。行行去去,去去行行,這裏是了。開門開門。(衆敲門介)(老旦上)是那個?(衆人一句接白)我們是下高麗國去的軍士,因見你們房子高大,要借來屯屯軍,養養馬,男人鍘馬草,女人補膀袄。從便從。(老旦)不從呢?(衆)若不從,就要囉唣了!(老旦)少待。老相公。(淨上)是那個?(老旦)是下高麗去的軍士,見我們房子高大,要借來屯屯軍,養養馬,男人鍘馬草,女人補膀袄。從便從。(淨)不從呢?(老旦)不從便要囉唣。(淨)你且迴避,待我出去看來。(老旦)老相公,看拐兒。(淨)我理會得。(出見衆介)列位是那裏來的?(衆)我們是下高麗去的軍士,見你們房子高大,要借來屯屯軍,養養馬,男人鍘馬草,女人補膀袄。從便從;不從,我們就要囉唣了!(淨)列位且聽,我家的房子小。(衆)大。(淨)屯不得軍。(衆)屯得軍。(淨)養不得馬。(衆)養得馬。(淨)我這老頭子年紀老了,鍘不動馬草。我那老婆子眼目昏花,補不得膀袄。(衆)還補得。(淨)還是別家好。(衆)還是你家好!(淨)別家好!(衆)你家好!(衆亂,淨打介)也㗣!

【絡絲娘】〔這厮呵〕惡狠狠叫起,雄糾糾的欺。誰毀駡俺家宰職?我一隻手揪住了他的頭髻,縱虎勢,輕舒猿臂,㗆吱吱的打死那厮:粉合兒,胡蔴碎!

(打倒兵卒踏住介,外上,接住拳介)老將軍不要動手。(淨)是誰?(回看,見外失色介)(老旦急上)老相公,看拐兒。(淨)𠲔,來遲了。

只被恁破了俺的謊。軍師徐勣,船到江心補漏遲。他不解你的其中意。

(外)老將軍老了。(淨)

軍師,老則老不老了咱年紀,老則老不老了俺胸中武藝。那厮如何價費力,管敎他受繩縛拱手來降大唐國

(外)老將軍方纔的病裝得像吓。(淨)哈,哈,哈。軍師,你也使得好計吓也。哈,哈,哈。(仝笑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