綴白裘/二/雁翎甲

Top / 綴白裘 / / 雁翎甲

雁翎甲

盜甲

(丑上)我做偷兒本事高,雞鳴狗盜其實妙。飛簷走脊㨗如神,挖壁扒牆眞個巧。入室穿房鬼不知,傾箱倒籠何曾曉?官銜本是『賊中郞,』綽號叫做『鼓上蚤。』我時遷大哥將令,着我到徐寧家去偷取雁翎寶甲。我日裏行來,已是黃昏時分了。阿呀,妙吓!你看星迷霧鎖,月暗雲升,眞個是天隨人愿。不免前去走遭則個。(拍腿介)

【園林好】悄低聲,行行自驚。(內打一更介)聽漏聲沉,須提心自警。早又是更闌人靜。

迤邐行來,已是他家門首了。待我放大了胆推他一下。(作推門介)𠲔!這門是響的。

我推一下響如鈴。(又推介)我住下,震如傾。

(內打二更介)

【伊令】聽樵樓有更交應,想他們夢魂方定。

且住,只管在此講話,怎麼弄個法兒進去便好?……(想介)有了。我日裏行走的時節,那邊有一棵大樹,待我扒上去,跳過牆兒有何不可?(踏上交椅介)

你看這牆垣十分勁。

(踏交椅背上,跳下,胸前拔煤筒,吹火照介)(將紙策火吹熄,筒插腰裏介)咦!又是一重門。

只見門戶重重,已到天臺第一層。

(內打三更介)呀!

【品令】更正緊看燈火尙微明。儀門疎散好馭輕。

不免撬開他的。(腰裏拔斧,作撬門嚮介)(末內)吓!是那個敲門?老漢起來了。(提燈籠上)忙將燈火炤,誰人在外敲?是那個?待我開門出看(丑縮半邊,末兩邊炤介)吓!什麼響?(丑扒進門介)(末)沒有什麼吓,想是風吹響的。不免關了門進去罷。(將燈籠放在地下,作關門,丑腰內拔火筒,吹映燈籠火介)(末)阿呀!火映了!(丑縮半邊介)(末)吓!風也沒有,為何火映了?奇吓!(丑做鬼叫介)(末)咦!這是鬼叫吓。(丑又叫介)(末拍額角拏燈籠介)呃嘿!我是不怕鬼的㖸!(丑撒泥屑介)(末)啐!什麼?(丑又撒介)(末作寒戰戰抖介)呔!(渾下)(丑開門出看,又開大門介)咦!這老兒被我一嚇嚇了進去了。

他時時震驚,也只為寶甲如瑜瑾。我營營自驚,還怕他一時接應。嘖嘖噥噥,雨去雲來送且迎。

(內打四更,丑慌介)阿呀,你聽,已是四更了。此時不動手,更待何時?(進介)

【豆葉黃】聽聲聲漏滴,夜半黃昏。

聞得他那副甲藏在樓上,待我扒上去取了他的呵。

怎做得風燈泡影?這是閨房左右,須要手輕脚靈。

(摸介)這頭是房門,要緊的,不免撬開他的。(取斧撬介)(旦內)秀蓮!秀蓮!你聽外面什麼響吓?(付內)無𠍽個響。(旦內)起來看看。賤人看仔細!(付拏紙燈火上)𠍽個響介?半夜三更要我冷冰冰介起來!(開門走出,將火炤介)(丑從背後拏火筒吹映紙燈火介)(付)阿呀!鬼火映裏哉,像是個隻貓哉。無𠍽個。(丑做貓叫介)(付)吾說是個燒愿個。呀,奶奶。(旦內)是什麼響?(付)無𠍽個,貓捉老鼠了。(丑先扒進門,將脚絆付膀介)(付)阿唷!阿唷!一個爛痔膀𥕱痛里哉。(丑又貓叫介)(付)阿唷!阿唷!(渾下)(丑又開房門出介)妙阿!

喜得他殘燈自瞑,他殘燈自瞑,直逼到貓鼠同居,自批自評。

時遷今日此來,原是不肯的。

【玉交枝】只為軍中嚴令。這奇功賽過偷營梁山好漢威名震!

(到內室摸門介)咦!

聽,聽酣呼聲息不住鳴。陽臺霧鎖鴛鴦冷。

(𥕱介)阿唷!苦惱!

好頭顱撞得血淋。〔阿唷呱!〕閃了好腰肢,不禁痛疼。(作賊形下)

(淨扮湖州老上)阿嚘!冷絲絲個。老媽起來牽豆腐洛。

【江兒水】早起營生計,朦朧睡未醒。巴巴望得天將明。

(丑左手掮箱,右手摭臉奔上)捉賊!捉賊!(對面將淨叉頸,淨跌倒,隨手搶淨頭上氈帽摭面介)捉賊!捉賊!(奔下)(淨扒起介)阿呀!搗入娘鰻鯉!目家掮了一隻箱子,無頭無腦介亂銃,倒話子作賊作賊!

看他獐頭鼠腦向前奔,瞻前顧後藏餘影。

(摸頭介)為沙頭浪有點冷絲絲。壞哉!大齊話弗差個,眞眞賊無空過,一個氈帽不奇捉子去齊。方才骱住子奇挄奇介兩記。(想介)呸!奇是做奇個賊,何大是做何大個豆腐,管奇𠍽事!

早起營生,惹甚無端災橫?(渾下)

(丑帶氈帽,掮箱,奔上)

【川撥棹】功成頃,漸天明。將度影,喜城門出入無驚,喜城門出入無驚。

(放箱,坐正場吼喘,對兩場叫介)哥哥。(末內應介)兄弟。(付內應介)大哥!(末內又應介)兄弟(付內又應介)咦!

我叫聲愈高,他應聲愈輕。

(末付上)住了。

怕人聞,風鶴驚;怕人聞,風鶴驚。

(末,付)寶甲呢?(丑)在這裏。(末,付)好手段!(丑)不敢欺。(末)我們如今拿了寶甲。(付)將黃袱包甲背上山去見大哥,你在後面引上山來便了。(丑)曉得了。

【尾聲】人各自分頭奔也,多要勞思省。

(付背包先下,末後下)(丑跋身轉叫介)阿呀!大哥轉來!大哥轉來!(末復上)怎麼?(丑)件要緊物事忘記拉厾屋裏哉。(末)什麼東西?(丑)兩把鈼子,一個鐵先生。(末)喲呸!這是小事,罷了。(丑)罷,夾沒罷㖸。

莫犯着風火雷庭號令申(嬲箱退縮,渾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