綴白裘/二/雙珠記

Top / 綴白裘 / / 雙珠記

雙珠記

汲水

(旦上)

【引】殘紅積滿庭,悄悄傷流景。

奴家自從隨丈夫從軍到此,多蒙帥府老爺憐念,儒生不諳弓馬,免其差操,留在軍前抄寫。又蒙營長照顧,不至狼狽。但婆婆小姑在家,不知安否若何,好生放心不下。我官人前日往軍中抄寫軍前文册去了。今早不曾汲水,且喜九齡乳飽睡熟,不免到井邊去汲些水來,以供晚炊,多少是好。(拿水桶走介)

【步步嬌】偶因晚汲攜罌綆,緩步循幽徑。花陰犬不鳴,雲散天空,林深人靜。〔來此已是井邊了。〕只見那石甃一泓清。(做照面介)晃然玉檻玲瓏映。

(付上)

【前腔】烟凝山紫時將瞑,無奈情如骾,消遣强閒行。

(見旦介)咦,故是娘子,我要見哩好弗難。今日為何獨自一人在此井邊汲水?豈非天賜我的姻緣也!

喜殺嬌娃,潛身窺井。

且喜四顧無人,不免上前摟他一摟。阿呀!我個親肉吓!

伊是救災星,特來療我的相思病。

(付抱旦背後)(旦)噯!(付)娘子拜揖。(旦)營長!(付)娘子,拉里個丫頭婆娘男兒纔空拉裏,說聲沒叫哩厾挑子兩担,提子兩桶哉;𠍽了要娘子自家來弔水?(旦)親操井臼,婦人常事,豈敢有勞宅使?(付)𠍽說話?我搭兄是通家,猶如骨肉一般,那了說故樣客情個說話吓?待學生替娘子提子去罷。(旦)不勞。(付)弗是㖸學生出來着子故件海青,帶子故頂巾。一到到子屋裏,脫落子個件衣裳,掃場括地,淘米弔水,揩臺抹櫈,就是房下個馬桶,纔是學生倒個來。兄去子幾日哉?(旦)有數日了。(付)正是,亦是介十來日哉。兄弗拉屋裏,阿覺道有點風景蕭條,情懷寂寞?阿可以等學生來與娘子捧足何如吓?(旦怒介)唗!胡說!(付)𠍽了,𠍽了?為𠍽了惱起來?(旦)

【雙鸂𪄠】言非禮,聞之怒嗔。

(付)我搭㕶取笑,為𠍽了認眞?(旦)閒說!

論人道,嫌別微明。古云:李下冠難整。豈容伊無義胡逞!

(付)學生好意替㕶拿子水桶進去,倒弗好?(旦)多講!

你空延頸,苟圖着掩耳偷鈴!

(付)非但掩耳偷鈴,就是韓壽偷香,還是學生親手傳授拉哩個來。(旦)

眞馬牛,枉却襟裾盛!(付)

【前腔】相思久,已如酩酊;最難逢,須臾之頃。愿求俯就鳳鸞盟。

老天在上,我若負了娘子,一個霹靂就打殺!

指皎日昭昭作證。

(旦)呀啐!我夫婦自有別,豈與你鳥獸同羣!(付)就是鳥獸也說弗得哉。

休恁嗔,須念取笑求相應。自古道:敬人者人恆敬。

(旦走,付攔住介)(旦)讓我去。(付)住拉裏?再說說閒話勒去。(旦)阿呀!天吓!

【前腔】恨時乖,遇了猩猩;具人形,不離獸性!

(付)難道有學生是介個縹緻野人厾?(旦)

你休强橫,忒恁的行奸言佞!

(付)要白相相厾。(旦)李克成!(付)那哼?(旦)你這等無禮麼!

吾心正,豈肯勉强逢迎!

(付)堂客家嘴裏弗乾弗淨個,只管駡人。你從便罷。你若弗從,我就擺佈㕶厾個家。(旦)呀啐!李克成吓!憑你擺佈將來!(連唱付說曲內)啐啐!說差哉哪!打嘴!打嘴!(旦)

須知道,死生禍福皆前定。

(付)搭㕶取笑,弗要認眞。(旦)走開!放我去!(付)弗要介,住拉里白相相勒去。(付攔住介)(旦)歷志貞堅磨不磷。(付)住拉里。(旦)閃開!持身潔白湼難淄。放我去!放我去!(旦拿水桶潑水付脚上)呀啐!(付)阿呀!阿呀!(旦轉身,兜頭淋付介)(旦下)(付)阿呀呀!弗好哉!弗好哉!捉!捉!捉!捉哩轉來!阿呀!弗好哉!

【泣顏囘】叵耐這卿卿。

弗好哉,褲子裏纔是水拉裏哉。

恁粧喬,忒煞無情!我一場高興,多做了點水成冰,空勞志誠。論偷香竊玉皆由命。

吓!㕶個臭花!咳!咳咳!老,老㕶也忒弗在行。自古道:『偷香竊玉要耐心而行。』今日不從,自有明日;明日不從,自有後日。

且圖他意轉心囘,定能奏鳳瑟鸞笙。

只為這張嘴,見了娘的鬼!調情調不來,潑了一身水。且住,方纔冠而冕之介出來個,那間弄得落湯鷄能介拉裏哉。倘然別人問起沒那說吓?有里哉:只說擺渡了跌拉河裏子是哉。走開點呵,水人來哉,水人來哉。(下)

訴情

(旦上)

【引】眉頻皺,眉頻皺。自傷命薄吾誰咎!

奴家與丈夫從軍到此,偶遇李克成照顧,只道他是好意;誰知這厮人面獸心,潛蓄哄誘奴家之念。前日丈夫往掾房寫册,這厮窺見奴家在井邊汲水,走來調戲,被我辱駡一場,他全不知恥。天吓!只為時運坎坷,被他籠絡。若我丈夫自能成立,豈有此事?且待丈夫囘來再作計較。(生上)

【引】轅門供役經旬久。

娘子開門。(旦)吓,來了。(開介)(生)

囘來風景還如舊。(旦)還如舊?可憎前日秋胡窺牖!

(生)秋胡春秋時人,娘子為何說他?(旦)官人,你乃堂堂六尺之軀,不能庇一妻子,而使見辱于羣小;凡有知覺者,莫不寒心。官人,你何貪昧隱忍,株守于此?(生)娘子,我和你時値流離,身當狼狽,多蒙營長看顧,方得安飽。(旦)噯!還要提起那狗男女!(生)娘子差矣。我們受他恩惠,並無寸報,為何反駡起他來?(旦哭介)(生)吓!有話竟說,何必啼哭?娘子,娘子!好奇怪!我叫之不應,問之不答,却是為何?且住,你方纔說什麼秋胡窺牖,是何緣故?(旦)吓!官人,你要問秋胡麼?那李克成就是。(生)吓,他有什麼歹處?你可說與我知道。(旦)官人,自從你那日寫册去後呵!

【香遍滿】因供炊爨,晚汲至井陬。〔那李克成呵,〕驀與相邂逅。

(生)他見了你便怎麼?(旦)

他錯認作桑間,輒爾來調誘。

(生)那厮竟來調戲你吓!李克成李克成!你認差了人了!(旦)

他逞狐形狗態,忿激誠可羞!

(生)那時你怎生打發了他?(旦)那時被我辱駡了他一場。(生)駡得好!駡得好!(旦)

恨藏奸賣俏,眞個是人中獸!(生)

【前腔】我聞伊言訴,不覺睜兩眸。橫逆難順受:怒氣塞胸襟,激烈冲牛斗!

嘚!李克成!你這狗男女吓!

恁凌孤侮弱,旦夕為我仇!

(旦)吓,官人那里去?(生)我有龍泉在此。(旦)有劍便怎麼?(生)我就去殺那狗男女!(旦)阿呀!官人,你是讀書之人,豈不知王法?殺了人是要償命的,不可造次。(生)阿呀!妻吓!

我拚死罪和他甘交手!

(旦)官人,君子之待小人不惡而嚴。李克成這厮昧心不良,只算是個畜類。我們不幸與他相交,作速移居,與他斷絕往來便了。(生)只是欠他些東西。(旦)這也不妨,先與他結欠多少,待支月粮一倂還他就是了。君子見機而作,但遠避了他便是。與他做什麼仇敵?(生)我曉得了。取晚膳來與我吃。(旦)你要吃晚膳,待我進去取來。你不要動吓。(生)我不動,你去取來。(旦)歛蹤自合供炊爨。官人,不可出去吓。你忍性方能免是非。(生)哫!什麼是非!什麼是非!還不進去!(旦)咳,早知如此,不對他說也罷了。(下)

(生)噯!正是:怒從心上起,惡向胆邊生!李克成這厮,待我以不仁,我當報之以不義!他知我囘來,必來看我,——只是家中窄狹,不好行事。且到外邊去尋着了他再作區處。(下)

殺克

(付醉態上)斷送一生惟有,破除萬事無過。遠山眉黛蘸清波,不飮傍人笑我。(生暗上)是這個狗男女吓!(打介)(付)呵呀!弗好哉!背娘舅個來哉!𠍽人拉厾打我?(生)李克成!你這狗男女!幹得好事吓!(付看介)阿呀!㕶是王楫吓?(生)呃!我是王楫!你在井邊幹得好事吓!(付)反哉!反哉!㕶是小軍,我是營長,那說擅敢打起我來?(生)呀呸!我是小軍!(打付跌介)(生)

【排歌】我本儒流,在軍中逗遛。無端誤締交遊。笑刀蜜口豈朋儔!作輟猖狂實囚!施奸計,辱好逑;滑𥡴飾僞類俳優。文身虜,沐冠猴!那知罪惡重山邱!(付)

【前腔】藐爾窮酸,飄零可愁,蚩蚩一似蜉蝣。你受人恩惠不思酬!

(生)住了!我受了你的恩惠,自當圖報。你竟把人的妻子來——(打介)(傷指介)阿呀!阿呀!(付)

你轉眼無情作寇仇!欺王法,敢自由!

(生)若沒有王法,我就殺你這狗男女!(拔劍殺付,付繞場走,跪介)阿呀!官人!叔叔!伯伯!皇帝!個個東道是做弗起個㖸!(生)我且饒你這狗男女!(付起)讓我且奔子活路浪來介。阿呀!赫得我一滴酒也無得哉!王楫

你凌尊犯上動吳鈎〔我今朝饒子唔明朝是〕當官告,難挽留。

(生)那個來挽留你!(付)王楫王楫

定梟伊首令竿頭!

(生)我倒饒了你,你倒要砍我的頭?我就——(殺付,付奔跌,生亦跌)(付下)(生)𠲔!李克成!若不是這一跌,我定要取了他這首級吓!且住,他方纔說要告我,噯,憑他去告。我是信步行將去,喲啐,禍福總由天!(下)

賣子

(外上,丑背箱隨上)

【引】岐路崢嶸,長亭蒼莽。天涯歲月遨遊。

北去關河遠,南來歲月長。所經多驛館,浪跡重凄涼。老夫姓,名,字子循陜西人氏。因往江西等處做些買賣,淹留二年,今喜趁些利息,收拾囘家,在此荊河道經過。王安。(丑)老爹。(外)前面公廨是什麼所在?(丑)老爹,是鄖陽驛了。(外)行了半日,甚覺飢渴,且買些酒飯吃了再行罷。(丑)驛西里有個酒舖,甚是潔淨。(外)吓,有個好酒舖麼?旣如此就去。正是:暫離走轂奔蹄處,便到當壚滌器家。(外丑仝下)

(旦內)賣小厮。(抱子上)

【月雲高】風塵奔走,栖栖,好似喪家狗。誓死明初志,抱子先求售。〔兒吓!〕你今日在娘懷,不知明朝在誰手。此際情無限,天地同高厚。說到傷心淚自流,沉痛黃泉兀未休。

(外,丑仝上)身離竹鎖橋邊地,眼望雲橫嶺外天。王安。(丑)老爹。(外)你看那婦人抱着個孩子啼哭,不知為何?你去問來。(丑)是。(問旦介)吓,娘子,我家老爹問娘子為何抱着個孩子在此啼哭?(旦)客官,奴家丈夫有事在獄,欲賣這個小厮來用。一路來並沒個受主,故爾啼哭。(丑)吓,是這個緣故。老爹,那娘子的丈夫為事在獄,要賣此孩子來用,一路來沒個受主,故爾啼哭。(外)吓,原來如此。咳,可憐!你去說我要見。(丑)吓,娘子,我家老爹要見。(旦)請過來。(外)娘子拜揖。(旦)客官萬福。(外)娘子少禮。我看娘子北方聲音,為何到此?(旦)奴家涿州氏,丈夫王楫,為補軍伍到此。(外)旣在此當軍,為何犯罪在獄?(旦)承蒙問及容奴告稟。(外)願聞。(旦)

【宜春令】吾夫主,合絞囚。

(外)為何犯此重罪?(旦)

為奸豪,攢成寇仇青蠅未聚毫端,無計祈天佑。

(外)你丈夫果有不測,正該撫孤惜寡,為何反把孩兒棄了?(旦)我丈夫死期將近,奴家義不獨生。

因此拚捨這弱息螟蛉,要表我終身箕箒。

(外)咳,可憐!難得吓!令郞旣要與人,不知肯托老夫否?(旦)吓,就是客官(噎介)要?(哭介)

若得攜歸鞠育,感恩不朽。(外)

【前腔】我聽伊語,見慮周。使人聞,心傷眉皺。〔老夫呵,〕暮齡無嗣,希圖令子承吾後。

(旦)如此甚好。(外)旣蒙見允,乞借令郞一觀。王安抱過來。(丑)娘子抱來。(旦)吓,抱好了。(丑)老爹,好一個娃娃!(外)好,眞乃英物也!

想原是天上麒麟,今做了璞中瓊琇。

送還了。(丑)吓。(外)吓,娘子,你家姓,老夫也姓;若論祖先,未必不是仝宗。請問令郞何名?(旦)小字九齡,乞求更改。(外)吓,九齡好,我也不改了。

管取氣聲相應,箕裘胥茂。

(旦)請問客官貴鄕何處?(外)老夫姓,名陜西人氏。在此貿易二載,如今收拾旋里。但囊無餘鈔,聊奉白金三兩,少充茶禮。待令郞成立,自有厚報。(丑送銀,旦接悲介)此禮本不該受,奈我愚夫婦生死之際,不敢虛辭了(外)吓,娘子有話可囑咐幾句,老夫好趲路。(旦哭介)阿呀!兒吓!你此一去不知可有相見之日了!我婆婆臨行付我明珠一顆,以圖後會。目下我夫妻俱死,此珠終至失所,不若繫在孩兒頸上。倘日後長大成人,未免見鞍思馬,覩物傷情;或者婆婆天年未終,猶得還珠合浦,亦未可知。阿呀!兒吓!你兩眼睜着看做娘的,莫非你捨我不得麼?我那親兒吓!(哭介)

【前腔】兒聰慧,睜兩眸,似叫娘斯須挽留。明珠懸項,窮源推本應根究。〔你長大成人呵,〕圖功業,志氣從新;思骨肉,宗支尋舊。

(外)娘子請自放心,不必叮嚀。我們要趕路的吓。(丑)吓,娘子,天色將晚,快些吩咐幾聲罷。(旦)

雖則叮嚀無數,兒能知否?

【哭相思】哀哉母子泣西東!(丑奪介)(旦哭介)淚眼傍徨似夢中。

(丑搶介)去罷,去罷。(外)王安領好了。(丑奪下)(旦跌昏介)(丑復上,叫介)吓!娘子醒來!(內)王安。(丑)吓,來了。(抱子下)(旦醒介)阿呀!親兒吓!

今朝母子分離去,除非來世再相逢!(下)

(復哭上)阿呀!親兒吓!九齡的孩兒吓!(大哭下)

捨身

(淨扮靈官,付扮天君,生,外,老,末扮四天將,衆扮風伯,雨師,雷公,電母,貼捧劍,丑執旗引小生上)

【引】北極玄機週遍,功多金闕調元。齊光日月神通顯,萬靈普濟無邊。

善哉,善哉!天地大功,鬼神陰鑒;福善禍淫,昭昭如電。吾乃玉虛師相北極玄天上帝是也。北辰合德,聖日同仁。贊化玉清,道生天而至妙;調元金闕,功裨帝以難名。契眞宰于東皇,對長生之南極。乾坤比壽,永覆載於萬靈;日月齊光,常照臨於六合。衆神將。(衆)有。(小生)聽吾法旨。(衆)吓。(小生)今有涿州氏,因夫受害,含寃求死。照得此婦陽壽未終,日後有夫榮子貴之日;況他婆婆氏飄流淮慶地方,離此千里。汝等當皆保護,移送至彼,使他婆媳相逢,仝往京都。毋得枉害生靈者。(衆)領法旨。(衆上高臺,內作鐘聲響介)

(旦上)好苦吓!

【引】事勢顚連,誰識我中腸哀怨?

奴家前日棄了孩兒;昨日到監,親自別了丈夫,心事已完,只要求個捨身之所,以明我從一而終之意。迤邐行來,此間已是太和山。山上有一眞武廟,素聞其神感應非常,不免上山去禱告一番。(走介)阿呀!苦吓!(哭介)上得山來。(看介)眞武廟吓,這就是眞武廟了!我且進去。呀!你看廟貌巍峨。(內撞鐘介)阿呀,神威顯赫。瞻仰之間,不覺身世兩忘,神形俱化。奴家生雖不遇其時,死則實得其地矣。阿呀!神聖吓!奴家涿州氏,丈夫王楫,為抵補軍伍到此,有營長李克成調戲奴家不從,丈夫與他鬥毆一場,被他誣告步軍謀殺本營長官,將我丈夫問成絞罪在獄,秋後就要處決了。(拍案介)望神聖明彰報應。阿呀!速速報應㖸!(哭,跪介)

【香羅帶】神靈在旻天,陰垂鑒憐。良人受寃將喪元。自知罪重,怎求全也?

神聖吓!我丈夫死期將至,奴家義不獨生;我丈夫未死之前,先來求個自盡㖸。

初志定,此身捐。

阿呀!神聖吓!(拍案介)

伏望明彰報應嚴雷電。

呀啐!只管在此禱告,竟忘了捨身之事。不免拜謝神聖吓。阿呀,神聖吓!那李克成張有德,望神聖明彰報應。阿呀!速速報應㖸!(哭介)要報應的㖸!(走介)阿呀!好苦吓(看介)淵泉吓,這就是淵泉了。待我走上去看來。(走介)阿呀!婆婆吓!小姑吓!丈夫吓!九齡的親兒吓!(立椅上介)呀!你看上空下洞深昧不測,這正是我葬身之所了!(欲跳又止介)阿呀!且住,婆婆年老無人看待,小姑未知下落,丈夫在監未知生死,我那九齡的親兒未知安否。……(哭介)呀啐!我總上心來,也顧不得這許多了!

我要,要求骨肉相逢也,更覓輪迴再世緣!

(跳介)(衆轉,靈官扶旦跪介)(小生)氏聽吾吩咐:你陽壽未終,不可輕生。欲全夫命,急往京都尋問袁天罡,自有好處。吾已施神力送你在千里之外,自有親人相見。數年之後,夫榮子貴,骨肉團圓。衆神將。(衆)有。(小生)聽吾法旨。(衆)吓。(小生)今有鄖陽縣頑民李克成張有德同惡相濟,誣害良民,惡貫滿盈,刑條罔赦,着火部先焚其家,雷部速殛其命,以彰善惡之報。(衆)領法旨。(小生)正是:空中伸出拿雲手,提起天羅地網人。(淨扶旦,衆仝小生下)

天打

(雜扮火神,火將,雷公,電母等上,繞場轉下)(淨上)姻緣姻緣,事非偶然。謀事在人,成事在天。我乃李克成便是。王楫被我誣告在官問成絞罪,秋後處決。只是我做親要緊,落哩等得及吓。且去尋老張得來商量商量介。格里是哉,老阿拉屋裏㖸?(付上)來哉。是囉個?閉門家裏坐,何人剝喙敲?是𠍽人㖸?(淨)是我。(付)阿呀,是爺。爺,連日,連日——(淨)外日多謝,重勞重勞。(付)好說。喂,看㕶滿面個喜色厾。(淨)𠍽個喜色?(付)㕶阿曉得王楫死快哉?㕶該搭娘子做親哉。(淨)便是。我忒個等弗得秋後了,特來尋㕶商量。(付)弗要商量得個。㕶拿介十兩銀子得來。(淨)那幾句說話就要我十兩銀子?(付)啐出來!弗是我要㕶個耶。(淨)革勒囉個要介?(付)拿個十兩銀子送▲拉禁子葉清子,叫哩今夜頭動介一張病呈,明朝就弄殂子哩,後日就做親哉啥。(淨)妙呵!介沒銀子有拉裏,就仝㕶到縣前尋葉清去。(付)吃子茶勒去。(淨)弗要哉。就去罷。(付)請吓。

【水紅花】謀成日裏捉金烏,管叫他船到江心絕渡。有鈔的便把竹竿扶。笑呵呵,不休不做,只在三朝五日做一個悶葫蘆。咱兩個是閻王也羅。

(場上發火介)(付)噲!爺!囉哩火着哉。(淨)正是。噲,個搭也厾着哉。我里橋上去看。(仝下)

(雜扮雷公,貼扮電母,上場轉介,暫下)(淨,付頭上帶小旗上)(付)爺,㕶厾着哉。(淨)㕶厾也厾着哉。(淨,付)阿呀!雷響哉。(淨)弗好哉!陣頭來哉!(奔轉,跪介)(雷公,電母打殺下)(雜扮二小鬼牽付,淨下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