綴白裘/二/雜劇

Top / 綴白裘 / / 雜劇

雜劇

賞雪

(外,末,付,丑,院子隨淨上)

【引】天荒地老雪飛𩗺,幾樹枯梅玉凍僵。美女捧霞觴,每日裏淺斟低唱。

巨腹虬髯勇絕倫,目光閃電儼如神。平生不解親文墨,甘做朝中一武臣。下官姓,字,身為將,官居太尉,驍勇絕倫,不識文字。平生豪放,聲若巨雷;目光閃電,望之若神。誠哉,斯言;誠哉,斯言。(笑介)哈哈!小的每!(衆)有。(淨)敎師怎麼不見?(衆)囘家去取綿衣服去了。(淨)𠰻!怎麼不來稟我?(衆)老爺在朝,不曾稟得。(淨)不是吓。他在我府中做個敎師,着他回去取綿衣,外人知道,只道我老爺慳吝了,可是麼?呣!(衆)是。(淨)下次要稟吓(衆)是。(淨)下次要稟吓。(衆)曉得。(淨)你每上了幾套新曲?(衆)兩三套。(淨)呣,少間吹唱得好,我老爺有賞。(衆)是。(淨)請娘娘出來。(衆)娘娘有請。(老旦,貼梅香跟旦上)

【引】東君相喚出蘭房,新煑羊羔酒可嚐。

老爺。(淨)姬,今日天氣寒冷,已曾分付准備羊羔美酒暖寒。丫頭,可曾完備?(二旦)完備了。(淨)吃酒。(二旦)有酒。(吹打坐介)(淨)小的每。(衆)有。(淨)來。(衆)我們在此。(淨)看外邊雪兒還下?(衆)還下。(淨)把毡簾放下來。(衆)來,來,來,放下來。(淨)再着兩個來吓。(衆)在這裏。(淨)把那火盆抬到中間來。(衆)吓,抬吓,抬吓。哎喲,哎喲。(淨)加上些炭生旺些。(衆)是。(丑搧介)(淨)呣呣!蠢才!蠢才!丫頭,把酒煖熱些,你可淺淺的斟。(二旦)曉得。(淨)姬。(旦)老爺。(淨)你把那按景的曲兒低低的唱。(旦)是。(淨)待我老爺慢慢的飮。(旦)

【皂羅袍】門外雪花輕𩗺。

(淨)住了。小的來。(衆)在這裏。(淨)你每可曾聽見娘娘唱的曲兒?(衆)不聽見。(淨)娘看見外邊下雪就唱個『門外雪花輕𩗺』來得節景。(衆)節景。(淨)酒樂。(衆)酒樂。(淨笑介)哈,哈,哈。(旦)

喜庖丁新進美酒肥羊。羊羔美味,酒鬱馨香。杯浮淺淺低低唱。(衆合)紅爐煖閣,寒威頓忘。金樽檀板,行樂未央。玉樓人醉倒銷金帳。

(淨)姬,我和你向一向火。(吹打坐介,)(淨)好東西吓!好東西!(旦)老爺,什麼好東西?(淨)這個酒是好東西。我想為人在世,這酒是一個時辰也少不得的。(旦)為何?(淨)方纔覺道寒冷,如今吃不上幾杯,身上就煖烘烘的熱將起來了。哈,哈,哈。丫頭。(二旦)有。(淨)卸了袍去。(二旦)曉得。(吹打換衣)(淨)小的每。(衆)有。(淨)看外邊雪兒還下?(衆)還下。(淨)把毡簾捲起來。(衆)吓,捲起來。(淨)再走兩個來。(衆)怎麼?(淨)把火盆抬過了。(衆)吓。(淨)姬,我和你到庭前看一看雪景。(旦)老爺請。(淨)阿嚘嚘,好大雪!傾盆的倒下來了。正是:江南三尺雪。(旦)盡道十年豐。(淨)姬,這雪兒下得大,眞乃國家祥瑞也!(旦)便是。(淨)

【前腔】看四野彤雲密障。姬,不要說你我在此賞雪,〕想農家相慶臘雪呈祥。

呣,呣,什麼香?(老旦)庭前老梅開了。(淨)折一枝過來。(丑)吓。(淨)姬,庭前老梅竟開了。(笑介)哈,哈,哈。(丑)老梅在此。(淨)老梅,請了,請了。我和你又是一年不會。党姬,你看這梅遇了雪,分外清香有趣。你看他越有精神了。呣,這個,這個有兩句古詩說,這個梅吓,白吓,雪吓,……吓呣,遜遜吓。(旦)敢是『梅須遜雪三分白?』(淨)着吓。還有一句。(旦)『雪却輸梅一段香。』(淨)着,着,着,就是這兩句。你我不可不賞。取杯酒來。(衆)是。(淨)

梅花滿樹暗浮香。

吃一杯(笑介)哈,哈哈。

姣娃携手臨軒賞。(衆合)紅爐煖閣,寒威頓忘。金樽檀板,行樂未央。玉樓人醉倒銷金帳。

(淨)姬,我和你在此賞雪,不可無詩。你做首詩來。(旦)請老爺命題。(淨)就是那眼前的梅雪酒菜多做在裏頭。(旦)老爺請。(淨)呣,呣,你來,你來。(旦)梅雪爭春未肯降。(淨)好。(旦)騷人擱筆費評章。(淨)再來,再來。(旦)梅須遜雪三分白,雪却輸梅一段香。(淨)吓,不好,不好。這兩句是舊的。你方纔念過了,怎麼又做在裏頭?不好,不好。(旦)吓,不好。(淨)待我老爺做新詩。(旦)吓,老爺做新詩。(淨)小的每。(衆)有。(淨)來。(衆)是(淨)我老爺做詩了,你每須要記着。(衆。)是,小的每記着。(淨)呣,呣,呣,有了。復飛復飛復復飛。(丑)好飛(淨)好麼?還有好的。(想介)猶如三千六百個小鬼在那半天裏洒石灰。(衆)好吓。(淨)兩句了。(衆)還有兩句。(淨)還有兩句。哼,哼哼,…吓,吓,吓,有了。我這裏羊羔美酒吃不下,那呂蒙正在破瓦窰中凍得一個了不的。(笑介)哈哈!(旦)

【前腔】欵欵頻斟佳釀。勸東君痛飮,爛醉何妨?

(淨)住了,住了。小的每。(衆)有。(淨)來。(衆)吓。(淨)你每聽見党娘娘唱的曲兒可省得?(衆)不曉得。(淨)娘娘唱的是:『勸東君痛飮爛醉何妨?』你每不省得?(衆)東君是什麼東西?(丑)吓,我曉得,東君是極大的大東瓜。(淨)呣,呣,呣蠢東西!(衆)吓,是蠢東西。(淨)呣,呣,呣,蠢東西!東君就是你老爺了。娘娘要我老爺多飮幾杯酒,故此唱個『勸東君痛飮,爛醉何妨?』你們不懂得。(衆)如今曉得了。(淨)丫頭,把燒刀子煖一鐔來,取大杯來。(二旦)是。(淨)唱。(旦)

休誇撲鼻鬱金香,一傾數斗如春盎。(衆合)紅爐煖閣,寒威頓忘。金樽檀板,行樂未央。玉樓人醉倒銷金帳。

(淨)好曲兒吓好曲兒!姬,只道你會唱我老爺就不會唱麼?待我也唱個曲兒你聽。(旦)老爺也會唱?(淨)呣,我也會唱。小的每。(衆)有。(淨)我老爺唱曲,你每多要學。(衆)是吓。我每多學。(淨)我唱什麼呢?

【前腔】我性度粗疎豪放。

(笑介)哈,哈,哈!(旦)老爺看仔細。(淨)姬。(旦)老爺。(淨)姬。(淨)老爺。(淨)你道我老爺會吃酒麼?我老爺是不會吃酒的。我把那會吃酒的古人說與你聽。

劉伶伯仲,阮籍頡頏。

他每吃酒不比我老爺吃得這般乾淨。(笑介)(丑)老爺鬍子上多是了。(淨)呣,呣,呣。(丑)老爺吃得乾淨。(淨)

他們多淋漓衫袖酒痕香,幾番醉倒糟丘上。(衆合)紅爐煖閣,寒威頓忘。金樽檀板,行樂未央。玉樓人醉倒銷金帳。

(吹打介)(淨)不要打。(衆)不要打。(淨)敎你每不要打,只管在我耳跟前叮叮噹噹什麼!呣,可厭!姬。(旦)老爺。(淨)我老爺實實的喜歡你。(旦)看仔細。(淨)不妨。(旦)蒙老爺抬舉。(淨)姬,你再唱一個玉樓人醉倒銷金帳。(旦)

玉樓人醉倒銷金帳。

(淨)好曲兒吓好曲兒!我老爺好大福,吃不了,穿不了。我不負汝,我不負汝。(旦)將軍固不負此腹,但此腹負將軍耳。(淨)呣!我說好大福,又不曾凍着他,餓着他,故此說好大福。你說什麼腹吓,負吓?(旦)請將軍自詳。(淨)自詳,我不解。(旦)此腹但能囊酒袋飯,不曾見他流出些文水墨汁來,豈不是此腹負將軍耳?(淨)呔!(衆跪介)(淨)阿呀!阿呀!

【玉交枝】你這淹臢潑賤!嘴喳喳,全不三思。南征北討,我獨立長城萬里。須臾安邦定國,武將為何曾用着毛錐子?想文章,〔呣,呣,呣!〕文章不療饑。〔蠢貨吓蠢貨!〕再休想如魚似水!

(旦)知罪了。(二旦)娘娘知罪了。(衆)睡着了。(丑)睡着了,待我去。娘娘知罪了。(淨)什麼!呣,呣,呣!姬。(二旦)跪在此。(淨)為什麼?(二旦)得罪了老爺。(淨)起來,起來。(衆)吓。(淨)姬,我不來罪你,我着實的難為了你。外人知道,只道我撒酒風了。文臣武將兩邊分,學武何須又學文?(旦)不是將軍負此腹(衆)從來此腹負將軍。(淨)呔!(衆下)(淨)姬你唱你唱。(淨作學唱介)玉樓人醉倒銷金帳。(摟旦笑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