綴白裘/二/鳴鳳記

Top / 綴白裘 / / 鳴鳳記

鳴鳳記

寫本

(生上)

【緱山月】天步有乘除,仕路如反掌。豺狼盈帝里,筆劍須誅攘。

年宦興落風塵,事業曉雲輕。昨將舊冠重整,義氣滿乾坤。悲凄楚,羨生,笑陽城,萬言時事,千古高風,一片丹心。我楊繼盛向為諫阻馬市,謫貶萬里邊城,今因賊奸謀敗露,聖上道下官前言不謬,欽陞孤臣為兵部武選司員外郞之職。竊喜不死逆之手,以為萬幸。而又轉遷如此之速,則自今以往之年,皆聖上再生之身;自今以往之官,皆聖上特賜之恩也。旣然感激天恩,敢不捨身圖報?目今蜥蜴雖除,虎狼入室。嚴嵩父子秉政弄權,妒賢嫉能,誅戮上干首相;賣官鬵爵,取利下盡錙銖;以刑餘為腹心,招羣奸為子弟:若不早除賊黨,必至大害忠良。向日王宗茂徐學詩沈練等雖常劾奏,不過止言其貪汚而已。若其大逆無道,聖明尙在未知。下官目覩其奸,豈容坐視?今晚就此燈下草成奏章,明早上瀆▲聽。倘蒙見准,朝野肅清,在此一本也。咳!這賊臣僭竊多端,正所謂罄南山之竹,書罪無窮;決東海之波,流惡難盡。這一幅有限的奏章,叫我如何寫得盡吓!

【解三酲】恨權臣協謀助黨專朝政,顚覆乾綱。我寫不出他滔天的深罪樣,寫不出他欺罔的暗中腸!

他罪惡多端,叫我從那一頭寫起?吓,有了!

我只寫他一門六貴同生亂,更兼他四海交通貨利場。還思想,畢竟是衷情剴切,面訴君王。

(作手疼介)呀!我這手指向被問官桚壞,不免有些傷損,纔寫得數行,就疼痛起來。噯,莫說疼痛,我楊繼盛就死何惜!

【前腔】嘆孤臣溝渠誓喪,祇為那元惡猖狂。

楊繼盛雖非諫官,若我不言,再無人言矣。

怪當朝誰肯攀廷檻?又誰個敢牽裳?

奇怪,又寫得兩行,這手指就流血起來。咳!且由他!

我一心要展擎天手,管不得十指淋漓血染章。還思想:

此本一上,不要說是言言剴切。

只須這淚痕血迹,感動君王。

(內作鬼聲介)吓!好奇怪!四面絕無人聲,是什麼響?敢是鬼聲?

【太師引】細推詳,這是誰作響?我心中自忖量。

我曉得了,也不是什麼鬼,敢是我祖宗的亡靈,恐我有禍,敎我不要上這本吓。

敢是我亡親垂念?

我那祖宗,但願你子孫做得個忠臣孝子:

須敎你萬古稱揚。

大抵覆宗絕嗣,也是個大數。

何慮着宗支淪喪?

吓祖宗吓祖宗!你不要叫了。

縱然你哀鳴千狀。〔我此心斷易不轉。〕怎阻我筆底鋒芒?〔我楊繼盛今日就死,〕也强如李斯夷族趙高亡。

(鬼上介)(生)呀!不惟聞其聲,抑且見其形。

【前腔】這是幽冥誰劣像?〔你今在此現形呵,〕似敎我封章勿上。〔你雖然如此,〕怎當我戇言方壯?〔你去罷,〕休得要在此恓惶。〔我曉得了,你也不是什麼鬼,〕想是我忠魂遊蕩。〔我就死呵,〕也須做厲鬼顚狂。〔人生在世,左右一死。〕生如寄,死誰曰難?須知道安金藏剖腹屠腸!

(鬼滅燈下)(生)丫環。小厮。(旦上)

【生查子】良人素秉忠,封事頻頻上。清夜漫勞神,幽閫添悲愴。

(生見介)呀,原來是夫人。為何秉燭而來?(旦)此際已將半夜,丫環們俱已睡熟。妾聞相公在此喧嚷,故特秉燭而來。(生)吓,夫人,好奇怪。下官方纔在此寫本,忽聽得四面潛作鬼聲;少頃,燈下現出一鬼,披髮赤身,滿面流血,似有悲切之狀,竟把燈兒打滅去了。(旦)此事奇怪,恐非吉兆。請問相公在此寫何奏章?(生)此乃國家大事,非夫人輩所宜知,問他怎的?(旦)妾聞優遊無事,謂之良臣;龍逢比干因諫而死,謂之忠臣。妾願相公為良臣,不願相公為忠臣。(生)夫人,忠良本無二理,顧身之遇與不遇耳。遭逢,故得吁咈一堂;設使當龍逢比干之時,敢不竭忠盡諫?(旦)妾聞君子見幾,達人知命。陳平不為王陵之戇,卒至安仁傑不為遂良之直,終能祚王章殺身,忤王鳳也;鄴侯寄館,避元載也。況相公職非諫官,事在得已,縱然要做忠臣,養其身以有待如何?

(生)夫人,食人之祿,當分人之憂。苟利社稷,死生以之。呂奉先為國而殺董卓鄭虎臣為民而誅似道。匹夫尙然有志,臣子豈容無為?我自草茅韋布之時,常恨不能見用;今見用矣,猶曰彼非吾職而不言,是終無可言之日也。況今言路諸臣,不過杜欽谷永者流,摭拾浮詞以塞責耳。若我坐視,元奸大惡,豈能剪除?(旦)呀,察言觀色,洞見其衷。相公,此本莫非要劾嚴老麼?(生)然也。(旦)呀,相公吓,妾聞投鼠必忌其器,毀櫝恐傷其珠。嚴老寵固君心,賄通內監,太師且受其殃,御史並遭其毒。今上旣信他大詐若忠,必罪你居下訕上。倘觸犯天顏,恐禍有不測。鬼形悲泣,未必無為。相公請自三思。(生)夫人,難道你還不知我生平心迹麼?貪生害義,卽非烈丈夫;殺身成仁,纔是奇男子。況為臣死忠,乃職之分。今日之本,我非僥倖不死,沽名干譽;多將頸血濺地,感悟君心。倘能剪除逆賊,得與二公報仇,我楊繼盛就喪九泉亦瞑目矣。夫人何必苦苦相勸?(旦)相公堅執如此,恐我夫婦死無葬身之地矣!

【啄木兒】聽哀告,說審詳。自古從容就死難。念曾公忠義遭傷,痛夏老元宰受殃。看滿朝密張羅雉網,前車已覆須明鑒。〔相公,你休得要〕無益輕生絕大綱。(生)

【前腔】〔夫人,〕你何須泣?不用傷。論臣道,須當要扶綱植常。我駡賊舌,不愧常山;殺賊鬼,何怯睢陽?事君致身當死難。〔夫人,〕你休將兒女情牽絆。〔大丈夫在世呵〕也須要烈烈轟轟做一場!(旦)

【三段子】你此心何壯?矻睜睜,銅肝鐵腸。我這苦怎當?哭哀哀,兒啼女傷。(生)〔夫人,〕譬如𣏌梁戰死沙場上,其妻哀哭長城喪。却不道千載賢愚總歸黃壤!(旦)

【歸朝歡】兒夫的,兒夫的,節重義剛,頓忘了終身依仰。從今後,從今後,未卜存亡。是伊家自貽禍災,倩誰祈禳?(生)我明朝碎首君前抗。〔夫人,我死之後,〕將我尸骸暴露休埋葬。

(旦)却是為何?(生)古人自以為不能進賢退不肖,旣死猶以尸諫。我楊繼盛呵:

須把我義骨忠魂瀆上蒼!

赤心為國進忠言。(旦)相公,你休觸天威犯御顏。(生)此去好憑三寸舌。(旦扯介)相公,還是不要上的好。(生)放手!𠲔!再來不値半文錢!(下)(旦)阿呀!相公吓!

【哭相思】今宵不聽妻言語,來朝只恐禍臨身。(悲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