綴白裘/五/三國志

Top / 綴白裘 / / 三國志

三國記

負荊

(淨上)咳!我想為了一個人,再不可偏顧了這張嘴。我昨日與軍師賭頭爭印,不想走了夏侯惇。我也無計可施,只得效古人廉頗,身背荊杖,往帥府請罪走遭。咳!我這般樣見他,——𠲔!

【端正好】似俺這般樣,見他時,羞容辱。〔咳!張飛張飛!〕你惹大眼,怎不辨一個賢愚?我望軍中,好一似赴那陰司路,恨不得兩步改做那三步。

【滾綉毬】他問我:贏來也是輸?夏侯惇有也是無?我最怕的劈頭一句。

少停到了軍中,軍師就問:『張飛,你囘來了麼?』我說:『是,囘來了。』他說道:『夏侯惇呢?』我忙賠個小心,說:『夏侯惇走了。』他說:『唗!你昨日與我賭頭爭印,如今走了夏侯惇,叫刀斧手!把張飛推出轅門斬訖報來!』阿呀!

不免的在那七星劍下,將我這頭顱來抓。一失人身萬刼無,古語非誣!

(外扮關帝暗上坐介)(淨)㕶!來此已是轅門首了。吓!為何靜悄悄?那邊坐的是二哥。為何他也是悶悶的坐在那裏?吓!想是他也不得成功。喂!二哥,二哥(外)吓!三弟,你囘來了麼?(淨)正是,回來了。二哥,你成功了麼?(外)我是得勝而回。(淨)阿呀呀!謝天地!(外)三弟,你拿的夏侯惇呢?(淨)夏侯惇?咳!走了!走了!(外)阿呀!你昨日與軍師賭頭爭印,如今走了夏侯惇,這便怎麼處?(淨)阿呀呀!二哥,好軍師吓好軍師!

【倘秀才】他穩排着呼風喚雨,舒着手拿雲握霧。

二哥,我如今進去速速拜他為師祖也是遲了!(外)你昨日把性兒放下些便好。(淨)二哥,你進去對大哥說,可看桃園結義分上,在軍師面前解勸解勸。(外)這個自然。(淨)

張飛是一勇性,話無虛。到那裏,一庄庄細數。

(外)你肩上背的什麼東西?(淨)我如今只得效古人廉頗,身背荊杖,與軍師請罪。吓!二哥。(外)三弟。(淨)你進去說一聲。(外)住着。(淨)吓!二哥,來,來,來。(外)怎麼說?(淨)你進去見了軍師,須要放和氣些吓。(外)你如今忒小心了。(進介)軍師有請。(付,老,旦,貼,小生引末上)怎麼說?(外)舍弟張飛囘來了,現在轅門,不敢擅入。(末)趙雲。(小生)有。(末)取我軍師牌印過來。(小生)吓。(末)貧道心中正憂慮,却是將軍英雄處。(出介)(淨見,跪介)(末)吓!三將軍,你在石堤邊拿住夏侯惇,這是你保朝駕海擎天柱了(淨)

【呆骨朶】師父道保朝駕海擎天柱。

(末)阿呀呀!三將軍,請起。(淨)

張飛是個不識字的愚魯村夫!

(末)有話且隨我到中軍帳來。(淨)是,待我膝行而進。(跪進介)(拜末介)(末)三將軍為何拜起貧道來?(淨)

怎敢道不拜恁個軍師?

(末)你昨日不該駡我吓。(淨)我若駡了師爺呵:

正是那太歲頭上來動土。

(末)你有何話講?(淨)

我一一的也難分說。

(末)叫貧道也難猜吓。(淨)

拜吾師,有甚難猜處?

(末)你今日可認得我了?(淨)

我是一個愚人,不識字,不辨恁個賢。

(末)昨日你曾駡我牛鼻子懶夫。(淨)大哥,二哥,我若駡了師父牛鼻子懶夫,是哪!

正是那初生犢兒不怕恁這虎!

(末)住了。我且問你:那裏有那軍無那軍?(淨)有,有,有。(末)你拿的夏侯惇在那裏?(淨)夏侯惇?走了!走了!(末)你背上的是什麼東西?(淨)是荊杖。(末)要他何用?(淨)昨日冒犯虎威,我張飛有眼無珠,得罪了師父。望師父責治徒弟幾下罷。(末)唗!你昨日與我賭頭爭印,你今放走夏侯惇!叫刀斧手!(衆)有。(末)與我將張飛綁了!(衆)吓。(綁淨介)(末)推出轅門斬訖報來!(衆)得令。(淨)阿呀!大哥!二哥!看桃園結義分上吓!(丑上)報啓上軍師爺知道:今有曹操不伏前輸,親領八十三萬人馬前來討戰。(末)知道了。再去打聽。(丑)得令。(下)(淨)阿呀!大哥!二哥!可看桃園結義分上!(衆)呔!(生,外)刀下留人!(衆)吓!(生,外)孤窮啓上軍師。(末)請起。(生,外)旣有曹操不伏前輸,領兵又來搦戰,看孤窮分上,何不就差張飛前去與曹操相持引戰?若能得勝,將功折罪;不能得勝,二罪俱罰。(末)旣是主公,二將軍討饒放了綁。(衆)吓!(淨)多謝師父不殺之恩。吓!大哥,二哥!(生,外)三弟。(淨)好了!好了!(末)張飛!(淨)有。(末)今有曹操不伏前輸,親領八十三萬人馬前來搦戰;我如今與你一枝人馬前去,贏了將功折罪,輸了二罪俱罰。你敢去麼?(淨)我敢去!我敢去!(末)須要小心。(生,外,末同下)(雜扮四小軍上)(淨)衆將官!(衆)有。(淨)

【十二時】橫鎗躍馬施英武,領將驅兵列士卒。撲咚咚,擂着戰鼓;鬧吵吵,喊聲舉火。殺得他開不得弓來蹬不得弩,搖不得旗旛擂不得鼓!

(下又覆上,持鎗舞介)呔!誰敢來吓誰敢來!(笑介)哈,哈,哈!(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