綴白裘/五/宵光劍

Top / 綴白裘 / / 宵光劍

宵光劍

相面

(生上)虎狼賊性本難柔,財利迷人不自由。墮馬前頭還墮馬,沉舟側畔又沉舟。我衞青為何道此兩句?只因前日受了兄弟鄭直凌辱,又設計鎖我在後門。那後門緊靠着熊耳山,並無別路,只得爬嶺過去。行至中途,遇着一虎,被我奮起神威,三拳兩脚,打下山去,纔脫得性命。我想虎狼食人是他的本性,我兄弟亦本天性,何故反面無情,猶如狼虎一般,把我親兄不肯相認?咳!只是我衞青命運如此,以致骨肉參商。這也不要說了。來到此間,已是甘泉宮了,不免喚本府助役人夫點齊則個。(外上)鄧通終須餓死,蔡澤必竟封侯,荀卿非想沒來由,人世榮枯定偶▲自家謫自仙籍,來住人寰,埋名隱姓,自湼其面,人多不識我是何等樣人,只叫我是鉗徒小子。向受異人許負相法,相人百不失一。如今公卿滿朝,我也一一看過,或多福而少壽,或有始而無終,要大富大貴子孫壽算一一俱全的,却是難得。今來到甘泉,偶然閑暇,且到那壁廂走遭,有何不可?(見生介)呀!好奇怪!怎麼此間到有一個大富大貴的人在這裏?我且上前去問他。請了,先生高姓大名?(生)小生衞青敢問先生高姓?(外)小子無名無姓,只因犯罪湼面,人人叫我是鉗徒小子。幼習相業,閱人多矣,未有先生之相。(生)先生曉得風鑑麼?(外)略知一二。(生)請先生替在下相一相。(外)如此,請居正了,把尊冠起一起。

【石榴花】看你虎頭鳳額,狀貌豈尋常?神軒舉,體飛揚,似蛟龍滄海正潛藏。指日間,天際翺翔。〔你後來呵,〕羨你名鐫鼎鐺,展封侯萬里如反掌。功名在異域殊方。看他年繫頸名王。

(生)我衞青呵:

【前腔】人奴下賤,那有出頭望?現執役在平陽。朝持箕帚掃前堂,暮鞭笞,受盡淒惶。我敢懷妄想?汚泥鰍,那有騰霄相?

(外)豈不聞凡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斗量?(生)

雖則海水難量,恐河清,歲月茫茫。

(淨內)馬來吓。(小生騎馬上)

【不是路】緩鞚飛黃,目斷咸陽去路長。空悒怏,出關無侶一沾裳。

(淨上)脚!脚!(小生)鐵勒奴。(淨)有。(小生)

與我解行裝。看道傍少婦凝眸相,且指酒銀瓶索酒嚐。(淨)〔呀!〕憑高望,甘泉咫尺已相將。〔爺吓,〕請加鞭前往,請加鞭前往。

(小生)呀!那邊好似哥?(生)呀!來的好似公孫兄弟?呀!正是公孫兄弟。(小生)哥哥,小弟在此。(生)

【前腔】你行色倉忙,何事離宮出建章?今何往?莫非監督到咸陽(小生)〔哥哥,〕為伊行孤身作役勞鞅掌,因此一騎飛騰到此方喜今無恙離愁頓覺生歡暢

鐵勒奴。(淨)有。(小生)

且解鞍細講,且解鞍細講。

(淨)吓,咖,咖,咖。(小生)小弟曉得哥哥來此,放心不下,相約任少卿同來探望。他因皇城干係,不敢擅離,以此小弟獨自前來探望。(看外介)此位是誰?(生)此位善能風鑑吓。兄弟,你上前來,也煩他相一相。(外見介)奇怪!又是一位封侯的貴人。(小生)先生,你說封侯的貴人是那一個?(外)就是足下。(小生)請敎先生與我相一相。(外)如此,請居正了,把尊冠起一起。

【泣顏回】君貌太昂藏,更雄豪氣概無雙。似朝霞初放。閃雙眸,電激流光。封侯豈誑?看時來,奏績在邊廷上。(合)塵埃中,果辨雌黃;富貴後,怎敢相忘?

(外)請問高姓大名?(小生)在下乃公孫敖,現為騎郞。因訪仲卿哥哥,故此微服而來。(外)元來是公孫大人。失敬了。(小生)不敢。(外)公孫大人之相,貴不可言;後來不得先生提攜,難以自顯。(淨)呔!你這個先生,好奚落人!怎麼就不相我這麼一相?(外)此位是誰?(小生)吓!是任少卿家餵馬的鐵勒奴。(外)奇哉!奇哉!今日相逢多是王侯好相!鐵勒哥,過來,我且不來相你,且說你平生志量如何。(淨)你要問我的志量,聽者!

【前腔】我粗豪胆氣眞無兩。志呑海若,手挽天狼!

(外)你想幹大事業麼?(淨)

,也曾去屠狗沽漿。若還處囊,願乘時破盡冲風浪!

(外)元來志量如此。吾看你豹頭燕額,飛而食人,不作堂堂槐宰,定為矯矯虎臣。我看起來,三位之相,公第一,是天子之下一人,宰相還上一等。公孫大人與鐵勒哥各位相等,封侯不必言矣;但盡出公之下,亦出公之手。(淨笑介)好先生吓好先生!(合)

塵埃裏,果辨雌黃;富貴後,決不相忘。

(外)先生,還有句話對你講:你百日之內有大難兩次,須要小心。(生)可避得脫麼?(外)過了此難,便如平地升天矣。(生)領敎。(付上)離家七百里,管轄五千丁自家平陽府夫頭魏明便是。總管哥呼喚,且去相見。總管哥作揖。我每衆人多齊,在此等候總管哥差遣。(生)旣然齊了,你去叫他每趲工罷了。(付)啓總管知道,天氣寒冷,吿假回去拿了衣服就來。(生)旣如此,你囘去取了寒衣,作速就來,不要悞事吓。(付)是哉。一心忙似箭,兩脚走如飛。(撞淨介)(淨)呔!(付)阿呀!阿唷!介個入娘賊𠍽意思?倒是一嚇!(下)(外)吓!方纔去的是什麼人?(生)這是做工的夫頭。(外)那人面色不好,在十日內必遭橫死。(生)有這等事?(小生)相金一錠,聊當一茶。請了。(外)這個怎好受?(小生)若得應驗,後當重報。(外)多謝。吿辭了。(各)請了。(外下)(小生)哥哥,兄弟有王事在身,不能久停,也要吿辭。再來探望哥哥。(生)兄弟,我這裏身畔無人,我欲留鐵勒奴在此作伴,不知可否?只是兄弟回去,路上乏人,如何是好?(小生)小弟囘去不須用人,留他在此作伴便了。鐵勒奴。(淨)有。(小生)留你在此伏侍爺,我囘去對你家主人說便了。(淨)曉得。(小生)帶馬。(淨)吓,請爺上馬。(生)前路多君為指迷。(小生)避凶趨吉在人為。(生)臨歧分手多愁思。(合)此後相依好護持。請了。(生)請了。(小生下)(生嘆介)咳!百日之內要見兩樁大難,怎麼處?(淨看生介)我怎麼好去見?(想介)吓,吓,罷,這個——爺請上,鐵勒奴叩頭。(跪介)(生扶住介)請起,請起。何須如此行禮?自今以後,我和你弟兄相稱。(淨)怎麼講?(生)和你弟兄相稱。(淨)呣!怎麼弟兄相稱?呣,呣,呣!(生)果然。(淨)如此,我就叫了吓。我的——嘻嘻,使不得,使不得。(生)常言道:四海之內,皆兄弟也。不必多疑。(淨)哥。(生)兄弟。(生又重叫,淨笑介)(淨)咳!是個好人!是個好人!(下)

掃殿

(小生扮太監上)昨夜花開露井桃,未央前殿月輪高。君王有意新承寵,歌舞場中奪錦標。咱乃平陽府內掌宮內監是也。聖上新選衞姬娘娘入宮,寵幸無比,享用非常。正是桃花貪結子,叫人心想戀紅妝。這殿是咱家掌管,要使人打掃。倘皇爺要幸臨此地,是咱接引。故此特來侍候。北門金鎖鑰,東閣應晨昏。(下)(淨上)

【懶畫眉】王家仙第接雲開,夢後城頭曉角哀。曈曈旭日照樓臺。人生富貴須囘首,莫遣黃金漫作堆。

鐵勒奴,只為哥一事,清晨來此,打扮府中蒼頭模樣,我已入得大門。此間已是正殿。我且大着胆上去,只做洒掃,看可有人來。(小生上)𠺽!你是什麼人?大胆上殿!(淨)小人是本府蒼頭。(小生)吓!你旣是本府人役,難道不知府中規矩麼?(淨)吓。(小生)左脚上殿去左脚,右脚上殿去右脚!這殿是你站的?還不下去!(淨)小人因見殿上灰塵堆滿,故此上來打掃。(小生)𠺽!還要多講!倘娘娘出來看見,你就是個死了!還不下去!(淨)吓。(小生)快走!(淨)吓。(小生)丹墀下用心打掃。(淨)吓。(小生)咱家起身得早,去打個盹兒。(下)(淨)吓,吓,吓!這等利害!竟上不得殿的吓!我如今只在丹墀下打掃便了。(貼捧盒上)

【前腔】三千敎舞宿層臺,眉月連娟恨不開。懶於堦裏踏塵埃。聞道三絲能續命,愿上南山壽一杯。

妾乃平陽傾城是也。昨奉公主娘娘之命,今日是端陽佳節,着我送上五彩花符與娘娘。不免趁此早涼,入朝去罷。昨已吩咐長隨每清晨伺候。長隨每那裏?長隨每那裏?(淨暗上看貼介)吓!正是他,正是他。(貼)阿呀!那些長隨每好不誤事!這時候還不見來?長隨!長隨在那裏?(見淨介)阿呀!你是什麼人吓?(淨)小人是本府蒼頭。(貼)府中沒有你這個人吓。(淨)小人因衞青犯罪該斬,為此小人特來替他的。(貼)呀!衞青犯着何罪該斬?你且說來。(淨偷看貼介)請問殿上小娘子可是傾城姐麼?(貼)呣!我正是。你是什麼人?(淨)我是衞青義弟鐵勒奴。(貼)你何事到此?起來說。(淨)吓!阿呀!小娘子吓!(貼)有話快說。(淨)不好了吓!不好了!衞青被兄弟鄭直決殺了人,竟把衞青向年所佩宵光劍撇在尸首傍邊。本府太爺檢驗劍上有衞青二字,可不是衞青殺的?那問官道,禁地殺人,決不待時,只限三日內解往西京就要處決。想此事不是衞娘娘相救,無人救得;娘娘處,不是小娘子,再無人傳進。望小娘子留意傳進娘娘,救他一救!(貼)曉得了,你去罷。(淨)吓。(貼)有這等事?(淨)阿呀!小娘子吓!(貼)吓!你去了為何又轉來?(淨)阿呀!小娘子吓!可憐哥的性命只有這一兩日了!(貼)知道了,去罷(淨)吓(下)(貼)有這等事?我也等不及長隨每,不免將此事報與娘娘知道便了。

【六么令】我心驚胆戰,受機括,密語傳言。我一心指望去朝天子,弓鞋窄,步難前。愿奴得覩天顏面,愿奴得覩天顏面。(下)

鬧莊

(淨上)天子祈麟太乙壇,一封丹詔萬人歡。東君忽佈陽春令,萎草多忘氷雪寒。某鐵勒奴,只為哥被害,身在監中,俺費盡心機,扮作洒掃人役,潛入平陽府中報信與傾城姐知道。不料那佳人義重,天子恩深,聞得今早頒下赦書,將那監中一應有罪的人犯盡行赦免。(笑介)俺想哥必然得脫吓!我如今不免到那西京府前候他出來,會他這麼一會。吓!我的哥!想你在那監中受了多少艱難也!

【粉蝶兒】受了些塵世波查,把雄心都做了一場風化。我笑他每,鬧垓垓,蝶攘個蜂拿。算盡了千般計,萬條策,他那,那曾把頭上青天來怕?哥吓!〕恁命中的白虎來查。〔到今日,〕都做了漁樵閒話。

來此已是西京府前。為何這麼靜悄悄的?吓!待我問一聲吓。門上的大哥,請了。(內)怎麼?(淨)借問一聲,老爺今早坐過堂沒有?(內)坐過堂了。(淨)吓!坐過堂了?(內)正是。(淨)來,來,來。(內)又怎麼?(淨)再借問一聲,那監中的犯人可曾放出麼?(內)都已放出去了。(淨)怎,怎麼講?(內)都已放出去了。(淨笑介)都已放出去了?我想監中人犯都已放出,俺的哥必然得脫吓,必然得脫!我如今不免到平陽府中會他去走遭也!

【紅綉鞋】只見那鐘鼓高懸在架,瑲瑯的空鎖門闥。只聽得夾道裏,這蒼松鳥聲兒雜。這壁廂早休衙,那壁廂早囘家。俺豈是浪風流,閑戲耍?

來此已是。門上的,哥回來了麼?(內)沒有囘來。(淨)怎,怎,怎講?(內)沒有回來。(淨)沒有囘來?好作怪!好作怪!府前又不見,家中又不見,他往那裏去了?阿呀!我那哥吓!(哭介)

【普天樂】恁苦,苦的是那圜扉中;喜,喜的是天書下。則樂個涸轍遭波,枯木生花。跳,跳出了是非窩,拽倒了這荼蘼架。這些時何處把青驄跨?盼不到咫尺天涯!好敎咱眼兒巴,意兒裏躊,心兒裏諕。

他往那裏去了?他往那裏去了?俺可也一定要找尋着了他的。(叫下)(末上)好漢憐好漢。(外上)惺惺惜惺惺。(小生上)義氣若相識。(付上)洛陽鐘自鳴。(衆)請了。(外)我們乃堂邑侯府中家丁便是。昨日鄭直番水牛前來,送了駙馬爺一千兩銀子,我們二十兩一個,要害什麼衞青。(末)只是衞青,我們不認得,便怎麼?(付)我認得。(衆)怎麼樣一個人?(付)是一個梢長大漢。(衆)旣如此,我們如今迎到西京府前去候他出來便了。(付)說得有理。(衆)走吓。(下)(生笑上)歡來不似今日,喜逢那勝今朝?我衞青只道死于非命,不料天恩大赦,釋放還家。正是喜之不勝,樂之有餘!(欲下,衆上撞介)(生)為何撞我?(付)吓!這就是大哥。(衆)這就是大哥麼?恭喜!恭喜!(生)列位請了。(衆)大哥,天大一樁事,化了一杯雪水!(生)列位,我是寃枉的,幸遇天恩大赦,釋放還家。請了。(衆拉住介)大哥,我們衆弟兄三錢一分與兄作賀,就請同行。(生)我衞青與列位素無相識,怎麼好叨擾?請了。(衆)不是吓,我們因你是個好漢,為此要結識你。(生)吓!旣如此,只是不好叨擾。也罷,只飮三杯。(衆)請吓。(衆進,閉門介)(生)怎麼把門閉上了?(衆)這是吃酒的法兒,猶恐你逃席。(生)斷不逃席的。(又進門,衆又閉介)(生)怎麼又把門閉上了吓?(衆)今日此酒不比尋常,要吃得你不認得我,我不認得你哩。(衆下)(生)好朋友!素無相識,就請我吃酒。好吓!好所在!好房子!有個匾額在此,待我看來。『勅賜堂邑山莊』(擦眼介,)勅,勅賜堂邑山莊。阿呀!我聞得堂邑侯最是豪橫,每每害人都在山莊行事。吓!莫非中了他們之計了?吓!趁此無人,不免逃去了罷。(衆上)呔!(將生踢倒介)(丑上)

【引】勅賜堂邑府,有誰人敢壓我?

(衆)衞青拿到了!(丑)到了?抓他進來!(衆)吓!(捉生丟介)衞青當面(丑)這就是衞青麼?(衆)是。(生)哎!(丑)不許開口!過來!(衆)吓。(丑)把他弔在馬坊。(衆)吓。(推生下)(丑)等待三更時分,把衞青殺了,將尸首撇在㶚川河內。(衆)吓。(丑)衞青衞青!只敎你龍遭鐵網難施爪,虎落深坑怎脫逃!(衆下)

救青

(淨叫喊急奔上)阿呀!阿呀!不,不好了!我聞得今早有一百多人簇擁在西京府前,將一個長大漢子竟擁出上東門外去了!且住,我聞得上東門外有一座堂邑山莊,那駙馬最是豪橫,每每害人多在山莊行事。況且與娘娘十分作對,一向要謀害哥。想必被他們刼去了。為此急急趕來前去救他也!

【石榴花】我只聽得街坊一一問根芽。那堂邑侯豪橫更奢華。不思量朝庭把你顯撑達,一謎價違條法。倚靠着椒室蒹葭,覷他天家只當做泥菩薩。抵多少貴戚豪家,滿朝中宰職多擔怕。有誰人正眼覷着他?

來此已是。天色尙早,為何把門兒閉上?事有蹺蹊!事有蹺蹊!

【滿庭芳】撲登的心頭火發。我一隻手把門栓來撾,一隻脚把門檻來踏。〔呀!〕霎時間天地軸多搖刮!

且住!我在這裏打將進去,裏面倒將我的哥來殺了!(做殺勢介)罷!

我為哥哥把雄心按捺。且不用胡謅亂嘩,也不用心猿意馬。那怕他玉無瑕,太阿出匣——

陳午陳午!少頃賺你出來時節——

管敎你百口亂如麻!

開門!開門!(叩門介)(內)是誰叩門?(淨)

【上小樓】恁問俺是誰;咱就不合敲門?

(又叩介)(內)是誰大胆敲門?(淨)

咱問恁是誰,不出來迎迓?

(內)俺這裏是潭潭都府,耀耀皇莊,誰來迎迓你!(淨)

恁道是潭潭都府,耀耀皇莊,赫赫天家;小可的也不敢到莊前去,門邊覷,牆邊來擦。

(內)你是什麼人?(淨)

俺是奉天顏密來傳話。

(衆上)聖旨下了。(淨看兩邊介)(衆)老爺有請。(丑上)做什麼?(衆)聖旨下了。(丑)快排香案。(衆)排不及了。(丑)開正門。(衆開門,丑出迎介)陳午接旨。(淨)俺奉密旨,着家丁退後。(丑)吓,家丁退後。(衆)吓。(衆退後介)(淨)你就是陳午麼?(丑)是。(淨)上前來。(丑)是。(淨)在這裏了!好狗頭吓!(拿住丑介)(衆上前介)(淨)恁若上前,先把陳午開刀!(丑)退後些!(衆退後介)(淨)好狗頭吓!

【耍孩兒】看我這青鋒出匣光如雪。五步之中,難將富貴誇。那些個親承天語丹墀下?你休將言語來嘈雜,巧計支吾閑磕牙。俺怎肯干休罷?恁若是倚權挾勢,我就亂逞胡拿!

(丑)不知壯士為着何事?(淨)好狗頭!那衞青與你有什麼寃仇,要害他?好好放出,饒你的性命!(丑)不知道什麼衞青,衞白。(淨)你眞個不曉得?(丑)眞個不曉得。(淨)當眞不曉得?(丑)當眞不曉得。(淨作殺勢介)

【又】你巧粧聾,喬作啞,逞隨何,效陸賈,到我這跟前吿一個閒消乏。你甜言蜜語三冬煖血汚遊魂萬里沙,做一場眞話靶。收拾起驚怕,打疊起嗟呀。

好好放出,饒你性命!(丑)壯士請息怒是鄭直送在小莊。動也不曾動一動。快請大爺出來。(衆)吓。(衆推生上卽下)(淨看生下,將丑遞介)(生哭上介)(淨)我的哥!我的哥!站穩了。俺兄弟鐵勒奴在此。(生哭介)兄弟,若不是你來,險些性命休矣!(淨)哥哥,此處是上東門外,俺兄弟不進城,要別你去了。(生哭介)兄弟,纔得相會,怎說要別?(淨)我的哥吓!

【煞尾】和你大丈夫,別離了,休淚洒。俺怎肯戀棧豆,居轅下?憑着俺錕鋙在手內存,那拜將封侯也只當耍!

(欲下,生扯住哭介)兄弟,做哥哥的只是捨你不得!(淨亦哭介)兄弟也捨不得!(生)兄弟,你不要去吓!(淨)我的哥,你看,那邊陳午家丁又來了。(生)在那裏?(淨)哥哥請了。俺是去也!(生)兄弟,你不要去吓!(淨)請了,請了。(下)(生)兄弟不要去吓!(哭下)

功臣宴

(末上)上將功成瀚海隈,征夫盡賜錦衣回。慶成今日開華宴,瑞氣恩光泛酒盃。某姓,名安國,官拜御史大夫。今早入朝,奉聖旨,大將軍得勝班師,已到關上,設宴在彼,名曰『慶成宴。』朝臣自諸王駙馬以至丞相等,都要到彼迎入。復命下官主宴。朝臣如有不到者,或座間諠譁失儀者,俱係下官參奏。宴已擺齊,且待衆朝臣到來。請大將軍陞帳。言之未已,衆朝臣早到。(外上)烏紗玉帶紫金魚,出入千人擁一車。若問榮華何所在?少年曾讀五車書。某覆姓公孫,名,官拜大丞相。蒙聖旨差往陪宴大將軍,須索走遭也。請了。(末)老丞相。(小生上)運奇談伏決雄雌,大將橫行十萬師。臺上霜威凌草木,軍中殺氣傍旌旗。某魏其侯竇嬰是也。蒙聖旨陪宴大將軍,須索走遭也。(見禮介)請了。(衆)請了。(淨上)聖主懷賓忿雪消,小臣冲雪敢辭勞?匈奴自此知名姓,休傍山陰再射雕。某鐵勒奴,昨蒙聖上賜姓為,優叙斬谷蠡王之功,超拜為副將軍,復蒙賜宴,須索走遭也。(衆見禮介)(末)衆朝臣俱已齊了,只有堂邑侯未到。天色尙早,我們坐待一囘。將軍,可把大將軍出塞功勞試說一遍,下官輩洗耳恭聽。(淨)列位若不嫌絮煩,待某家試說這麼一遍。(衆)願聞。(淨)列位吓。

【點絳唇】我想那開,單于勢大侵疆界。御駕親排,困守在平城外。

列位,我想那一節的功勞呵!

【混江龍】若不是陳平的計策,險些兒把六龍萬乘喪塵埃。笑殺那書生沒計,要與那戎寇和諧。重沉沉的金帛都輸毳帳,那姣滴滴的帝女去嫁狼豺。若不是大將軍雄威蓋世,怎能個到瀚海,駕輪臺?這的是除兇上報前王恨,雪恥平消後代災,肅清絕塞。〔列位吓!〕掃盡了陰霾!

(付扮中軍上)中軍叩頭。(淨)中軍,各位老爺多齊了麼?(付)只有堂邑侯爺未到。(淨)可是那陳午麼?(付)正是。(淨)不必等他,傳鼓開門。(付)吓,傳鼓開門。(內吹打,四小軍執大刀排上)(生)

【引】慶成御宴賜元勳,繚繞香烟捧慶雲。

衞青班師回朝,蒙聖恩先賜御宴,然後獻俘。(付)中軍進。(衆進介)中軍叩頭。(生)各位老爺齊了麼?(付)列位老爺俱齊,只有堂邑侯爺未到。(生)可是陳午麼?(付)正是。(生)不必等,分付開門。(付)吓,分咐開門。(生出迎衆介)(淨)吓!哥,哥。(衆)大將軍請。(生)列位請。(衆)大將軍請上,我等有一拜。(生)下官也有一拜。(拜介)(衆)久慕虎威,未得瞻企;今來何幸,叨奉末塵?(生)曩昔微功,何足齒錄?仰賴洪庇,叨獲天恩。惶恐,惶恐。(末)下官奉聖旨為主宴官,今日坐次,須先講明。聖上因大將軍功高,待以殊禮,故設此宴。 將軍宜居首席。(生)大人差矣。老丞相職司鼎鼐,位列台階;衞青何人,敢居其上?(淨)咳!哥,你來吓。

【油葫蘆】恁說什麼職司鼎鼐,位列台階?你做皇家梁棟材。他兀的不是太平時受用的毛錐客,他又不曾挽戈擐甲去開邊塞,那知有那風雲呼吸眞利害?今日個萬國來,今日個八方泰,恁大將軍,則這巍巍功業可也如天大。〔哥吓,〕這座兒,這位兒,有誰人與恁敢浪揣?

(外)將軍說得是。看酒來。(生)如此占坐了。(末定席,與生簪花介)(末)第二位該副元卿將軍。(淨)不敢,還是丞相請。(外)正該將軍,不消推得。請。(淨)

【天下樂】〔呀!〕猛聽得副座也輕將那金勒挨,該也不該?謝恁個會招賢的宰相把人擡。這不是花柳街,又不是風月寨。

列位,有占了,得罪了吓。

須知俺的論功酒,只是叙功階。

占了,占了。(外)請。(末與淨定席簪花,淨手摸花大笑介)(末定外,小生席介)(生轉定末席介)(各坐介)(付)請各位老爺上酒。(生)中軍。(付)有。(生)凡一應大小官員後至者,不許擅入。(付)吓。(淨出席介)哥。(大笑介)哈哈哈!(丑上)春風翠幙錦模糊,歌舞場中日日過。我貴我榮君莫羨,命中招得好家婆。下官堂邑侯駙馬陳午是也。昨蒙聖旨關外吃慶成宴,夜來酒醉,起得遲了。我想衞青向年幾乎死在我手中,那知他成此大功?今日怎好去相見吓?凡事讓他些便了。那個把門?說我在此。(付)是那個?元來是駙馬爺。(丑)通報說我到了。(付)大將軍有令,轅門閉後,一應大小官員,後至者,不許擅入;如違者,按以軍法。(丑)好笑!我是朝臣班首,少了我,就沒有席尊了。(付)這是將令。(丑)唗!什麼將令!待我撞將進去!(進介)呀!大人,公孫大人,你們好吃吓!也不待我來!(外,末,小生)待之已久了。(生)什麼人擅入轅門?中軍,與我綁了!(付應介)(丑)𠳶,𠳶,𠳶!我是聖上嫡嫡親親的女壻,誰敢綁我?(淨)吓!

【鵲踏枝】為什麼衆朝臣皆失色?〔哥吓,〕他都只為腌臢貨,駑下駘。

(丑)我該坐在那裏?(末)聖上只為二位功高勞苦,故設此宴。設坐副元卿之下,丞相之上。(丑)我是聖上的姑夫,何人敢占我的坐位?(淨)阿呀呀呀!

他昂昂氣概,口兒裏一剗胡柴!

(丑)我是皇帝的女壻,椒房之親!(淨)

你道是椒房寵愛,聖人行,女壻則這姣客!

(丑)住了!大將軍功高,該坐上位。你是什麼副元卿,占我的坐位麼?(扯淨下位介)快斟酒來我吃。(坐吃介)(淨)阿呀!列位,今日這酒呵!

【寄生草】也不為叙親擺,又不是叙爵排,端的為櫛風沐雨多禁害,整戈垂劍去開邊塞;因此上,開筵設席來酬待。恁看那山河帶礪國家盟,那,那知有豪華乳臭一個名兒在!

(打丑介)(丑)阿呀!大將軍功高蓋世,理應簪花。你這個人也要簪花!取下來與我簪!(除淨花介)(淨拿住丑介)阿吓吓吓!

【么篇】激,激得我環眸竪,惱,惱得俺氣轉噎!你看那公卿貴戚都列在側,誰數你沙三牛表的皇家派?恁道是金枝玉葉的皇家脉!

(衆)將軍,他權勢甚大,讓他些罷。(淨)

恁道他有權有勢帝王親,喒,喒道他不尶不𡯓一個村木伯!

(打丑跌介)(丑)阿呀呀呀!罷,罷,罷!你們如此怠慢我,我去奏與聖上,憑聖上與你們說話罷,罷吓!(怒下)(衆)你看他竟自去了。將軍,你的量也忒窄了些些。(淨)阿呀!列位吓!

【煞尾】非是俺心兒窄,量兒隘。他故意的粧聾來做呆,不瞅的不睬。你們有誰人與我分剖一個明白?我謝公卿元宰,恕鯫生的罪責。〔俺金勒呵,〕拚得個碎首在金堦!(下)

(生)列位大人,堂邑侯來遲爭座,攪混筵席,將此二事奏聞聖上便了。(衆)大將軍言之有理。我等一同面聖便了。(生)為報人臣須奉法。(衆)莫待臨頭懊悔遲。(同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