綴白裘/五/獅吼記

Top / 綴白裘 / / 獅吼記

獅吼記

梳粧

(小生上)

【引】談空說有遇名僧,看破浮生,了悟浮生。

冠天履地學為儒,無奈青雲事業虛,近向西來探秘密,黃花翠竹盡眞如。小生陳慥,字季常。自從東坡雪堂偶遇佛印禪師,謬結同心之契,常聆出世之談欲仗大士之因緣,消我前生孼債。咳!只是茫茫苦海,墮落堪虞;泛泛慈航,皈依頗切。爭奈——(看內介)爭奈妻房氏,生性却有些蹺蹊,遽難化誨。咳!我只得甘心忍耐。今早去拜蘇東坡,誰想他不在家,只得就回。今已辰牌時分,待我去看娘子起身未曾。(內貼嗽介)呀!娘子出來了,整衣而見。(貼上)

【引】朦朧春夢鶯啼醒,綠窻外,日移花影。

(小生)娘子拜揖(貼)春眠不覺曉,處處聞啼鳥。(小生)夜來風雨聲,花落知多少。(貼)郞。(小生)卑人在。(貼)你今日為何出門得早?(小生)卑人欲尋東坡談禪,誰想他已不在家了。(貼)吓!太早了。(作伸腰介)(小生)娘子,我看你雲鬢雖亂,意態更妍,恍如宿酲太眞,絕勝捧心西子,怎敎人不愛殺!(貼)我也不要你虛頭奉承,只要你實心貼伏。(小生)吓!娘子。

【懶畫眉】我和你關關匹鳥兩和鳴。〔夫妻以和為貴,〕夫唱婦隨協氣生。須知那伯鸞德曜振賢名,白頭相愛還相敬。我怎忍反目徒傷結髮情?

(貼)郞,我豈不知——

【前腔】幽閒貞靜博芳名?

只怕你做丈夫的呵!(小生)請敎。(貼)

宜室宜家道未行。

(小生)吓!若論刑于之化,卑人其實不讓文王;但恐娘子,——𠲔,怕不如淑女。(貼)吓!那些兒見我不如淑女吓?

你出言何故太欺凌?

(小生)卑人怎敢?(貼)

多應未諳區區性。

(小生)娘子,卑人取笑,如何就認了眞?(貼)誰與你取笑!(小生)取笑呀。(貼)那個與你取笑吓!

也是你作耍成眞自取憎!

(小生)娘子,今後再不可取笑了。夫妻可是取笑得的?不可,不可。(貼)這便纔是。郞,什麼時候了?(小生)待卑人看來。吓,娘子,是巳牌時候了。(貼)去取我的鏡臺過來,待我梳粧。(小生)是,敢不效勞?吓,娘子,鸞鏡犀梳,象牙眉掠,俱已停當了。請娘子整粧,待卑人伺候。(貼)

【前腔】輕塵拂去鏡光明。

(小生偷看貼梳粧介)(小生)妙吓!

照得伊丰采翩翩百媚生。

(貼將抿水彈小生面介)(貼)住了,怎麼在背後做我的鬼臉?(小生)卑人怎敢做娘子的鬼臉吓?寃哉。(貼)吓!我明明看見的,還要抵賴?(小生)吓,我看娘子鏡中的影兒好像——(貼)像那個?(小生)好像對門家媳婦。(貼怒介)吓!你元來看上了什麼家媳婦,竟自來比我麼?

我把菱花擲碎恨難伸!

(貼取鏡丟,小生接介)(小生將扇搧貼介)娘子,不要氣,不要氣,待我與娘子打扇如何?(貼搶扇看介)吓!

這丹青便面是誰人贈?莫不是擲果潘安遠寄情?

我看這扇兒倒也精緻,多應是年少風流之物。是那個送與你的?(小生)是個少年朋友送與我的。(貼)是少年朋友送與你的?多少年紀了?(小生)卑人看他年紀有十五六歲,多者十七歲了。(貼)吓!元來你在外如此胡為。吓!罷了!罷了!

【前腔】男兒不自重時名,甘比頑童背聖經。

(小生)吓!娘子。

你撚酸吃醋全不怕人聽。

(貼)我家常說話,有誰聽吓?(小生)

詩中長舌宜三省。

(貼)三省,三省,打得你投河落井!(小生)𠲔!𠲔!什麼說話!可惜,可惜!還好,未壞。(貼)小厮每聽者,今後再有少年朋友來拜,竟自回他,不許通報。

免使東君喜送迎。

(小生)到是回的好。(貼換衣介)(小生)請娘子更衣。(淨上)為有看花約,因傳折柬來,自家老爺家蒼頭便是。奉老爺之命,去請相公。來此已是。相公有麼?(小生)娘子,外面有人,待卑人去看來。(貼)不許!待我去看來,可是少年朋友。(看介)(淨)相公。(貼)原來是個老僕。郞,你去看來。(小生)卑人不去,恐怕是個小朋友。(貼)多講!(小生)是。是那個?(淨)相公,你弗認得我哉麼?我是老爺差來個蒼頭。(貼聽介)(小生)差你來做什麼?(淨)老爺說今日天氣晴明,南郊花市可觀,為此特邀琴操相陪。(小生掩淨口介)(貼)郞。(淨)幾乎悶殺子!(小生)阿呀!『琴操』二字,不知可曾聽見。(貼)郞。(小生)娘子。(貼)是那個請你?(小生)是學士請我遊春。(貼)可有別客?(小生)並無別客。(貼)方纔聽說請什麼琴操相陪,如何瞞我?(小生)那裏什麼琴操吓?(貼)琴操相陪吓!(小生)吓,吓,他叫卑人是陳慥吓。(貼冷笑介)那見主人請客,反呼客名?(小生)吓!娘子還不曉得卑人向在洛中曾拜子瞻為兄?兄呼弟名,乃是古禮吓。(貼)你的話那裏聽得?琴操必竟是個妓名。(小生)娘子,今日遊春,無妓無客(貼)若有妓,斷不與你干休!(小生)若有妓,卑人甘心受責。(貼)你旣已自招,咳!奈家無刑具吓!也罷,你到隔壁問大嫂家借昨夜打大伯的竹篦兒過來用一用。(小生)是。咳!叫我如何開口?(貼揪耳介)吓!怎麼在背後駡我?(小生)卑人怎敢駡娘子?我說大嫂的竹篦是時常用的,不如自做一根,免得求人。是這等說喲。(貼)吓!也罷,我看你書房中有一根青藜杖,倒也頗堅,儘勾你受用了。快去取來!(小生)是。咳!老天,老天!怎麼偏偏被他看見了!吓!藜杖,藜杖!我想劉向當年呵!

【解三酲】炊藜火,把瑤編曾映,今做了撻良人夏楚之刑。只有伯兪受杖尊慈命,幾曾見甘痛決,被妻刑

(貼)郞快來!(小生)吓,來了。𠲔!

我非無斬釘截鐵方剛氣,多只為惹草沾花放蕩情。

(貼)取過來。(小生)吓!娘子

你且權支應。

(貼)要打就打,權不得!(小生)難道沒事端端也打罷?

倘違約束,任你施行。

(淨又上)阿呀!那弗見出來哉?等我叫聲介。相公。(小生)吓!娘子,那人來了半日,候久了。(貼)且喚那來人進來。(小生)是。蒼頭。(淨)那說?(小生)大娘娘喚你進去。(淨)是哉。(小生)走來,須要小心吓(淨)是哉。我在行個。各搭拉里。(見貼對上場笑說介)介個標致大娘娘,等我志志誠誠磕介一個頭介。(貼)你是老人家,罷了。(小生)老人家罷了。(淨笑)介沒罷㖸。大娘娘有𠍽吩咐?(貼)吓,蒼頭。(淨)那說?(小生在背後搖手,淨點頭應介)(貼)你回去多多拜上你家老爺說我家相公久已受戒,永不見婦人之面,休得引亂他心,有傷雅道。(淨)大娘娘但放其心,我里老爺一生一世從弗曾看見女客面個來。說也話巴,老爺年紀雖然一把,還是童男子來。(貼)多說!外廂伺候。(小生)快些出去。(淨)是哉。壞哉,亦差拉里哉。(虛下)(小生)娘子,你方纔疑我哄你,難道來人也說謊麼?(貼)我也不信。聞得那學士呵!

【前腔】為風流招愆惹眚。

(小生)這是來人說的吓。(貼)

這來人言語難憑。

(小生)妙吓!今日遊春是無妓無客的。(貼)

你楊花水性渾無定

你若是犯着我戒呵!(小生)便怎麼樣?(貼)

把藜杖重才丁。

(小生)說話輕些,休被那人聽見不像體面。(貼)胡說!家常說話,怕那個聽見?(淨上)個歇弗見出來,等我叫哩一聲介。相公。(小生)娘子,外面有人,求娘子全些體面。(貼)

你欲全體面休干犯,莫怪我心腸易變更。

(淨)相公。(小生)娘子,怎麼處?(貼)吓!也罷!

你且趨他命;總然你欺我不見,也難掩風聲。

(小生)這等,卑人去了。(貼)你就是這等去了?(小生)就是這等去了。(貼)過來,你自對藜杖招來:此去若有妓,打多少?(小生)此去若有妓,一下也不打(貼怒介)吓!(小生)吓,打一下。(貼)少!(小生)打三下。(貼)少!要打一百!(小生)那裏打得起一百?(貼)打不起,不許去!(小生)就是一百。這等,卑人去了。(貼)就是這樣去了?要打一下做樣。(小生)招了就罷,又要打一下做樣。(貼)不打不許去!(小生)有理,打一下做樣的好。(淨)個歇弗見出來,等我張介張看。(看介)(小生)娘子打輕些。(貼打介)𠲔!(小生)阿唷!阿唷!(貼)去罷!柳色鶯聲及早春。(貼下)(淨笑介)(小生)出門俱是看花人。蒼頭,蒼頭,你為何只管笑一個不住?(淨)相公,我想着子一個笑話了。(小生)去罷。(淨)相公方纔拉里向爍塔介一記,打羅個吓?(小生)吓!方纔麼打一個人。(淨)我只道打一隻狗了。(小生)休得胡說!(淨)相公去罷。(小生)你先回去。(淨)相公呢?(小生)我隨後就來了。(淨)相公弗要怕打了,弗來吓。(小生)胡說!去!(淨)介沒我去哉,相公就來吓。(下)(小生)且住,我方纔事在倉卒之間,只得免强應受藜杖;但是我囘來時,敎我怎生支吾?啐!大着胆且盡今日之樂,再作道理。正是:杖藜扶我橋東去,只怕路上行人欲斷魂(下)

跪池

(貼上)

【引】兒夫喜浪遊,不把盟言守。嗃嗃奈予何?伊作伊還受。

咳!自是男兒情薄,莫怪婦人口聒。為愛出牆花,玩法甘違初約。知覺知覺,我抵死和他一着!昨日蘇東坡請我丈夫遊春,聽見來人說有琴操相陪,我就疑惑必然有妓,再三吩咐,叫他自招:若有妓,甘受藜杖一百。他便去了,我只是放心不下,我暗地着蒼頭前去。打聽囘來,我就問他席上有妓無妓,那老奴也把言語來支吾我,被我一定要打,那老奴果然說出有妓。阿呀!天那!怎麼世上有這樣不守法度的男子漢!呣!他昨夜回來,我就要算賬,他却推醉。他倒一覺好睡,咳!可憐我整整醒了一夜難道今日還推醉不成?為此准備藜杖與他算賬。吓!——咳!氣死我也!郞快來!(小生上)吓!來了。

【引】看花昨夜歸,尙未醒殘酒。

(貼)郞!(築杖介)(小生跌介)阿呀!

聞喚急趨蹌。(作怕介)琴瑟娛清晝。

(貼氣介)(小生)娘子拜揖。(貼不理介)(小生)娘子有何見敎?(貼)見敎,見敎!可知你災星拱照!你若違抝些兒,我不死便吊!(小生)娘子,我但見你紅了臉,有話也說不出了。(貼)我且問你,昨日有妓無妓?(小生)昨日——(貼)有妓無妓吓!(小生)無,無妓。(貼)無妓?(小生)無妓。(貼)昨日坐在東坡右手穿藕色衫兒的是誰?(小生)娘子,昨日遊人千叢萬簇,想是蒼頭看得眼花了。其實無妓。(貼)無妓?(小生)無妓。(貼)你還要嘴硬!蒼頭快來!(小生)娘子不要對了,待卑人勉强認了罷。(貼)禽獸吓禽獸!人人說你腸子有吊桶粗,我道你的胆有天樣大,輒敢如此無禮!我且問你,你昨日對藜杖招些什麼來?(小生)卑人忘了。(貼)你說此去若有妓,甘受藜杖一百。如今打還我來!(小生)娘子,不才初犯,且饒過了這一遭罷(貼)一定要打!(貼打,小生奪杖介)(小生)娘子打是小事,只是娘子方養成的長指甲恐抓傷了我的罪越重了。權且恕過了這一遭,下次再犯了莫饒,着實打,重重的打。咳!可憐!(貼)吓!也罷!打且記着,再犯倂責,權且恕過了這一遭。且饒你跪在池邊。(小生)跪吓?是小生的本等,不難。跪是跪了,只求娘子把大門閉上,恐怕人來看見不雅。(貼)要閉大門,打了去跪。(小生)是,不要閉大門的好便跪,便跪。(貼)不怕你不跪!(小生)咳

【宜春令】我心中恨。

(貼打小生嘴,小生作怕介)(貼)敢是恨我麼?(小生)阿呀!卑人怎敢恨娘子?只恨我自己不成才。(貼)着!(小生)不長進,不學好。(貼)是吓!(小生)連累娘子受氣。(貼)你羞也不羞?(小生)哪!

臉上羞

(貼)其實羞!眞個羞!眞個羞!(推生倒介)(小生)咳!

對着碧潾潾方塘水流。

(貼)你這樣人活他怎麼?到不如趁這池中清水死了罷!(小生)咳!

當場出醜!

(貼)人家說恩愛莫如妻子;你這等無理!(小生)

這般恩愛難消受!

(貼)你跪在此,待我進去吃些砂仁湯消消氣來放你。(小生)是。多謝娘子。(起介)(貼)吓!你怎麼起來了?(小生)娘子說吃口砂仁湯消消氣放我起來的吓。(貼)誰說!跪着!動也不許動!(小生)不敢動。(貼)氣死我也!(下)(內作青蛙叫介)(小生)咳!孽畜!孽畜!往常不叫,偏是今日娘子罰我跪在此,你只管咭咭咶咶叫一個不住。蛙哥,蛙哥。

休得在清池咯咯爭諠。

蛙哥,你在那裏叫不打緊,倘娘子聽見,只道吿訴別人了㖸。

免疑我對旁人嘵嘵搬口。

蛙哥,可憐我陳慥,閉口片時。(聽介)好了,蛙哥不叫了。只是我膝蓋兒跪得痛得緊了。我的娘!

望娘行大發慈悲,暫時寬宥。

(作磕睡介)(外上)旣已為男子,應當制婦人。牝鷄曾有戒,未可令司晨。昨日生回去,必受氏之氣;為此今日特來探聽一回。且喜門兒開在此,不免逕入。(看介)呀!這是生,為何跪在這池頭?奇絕!奇絕!待我閃在一邊,聽他說些什麼。(小生)娘子!啐!這是那裏說起!

【前腔】〔咳!〕我啣寃氣,遡禍由。

咳!我也不怨娘子,怨只怨蘇東坡這老頭兒。(外背介白)𠰻!為何倒怨起我來?(小生)我好端端坐在家裏呀!

他挈紅粧,春郊嬉遊。今日落他機彀。

(笑介)哈哈!幸喜今日還無人看見。(外背介)他還說無人看見。(小生)

倘人窺,嘲訕般般有。

我跪久了,我的膝蓋兒越發跪得疼痛起來了。我的娘,我的奶奶,可憐我跪得疼痛得緊了㖸!

誓從今改過收心;還敢如前胡行亂走?

(外)待他再跪跪。(小生)我的娘,我的奶奶,放我起來罷。奶奶是叫不應的了,不免吿求神道罷。吓,神道,神道,你快來救我陳慥吓!

望神明轉日回天,急來搭救。

(外)喂!救你的神明在這裏。(小生驚起)(外大笑介)(小生)東坡,緣何不先通報,直入人家?豈有此理,豈有此理!(外)等待通報,你越發跪得疼痛了。哈哈哈!(小生)我自疼痛,與你何幹?人家各有內外。可笑,可笑!無理,無理!(外)咳!衣衫不整,尙屬朋友之過。陶淵明不為斗米折腰,至今猶有生氣。你旣為男子,乃甘屈膝於妻孥,豈不汗顏?(小生)跪的是我,與你何幹?好不扯淡!(外)咳!世間那有你這樣縮頭的男子!(小生)喲喲!(貼內白)禽獸!(外)這是誰?(小生)子瞻,敝房出來了請回,請囘。(外)我說是獅子吼。(小生)請回,請回。(貼上)禽獸!緣何不待我發放?與那個講話?(小生)娘子,學士在此。(貼)我正要見他。請過來相見。(小生)是。東坡求見。(外走介)(小生扯介)走來,以禮待之。(外)這個自然。(小生)娘子,東坡來了。(外)尊嫂拜揖。(貼)大人萬福。請坐。(小生)子瞻請坐。(外)有坐。(小生)娘子請坐。(貼)呣!不知禮!(外)你也忒小心了。(小生沒趣介)不受用,坐不慣。(貼)請問大人到此有何見諭?(外)尊嫂,聞婦道以順為正,從一而終,是以牝雞司晨,長舌階厲。尊嫂,你如何不恪遵四德之訓,甘犯七出之條?季常有何罪,而令其(中)長跪池頭,竊恐夫旣不夫,婦亦不婦,傷風敗俗,逆理亂常。呣!不可,不可!(小生)東坡少說吓。(貼)大人,奴家雖係裙釵賤質,也頗聞經史懿言。自古修身齊家之事,先刑寡妻,乃治四海。古之賢婦,雞鳴有警,脫簪有規,交相成也。齊眉之敬,豈獨婦順能彰?反目之嫌,咳!祇緣那夫綱不正吓!今日我丈夫呵!

【梁州序】襟懷偏放。

(外)季常乃瀟洒之士。(小生)不敢欺,果然瀟洒。(貼)

面皮徒厚!

(外)季常的面皮忒厚了些。(貼打小生面介)(小生哭介)(外笑介)(小生)子瞻,這是何苦?嚇,嚇——(貼)

不把我機關參透。

(外)尊嫂待要他怎麼樣?(貼)

要他繩趨尺步。

(外)哎喲!這樣規矩。(小生)規矩麼,利害得緊吓。(貼)

休敎惹罪招尤。

(外)季常有何罪呢?(貼)大人。

羨你望隆山斗。

(外)不敢。(小生)子瞻,望隆山斗,朝野聞名,久仰,久仰。(貼)

却怎生戀烟花輕把我兒夫誘?

(外)吓!琴操是我的相知,季常不過相陪。𠲔!吃這樣寡醋!(小生)子瞻少說。子瞻少說。(貼)吓!你引誘他心,倒說我吃寡醋?(持杖介)

恨不把青藜杖打殺你這老牽頭!

(外)哈哈!你不要破口。(小生奪杖介)娘子放手。(貼)

敎你狗黨狐朋莫再遊!

(打介)(小生)放手。娘子不要破口。(外)吓!季常打得,下官却打不得!(貼)

免使我恁爭鬭!

(貼氣介)氣死我也!(小生)娘子請息怒。(外)尊嫂請息怒。季常走來。哎喲!果然利害!(小生)何如?(外)連我也有些胆怯。(小生)你纔見麼?子瞻請便罷(外)我且不去,待我再說他幾句。(小生)看他手中之物,其實利害。(外)不妨。(小生)你不要連累我便好。(外)你放心,放大了胆。(小生)娘子,子瞻有言相吿。(外)吓!尊嫂,下官有言相吿。(貼)請道。(外)尊嫂,從來這些悍戾之婦呵!(貼)怎麼樣?(外)

【前腔】當年為害,千秋遺臭。〔把那四德三從呵,〕一旦丟開腦後。淫心悍氣,全無半點溫柔!

(貼)可笑!從來那些悍戾的怎麼樣?倒要請敎。(外)

有那姬斫樹,氏垂幃,王導也為他揮麈親馳驟。

(貼)再呢?(外)

明光因誦賦,溺清流。

(貼)還有麼?(外)

看他五虎威嚴鬼也愁。

(貼)元來只這幾個!可笑!(外)呣!

恨不剝這禽獸!

(貼)喂!老蘇!你——(外)哎喲!好老蘇吓!哈哈!好美稱!(貼)言言嘲訕,句句扛帮。我須奈何你不得!(外)便把我怎麼樣?(貼舉杖打小生)吓!多是你這禽獸串通來的,我只是打你!(小生跪介)(外)軟了,軟了。(小生)

【前腔】吿娘行細察因由,學士突然來候。

(貼)他明明來嘲訕我的!(小生)

這顚言狂語,盡皆紕繆。

(貼)我一一多記在此。(小生)

我自隨伊饒舌。憚爾青藜,朝夕歡相守。

(貼)向聞你在學士處談禪,十分敬服;誰想談的多是老婆禪!喂!老蘇!(外)好美稱吓!又來了!哈哈!(貼)自古道:各家門,自家戶;此後免勞下顧(外)領敎,領敎。(小生)娘子。

是非今說破,莫追求。

(貼)你若再攬他上門,我和你做一世的寃家!(小生)

難道不是寃家不聚頭?東坡,〕請暫退,免僝僽。

(外)不妨,不妨。季常,你年將强壯,蘭夢無徵,何不與令正商量娶一妾如何?(小生)呣!還想娶妾!弟向在洛中,蒼頭來說,說家中已納下四妾了。(外)妙吓!(小生)小弟急急趕囘,却娶了四個魑魅魍魎,敎人怎下得手?(外)就是容貌醜陋些,但得生子,亦是好的。(小生)哎呀!未及月餘,連那醜陋的多趕去了。休題,休題。子瞻請便。(外)且慢,待我再說他幾句。(小生)子瞻不要連累我罷。(外)不妨,有我在此。尊嫂(小生)娘子,子瞻還有話說。(貼)還有什麼話說?(付暗上聽介)(外)季常此後再不敢戀酒貪花了。(貼)好!說了半日的話,只有這句話說得中聽。(付上)那說?(貼)快烹好茶來與老爺吃。(付)是哉。阿是老爺說個句說話中聽了?等我拿茶出來。(下)(外冷笑介)下官也有一句說話中聽的麼?(小生)娘子,子瞻是極通理的㖸。(貼)嘖嘖!就來了!(外)聽下官奉吿。(貼)請道。(外)

【又】念鯫生略獻愚謀,論不孝,須防無後。

(貼)阿呀!門無後,與你氏何幹?(付上)大娘娘,茶來里。(貼)不許與他吃!(付)噢。(外)下官與季常呵!

忝在金蘭交誼,忍絕箕裘?

(貼)喂!老蘇!(外)又是老蘇了。(貼)想是你會麻衣相法的,怎曉得我再也不生兒子了?這也可笑!(付)老爺說差哉,我里大娘娘正要養小官人來。說個樣掃興個說話!(貼)哫!狗才多嘴!(付)介沒亦是我差來裏哉。(外)尊嫂,你若容他娶了妾呵:

也是你螽斯不妬,麟趾鍾祥,百福從天祐。

(付)老爺少說罷。沒正經!(貼)螽斯麟趾公做的詩,難道婆肯說這話?(外)該娶,該娶。(貼)吓!怪得有官奏你毀謗朝廷,原來好管人家閑事!(外)這是宗祀正經。蒼頭,可是延宗祀要緊的?(付)個瞎弗曉得。(貼)陳慥過來。(小生)是。娘子怎麼說?(貼)娶妾乃是好事,只是每日要打一百藜杖,直打到八十歲纔止。你若受得起,任爾施為。(外)也勾受了。(付)老爺少說,連累我里相公哉。(貼)

若要添一妾,與你結為仇。難道無兒沒葬坵?

不免趕他出去!(貼持杖夾小生背,小生推外,付屁股,付退介)(貼)

推出去,莫容留!

(付)人退三千里。(小生)東坡,恕不送了。請了。(貼揪小生耳下)(付關門下)(外)咳!哈哈!我蘇子瞻遨遊四海閱人多矣,何曾見這等惡婦?怎麼樣便好?吓,有了。明日我將自己的一妾贈他,一者全生有後,二者與氏分權。妙!妙!咳!氏,氏!

【尾】你雖是乾坤戾氣天生就,怎出得我東坡妙手?一計敎他命卽休!

正是:願天常生好人,願人常行好事若還婦制其夫,便是背生芒刺。可笑吓可笑!(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