綴白裘/五/精忠記

Top / 綴白裘 / / 精忠記

精忠記

掃秦

(末上)掃地恐傷螻蟻命,愛惜飛蛾紗罩燈。小僧靈隱寺中住持便是。今有丞相到來拈香,只得在此伺候。(衆引淨上)

【出隊子】三公之位,自小登科占大魁。只因前日殺岳飛,使我心中如痴醉。靈隱寺修齋,特來懺悔。

(末)住持接迎太師爺。住持叩頭。(淨)香金可曾收下?(末)收下了。請太師爺拈香。(吹打介)(淨)第一炷香,愿風調雨順,國泰民安。第二炷香,愿秦檜夫妻百年偕老。第三炷香,愿……迴避。(衆下)(淨)佛爺吓,愿家父子早登仙界。(吹打拜介)(末)請太師爺隨喜。(淨)這裏什麼所在?(末)是香積廚。(淨)到也潔淨。(淨)壁上有幾行字,待我看來。縛虎容易縱虎難,無言終日倚欄杆。男兒兩點恓惶淚,流入襟懷透胆寒。吓!這詩我與夫人在東窗下做的,是何人寫在此?和尙。(末)有。(淨)這詩是誰寫的?(末)是一個遠方和尙寫的。(淨)如今可在?(末)在。(淨)喚過來。(末)啓相爺,此僧瘋顚,恐言語冒犯,求相爺恕他。(淨)我不計較他。(末)是吓。瘋和尙那裏?快來。(丑內)誰喚我?(末)丞相喚你。(丑)俺忙哩。(末)什麼忙?(末)燒火忙。(末)撇下烟頭子,快些出來。(丑)俺又忙哩。(末)又是什麼忙?(丑)念佛忙。(末)念的什麼佛?(丑)我念的佛,普天下多不省的哩。(末)念的什麼佛,世人多不省得?(丑)南無阿彌陀佛。(末)三歲孩童多會念的。快來!(丑)俺來也!

【偈】波羅蜜,波羅蜜,一口沙糖一口蜜。河裏洗澡睡寺裏,黃牛兒可不撞殺你?你好癡!趲金銀,打首飾,與你妻。自己死後一領蓆,這便是落得的。

南無大慈大悲救苦救難廣大靈感觀世音菩薩。(末)看你垢面風癡,何日是了?(丑)咳!

【粉蝶兒】休笑俺垢面風癡,恁可也參不透我的本來主意。只為那世人癡,不解我的禪機。

(末)看你鬢髮蓬鬆。(丑)

休笑俺髮蓬鬆。

(末)掛着這織袋兒何用?(丑)

掛着這破織袋。

(末)袋內什麼東西?(丑)

我這裏到包藏着天地。

(末)手中拿的什麼東西?(丑)

我拿着這吹火筒,恰離了這香積。〔他那知我是地藏化身?〕今日個洩天機,故臨來這凡世。

(末)你經懺也不看些?(丑)

【醉春風】我不會看經懺,在恁那法堂中;我只會打,打的勤勞,在恁那山寺裏。

(末)你今日塗,明日塗,塗出事來了!(丑)塗出什麼事來?(末)丞相喚你。(丑)可是那秦檜?(末)㕶!少說!(末)我正要去見他。(末)瘋和尙到。(淨)㕶!(丑)㕶!(淨)我只道怎麼樣一個瘋僧,元來這樣一個瘋僧。(丑)我只道怎麼樣一個秦檜,原來這樣一個秦檜!(淨)吓!怎麼擅道我的名字?(丑)你的名字,我不道有誰道哩?(淨)你可知我是何等樣人?(丑)我怎麼不知!(淨)我乃當朝宰相。(丑)

恁是個上瞞天子下欺臣!我單道你,單道你!

(淨)好個腌臢和尙!(丑)

休笑俺汚,我的肚皮中到乾淨是你的。

(淨)我來問你的元由。(丑)

恁來問我元由;我就對伊家說破,看他怎生的將俺來支對?

(淨)壁上的詩可是你寫的麼?(丑)是你做的,是我寫的。(淨)為何『胆』字能小?(丑)我胆小出了家,你胆大弄出事來了。(淨)你知我來意麼?(丑)我怎不知!

【迎仙客】恁來意,我先知。只因為夢驚恐,故來到,故來到俺這山寺裏。

(淨)我來拜當陽,求懺悔。(丑)

恁在這裏拜當陽,求懺悔,恁待要滅罪消釋?

(淨)南無觀世音菩薩。(丑)

那裏是念彼觀音力!

【石榴花】太師着俺說個因依,俺與你便好細話個眞實。

(淨)我不計較你,有話說來。(丑)

恁可也悔當初錯聽了恁那大賢妻?他也曾屢屢的誘你,恁却便依隨。恁在東窗下,不解我這西來意。只見他葫蘆提,無語將俺支對。恁那讒言譖語,恁便將心昧,恁可也立起一統兒價正直碑?

【鬭鵪鶉】恁待要結構邦哩,也只是肥家,那裏肯為國?恁如今,事要前思,免勞,免勞得這後悔。

秦檜,你下堦來。(淨)下堦來做什麼?(丑)看上面什麼東西?(淨)是天。(丑)我只道是地!

豈不聞湛湛青天不可欺?如今人多理會的,恁在那唬鬼瞞神哩!恁做的事事,做的來藏頭〔噯〕露尾!

(淨)你手中拿的什麼東西?(丑)是火筒。(淨)要他何幹?(丑)要他私通外國。(淨)何不放下來?(丑)放下來,他就要弄權哩。(淨)我是君子人。(丑)

【紅綉鞋】君子人,只怕當權倚勢。俺待說着呵,害得他一家兒恰便是烟滅灰飛。恁待要節外生枝,可也落什麼便宜。我為甚不在恁那廚房中放,常在我這手中持?〔阿呀!〕火筒兒,這其間,引狼烟,傾了他的社稷!

(淨)你平日作何功課?(丑)有功的多被殺了。(淨)功課吓!(丑)有,有,有。(淨)在那裏?(丑)在這袋內。(淨)和尙,取來。(末)吓。(丑)拿去。(淨)為何能縐?(丑)在蠟丸中拿出來的,怎麼不縐?(淨看介)久聞丞相理乾坤,占斷朝綱第一人。都為羣臣朝北闕,堂中埋沒老元勛。閉門殺死忠良將,塞上欺君虐萬民。賢相一心歸正道,路上行人口……㕶!這詩怎麼不全?(丑)若遇施全,就該死了!(淨)左右,若見施全,與我拿下!(內應介)(丑)還有。(淨)在那裏?(丑)橫看去。(淨)詩怎麼橫看?(丑)你的事怎麼橫做呢?(淨看介)久占都堂,閉塞賢路。㕶!你敢侮弄我朝中宰職麼?(丑)吓!秦檜

【十二月】賣弄恁那朝中得這宰職!恁可也懊惱我這闍黎!我這裏明明得這取出,他那裏暗暗得這觀窺。休笑俺瘋魔和尙會嘴,俺可也乾淨似糖食呀,却便是坐兒不覺立兒得這飢。

(淨)講了半日,元來他肚中飢了。和尙,賞他一分齋。(末應介)是。瘋和尙,相爺賞你一分齋。(丑)我不吃!(末)他不吃,傾掉了。(淨)再賞他一分齋。(末)是。相爺又賞你一分齋。(丑)我又不吃!(末)又傾掉了。(淨)㕶!你不吃也罷了,怎麼連壞我兩分齋?(丑)秦檜,我壞了你兩個,你就發惱,虧你壞了他三個哩!

兩頭白麵做來的,壞了你兩個,有誰得知?恁便屈殺了他三人,待推着誰?癡也不癡!這中間,造化的家父子肚皮裏的腌臢氣!

(淨)這裏不是講話的所在,你隨我到那冷泉亭上來。(丑)冷泉亭上不好,到是風波亭上好了事。(淨)㕶!和尙,我看你伶牙利齒,有什麼本事?(丑)我會呼風喚雨。(淨)風雨在天上,如何呼得下來?(丑)呼得下,還可以退得去。(淨)我不信。我如今要一陣大風。(丑)有,有,有。吓!如來佛,助俺奸臣秦檜一陣大風吓!(內作起風介)(淨)好大風!收了,收了。(丑)收,收,收。(淨)我如今還要一陣大雨。(丑)有,有,有。吓!東海龍王,助俺奸臣秦檜一陣大雨!(內作雨聲介)(淨)好大雨!收了,收了。(丑)收,收,收。(淨)風雨在天上,為何來得能快?(丑)連發十二道金牌召來的,怎麼不快?

【快活三】風來時,雨便起;雲過處,電光輝。把他拿住風,握住雨,不淋漓。

(淨)好大風吓!(丑)這不是風。(淨)是什麼?(丑)這是朱仙鎭上黎民的怨氣!(淨)好大雨!(丑)這不是雨。(淨)是什麼?(丑)

這的是屈殺了家父子天垂淚!

俺有話說。(淨)有話容你講。(丑)

【朝天子】〔太師,〕我與恁便說知。說着恁那就裏。

不說了。(淨)為何不說?(丑)

俺只索要忍辱波羅蜜。

(淨)有話講上來?(丑)

恁可也悔當初屈殺他三人?可也無招無對!到,到如今,悔自遲。他在那陰司路下等待你,閻王跟前吿你!

(淨)吿我什麼?(丑)

這的是你自造下,落得這傍州例!

吿你造下十座牢房之罪。(淨)那十座?(丑)雷霆施號令,星斗換文章。(淨)他在那一號內?(丑)他在章字號等你哩。(淨)阿彌陀佛。和尙,我如今要免六道輪迴之苦。(丑)你要免輪迴之苦不難,隨我出了家就免了。(淨)要我出家,怕沒有高僧剃度。況且這靈隱寺小,藏不下我。(丑)靈隱寺雖小,那佛力最大哩。方纔那八句詩呵:

【尾】把一個啞迷兒與恁猜。〔橫頭上那八個字,〕做一張悶弓兒,在你心上射。有一日,東窗事犯,纔知我這西來意。若不聽俺言,少不得搥着胸,跌着脚,〔阿呀!老太師吓!〕那時節,你方纔悔!

(丑打滾下)(淨)阿呀呀!到被這瘋和尙一番言語,說得我毛骨竦然。回去說與夫人知道。正是:與君一席話,勝讀十年書。吩咐打導。(內應介)吓。(淨)氣,氣殺我也!氣殺我也!(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