綴白裘/五/紅梨記

Top / 綴白裘 / / 紅梨記

紅梨記

訪素

(小生上)

【宜春令】風月性,雲雨腸,自生成花狂柳狂。新詞楚楚,俏名堪與娘抗。蘇小小才貌相當。呂雙雙風流不讓。拚醉佳人錦瑟,翠屏珠幌。

日昃鳴珂動,花連綉戶春。蟠龍玉臺鏡,惟待畫眉人。小生為有謝素秋之約,昨晚一夜睡不安穩,巴得天明,便起來梳洗。如今已打扮得齊整,除下舊巾幘,換套新衣裳,果然停當。只是怎得兄出來?不免催他去。兄,起身了麼?(生上)來了。

【前腔】鄕心切,旅夢長。

(小生)兄,快來!(生)

是何人催促恁忙?看他衣衫停當,匆匆挈伴將何往?

(小生)孟博兄,你又忘了?謝素秋約我今日相會。(生)何乃太早?(小生)小弟以為遲矣。

探花信,浥露何妨?護花神,遇風須障。(生)你似遊蜂,粉牽香惹,鎭日顚狂。

(小生)不是;他昨日內府事完,一定早囘,今日我們早去,也見得有些志誠。(生)好一個老實社家子弟!旣如此,就請仝行。(合)

【前腔】韋娘面,刺史腸,兩相逢,迷留怎當?芳心密意,相偎相靠從前講。

(生)伯疇,此間已是他家。想還未歸?你看:

雕欄畔,鸚鵡聲喧;畫簷邊,蛛蜘塵網

(小生)眞像個不曾到家的。

不見銀箏抛却,玉臺閑放?

天氣尙早,旣不在家,我每在此坐待一囘。(生)使得。(丑上)院鎖春光楊柳,門深夜雨梨花;未許情諧琴瑟,空勞夢遶琵琶。小人平頭,今早去候姐姐,不想被丞相拘留在府,只得獨自囘家。呀!家中到有人坐在此。不知那個?元來是相公,老爺。(生,小生)平頭,姐姐囘來了?(丑)不要說起!姐姐在內府承値已完,昨日到丞相府去,不想被他囚禁不放回來。小人今早去候,沒處問個消息,以此只得自回。(生,小生)為甚囚禁他?(丑)

【前腔】只為花容麗,玉貌揚。〔那丞相呵,〕死臨侵邀求鳳凰。

(生,小生)你姐姐從也不從?(丑)便是抵死不從。(小生)這纔像個素秋!(丑)丞相因姐姐不從,就發惱起來。

把溫存情況,變做了瞞神唬鬼喬模樣。

把我姐姐監禁在府後什麼靜房裏。

昏騰騰,岫雲遮;黑漫漫,陽臺路障。一似籠囚鸚鵡,浪打鴛鴦!

(小生)元來如此我那素秋,你怎得個出頭日子!孟博兄,我與你計較去救他便好。(生)王黼的威勢,天子尙且畏他。他把一個妓女藏在府中,我兩個措大便思量去救他,也太迂闊了。素秋旣不在,我們且到下處去,等到回了再來。(小生)旣然如此,且耐心坐等一回,或者放他回來,也未可知。(生)我有朋友在南薰門外,向欲訪他,此去却也不遠,兄只在此等我去訪了他來與你同回去,何如?(小生)使得。兄去就來。(丑)小人也再去丞相府前打聽。若有下落,卽來囘報相公。(小生)說得是,我只在此等你。(生)蓬蓽存寒士。(丑)朱門訪玉人。(仝下)(小生)

【普天樂】只指望撩雲撥雨巫山嶂,誰知道烟迷霧鎖陽臺上?想姻緣簿,空掛虛名;離恨債,實受賠償。想杜牧是我前生樣,只合守蓬窗,茅屋梅花帳。

素秋素秋!我想你此時呵!

托香腮,悶倚迴廊,斷難穿淚珠千丈。只落得兩邊恩愛,做了兩地徬徨。

咳!王黼王黼

【錦纒道】笑村郞,强風流,攀花隔牆。錯認做楚襄王。全沒有半星兒惜玉憐香。我這裏相思塹,危如石梁,他那裏愁悶城,堅若金湯。磨勒在何方?那沙吒利又十分威壯。如何更酌量?眼見得石沉山障。怨只怨,孤辰寡宿命相妨。

【山桃紅】撓不着心中癢,嚥不下尊前釀。謊歌郞,奪了平康巷;花衚衕,添個勾魂將;溫柔鄕,湧出瞿塘浪。眼睜睜,敎我意惹腸荒!

等了半日,兄也不來,平頭也不來,天色已晚,且囘下處去,明日再來,或者有些好消息,也未可知。

【尾】休言好事從天降,着甚支吾此夜長?羞殺我,畫不就眉兒張敞(下)

草地

(貼上)

【引】帝里繁華,長安人物,裝成風流。(老旦上)一旦刀兵齊舉,旌旗擁百萬貔貅。

(貼)一朝顰鼓揭天來,百二山河當地灰。(老旦)驛館夜驚塵土夢,繁華猶自故鄕回。(貼)花婆,感得你恩山義海,脫離我虎穴龍潭!如今幸得軍聲漸遠,只是奴家途路生疎,不知投那條路去便好。(老旦)娘,這等亂離世界,惟有全生要緊。若還到衝▲去處,恐怕安身不穩。老婢原是雍州人氏,彼中親戚甚多,況且僻靜,兵燹一時不到,就是這條路去如何?(貼)旣如此,但憑花婆指引。(老旦)娘,我和你投南去罷。

【傾盃玉芙蓉】抵多少烟花三月下揚州?故國休回首。為甚的別了香閨,辭了瑤臺,冰了琵琶!斷了箜篌?怎禁得笳蘆塞北千軍奏?怕見那烽火城西百尺樓。(合)似青青柳,飄零在路頭。問長條,畢竟屬誰收?

娘,就在此草坡上坐坐如何?(貼)花婆說得有理。(老旦)娘,似你這般風流瀟洒,如花似玉,向在風塵,知心有幾?(貼)花婆。

【破地錦】笑悠悠,若個是知心友。〔花婆,門戶中道路有甚好處?〕恩變做仇,但相逢便與兩字綢繆。多少鸞凰,誰是睢鳩?鬼狐尤錯認做親骨肉。

(老旦)娘,每常見你懷着一幅紙,像有詩兒在上。是誰贈的,這般珍重?(貼)是濟南解元贈我的詩,帶得在此,花婆請看。此人却是我的相知,可惜不曾見面。(老旦)娘不要作耍老婢,那裏有不曾見面的相知?(貼)花婆,誰來作耍你?却有個緣故。那解元是山東才子,奴家敎坊略略有名,故此人人說道:男中趙伯疇,女中謝素秋。天下無雙,人間希有。兩邊思慕實也多時。他前日到京會試,兩次相訪,正因公事未曾見面。這是他贈我的詩。不想値此大難,兩邊不知下落,又不知日後得見面否?(老旦)元來就是解元。他前日來參見丞相,老婢也認得,果然好人物!果然是娘的對頭!人言定然不差。(貼)花婆,你旣然見過,怎麼樣一個人?就說一說。(老旦)天色晚了,趲路要緊;況且路上不好說得。(貼)花婆,天色尙早,不妨說說去。(老旦)畢竟要說吓就說。

【古輪臺】我見他態夷猶,綠袍新染翠雲流,雙眸炯炯星光溜,果是個風流領袖。況詩句清新,包籠着許多機彀。(貼)本是織女牽牛,誰料做參辰卯酉?恨無端,羯虜折鸞儔!(老旦)似這般風僝雨僽,到有個天長地久。更才子多情,佳人留意,人間傳語。三事豈人由,俱輻輳?管敎百歲咏河洲。

(老旦)娘,此間已是雍丘縣了,尋一個僻靜人家,過了今夜,明日入城如何?(貼)是如此。

【尾】離鄕背井多出醜,今夜情魂不住陡。錯把雍丘做帝丘。

(老旦)看仔細。阿呀呀!這等要緊!(仝下)

北醉隸

(付上)頭上盔頭黑似鐵,身穿一領細直裰;腰間繫條紅帶子,手拿軍器一塊篾。自家非別,雍丘縣正堂第四班上一名皂隸許仰川的便是。今日老爺退子堂,我立拉厾石獅子邊,只見我里伙計走得來說道:『伙計,請了,請了。違敎得很了。』我說:『請了,請了。久違,久違。』哩說:『個日子有個東道拉我身邊,阿要吃落子罷?』我說:『使得個耶。』是介踢踢塌塌,一走走到酒店上,一坐坐拉厾子,我拿一隻筷拉檯上搭,搭,搭。走堂個聽見子,走得來,看見子我:『咦!元來是阿爹。要吃𠍽個沒事?』我說:『只揀好吃個沒拿得來。』只見番滾個四碗:頭一碗,酒煑個蒼蠅腦子;第二碗是圓眼炒花椒;第三碗是田鷄個耳朶;第四碗好像醬油炒醋,酸溜溜,鹽塌塌。正吃得高興,只見我里兒子走得來說道:『阿伯,老爺拉厾傳㕶。』我說:『老爺傳我,只得要去哉。伙計,得罪哉。』一恭而別。走到私宅門浪,說:『老爺拉厾私宅裏。』我走得進去,一看看見子,我說:『個個就是老爺,老爺在上,皂隸這裏磕頭。』老爺說:『差你到西園去請相公賞酒吃月。』我說:『曉得了。』老爺說:『來,相公是讀書君子,須要低聲啞氣,不要大驚小怪』我說:『曉得了。』拿子帖子就走。這叫子上命差遣,蓋不差遣?酒拉肚裏,事拉肚裏;奉着老爺之命,只得要去走遭。

【粉蝶兒】醉眼生花步離披,辨不出高低平凹。

咦!為𠍽了今日個酒纔吃了腿肚子裏去哉?吓,有了!

我將這手兒搬運走前發。〔走,咦,咦!〕好一似急流中折舵的舟,好敎俺難撐難架!(吃力介)走的俺氣喘身乏,恰便是秋江如畫。

來此已是花園了,不免逕入。你看,鞦韆架,木香棚,芍藥欄,牡丹亭。阿呀!妙吓!

【紅繡鞋】俺只見異種奇花在架,翠疏籬,遶結蒹葭。只聽得綠陰中,喳喳,睡鴉聲嗏。這壁廂,蹴踘場;那壁廂,鞦韆架。攪得人意迷離,脚步兒斜。

(跌介)咦!想是跌了。我昨日就曉得要跌了。阿喲!有個大魚池在這里,險些兒跌了下去!阿呀!好大金睛魚!倒拉荷葉上乘風涼!阿呀!魚吓!

【普天樂】喜,喜的是水面上游,何,何不向龍門化?只怎擺尾搖頭淺水蘆花?愛閑游,被網撈探,香餌懸鈎掛;有一日,血淋漓,命喪刀頭下。煞時間,屠腸胃,身首分,魚鱗碎剮!

吓!方纔有兩個魚拉厾荷葉浪乘風涼,為𠍽弗見哉?且住,人說鬼會變魚個,弗要魚變鬼個吓?阿呀!不好!

【石榴花】只聽得荷花池畔响個忽喇,小小鹿兒心頭撞個膽着怕。莫不是蝦兵蟹將水魔邪,變化來將人唬?咱奉縣主官衙,咱身伴有硃印牌衙,請解元至琴堂談月夜,那怕你惡祟來輕惹!若追來,便將恁碎刴剮!

呵呀!好了!來此已是書房門首。有個吿條在此,待我來看看。『一應閑雜人等不許檀入。』甚的檀八?可是談七個兄弟住厾裏向吓?莫管他閑事,不免進去。老趙老趙相公!(小生暗上坐介)怎麼小姐還不見來?(付)且住!方纔老爺吩咐說:相公是讀書君子,須要低聲啞氣,那說亂嚷!咳!差了。相公,相公,吃酒去吓。個隻耳朶是聾個,那一隻來!相公,相公。(小生)小姐來了麼?呸,呸,呸!(付)阿呸!阿呸!阿喲!相公,我這一嘴的鬍子,還要親我個嘴!我皂隸也有介一日!(小生)吓!你是什麼人?(付)

【滿庭芳】俺本是琴堂的爪牙,雍丘縣得時的老大。

(小生)吓!你是皂隸吓?(付)

你讀書人全不曉謙恭禮加。自古道:敬其主,以尊其使下。

(小生)你是那裏差來的?(付)我是老爺差來的。(小生)差你來做什麼?(付)請相公去吃月。(小生)可有帖兒?(付)有個。(小生)取來。(付)帖子呢?(小生)我沒有看見。(付)㕶弗曾拿?(小生)我何曾見?(付)啐!在頭巾箱裏。拿去。(小生)吓!元來孟博兄請我去賞月。倘然小姐來時,怎麼好?皂隸,過來,今日的酒為何而設?(付)今日的酒吓:

為寂寥,筵開東榻。寶鼎內焚香相迓。為悲秋覓句無雙,請文魔赴仙槎,玩冰輪,商量話。因此上,造金谷邀請,並無他。

(小生)皂隸,你多多拜上老爺,說我相公不奈煩賞月,原帖拜上。(付)你不去?也罷。只是我家老爺呵!

【上小樓】他那裏徘徊瞻眺眼兒巴,你推三阻四將人當要。〔今日之酒呵,〕又不是鴻溝計說,宴索,為甚麼懶轡嗟呀?止不過去談心飮三盃,向沒人處叙舊情,在花前月下。休只管絮叨叨,將人來駡。

(小生)你去回覆老爺,說我不耐煩賞月。(付)為𠍽弗耐煩?(小生)看書辛苦。(付)為𠍽了看書辛苦?(小生)傷了些風。(付)阿呀!為𠍽了傷風?(小生)狗才!這等可惡!(付)吓!傷風,傷風,我有個好方子里,醫好子㕶個傷風罷。你去買一個銅錢飛麵,一個銅錢梔子,跌碎子,厾拉鼻頭上,吊出子個些傷,就好哉。(小生)狗才!胡說!(付)我里老爺好意請你去吃酒,為𠍽弗去?阿是牽牛下井了?(小生)狗才!旣如此,你去轉一轉來。(付)吓,轉一轉來阿呀!老弟,你這樣嚕囌得勢,叫我到囉哩去轉?(小生)好了!這狗才去了!(付)吓!這答兒好轉。(付見鏡介)阿唷!老二!請了,請了。阿是老爺等弗及,亦差㕶來個?㕶去回覆老爺,相公有甚心事,叫我轉一轉,他就來了。你去回聲老爺。阿呀!老二,來,來,來。我吿訴你:方纔相公認子我是𠍽小姐,竟親我的嘴。咦!我學拉㕶看。你也親起我的嘴來哉!咳!老二,我弗曾受過個一遞個㖸!

【要孩兒】看我這鬚髯簇簇人驚怕,他也將鬚比着咱。怎把俺香腮相鬭唇迎迓,無言無語粧聾啞?咱手點時,他手也抓,俺怎肯干休罷?結扭去公堂斷理,決不饒他!

(小生)不知小姐可曾來吓?這狗才還沒有去!(付)阿喲!㕶厾兩個打一個𠍽?咳!

【前腔】你讀書人妄尊大,把皂隸覷井底蛙!因甚麼將男作女來戲耍?腰肢摟抱稱小姐,險些弄了後庭花。做一場眞話巴。倘若人知道,把臉皮兒羞殺!

(小生)狗才還不走!(推付出,關門下)(付下)吓!好意請他去吃酒,他拿我們伙計兩個打,不免回覆老爺去

【煞尾】俺疾忙轉去回爺話,把皂隸當龍陽戲耍。〔少停我老爺審起雞奸事來,〕憑着俺荊條拿在手,打得你肉綻皮開,也只當做耍!(渾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