綴白裘/五/西樓記

Top / 綴白裘 / / 西樓記

西樓記

樓會

【懶畫眉】漫整衣冠步平康,為了花箋斷腸。

小生前日在劉楚楚家見穆素徽寫我的楚江情一曲,袖之而歸;又聞他十分想慕。那劉楚楚說他家住在楊柳高樓下,銅環雙閤扉。又說春聯兩句是:『鏤月為歌扇,裁雲作舞衣。』小生今日特去訪他。

藍橋何處問玄霜?

呀!此間已是。吓!且住,我聞得他是第一名妓,自然塡門車馬,為何靜悄悄閉門在此?吓!有了。

我輕輕試扣銅環響。

(貼內)是那個?(小生)

忽聽鶯聲度短牆。(老旦上)

【引】誰扣朱門嗽聲揚?不是劉郞阮郞

(開門介)吓!原來是一位相公。相公請。(小生)媽媽請。(老旦)相公尊姓?(小生)小生姓,久慕素徽,特來相訪。(老旦)素徽就是小女喲。(小生)吓!原來就是令愛。失敬了。(老旦)好說。(小生)請問媽媽,令愛在家否?(老旦)不要說起。自從前日三爺接去看梅花,回來染成一病,一概客來,多不接見。有慢相公。(小生)元來如此,所以閉門在此。(老旦)便是。(小生)小生此來,極欲一見。今旣有恙,不好相强,只得吿別了,改日再來罷。(老旦)吓,相公,倘然小女問及,可有什麼話麼?(小生)吓,只說來謝花箋的,令愛就曉得了。(老旦)旣如此,相公請坐,待我問一聲看。吓!我兒。(貼內)怎麼?(老旦)有一位姓的相公,說來謝花箋的,可要回他去麼?(貼內)可是于叔夜相公麼?(老旦)吓,請問是于叔夜相公麼?(小生)便是。(老旦)正是。(貼內)請到西樓少坐,孩兒扶病出來了。(老旦笑介)阿喲喲,早是不曾回了他去吓。相公,小女聽了謝花箋三字說請相公到西樓少坐,小女扶病出來了。(小生)只是起動不當。(老旦)好說。相公,這裏來。相公,請上樓去。老身有些小事,不得奉陪了。(小生)媽媽請便。(老旦)吓丫環,看茶到西樓上去吓。(下)(貼上)

【前腔】夢影梨雲正茫茫,病不勝,姣懶下床。欣然扶病認檀郞。

(小生,貼相見介)(貼)呀!

果然可愛風流樣!恁地相逢看欲狂!

(貼)相公請坐。(小生)有坐。久慕隽才,兼得妙楷,今幸一晤,如渴遇漿。只是玉體不安,不合驚動。扶病而出,感次五中矣。(貼)思慕經年,適逢一旦喜慰夙懷,死且瞑目,何有于病?(小生)小生兩日前欲拜賢妹,聞得池三老邀去看梅花,故此拜遲了。有罪。(貼)豈敢。(小生)請問賢妹,那玄墓的梅花是盛的㖸?(貼)奴家有病,不曾上去,在船上望見白茫茫一帶,想是盛的。(小生)吓!賢妹不曾上去?那梅花不過如此,到是不上去的好。請問賢妹,妙齡幾何?(貼)今年一十六歲。(小生)如此,小生叨長三年。(貼)相公十九歲了?(小生)正是。(貼)曾娶否?(小生)尙未。(貼)聘是一定聘下的了?(小生)也沒有。(貼)呣。(小生)卿與小生交淺言深,不知何緣得此雅愛?(貼)三生留笑,兩載神交,何言淺也?妾本烟花賤質,君乃閥閱名流。葭玉蘿喬,雖不相敵。然錦帆三奏,已殷殷司馬之挑。妾鉛槧數行,豈泛泛雪濤之筆?情之所投,愿同衾穴。不知意下如何?自荐之恥,伏乞諒之。(小生)小生一向覓緣,碌碌風塵,無有解我意者。前日在劉楚楚家得卿親筆且聞相愛已久,不勝驚喜。今蒙以生死相訂,小生當永期,決不他圖。如負恩背義,有如此日。(貼)片刻相逢,百年定約。如有他志者,亦如此日。(小生)只是少個媒妁,便怎麼處?然我輩意氣相投,何須用媒?(貼)楚江情一曲是吾媒也,愿為君歌之。(小生)願聞。但恐俚鄙之詞,有汚香頰。且吾卿病虛氣怯,只是莫歌罷。(貼)隨歌而沒,亦足明志。待奴慢歌與你聽。(小生)如此,小生奉板。(貼)

【楚江羅帶】朝來翠袖涼,薰籠擁床,昏沉睡醒眉倦揚,懶催鸚鵡喚梅香也。把朱門悄閉,羅幃漫張,一任他王孫駿馬嘶綠楊。夢鎖葳蕤,怕逐東風蕩。只見蜂兒鬧紙窗,蝶兒過粉牆。

(作氣怯住介)(小生)恐怕傷氣,住了罷。(貼)不妨,待我歌完了。

怎解得咱情況?

(小生)妙吓!(貼)强按宮商,殊失作者之意否?(小生)歌中之意,摹寫無餘。正所謂詞出佳人口,眞令人消魂也!

【大迓鼓】清商繞畫梁,一聲一字,萬種悠揚。高山流水相傾賞。吾欲乘鳳,共翺翔,猶恐巫山還是夢鄕。

(丑上)馬來吓。夜放踏殘花底月,曉行嘶破陌頭烟。相公說道:吾里相公拉厾西樓上。革里是哉,等我帶住子個馬介。阿呀!門也開來里。讓我上樓去,相公拉厾囉里?(小生)呀!文豹,你來做什麼?(丑)相公,那說忘記哉?今日是會文日期喲。相公,相公纔拉厾等哉。相公,快點去罷。(小生)吓!文豹,你只說尋我不着就是了。(丑)嗨!相公說拉格裏個。況且老爺也要去個,轎傘纔打厾哉。相公,快點去罷。(小生)如此,你先下樓去。(丑)介沒就下來阿。(小生)阿!賢妹,正欲談心,却忘了今日是會文日期。(貼)怎麼處?(小生)只得暫別,改日再來奉候罷。(貼)說起要別,不覺寸腸似割。相公,莫非會期從此少矣!(小生)說那裏話?有暇就來會的。(貼)我有玉簪一枝贈君。(落地介)呀!玉簪折斷,一發不是好兆!(小生)可惜!我有舊玉一塊,不曾帶得,改日取來贈卿佩之,日後可以為記。(貼)待我送你下樓去。(小生)不消罷。(下樓介)(貼)

【前腔】汪汪淚數行。

(小生)不必悲傷,得暇就來會的。(丑)快介點罷。

來時總會,此際堪傷。(小生,貼合)緊牽紅袖難輕放。章臺柳色繫情長。何事花驄嘶得恁忙?

(丑)好肉麻!快點去罷!恐怕老爺先去子了。(小生)就此吿別。(貼)得暇就來一會。(小生)這個自然。琴聲簫意逗情緣。(貼)乍見隨看別淚漣。(小生)東去伯勞西去燕。(合)斷腸回首各風烟。(丑)進去罷哉,忒厭㖸!(小生)賢妹,請進去罷。(貼)相公,請乘騎,奴家纔敢進去。(小生)豈敢。賢妹請進去了,小生纔敢乘騎。(丑)神聖爺爺哉!快子點罷!(貼嘆氣下)(小生)請勿感傷,小生有暇就來會的。(丑)進去哉,還要說𠍽介?(小生)唗!狗才!我們正在說話,只管大呼小叫,成何規矩!(丑)若弗催,個歇還厾樓上來。(小生)誰要你多管!狗才!這等放肆!回來三十戒方!(丑)廿九記半罷。(小生)半記也不饒!這等可惡!狗才!這等放肆!(丑)相公轉來。(小生)做什麼?(丑)騎子馬勒去。(小生)狗才!那個要騎什麼馬!狗才!(下)(丑)吓!個個讀書人蓋個無情分個!有子個樣名妓,就忘記了老媽哉!呸出來!㕶弗騎,關我𠍽事?等我來出介一個屁頭勒介。㗣!馬來!咦!單見脚動,弗見個馬動。嘚!馬來吓!脚波!(下)

拆書

(小生上)

【一江風】意瓓珊,幾度荒茶飯,坐起惟長嘆。記西樓喚轉,他聲聲扶病而歌,遂把紅絲綰。藍橋咫尺間,藍橋咫尺間,誰知風浪翻?常言好事多磨難!

前日小生約會穆素徽,不意被父親嚴禁,不能前去。今日且喜父親出去拜客了,我如今欲待去會他一會,又恐爹爹回來知道,又是害他了。罷!只得展轉中止。是便是了,畢竟不知爹爹怎麼樣計較了他?咳!放心不下。也罷!我叫文豹去罷。文豹那裏?(丑上)在這里。(小生)來,你到家去問一問老爺可曾計較他。問了就來囘覆我。(丑)那個家?(小生)就是前日來接我的姑娘家裏。(丑)苦惱子,卽怕弗敢勞。(小生)怎麼不去?(丑)弗去便弗去哉。(小生)這狗才這等放肆!我差你去,怎麼回我?可惡!(丑)前日老爺道是我仝相公去子,打子二十板,難間腿還弗曾好,如今不敢去哉。(小生)吓!也罷,走來。你如今且在門首去打聽,若有相認家的,問一聲,回覆我。(丑)個是容易麼。(小生)咳!我如今呵,好似和針呑却線,刺人腸肚繫人心!(下)(丑)我拉門前去問問看㖸。(外上)

【秋夜月】乍轉彎,好問鄕宦。(丑接)〔𠲔!〕有些相認白鬚漢。

(外)大叔,我是姑娘家周旺。(丑)我說是你。

元何站定東西看?

(外)老爺前日可曾計較你們?(丑)不要說起。

害咱們廿板!

今日你來做𠍽?(外)姑娘呵!

特差來寄柬。

(丑)呸!還要寄𠍽柬?弗要拉里纒魂淘氣!(外)呀!大叔,且不要惱。你若引我進去面見了大相公,白銀一兩奉謝。(丑)何不早說?拿來。(外與介)(丑)老兒好造化!方纔老爺拜客去了。相公,姑娘厾差人到此。(小生)妙吓!快喚他進來。(丑)噲!老老,相公叫你進去。這里來。(外)周旺叩頭。(小生)起來。我正要問你,前日老爺可曾計較你家麼?(外)相公,不要說起。昨日相公領了宅上一起大叔,要折毀西樓,驅逐遠方。相公又詐了二十兩銀子。(小生)姑娘呢?(外)幸得姑娘不在家裏。(小生)那裏去了?(外)燒香去了。(小生)這還好。(外)歸來曉得,痛哭不已。(小生)𠲔!可恨有這等事!(外)姑娘含淚寫書,囑付小人必要面見,還要與相公討一件記色回去,方信小人虛實。明早開船到杭州,寄居親眷家。要緊說話多在書上。(內喝導介)(丑上)老爺居來哉,快點出去罷!走,走,走!(外)怎麼處?(小生)怎麼好?周,說話多了,不及看書。你回去多多致意,說書中之言定當如命,回書也寫不。及了。(外)記色快些。(小生)吓!有舊玉在此,拿去作記便了。文豹,領他出去。(外)吓。(奔介)(丑)呸!老烏龜到奔拉裏向去!外頭來!(推外下)(小生)咳!我想這樁事必竟是趙伯將與父親說的,如今果然了。他又領我們這些惡奴去打逐,致令我爹爹嚴禁,敎我別也不得一別,回書也不及寫一紙𠲔!可恨!可恨!且住,書中不知有什麼言語?想必生死之約在內。𠲔!奇怪吓!你看書函上圖書密密,花押重重,又貼兩對紙方勝兒。素徽,你好不用心也!我待開,只愁腸斷;不開,又忍不過。咳!天那!敎我怎麼樣便好?

【紅納襖】看他燦瑩瑩盡淚斑,間着那印章,紅花字幻。待開時,恐添悲惋。不開時,那得我心上寬?細細將指甲兒挑下闌。乍破緘,不覺的香氣散。

(先捻髮介)這是什麼東西呀?我道是什麼——

早是一股髮兒,裊裊的好似烏雲也。

且袖過了。不知書上怎麼樣寫在上呀?為何一幅素紙,並沒有半字在上?這是怎麼說?阿呀!素徽吓!

恁敎人猜謎難。

【前腔】〔吓!〕敢是你為愁多不耐煩?

他特地着人送來,怎麼說不耐煩?吓,是了!

敢是怯纎纎慵染翰?

吓!我曉得了。

敢是我淚模糊,不見蠅頭柬?

吓!明明是一副素紙。

敢是你暗中揮,早忘了筆硯乾?

豈有此理!素徽是精細的人,那有此事?吓,是了!

莫不是孫汝權剔弄奸?

且住,若是有人換去,為何元封不動,印記分明,且留香雲在內?吓!素徽

想是你厭套書寒溫泛?

就是不落套語,為何一字也沒有在上?吓,我今番猜着你了。因我爹爹驅逐,料不成事,把啞迷來回絕我。

多應把斷髮空書,做了決絕囘音也。〔阿呀!素徽吓!〕痛,痛殺人,好似剜肺肝!

(淨上)當面笑呵呵,背後毒蛇窩。口善心不善,面和意不和。叔夜兄請吓。(小生)文豹為何放閑人到書房中來?(淨)見弗是閑人,是我㖸。請吓。(小生)請了。(淨)噲!兄阿曉得新聞吓?(小生)兩日杜門不出,不曉得什麼新聞舊聞。(淨)就是尊翠厾個樁事體,小弟着實拉哈周旋出力。兄弗知阿曉得?(小生)吓!可是家之事麼?(淨)正是。(小生)多承足感。(淨)豈敢,豈敢。(小生)若不是兄在裏頭出力,他每幾乎搬了去。(淨)那說蓋氣質!(小生)虧你還來討好!(淨)吓,吓,個個朋友相知弗得哉!輕朋友而重姊妹,直脚放屁哉!(小生)放屁,是你的文字!(淨)阿呀!兄個文字,篇篇錦綉;學生個文字,難道就是放屁?(小生)屁中之屁!屁而又屁!(淨)直頭屎渣弗如哉!(小生)

【大影戲】我怪你理窮詞遁,故生怒嗔。(淨)我使方便,他感咱恩。

(小生)不是他們感激你,你紮詐得好!(淨)住子!小弟紮詐子𠍽人?(小生)不是紮詐,這二十兩頭,難道是飛到兄袖裏來的?(淨)吓!阿是個廿兩頭?個是哩厾道是小弟來𠍽是介調停週全,所以送拉我學生買茶吃個吓。這叫做——

送來禮物何須遜?

(小生)倒也說得冠冕!

你個是紮火囤癩皮光棍!

(淨)住子!囉個是光棍?𠍽人是光棍?㕶看學生手浪自瘻頭阿無一個,𠍽個癩皮!自古君子絕交不出惡言,你直頭欺我!(小生)誰與你鬥口!(淨)旣弗鬥口,為𠍽了塗壞子我個歌譜?(小生)吓!

只此一句,有今朝破口傷情。(淨)〔𠲔!〕我咬斷牙齦,誓不登門!

(小生)到也不勞。(淨)也希弗罕!(小生)趙祥,我怪你談笑起風波。(淨)小于,我就起風波怎奈何?(小生)酒逢知己千鍾少。(淨)話不投機半句多!(小生)吓!趙伯將!(淨)于叔夜!(小生)我因你是個朋友,在我門下走動走動,往來往來,偏偏在我面上做工夫!今後再也不許來!你若再上我的門來,我叫小使敲斷你的股拐!你這徹底無賴小人油嘴!(下)(淨)吓嗄!小于,㕶介可惡放肆!住子,走出子門介。小于小畜生!我搭㕶父輩相交,那竟使出介個性子來?我明朝傳齊子三學裏朋友搭你講,還是你是我是。且住,他是宦家,我是窮儒,鷄子阿搭石子鬭個?罷!惜財忍氣子罷。咳!那說?罷!明朝竟講!——咳!說子罷,罷哉。(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