綴白裘/五/豔雲亭

Top / 綴白裘 / / 豔雲亭

豔雲亭

癡訴

(丑上)

【六么令】昏昏度年,終日長街,東走西穿。生涯只靠課兒錢。嚼得着,叫神仙口兒打諢將人騙,口兒打諢將人騙。

諸葛諳自從放子相公去,恐怕有是非輪到我,不敢出門做生意,坐拉屋裏向,是介一吃吃得筋疲力盡。外頭弗聽見說𠍽說話,只得原出去做生意,嚼嚼蛆,騙兩個銅錢,買口黃湯呷呷也是好。個兩日擺張桌子來厾官井頭,𢵓個把人來,原要賺渠半分三厘,方纔炒一碗冷飯吃子。且坐得去,看今日阿有光景?喂!第二個,咦,桌子擺好來裏哉𠍽?(內)先生來哉𠍽?桌子擺里哉。(丑)起勞你。(內)介說話。噲,先生今日要不兩個銅錢來我沒好㖸。(丑)個個自然。(淨,付上)喂!阿大,走來。(淨)那說?(付)灰堆頭一個丫頭困拉厾我里騙渠井邊去,拿一塊磚頭,只說是糕,看渠阿要吃。(淨)有理個(合)

【前腔】忙尋瓦磚惹得癡兒戲耍來頑。

喂!癡丫頭。(旦)怎麼?(付,淨)咦!

一似陰溝爬出竈中眠。

喂!癡丫頭,阿要吃糕吓?(旦)拿來㖸。(淨,付)喂!羞吓!(旦笑,淨,付)

看他微微笑,把頭顚。

(旦▲介)(淨,付)羞吓!

只怕牙兒嚼斷難呑嚥,牙兒嚼斷難呑嚥!

(旦打淨付撞丑桌介)(丑)啐!賊𣬿種!爺多娘少個厭戎塊!(,淨付)瞎𣬼養個!(渾下)(旦)吓!你們再來㖸!你們再來㖸!(丑)呸!個星賊𣬿種去子沒,及好個哉,到是你們再來㖸!你們再來㖸!眞正癡弗殺!(旦)先生,你是諸葛廟中的先生麼?(丑)正是。你問我做𠍽了?(旦)我正是吿訴你哩。(丑)有𠍽說話吿訴我?(旦)那些小厮們呵。(丑)那介?(旦)

【鬭鵪鶉】他把我小癡兒終日胡纒,不住的將咱輕賤。

(丑)道是你癡個了,個星賊𣬿種纔來摟㕶哉。(旦)

俺也是父母生身。

(丑)有個樣爺娘養㕶介樣物事出來,直脚是中生變個!(旦)

怎覷咱是一個豚犬?

(丑)㕶個面孔必竟弗好看。(旦)

人世上,那有面目眞形落?可也無拘無管。

(丑)是介說起來,到是癡個好?(旦)

俺癡兒無求望,無他戀。

(丑)無求無戀,日裏那亨過?(旦)

日間來向街頭,自有那剩飯殘羮。

(丑)夜裏那亨?(旦)

到晚來,草地上石枕價高眠。

(丑)個是㕶個叫化本相,說哩做𠍽?㕶癡便癡,也要存子點丫頭家廉恥。(旦)

【紫花序】俺癡兒何曾背了綱常典?又不與人偷期在濮上言。

(丑)蓋個好貨作,足足有人來偷㕶耶!(旦)

有一日鳳管鸞笙把珠簾高捲。

(丑)噲!你且叫一聲天拉我聽聽介。(旦)阿呀!天吓!

天不與人行方便。

(丑)㕶旣會哭天,再哭一聲地拉我聽聽看。(旦)地吓!

地肯與人從心愿?

(丑笑)個個癡子要哭天就哭天,要哭地就哭地,直脚癡弗殺個哉!(旦)先生,你道俺是癡的麼?(丑)弗是癡,到是顚?(旦)

【柳營曲】小癡兒也非是顚,小癡兒也非是偏。〔咳!〕小癡兒,嬌滴滴,也是個桃花面。小癡兒,整齊齊,也插着翠花鈿。〔先生吓,〕恁與俺將八卦安排,何日有個團圓?

(丑)個個癡丫頭,原來是想家公想癡個。卽是㕶介一付嘴臉,也要起𠍽卦?(旦)先生。

【小沙門】小癡兒,也有個椿萱;小癡兒,也有個家園。小癡兒,如珍似寶曾經練。小痴兒,也度過青年。怎說俺沒下梢,一個孤單?

【聖藥王】小癡兒,桌兒上,有美羮甜。小癡兒,架兒上,有錦繡穿。小癡兒,脂脂粉粉畫容顏。小癡兒,也曾惜花春早天;小癡兒,也曾愛月夜遲眠。小癡兒,也曾松筠兔管咏箋。

(丑)個個癡子,直脚我個前身變個一嘴鳥說白嚼蛆!且住,個個癡子拉里鬼打渾,那得有起課個來?弗如居去罷。噲!第二個,我去哉,收子桌子。(旦)先生,你不要去,俺還有說話哩。(丑)㕶還有𠍽說話?(旦)

【調笑令】小癡兒與你有些緣,小癡兒與你有些牽。

(丑)啐!我搭㕶有𠍽緣!有𠍽牽!臭花娘!(旦)

休只管嗗都都駡咱不値錢。恁與俺卜個先天,判斷昭然,有甚寃愆?〔阿呀!先生吓!〕怎下得鐵心腸一串!

(丑)啐!(推旦,旦跌介)臭花娘!我替㕶起子課嚜,也是癡個哉耶。落里說起!起課起課撞了這般癡貨!閑話嚼子半日,且回去吃碗冷粥。且住,個一跌弗要跌悶子?噲!癡子!(旦)先生!(丑)阿呀!(下)(旦)呀!他竟自去了!我記得畢弘放我之時,曾說去尋諸葛先生可救俺。今日遇見,不可當面錯過。我不免竟到他廟中去,再將我的根由細說一番,或有救解之策,亦未可知。

【尾】忙忙的將俺無頭事與他來分辨。又不是女孫臏望回還。他若是救我的機關,俺便一樁樁訴出心中怨。(下)

點香

(丑上)

【秋夜月】事週折,遇了寃和業。一個癡兒,一個瞎,言三語四無休歇。生意多斷絕,肚皮盡餓▲!

格裏是哉。開子門勒介。咳!個是落里說起!今日出去,撞着子癡子,鬼打渾子一日,半個新制銅錢沒場哈賺,一粒米無得來屋裏,個沒那處?我曉得,今夜肚皮是要擔擱一夜個哉。祖宗面前香是要點個,去兜子火來介吓。正是:一夜不忘天地德,吓,元到親娘厾去兜子罷。寸心常感祖宗恩。(下)(旦上)

【前腔】痛咨嗟,寃債何日赦?滿懷心事憑誰決?疾忙再去投諸葛,把寃情慢說,把行藏細說。

此間已是諸葛廟了,不免進去門兒開在此,人又不在,往那裏去了?我且躱在此間,待他來時,再作計較。(丑上)噲,親娘,多謝子㖸。(內)先生,再吃一碗去。(丑)多謝,有哉。(內)介沒看仔細,慢慢能走。(丑)噢,是哉。咳!眞正天無絕人之祿!我去兜兜火,多謝子間壁親娘說道:『先生,阿是兜火燒夜飯吃?』我粧個假官勉,說道:『正是。』親娘說道:『先生,我里有現成泡粥拉里,阿要吃子一碗去罷?省子亦要自家去燒。』我也正用得着哉,說道:『那亨多謝介?』吃子厚掇掇介三大碗,吃得飽支支。今夜亦免子一限裏哉。阿彌陀佛。阿呀!𠍽了,門開拉裏?亦是對門個隻黃狗哉。關子門拉介。咳!中生,我里有𠍽個吃,只管走得來吓!咳!香吓,只剩得一根哉,明朝去做生意,賺兩個銅錢得來,先要買香哉。弗着來!咳!一個人沒子個雙眼睛,介個弗便當個。罷弗得討介一個家主婆,漿洗漿洗衣裳,燒燒火,煑煑飯,掃掃地,便當便當,夜頭,——咳!髭鬚才燒子去哉!咳!弄得來希臭!祖宗吓祖宗!明朝出去,亦弗要撞子癡子。阿呀,阿呀,肚裏飽哉,困子罷。咳!一頂困帽,乞個入娘賊促搭子去哉,個個弗便當。(旦)先生。(丑)是人吓,沒得是賊哉吓?(旦)今日與你講了一日的話,聲音多聽不出了麼?(丑)你是癡子吓?今日乞㕶吵子一日,還有𠍽掉弗落,今夜亦來做𠍽?(旦)阿呀!先生!

【新水令】俺是個女郞行,無奈作癡呆。

(旦)我亦弗曾少㕶𠍽個,日裏個星男兒搭㕶摟,我好意替㕶趕子去。㕶去尋渠厾纔是,那到尋起我來?(旦)

俺非是觀花須問柳,待要撥草去尋蛇。

(丑)你尋着我也無用。(旦)

念奴是拘臂攣𤷄,有萬千愁,訴不了半窗明月。

(丑)咳!癡子!癡子!㕶弗知我個苦來。

【步步嬌】我瞽獨昏昏無明夜,靠着八卦為生業。也曾受無被無衣遮,也曾受無米,無柴,無妻,無妾。〔癡子吓!〕我和你一般多是受磨折。正是愁人莫與愁人說。(旦)

【折桂令】俺非為衣食干涉;又不是懞憧無知,夤夜來饒舌。

(丑)今夜㕶癡病發作,㕶是丫頭家,夤夜到此,豈不被人談論?(旦)

奴也知羞答答,不將男女分別。慘可是網,難禁蹀𨇾。

(丑)個兩句說話有點正經厾。(旦)

那裏有負紅綃,踰垣豪客,擘開奴劍戟重穴?

(丑)我且問㕶,阿有爺娘個哉?(旦)

俺有個衣錦爹。

(丑)阿有弟兄姊妹介?(旦)

並沒個兄姊妹些些。

(丑)阿有丈夫介?(旦)

則為那有約當爐,受盡了萬千磨折。

(丑)阿呀!好奇怪!

【江兒水】聽他提起胸中事,祇將寃苦說。莫不效孫臏避禍將龐兒借?〔我聽你這些言語,〕多是衷情,暗裏難舒寫。想機關就裏難輕泄。

(旦)阿呀!先生吓!(丑)

你漫自悲啼淚也。你有甚寃情,直恁地沒下梢時節?(旦)

【雁兒落】俺只為狠權臣,毒似蝎。將咱做覆巢卵,輕決絕。

(丑)那人是誰?(旦)

王欽若,五鬼祟。

(丑)你父親是誰?(旦)

蕭鳳韶,臨忠節。〔呀!〕惜芬兒矯旨到天闕,一霎時青萍又明似雪。

(丑)他旣然耍害你,又是那個放你的?(旦)

畢弘縱鳥離臺榭,他叫俺做癡兒顚不辣。

(丑)如今畢弘那裏去了?(旦)

堪嗟,他一身兒先已餐刀血。曾記他言說。

(丑)渠那說介?(旦)

須憑着諸葛,難可脫;遇諸葛,難可脫。

(丑)咳!畢弘,㕶個死滅臭爛個!旣是替殺替剮哉,亦荐個人得來纒𠍽?阿呀!

【僥僥令】我又不是神仙能變法,又不是豪俠有枝節。

吓!小姐,你家中事情,我都一一曉得。你丈夫洪繪,我與畢弘放後,不知去向。如今你一身旣在——

諒我這小小茅龕,怎棲得一隻鳳?錯認做押衙枉自拙,錯認做押衙枉自拙。(旦)

【收江南】〔呀!〕奴不愿效于飛鸞鳳呵,怎提着有枝葉?〔先生,〕你把俺癡兒薄命向神訣。問六爻凶吉。細分說,這寃業可脫?問紅顏可絕?望君平指示有枝節。

(丑)吓!小姐要問終身,這又何難?待我卜一課便知端的。易師先聖八卦大神,今有惜芬,對天買卦,明彰昭報。單拆單,不動不變,難察難詳。再求外象三爻,完成一卦。拆單單,風火家人卦。小姐,此卦應爻,父母發動,世有生身,子孫旺臨。看來小姐是非已脫,將來有親人相會之兆。大象必竟無妨。小姐旣然在此,日間原到街坊佯狂求乞,夜間在此安身。

【園林好】只得再忍辱,聊防虎嚙。論卦象,必歸鳳穴。切莫把眞情露者。恐隔牆耳,窗外竊,恐隔牆耳,窗外竊。

(旦)如此,先生請上,受奴一拜。(丑)個是弗要個㖸。折殺我哉!(旦)

【沽美酒】謝先生,來提挈;謝先生,來提挈。奴只為沒親血,似這般海樣寃仇,把口兒咽。憑着他來狎,不與他多般饒舌。

(丑)小姐你千金之軀,怎受這般腌臢恥辱?(旦)先生吓!

說甚麼千金是妾?今日裏將塵灰當粉貼。眠的是犬羊鋪疊,吃的是鷄豚飯屑。〔奴呵,〕這都是生業宿業,活地獄𤍿炙。〔呀!〕這寃苦向誰行去說!

(丑哭介)小姐,我聽你這些說話——

【清江引】敎我聽言詞,數殘更夜,句句眞情切。總然有曹大家,爭似你心如鐵?

咳!小姐,夜深哉,㕶到行灶邊去登登罷。(哭下)(旦)

那有女兒家受這般凌辱也!(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