綴白裘/五/釵釧記

Top / 綴白裘 / / 釵釧記

釵釧記

相約

(老旦上)

【一江風】景悽悽,觸目傷心處,楓葉飄飄墜。篋無資,旅食無魚,埋沒了馮驩志。金風透玉肌,金風透玉肌。身披絺綌衣。奈梧桐雨過愁千縷!

(貼上)有勞了吓。

【賺】抹轉街衢,蓮步忙移不敢遲。〔我一路問來,〕說此是芹官裏。

你看有許多號房;但不知是那一家?(老旦嗽介)(貼)呀!裏面有一媽媽坐着,不免進去問一聲看。吓,有了。

待我揚聲吐氣進門閭。(老旦)〔呀!〕是伊誰,不知為甚來家裏?敢問娘行是阿誰?

(貼)吓,奴家是問路的。(老旦)要問到那一家去?(貼)這裏儒學中有個皇甫官人,不知是那一家?(老旦)吓,若論儒學中,只有我家覆姓皇甫。(貼)吓!請問皇甫官人是宅上何人?(老旦)呀,是小兒。(貼)阿呀,如此說,是老安人了吓。阿呀,失敬了!(老旦)豈敢。請問小娘子是那裏來的?(貼)

聽咨啓,我是門侍女來傳語。

(老旦)門?(貼)吓,老安人。

望勿疑忌。

(老旦)吓,莫非是親家那邊來的麼?(貼)正是。(老旦)吓,呀,呀,呀!

我有失迎趨。

小娘子。(貼)老安人。(老旦)請坐,請坐。(貼)老安人在上,怎敢坐?(老旦)吓,親家那裏來的,那有不坐之理?(貼)如此沒,吿坐了。(老旦)豈敢。吓,把椅兒上些,上些,再上些(貼)夠了,夠了。(老旦)請坐。(貼)有坐。(老旦)小娘子。

何事勞卿顧草廬?

(貼)吓,秀才官人為何不見?(老旦)小兒出外講書去了。(貼)來得不湊巧。老安人,我去了,改日再來罷。(老旦)小娘子特地到此,必竟有什麼說話;怎麼就要去了?(貼)吓,話便有一句,只是要對秀才官人當面說的。旣然不在,改日再來罷。(老旦)小娘子有話,何不對老身說了?小兒回來,待我與他說了,總是一般的。(貼)是吓,對老安人說了總是一般的。(老旦)總是一般的。請坐。(貼)有坐。(老旦)此來莫非員外安人着你來的麼?(貼)老安人吓,我今日此來不是員外安人着我來的。(老旦)是那個呢?(貼)是我家小姐。

着我來傳語。道你家——

(老旦)小娘子為何欲言又止?(貼)吓,話便有一句,只是不好啓齒。(老旦)但說何妨?(貼)吓,如此,我只得說了㖸。(老旦)請說。(貼)我家員外安人呵:

道你家貧乏,無物來迎娶。

(老旦)咳!委實艱窘。(貼)

今有樞密求親,要改嫁伊。

(老旦)吓!有這等事!

親家處,緣何變亂綱常理?議定姻親〔喲,〕只怕難改移。〔咳!親家,親家!〕你好逆倫義!〔咳!我也不要怪他,〕只恨我家貧,受侮遭輕覷!(貼)〔老安人,〕你且免嗔聽啓,免嗔聽啓。

(老旦)小娘子,你家員外安人雖則如此,但不知你家小姐立志如何?(貼)老安人在上,我家小姐是喏!

【解三酲】為伊家終朝憂慮,想你囊無半點餘資。

(老旦)咳!咳!其實艱窘。(貼)

為此密約中秋十五夜,〔叫你官人呵,〕親到花園內。

(老旦)到花園中來做什麼?(貼)

要贈你寶和珠。(老旦)〔阿呀呀!〕若得賢哉媳婦存節志,多管是家門積慶餘。吾私喜,怎能個佳兒佳婦,同奉甘肥?(貼)

【光光乍】安人聽咨啓,且莫意躊蹰。

老安人,秀才官人囘來,可對他說。(老旦)說什麼呢?(貼)

敎他莫向人前通私語;倘泄漏風聲難存濟!

(老旦)這個我曉得。

【尾】謝卿卿來點指。(貼)抬身移步拜辭歸。

(老旦)小娘子怎麼就要去了?再請少坐。(貼)老安人,我只管在此久坐,哪!

只恐娘行等久時。

(老旦)旣如此,有慢你吓。(貼)好說,好說。(老旦)感謝你殷勤,承言送好音。(貼)有緣親自會,無緣事不成。吓,老安人,我去了。(老旦)有慢了。(貼)好說。老安人,我方纔是吓——(老旦)喏,打那邊出去就是外廂了。(貼)吓,打那邊去就是外廂了?(老旦)正是,正是。(貼)老安人,我去了。(老旦)有慢你。小娘子請轉,說了半日的話,不曾動問得小娘子叫什麼吓。(貼)我麼,叫——(老旦)叫什麼?(貼)叫雲香。(老旦)吓元來就是雲香姐。請裏面待茶去。(貼)不消了。(老旦)請裏面待茶吓雲香姐,你回去多多上覆小姐,說我若得一見,死也甘心。(貼)老安人請免愁煩。我去了。(老旦)有慢你。(貼)老安人請轉,秀才官人回來,叫他八月十五夜早些來(老旦)我曉得了。(貼)安人打攪。(老旦)好說。看仔細慢慢些走。(貼)好一位賢德老安人!我家小姐造化。(下)(老旦)好難得!難得!(下)

相駡

(老旦)

【引】遭逢時不利,被人談笑恥。

良藥苦口利於病,忠言逆耳利於行那晚若是我孩兒去赴約,必遭其害;雖然安妥,終須不了。天吓!有這等異變之事!(貼上)

【引】才郞共淑女,月下已相叙。

此間已是,不免逕入。呀,老安人,外日打攬。(老旦)呣!你今日又來怎麼?(貼)吓我麼?

【入破】是小姐命我。

(老旦)又是小姐命!(貼)

來問取安人何不行婚禮?

(老旦)這是稱家之有無。(貼)

使他心中憂慮。(老旦)想這段姻親——

(貼)這是一段好姻緣。(老旦)

我為窘迫無週備。

(貼)如今是有了。(老旦)

我朝思暮想——

(貼)敢是思想做親麼?(老旦)非也。

指望我兒名遂方行娶。

(貼)阿呀,老安人,怎麼把話兒只管說遠了?(老旦)

不想伊行,〔喲,〕緣何屢屢來催娶?

(貼)今日耑為催親,小姐又着我來的。(老旦)

不知你小姐是何意?(貼)〔老安人,〕我那日來期。

(老旦)期是你來期的我孩兒却不曾來(貼)吓怎麼說不曾來

你秀才親到花園內。

(老旦)什麼花園內!(貼)

安人何故心瞞昧?(老旦)〔唗!〕你休得亂道胡言!

(貼)倒說我亂道胡言!(老旦)我孩兒是個讀書之人。

他鑽穴踰牆決不為。(貼)〔那晚到園中來的,〕不是賢郞是阿誰?(老旦)

【滾】〔哫!〕聽汝言詞,聽汝言詞,我儘知。

(貼)知道什麼來吓?(老旦)

你暗地施謀計。

(貼)施什麼謀計介?(老旦)我曉得。

為要改嫁樞密——

(貼)這是有的吓。(老旦)

要悔親,賺我兒。

(貼)賺你家什麼介?(老旦)幸喜皇天有眼,那晚我孩兒却不曾來。(貼)來也不曾吃了他。(老旦)吃是不吃吓

我的兒若來時,他的命難存濟。

(貼)老安人不要惱,我曉得,敢是秀才官人瞞過了老安人來的?(老旦)胡說!母子之情,怎敢瞞我?(貼)吓!阿呀,旣不瞞你呵!

那晚園中,那晚園中,他覿面夫妻相會。

(老旦)啐!什麼夫妻相會!敢是你見了鬼了!(貼)阿呀!不是見鬼的㖸!我家小姐呵!

憐乏聘,釵釧白銀,是我一一付與。

(老旦)吓吓!吓!什麼釵?(貼)釵。(老旦)釧?(貼)釧。還有白銀五十兩。(老旦)哈!有的!(貼)可是有的?(老旦)有!有的有的!我也當得起!看你這樣小小年紀,這等無中生有!(貼)阿呀,不是無中生有的㖸!你秀才官人拿了那些東西,還說得好——(老旦)說什麼來?(貼)

說卽日成親,卽日成親。〔喲,〕將好意反成惡意!

(老旦)什麼好意!是你主人的謀計!(貼)我家小姐正為員外安人要將小姐改嫁——

他節操堅持,節操堅持。

(老旦)全得好節操!

不肯移二天,損名譽。

(老旦)損什麼名譽!我只是不娶!(貼)你若不娶,也罷,只是可惜——(老旦)可惜什麼來?(貼)

可惜枉費他心,枉費他心,不能彀全節義。

(老旦)全得好節義!(貼)咳!

你奸騙錢財,閑聒甚的?(老旦)

【出破】〔哫!〕你休得把浪言相對設機謀!你造言生事!

(貼)到說我造言生事!你看上面是什麼東西呵?(老旦)是天。(貼)呀啐!却我只道是地!

不道湛湛青天不可欺!

好吓!你奸騙我錢財,叫你須臾受禍災!(老旦)老天應鑒察,不受這飛災。(貼)叫你偏受這飛災!(老旦)我偏不受這飛災!(貼)還了我的東西便罷;若不還我,死也死在這裏!(哭介)(老旦)那里說起!什麼釵釧,又是什麼銀子!吓,吓,吓,你看他公然上坐。啐!這個所在是你坐的!(貼)難道是龍位皇位,坐不得的?(老旦)雖不是龍位皇位,你却坐不得!(貼)我到偏要坐!(老旦)我偏不容你坐!小賤人!(貼)阿呀!老安人不要破口吓!我雲香是喏也會駡的㖸!(老旦)吓!吓!吓!你敢駡!你敢駡!(貼)你這老——(老旦)吓!老什麼?老什麼?(貼)老什麼介?老安人。(老旦)我諒你也不敢駡。你這小賤人!(貼)老不賢!駡了!(老旦)吓!(貼)吓!(老旦)阿喲喲!(貼)阿喲喲!(老旦)小賤人!(貼)老不賢!(老旦)呸!走出去!這等放肆!(下)(貼)啐!阿呀!老不賢吓!你這等瞞心昧己,還想敎子成名!呀啐!

【出隊子】你好無情無義,令子前來脫騙取!〔小姐吓,〕到做了滿船空載月明歸,辜負佳人氏女!如此虧心,天必鑒知!

老不賢吓!你藏却惺惺假作痴,從敎親事欲何如!小姐吓小姐!你本將心托明月,呀啐!誰知明月照溝渠!(急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