綴白裘/五/風箏誤

Top / 綴白裘 / / 風箏誤

風箏誤

驚醜

(小生上)

【漁家傲】俛首潛將鶴步移,心上蹺蹊,常愁路低。

(內擂鼓起更介)小生蒙家二小姐多情眷戀,着乳娘約我一更之後,潛入香閨,面訂百年之約。妙吓!且喜譙樓上已發過擂了,只得悄步行來,躱在門首伺候便了。

我藏形不惜身如鬼,端的是邪人多畏。

來此已是阿呀,為甚的保母還不出來?萬一巡更的走過,把我當做犯夜的拿住,怎麼處?

他若問夤夜何為,把甚麼言詞答對?

他若認做賊盜,還只累得自己;若還認做奸情,可不玷了小姐的名節?吓,小姐,小姐!我寧可——

認做穿窬,也不累伊!

(暗摸介)怎麼還不出來?(淨上)月當七夕偏遲上,牛女多從暗裏逢。(內打一更介)弗知阿曾來哩?(小生)不好了!有人來了!(虛下)(淨)如今是一更之後,公子必定來了,不免到門外引他進來。偏是今夜又沒有月色,黑魆魆的,不知他躱在那裏。不免待我咳嗽一聲。難道還不曾來?不免低低叫他幾聲:公子,相公。(小生上)那邊分明叫我,不免摸將進去。(淨,小生各撞頭介)(小生)阿呀!(淨)𠍽人!阿是賊?(小生不語介)弗做聲,像是此人哉。噲,你可是公子?(小生)正是。你可是保母?(淨)正是。那了個歇來?(小生)來了半日了。(淨)介沒走得來,隨我進去。(小生走,撞痛介)(淨)看高門檻。噲,你要做風流事,也說弗得痛哉。(小生慌介)(淨)慢慢里,弗要慌,有我拉裏。(扯小生手仝下)(丑上)

【剔銀燈】慌慌的梳頭畫眉,早早的鋪床疊被。只有天公不體人心意,繫紅輪,不敎西墜。〔惱只惱,〕那斜曦,當疾不疾。(內打二更介)〔怕又怕〕這忙更漏,當遲不遲。

奴家約定公子在此時相會,奶娘到門首接他去了,又沒人點個燈來,獨自一個坐在房中,好不冷靜!(淨牽小生手上)間向來。你放大子個胆。(小生)身隨月老空中度。(淨)手作紅絲暗裏牽。(小生)保母。(淨)啐!弗要叫勒叫個戎㖸!小姐,放風箏的人來了。(丑)來哉𠍽?在那裏?(淨)拉幾里,交付拉㕶子。(將小生手付丑介)(小生)小姐拜揖。(丑)郞,你來了麼?(小生)來了。(淨)你兩個在這裏坐着,待我去點個燈來。反將嬌壻纎纎手,付與村姬揑揑看。(下)(丑扯小生仝坐介)(丑)郞吓,這兩日幾乎想殺我也!(小生)小生一介書生,得近千金之體,喜出望外。只是我兩人原以文字締交,不從色慾起見。略從容些,恐傷雅道。(丑)寧可以後從容些,這一次到從容不得。來㖸!來㖸!(抱小生介)小姐,小生後來那首拙作可曾賜和麼?(丑)吓!你那首拙作,我已賜和過了。(小生驚介)這等,小姐的佳篇,請念一念。(丑)我的佳篇一時忘了。(小生)自己做的詩,只隔得半日,怎麼就忘了?還求記一記。(丑)只為一心想着你,把詩都忘了。(小生)還求想一想。(丑)吓,等我想來吓。拉里哉。(小生)請敎。(丑)雲淡風輕近午天,傍花隨柳過前川。時人不識予心樂,將謂偷閑學少年。(小生)這是一首千家詩,怎麼說是小姐做的?(丑)這果然是千家詩,我故意念來試你學問的。你畢竟記得。這等是個眞才子了(小生)小姐的眞本畢竟要領敎。(丑)阿呀,那間是一刻千金的時節,那有工夫念詩?我和你且把正經事做完了再念也未遲。(扯小生上床,小生立住不走介)(淨)只恐夜深花睡去,故燒高燭照紅粧。(丑放小生手介)(淨)小姐,燈來了。(小生,丑各躱帳橫頭將帳遮介)(淨)你們大家脫套些,不要粧模作樣,躭擱了工夫,我到門首去看看就來接你。閉門不管窻前月,分付梅花自主張。(丑)郞。(小生)小姐。(各見,小生看丑,大驚介)呀!怎麼這樣一個醜婦!難道我見了鬼怪不成?(丑)蓋個有趣個!(小生)方纔聽他那些說話,一毫文理不通,前日風箏上的詩那裏是他做的?

【攤破錦地花】驚疑,多應是醜魑魅,將咱魘迷。憑何計,賺出重圍?

(丑)郞。(小生)阿唷!(丑)妙吓!

覷着他俊臉嬌容,頓使我興兒加倍!

(小生)怎麼處吓?(丑)郞。(小生)阿唷!(丑)不知他為甚麼緣故,再不肯近身?是了,他從來不曾見過婦人,故此這般腼腆。

頭一次見蛾眉,難怪他忒腼腆,把頭低。

(小生)小姐,小生聞命而來,忘了舍下一樁大事。方才忽然想起,如坐針毡。今晚且吿別,改日再來領敎。

【麻婆子】勸娘行且放,且放劉郞去,重來尙有期。

(丑)住了,來不來由你,放不放由我。除了這一樁,還有甚麼大似他的吓?

我笑你未識,未識瓊漿味。

郞,你若得着好處,是——唔。

愁伊不肯歸。

弗要說哉,困子罷。(小生)小姐,婚姻乃人道之始,若無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阿呀,就是苟合了!

主婚作伐兩憑誰?如何擅把鳳鸞締?

(丑)吓!我今晚難道請你來講道學麼?你旣是個講道學先生,就不該到這個所在來了!(小生)不是小生自家要來的。(丑)弗是吓。你說要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如今都有了。(小生)在那裏?(丑)人有三父八母。那奶娘難道不是八母裏算的?(小生)媒人呢?(丑)一些不難,風箏不是個媒人?(小生)風箏怎麼是媒人?(丑)若不是他,我和你怎得見面?

我自有乳母司婚禮,風箏當老媒。

(丑抱小生介)那間弗要說哉,去困罷。(小生)小姐,不須如此。(淨上)千金一刻春將半,九轉三迴樂未央。(小生)不好了!夫人來了!(丑放小生手,小生急走,撞淨介)(淨)你們的事做完了麼?(小生)吓,吓,吓,做完了。(淨)旣是介,等我送㕶出去。(小生)多謝你。(淨)這里來。(淨扯小生手行介)公子,我家小姐是個救苦救難的㖸。(小生)你這保母是個急急如令的太上老君!(急下)(淨)勅!介個臭油嘴!如今進去討相謝。小姐,那間該謝謝媒人哉。(丑)你個老媽,不是媒人,到是個寃魂!(淨)那了,倒駡起我來?(丑)累子半夜,剛剛有點意思,還弗曾上床,被你走來,渠只道是夫人,洒脫子衣裳,奔子去哉!(淨)個沒你厾來里半夜巴做𠍽介?(丑)不要說起!外貌却像風流,肚裏一發老實。不過說了一更天的詩,講了一更天的道學。不但風流事不會做,連風情話也說不出一句來。如今倒弄得我上不上,下不下,下頭濕搭搭。你怎麼完我個事體?(淨)弗番道,我另有個救急之法,權且膿過一宵,再作道理。(丑)𠍽個救急之法?咳!今宵枉費苦千辛!(淨)倒把佳期弄忒楞。(丑)佳婿脫逃誰代職?那沒那處?(淨)小姐弗妨且去困。(丑)困弗着那處?(淨)小姐,公子去了,是哪?床頭別有一先生。(丑)𠍽個先生?(淨)角先生哉!(丑)死耶!(仝渾下)

前親

(老旦上)

【女冠子引】一官匏繫人難到,兒未嫁,壻先招。};

老身氏,自從老爺上任,已經一載,烽烟阻隔,音信杳然。女兒年紀十八,正當婚嫁之時。前日家來議婚,我想一來是老爺的仝年,二來正合門當戶對,況且老爺向曾托他擇壻,這頭親事許得不差。今乃成親吉日,花燭酒筵俱已齊備,家女壻想就到門也。(付儒巾,藍衫,騎馬,末家人仝上)

【引】嫖經收拾賦桃夭,且嘗新淡菜,莫壓舊蛵條。

(淨掌禮上)請新人下龍齣。(付下馬介)(淨)夫人,新人到門了。(老旦)就請新人。(淨)伏以桃蕋爭春柳吐烟,七朶荷花三朶鮮。兩三劈破蓮蓬子,雙雙解語並頭蓮。(丑紗巾罩面上,照常行禮拜堂介)(衆合)

【山花子】雙雙拜罷笙歌鬧滿堂賀客如螬。兩親翁,金榜其標,戴烏紗,舊日同僚。女和男,青春並韶。衡才絜貌差不遙。蒼天配就鷄鷃交。八兩半斤,不錯分毫。

(老旦)掌燈送入洞房。

【隔尾】行行不覺珠圍到,繞室多將寶炬燒。

(老衆下)(付)弗知那亨蓋個標致個。

待我揭起紗籠看阿嬌

𠍽帶個火面子厾𠍽。(看介)個個就是面孔?阿呀!好面孔!我只道家小姐不知怎麼樣一位佳人,原來是這樣一個醜婦!

【粉孩兒】相逢處,頓將人佳興掃。甚新婚燕爾,惱人懷抱!

可笑我里老官人甚日聽子個星媒人說話,討介一件物事!

怎敎我翩翩公子裘馬豪!〔𠲔!〕配伊行野鬼山魈!

戚友先一向嫖娼宿妓,美惡兼收,精粗不擇,醜的也曾看見幾個,再弗曾看見介一個八不就個面孔!不曾像他醜得這樣絕頂!

你看他鼻凸,睛凹,說不盡他面容的奇巧!

個沒那處?(丑)郞。(付)好怪聲!(丑)我只得一年不見你,你怎麼就這等老蒼了?(付)吓,吓,吓!拉厾說𠍽個?(丑)

【福馬郞】為甚的一載分離人便老,全不似舊日好蓮花貌?莫不是擔愁悶,害相思,因此上把容焦?

郞。(付)脫俗得勢!(丑)那一夜我們說好的說話,被奶娘撞進來,你只說是夫人,跑了出去。我自那一夜直想到如今,好不苦吓!(付)完哉!完哉!𠍽幾時先見歇我個哉吓?(丑)

我終日把伊瞧,流盡了千行淚,纔等得到今朝。

(付)唗!你厾夢裏嚼個多化𠍽個蛆!你難道瞎了眼,人也不認得!我何曾到你家來?(丑)㕶弗曾來個?(付)我何曾見你的面!我又何曾撞着甚麼奶娘吓!是了!是了!你不知被那一個奸夫淫慾了去,如今天網不漏,敎你自家說出來!阿唷!阿唷!

【紅芍藥】聽說罷,怒氣冲霄。〔𠲔!〕斬伊頭,恨無佩刀!

我說一向乞歇個星殘個,哩今夜一定是元生個,弗道亦是殘個哉!

我只道玄霜未經搗,又誰知被他人掘開情竅!到如今,錯認新郞,作舊交。剛擡頭,便把玉郞頻叫。這供詞是賊口親招!難道說我玷清名,把奇謗私造?

氣殺哉!(老旦上,淨梅香隨上)

【耍孩兒】為甚洞房頻厮鬧?莫不是女兒嬌羞甚,激起那鹵莽兒曹?

(付)男兒,點燈歸去。(老旦)女兒女壻成親,為甚麼爭鬧起來?吓!是了,我想沒有別事,一定是為女兒粧模作樣,不肯解帶寬衣做公子的粗豪心性,不會溫存,故此撒起性來。如今敎我做娘的又不好去勸得,怎麼處?

推敲,怎敎我,羞答答,阿母把溫柔敎?

(付)叫人點燈,快些打轎,我要回去!(老旦)呀!

為甚的學杜宇聲聲叫?便是要定省也天還早。

賢壻,為何這等焦躁?(付)咳!我不是你家的女壻!去年就有人做去了!(老旦)這話說得奇怪!難道我女兒有了破綻不成?吓,賢壻,方纔的話,老身不懂,還求明白賜敎。(付)賜敎!賜敎!還是不說的妙!若還要我說來,只愁你要上弔!(老旦)我怎麼上弔起來?(付)都是你治家不嚴,黑夜里開門揖盜,預先被別人梳櫳子宅上的粉頭,如今敎我來承受這烏龜的名號!(老旦)阿呀,阿呀!我家門禁森嚴,三尺之童不得擅入。(付)弗差個,三尺之童不敢擅入,令愛相知到走進來得個!(老旦)那有這等的事?請問賢壻:這話是那個講的?焉知那說話的人不是誹謗小女的麼?(付)請問:別人誹謗令愛,令愛可肯自家誹謗自家麼?(老旦)那有自家誹謗?他怎麼肯誹謗自家?(付)這等,不消辨了。

【會河陽】供狀分明,不須駁招。

(老旦)是那個說的?(付)

是這從奸婦女親來吿。

(老旦)說什麼呢?(付)

道是去年某夜三更,有人赴招,被乳母親撞着分鴛好。那人曾把我尊名冒,那人更比我尊容好!

(老旦)吓!有這等事!做娘的那裏曉得?賢壻不消動氣,待我去問他。過來。(丑)怎麼?(老旦)你旣做了不肖的事,為甚麼又對他講?好好從直說來,省得我做娘的發惱!倘被隔壁娘兒兩個聽見,可不笑也被他笑死!(丑)不是吓,就是去年清明時節,有個公子的風箏落在我家,他黑夜進來取討,不過搭渠說子幾句閑話,其實一點相干也沒得㖸。我那一晚在燈下不曾看得明白,如今只道是他。方才說起去年的舊話來,那曉得不是那個公子。(老旦打丑介)七公子!八公子!(丑哭介)(老旦)我生出你這樣東西,壞爹娘的體面,如今怎麼好!

【縷縷金】眞寃孼,怎開交?難怪新郞怒發咆哮?敎我有口難相勸,理窮詞抝。醜名兒,終被外人嘲!〔別人猶可吓,〕先愁隔壁笑!先愁隔壁笑!

(付)叫人打轎回去!(老旦)賢婿,是我女兒不爭氣,怪不得你發惱。(付)那說弗要惱?(老旦)只是你今晚若不做親,走了囘去,寒家的體面何在?(付)也弗拉我心上!(老旦)就是府上的名聲也有些不雅。(付)個也囉哩論得!(老旦)待老身替小女陪罪。(付)多說!(老旦)求賢婿包荒。(付)個節事那包?動也動弗得!(老旦)暫為夫婦,小女若不中意,三妻四妾任憑你娶就是了(付)討小?(想介)(老旦)賢婿

【越恁好】我勸你暫時歡好,暫時歡好,再覓鳳鸞交。

(付)好鬼臉!(老旦)小女呵!

只圖個中宮假號,那專房寵任你去別塗椒。

(付)好賊形!(老旦)

我只要這名兒,不在金榜標,便是你封妻的廕誥。

(付)難道今夜叫我收這殘貨不成?(老旦)不瞞賢婿說,你丈人第三個小,氏母女,與老身最不相投,就在隔牆居住;若還與他知道,老身這一世怎麼被他批評得了?(付)批評殺哉!(老旦)

外人笑,還在那背後把便宜討;內人笑,怎經他對面譏彈巧?

(付)我到看你面上,也罷,說過子,我成親之後,就要娶小的。(丑)呀!(老旦)但憑賢婿娶就是了。(付)你不曉得,世上的婦人,偏是醜而且淫的,分外會吃醋。不要等我娶小的時節,他又放肆起來。(丑)要討小吓?還要商量商量來!(老旦)有老身在這里,賢婿不要多慮。(付)不好,叫他過來,待我當面對他說。(老旦)過來聽了。(丑)𠍽介?(付)我對你說,只好饒你初犯,下次再如此,連前件一齊多要發落的!(老旦)可聽見?(丑)曉得的了。(老旦)啐!(付老旦合)

【紅綉鞋】朦朧且暫成交,成交。休敎辜負良宵,良宵看月影上花梢,譙鼓歇,舃聲嘈,急乘鸞鳳,休待明朝,明朝。

(丑)走你娘清秋路!(老旦)咳!養女不爭氣,累娘陪小心!(下)(丑)郞,郞。(付)好怪聲!(丑)

【尾】我原封不動還伊好。

(付)我也弗信。(丑)你不信——

須驗取葳鎖匙牢。(付)〔呣!〕便做道危城尙保,你這召寇的官評也難書上考!

(丑)前度劉郞不再來,敎人錯對阮郞猜。(付)走來,我已知誤入天台路,且看你玉洞桃花開未開。(丑)弗信沒,試試看。(付)我弗要沒那!(丑)便罷哉,去㖸!(付)𠍽!㕶是賊介個,我弗歡喜是介個!(丑)啐!來㖸!來㖸!(付)呣!個是𠍽意思!(丑扯付仝下)

逼婚

(二旦小軍,外院子,小生上)

【引】乘傳歸來萬馬迎,謾誇前是一書生。

下官韓琦仲班師復命,蒙聖上不次加陞;又見下官未曾婚娶,要把當朝宰相之女欽賜完姻。下官因為不曾看見,恐怕又做了家小姐的故事,所以只說家中已定了婚姻,連上三疏,纔辭得脫。如今吿假還鄕,要往揚州擇配。(外)啓爺,這里是了。(小生)通報。(外)吓。(小生)手下迴避。(衆應下)(外)門上有人麼?(雜院子)是那個?(外)老爺拜見。(雜)請少待。老爺有請。(末上)景升後裔眞豚犬,養子當如孫仲謀。(雜稟介)稟爺,老爺求見。(末)請相見(院)請老爺相見。(小生)老伯請上,容小姪拜謝敎養之恩。(末)賢姪榮歸,老夫也該拜賀。(小生)不敢。小姪㷀㷀弱息,委棄塵埃;蒙老伯鞠養扶持,得有今日,恩同覆載,德配君親。(末)賢姪芝蘭玉樹,分種移根;老夫偶爾栽培,卽成偉器。清光幸庇,末路增榮。請坐。(小生)吿坐了。(末)賢姪,老夫起先得你的大魁之信,不勝狂喜;後來又聞得你督師征勦,心上未免擔憂。不想你去到那里,立了奇功,又且成了好事,可稱雙喜。(小生驚介)(末)

【桂枝香】功成婚定,皆堪稱慶。婚定處,天遂人謀;功成處,人徼天幸。

(小生)且住,這話從何而起?好生奇怪!敎人摸不着頭腦。我何曾定甚麼婚姻?何曾做甚麼好事?

莫不是南柯未醒,南柯未醒?試問他良媒誰倩?良緣誰聘?

吓,是了,我猜着他的意思了。從來督師征勦的人,再沒有不擄掠民間婦女的,他疑我在西川帶甚麼女子回來做了宅眷,故此把這巧話試我。

他話分明,慮我强娶民間婦,行師欠老成。

老伯,小姪行兵之際,紀律森嚴,再不擄掠民間一婦,並不曾有甚麼婚姻之事。老伯休要見疑。(末)那個說你擄掠民間婦女?我講的是家那頭親事。賢姪怎麼自己多心起來?(小生)老伯,小姪並不曾與甚麼家定甚麼親事。(末)怎麼不曾?你與詹烈侯面訂過了,要娶他第二位令愛,說不曾稟命于我,不好下聘,央他寫書囘來,敎我行禮。你難道就忘了不成?(小生)這是那里說起?小姪並不曾有這句話。(末)你若不曾有這句話,他怎麼寫書回來?(小生)吓,是了,只有那一日與老先生同赴太平公宴,他央按院做媒,說起這頭親事,小姪囘道:『自幼蒙老伯撫養成人,婚姻不能自主。』這是辭婚的話,怎麼認做許親的話來?(末大笑介)如何?我說年兄是何等之人,肯寫假書來騙我?據你自己說來的話,與他書上的話一字也不差,況且這樁親事也不曾待他書來,我一向原有此意。只因你在京中,恐怕別有所聘,故此遲遲待你囘來。(小生)這等還好,旣不曾下聘,且再商量。(末)吓!怎麼不曾下聘?他書到之後,我隨卽行禮過了。(小生大驚介)吓!行禮過了?咳!咳!咳!(末)賢姪,你為何這等慌張?這頭親事也聘得不差。他第二位令愛才貌俱全,正該做你的配偶。(小生)吓!才貌雙全!呣!呣!呣!只怕未必!(末)賢姪。

【賺】他體態輕盈,姑射仙姿畫不成。況與你才相稱。正好把彩毫彤筆互相賡。

(小生)請問老伯,這才貌俱全四個字,還是老伯眼見的,還是耳聞的?(末)耳聞的。(小生)阿呀,老伯吓!自古道:耳聞是虛,眼見是實。小姪聞得此女竟是奇醜難堪,一字也不識的。

貌堪驚,生平不曉題紅字,日後還須嫁白丁。

(末)自古道:娶妻娶德,娶妾娶色娶進門來,若果然容貌不濟,你做狀元的人,三妻四妾,任憑再娶,誰人敢來阻當?(小生)就依老伯講,色可以不要,那德可是要的麼?(末)婦人以德為主,怎麼不要?(小生)這等小姪又聞得此女不但惡狀可憎,更有醜聲難聽。

他風如,牆頭有茨多邪行,不堪尊聽!不堪尊聽!

(末)我且問你,他家就有隱事你怎麼知道?還是眼見的耳聞的呢?(小生)是眼——(住口介)是,是耳聞的。(末)你方纔說我眼見是實,耳聞是虛;難道我耳聞的就是虛,你耳聞的就是實?好,足見做狀元的人耳朶也比別人異樣些!(小生)老伯,小姪是個多疑的人,無論虛實,總然不要此女。

【前腔】便做道旣美還貞,我與他夙世無緣,也强作成?

(末)我的聘又下過了,囘書又寫去了,他是何等樣的人家,難道好悔親不成?(小生)小姪寧可終身不娶,斷不要他過門的㖸!

便做道難重聘,我情愿無妻,白髮守伶仃。

(末)唗!小畜生!你自幼喪了父母,若不是我戚補臣,你莫說妻子,連身子也不知在何處了!如今養你成人,徼倖得中,就這等放肆起來!婚姻都不容我做主!哦!你說我不是你的父母,不該越職管事麼?

問狂生,你婚姻不許旁觀主,為甚的不襁褓無人自去行?

我明日竟備了花燭酒筵,送你到家入贅,且看你去不去!(欲下介)你若當眞不去,我就上個小小疏兒,仝你到聖上面前去講一講!

我一面把佳期定,一面把封章寫就和衣等。〔過來,〕請試我桂薑心性,桂薑心性!

吓!你把狀元勢來壓量我,不中抬舉!阿呀!可惱!可惱!(下)(小生)好笑!你說世間有這等的寃孼事!先人旣曾托孤與他,他的言語就算父命了。況且我前日聖上跟前上表辭婚,又說家中已曾定了元配,他萬一果然動起疏來,我不但犯了抗父之條,且又冒了欺君之罪,這便怎麼了?(坐介)

【長拍】孽障相遭,孼障相遭,寃魂纒縛,這奇難,倩誰援拯?

我前世與家有甚麼寃仇,他今生只管死纒住了我吓!

有甚麼寃深難洗,讎深難解,故變個女么魔苦纒我今生?

想我遊街那一日,不知相過多少婦人,內中也有看得的,便將就娶一個也罷了,只管求全責備,要想甚麼絕世佳人,誰想依舊弄着這個怪物!

多是我把刻眼相娉婷,致紅顏咒詛,上干天聽。因此上,故把醜妻來塞口,問可敢再嫌憎?

老天,我如今悔過了!再不敢求全責備,只求饒了這場奇難,將就些的,任憑打發一個來罷!

須念反躬罪己,望穹蒼大赦,改禍為禎。

有了!我有個兩全的法兒在此:他明日送我去入贅,我就依他去;雖然做親,只不與他仝床共枕。成親之後,卽往揚州娶幾個美妾,帶往京中,一世不囘來與他相見便了!

【尾】准備着獨眠衾,孤棲枕。聽他噥噥唧唧數長更。〔醜婦!醜婦!〕我敎你做個臥看牽牛的織女星!

竟是這等!竟是這等!(下)

後親

(旦上,付梅香仝上)

【引】兒女溫柔,佳婿少年衣繡。

妾身氏,前日老爺寄書囘來,敎我贅狀元為婿。我想夫人與我各生一女,他的女婿是個白衣白丁,我的女婿是個狀元才子,我往常不理他,今日成親,偏要請他過來仝拜,活活氣死那個老東西!梅香,去請二夫人過來,好等狀元拜見。(付應下)(末,丑,老旦,淨引小生上)

【引】姻緣强就,這惡況怎生經受?〔咳!〕寃家!未見已先眉皺!

(淨)新人到門。(旦)就請新人。(淨念掌禮詩賦介)(付上)夫人,二夫人說他曉得你的女婿是個狀元,他命輕福薄,受不起拜,他不過來。(小生)旣是二夫人不來,今日免了拜堂罷。(旦)說那里話?小女元不是他所生,儘他一聲不來就罷。叫賓相贊禮。(淨掌禮,交拜,定席,照常行禮,坐介)(衆合)

【畫眉序】配鸞儔,新婦新郞共含羞。喜兩心相照,各自低頭。合歡酒未易沾唇,合卺盃常思放手。狀元相度,該如此端莊,不輕開口。

(旦)掌燈送入洞房。(衆合)

【雙聲子】新人幼,新人幼,看一捻腰肢瘦。才郞秀,才郞秀,看雅稱宮袍綉。神祜天輻輳。問仙郞,仙女,幾世同修?

【隔尾】這夫妻豈是人間偶?是一對蓬萊小友,謫向人間作好逑。

(衆下)(小旦用扇遮面,內起一更介)(小生)呀!他今日一般也良心發動,無顏見我,把扇子遮住了臉。咳!這把小小的扇兒怎遮得那許多惡狀來吓!

【園林好】我笑你背銀燈,難遮昨羞;隔紈扇,怎藏舊醜?

咳!你就端莊起來也遲了!

一任你把嬌澀態,千般粧扭,怎當我愁見怪,閉雙眸!

阿呀!不好!我若再一會不動,他就要手舞足蹈起來了。趁此時拿燈去睡罷。雙炬台留孤燭影,合歡人睡獨眠床。阿呀!醜婦吓醜婦!(持燈下)(小旦)呀!我只道他坐在那裏,只管遮住子臉,元來是空空的一把椅子!呀!他獨自一個竟自去睡了,這是甚麼緣故?

【嘉慶子】莫不是醉似泥,多飮了幾杯堂上酒?〔看他不像個醉的吓。是了,〕莫不是善病的相如體態柔?〔也不像有病的。〕莫不是昨夜酣眠花柳,因此上,神倦怠,氣休囚;神倦怠,氣休囚?

我看他進房來,頭也不抬,口也不開,他如今把我丟在這裏,不偢不倸,難道我好自去睡不成?獨自個冷冷清清,又坐不過這一夜吓。也罷,不免拿燈到母親房裏去睡罷。檀郞不屑鬆金釧,阿母還堪卸翠翹。母親,開門。(旦上,付持燈上)(內打二更介)眼前增快婿,脚後失姣兒。(付接燈,旦驚介)(小旦)母親。(旦)呀,我兒,你們良時吉日,正好成親,要什麼東西,只該叫丫環來取,為甚麼自己走出來?(小旦)孩兒不要甚麼東西,來與母親仝睡。(旦)兒吓,怎麼不與女婿成親,反來與我仝睡?

【尹令】你緣何黛痕淺皺?緣何擅離佳偶?緣何把母閽重叩?

(付)小姐為𠍽了?(旦)吓,是了。

莫不是嬌癡怕羞,因此上,抱泣含愁,把阿母投?

(小旦)母親,他不知為甚麼緣故,進房之後,怒氣冲冲,身也不動,口也不開,獨自一個竟去睡了。孩兒獨坐不過,故此來與母親仝睡。(旦)吓!有這等事?我看他一進門來,滿臉都是怨氣;後來拜堂飮酒,總是勉强支持。這等看起來,畢竟有甚麼不意慊處?也罷,我兒,你且進去坐一坐,待我去問個明白,再來喚你。叫梅香掌燈。(小旦下)(旦)咳!只道歡娛嫌夜短,誰知寂寞恨更長!來此已是。梅香,請狀元起來。(付)狀元老爺請起來。夫人在這裏看你。(內打三更介)(小生上)令愛不堪偕伉儷,老堂空自費調停。夫人何幹?(旦)賢婿請坐了,有話要求敎。(小生)請敎。(旦)賢婿,舍下雖則貧寒——(小生,)太謙了。(旦)小女縱然醜陋,旣蒙賢婿不棄,結了之好,就該俯就姻盟。為甚的愁眉怨氣,全沒些燕爾之容?獨宿孤眠成甚麼新婚之體?賢婿自有緣故,畢竟為着何來?(小生)下官不與令愛仝床,自然有些緣故。明人不須細說,好歹請自參詳。(旦)莫非為寒家門戶不對麼?(小生)都是仕宦人家,門戶有甚麼不對?(旦)這等,莫非為小女容貌不佳?(小生)容貌還是小事。(旦)吓,我知道了。是怪舍下粧奩不齊整?老身曾與年伯說過,家主不在家,無人料理,待老爺回來,從頭辦起未遲。難道這句話賢婿不曾聽見?(小生笑介)粧奩甚麼大事,也拿來講起?(旦)不然,什麼緣故?(付)倒底為𠍽個介?(小生)

【品令】便是荊釵布裙,只要德配也相投。況如今珠圍翠繞,還堪度春秋。

(旦)這等為甚麼?(小生)

只為伊家令愛有聲揚中▲〔咳!我笑你府上呵,〕粧奩都備,只少個掃茨除牆的佳帚。我只怕荊棘牽衣,因此上,刻刻隄防不舉頭。

(旦)阿呀,照賢婿這等說起來,我家有甚麼閨門不謹的事了?自古道:眼見是實,耳聞是虛。賢婿所聞的話,焉知不出于讎口?(小生)別人的話,那裏信得?是我親眼見的。嘖!嘖!嘖!(旦)吓!我家閨閫的事,賢婿怎麼看見?是何年何月?那一樁事?快請講來。(小生)夫人在上:去年清明時節,公子拿個風箏來央我畫,我題一首詩在上面,不想他放斷了線,落在貴府,可是有的?(旦)這是眞的。老身與小女仝拾的。(小生)後來着人來取去,不想令愛和一首詩在後面,可是有的?(旦)這也是眞的。是老身敎他和的。(小生)後來我自家也放一個風箏,不想恰恰的也落在府上;及至着小价來取,誰知令愛叫個老嫗約我說起話來。(旦)這就是他瞞着我做的事了。或者是他憐才的意思,也不可知。(小生)好個憐才的意思!(旦)這等,賢婿來也不曾?(小生)怎麼不曾來吓?我當晚進來,只說面訂婚姻之約,待央媒說合過了,然後明婚正娶的。不想走進來的時節,我手還不曾動,口還不曾開,多蒙令愛小姐的盛情,不待仰攀,竟來俯就。咳!如今在夫人面前,不便細述,只好言其大概而已。阿呀!我想婦人家,所重在德,所戒在淫;況且是個處子,怎麼廉恥二字全然不顧?彼時被我洒脫袖子,跑了出去,方能保得自己的名節,不敢有汚令愛的尊軀。

【豆葉黃】虧得我把衣衫洒脫,纔得干休。險些做了個輕薄兒郞,險些做了個輕薄兒郞!〔到如今,〕這個清規也難守!

(旦)旣然如此,賢婿就該別選高門,另偕伉儷了,為甚麼又來聘這個不肖的東西?(小生)這是我在京中,那里知道是老伯背後聘的?如今悔又悔不得,只得勉强應承。實不瞞夫人說,這一世與令愛只好做個名色夫妻;若要同床共枕,只怕不能夠了!(付)完哉!今夜頭做弗成親個哉!(小生)

名為夫婦,實為寇讎。若要做實在夫妻,若要做實在夫妻,縱掘到黃泉也,相見還羞!

(旦)這等說起來,是我那不肖的東西不是了!怪不得賢婿發惱。賢婿請便。待老身去拷問他。(小生)如何?慈母尙難含忍,怎敎夫婿相容?豈有此理!(小生下)(旦)他方纔說來的話,一毫也不假。咳!千不是萬不是,是我自家不是!當初敎他做什麼詩!旣做了詩,怎麼就把外人拿去?我不但治家不嚴,又且誘人犯法了。日後老爺回來知道,怎麼了得!掌燈!(梅香應介)(旦)不爭氣的東西在那裏!(坐介)(小旦上)

【玉交枝】呼聲何驟?好敎人驚疑費籌。

(旦)阿呀!氣死我也!(小旦)母親為何這等惱?(旦)好吓!你瞞了我做得好事!(小旦)孩兒不曾瞞母親做甚麼事。(旦)去年風箏上的事難道你忘了?(小旦背白)是了,去年風箏上的詩拿了出去,或者生看見,說我與公子唱和,疑有甚麼私情,方纔對母親說了。吓,母親,去年風箏上的詩,是母親叫孩兒做的;後來家來取,又是母親把還他的,與孩兒一些相干也沒有。(旦)我把他拿去,難道敎你約他來相會的?(小旦)母親吓!

我幾時把人約黃昏後?向母親求個分剖。

你還要賴!起先家風箏上的詩是郞做的;後來郞也放一個風箏進來,你敎人約他相會,做出許多醜態,被他看低,他如今怎麼肯要你吓!(小旦)這些話是那裏來的?莫非是他見了鬼了!天吓!我和他有甚麼寃仇,平空造這樣的謗言來玷汚我!

今生與伊無甚讎,為甚的擅開含血噴人口!

(旦)你還要高聲,不怕隔壁娘兒兩個聽見?今日喜得那老東西不曾過來,若過來看見,我今晚就要尋個自盡了!(梅香跌介)啐!啐!啐!(旦)

我細思量,如何蓋羞!細思量,如何蓋羞!

(內打四更介)料想今晚做不成親了,你且進去,待明日再作道理。糞缸越淘越臭。(小旦)奇寃不雪不明!(旦)還不進去!(小旦下)(旦)這樁事好不明白。照女婿說來,千眞萬眞;據女兒說來,一些影響也沒有。是一個老嫗來約的。我家只有幾個丫環,並沒有什麼老嫗我有道理,只拷問這幾個丫環就是了。過來!我曉得,是你引進來的麼?(付)阿彌陀佛。我若引子囉個進來,敎我明朝嫁家公也像今夜頭不肯上床厾!(旦)胡說!掌燈!我再到狀元房中去問。(打四更介)(付)狀元老爺有請。(小生上)說明方散去,何事又來纒?又是什麼?(旦)方才的事,據賢婿說,確然不假。(小生)何嘗是假?(旦)據小女說,影響全無。(小生)難道。(旦)方纔賢婿說有個老嫗,我家只有幾個丫環,實無老嫗;如今喚在此,賢婿認一認。若是,不消說起,我家醜之事,決難逃了;若不是,這『莫須有』三字也難定案。過來與狀元細認,是呢不是?(小生)不是。(旦)果然不是麼?(付)啐!(旦)若這妮子不是,小女也有差誤在裏邊了。請問賢婿去年進來可曾看見小女麼?(小生)見吓?見之再見!(旦)這等,可還記得小女的面貌麼?(小生)怎麼不記得?世上那裏還有第二個像令愛這副尊容介!(旦)這等,方纔進房的時節,可曾看見小女不曾?(小生)也不消看得,看了令人倒要難過起來。(旦)這等,待我叫小女出來,請賢婿再認一認;若果然是他,莫說賢婿不要他為妻,連老身也不要他為女了。恐怕事有差訛,也不見得。(小生)也罷,認我悔氣,再認一認。(旦)丫環,將燈去照小姐出來。(內打五更介)(小生)只怕認也是這樣,不認也是這樣。(旦對上場背白)天那!保祐他眼睛花一花,認不出也好。(丑,付梅香照小旦上)請將見鬼疑神眼,來認冰清玉潔人。小姐來裏。(旦)小女出來了,賢婿請認。(小生)呀!怎麼竟變做一個絕世佳人?難道我眼睛花了?(擦目介)

【六么令】我把雙睛重揉。

(付)增錢弗如再看。(小生看介)燈拿起些。(旦)起些。(小生)𠷌,𠷌,𠷌,妙!

幻影空花,眩我昏眸。誰知今日醉溫柔?眞嬌豔,果風流!

(丑)到底阿好?(小生)妙!妙!妙!

不枉我鐵鞋踏破尋佳偶,鐵鞋踏破尋佳偶!

(旦)賢婿。(小生)岳母。(旦)可是去年那一個麼?(小生)阿呀,阿呀!不是,一些也不是。(旦)這等看起來,與我小女無干,是賢婿認錯了。(小生)岳母,豈但認錯了人,竟是活見了鬼!小婿該死一千年了!(旦)這等,老身且去,你們成了親罷。(小旦)母親。(小生)岳母請便。小婿明日還要負荊請罪。(付)到帶累我淘介場溫氣!(旦)不是一番疑徹骨,怎得千重喜上眉?梅香。(丑)哪?(小生)梅香。(丑)哪?(小生)你每都去罷。(付)夫人叫我里伏侍小姐。(小生)不消,出去。(付)方才沒做腔,個歇餓癆鶯能來厾哉。我若弗去,急殺㕶㖿!(小生推付關門介)小姐,是下官認錯了人冒犯小姐,吿罪了。(小旦不理,哭介)(小生)

【江兒水】雖則是長揖難辭譴,須念我低頭便識羞。我勸你層層展却眉間皺,盈盈拭却腮邊溜,纎纎鬆却胸前扣。(內又打五更介)請聽耳邊更漏,已是丑末寅初,休猜做半夜三更時候。

(內鷄鳴介)(小生慌介)小姐,鷄鳴了,還不快睡?下官陪罪了。(跪介)(小旦扶起介)(小生)

【川撥棹】蒙慈宥,把前情一筆勾。霽紅顏,漸展眉頭;霽紅顏,漸展眉頭。也虧我屈黃金,先賠膝頭。請寬衣,莫怕羞;急吹燈,休逗遛。

(吹燈介)

【尾】良宵空把長更守,那曉得佳人非舊?〔小姐,你莫怪小生,〕被一個作孼的風箏誤到頭!(摟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