綴白裘/八/十五貫

Top / 綴白裘 / / 十五貫

十五貫

判斬

(四雜扮皂役隨外上)

【點絳唇】雁綉鴻材,朱旛黃蓋。君恩拜,恐負鬚眉,故把民社輕担貸。

乍駕雄車出翠微,蒼生百萬好支持。時人莫慢輕刀筆,千古相業推。下官況鍾,字伯律江西靖安人也。作掾部曹,荐拔主事。今蒙聖上特恩,着為蘇州太守,又親賜璽書,得假便宜行事;到任以來,且喜政平訟理,吏民安堵。目今秋後冬前,正當行刑時候,上臺傳奉部文,連夜決囚四名,委本府監斬回報,已着劊子手前往吊取,只得秉燭以待。正是:王法由來無面目,民風何可不淳良?(衆帶兩生,兩旦上)啓爺,四名人犯帶到了。(外)帶進來。(淨,末,付,丑劊子)斬犯進。犯人當面。(各跪介)(外)呀!

【混江龍】則見他四兇猶在,多則是乾坤戾氣不成材。這一個垂頭喪氣,那一個無語兜腮;這一個愁眉低鎖,那一個倦眼微開。〔男的呵,〕溫柔鄕失足;〔女的呵,〕風流窟當災。

分付打開枷杻,洗剝起來。(衆)開刑具。(外)

只敎恁赤條條不挂寸絲,只算去其牙爪。

叫劊子手,與我綁起來!(衆剝衣介)吓!綁起來!(外)

免不得密扎扎,牢拴四體,赤紮縛,爾狼豺!(衆犯哭介)霎時間,四命入泉台!

(四犯)皇天吓!好寃枉!(外)唗!禁聲!

須不比殺之三,宥之三,着你極天叫枉,抵多少五更風,五更雨,則那鳥死鳴哀!

(四犯)阿呀!爺爺吓!聞說爺爺是龍圖再世,難道四名寃囚竟不能超雪了?(外)𠳶!多講!

眼見得三推六問,早已九重聞,怎敎俺一言半語就把累囚貸?〔劊子手,〕須早把鋼刀齊掣,叫一聲,惡殺都來!

(衆)曉得。求老爺判定招旗,就此押赴法場便了。(外)取上來。

【油葫蘆】俺這裏一筆千鈞,索把高價抬。那許恁莽無常片刻捱?覷着這出生入死犯由牌

(判介)熊友蘭熊友蕙,——呀!好奇怪!適纔本府還不在心上,一時間想起前日到廟宿山,夢有兩個野人啣鼠哀泣;野人者,是熊也。這兩宗公案,其間必有萬分寃枉了。

旣不是飛熊入夢家賚,又不是維熊應兆宜男瑞。好叫俺頓心窩,猛自驚;蹙眉頭,暗自揣。遮莫是刑書鑄就寃情大,因此上,感動鬼神來。

也罷,熊友蘭一起跪過一邊,帶熊友蕙一起上來。(衆應介)(外)熊友蕙,你且說這宗罪案因何而起?(小生)爺爺吓!小人閉戶讀書,禍與氏貼鄰,他家失去金環一雙,寶鈔十五貫;那金環小人偶從書架上拾取,執此為證,便誣陷小人與氏通奸,同謀毒死親夫等情,受刑不起,屈招在案的㖸!爺爺吓!(外)這也不為寃枉:家失去金環,可可在你架上。氏。(旦應介)你家金環原何入與生之手?(旦)阿呀!爺爺吓!我公公把金環寶鈔並付與小女子收藏,暫放床前桌上,偶然睡去,醒來時就無處覓尋了。(外)熊友蕙,你說架上拾取,那架兒安放何在處呢?(小生)安放在書室中。(外)書室又在何處?(小生)小人的書室與氏臥房正是一牆之隔。(外)氏,你丈夫又是怎麼樣死的?(旦)爺爺吓!我丈夫為因索取金環,進房辱駡,登時腹痛身死;那致死情由,小女子那裏曉得?(外)臨死時什麼時候?(旦)還是辰牌時候。(外)住了,那日你公公在家也不在家?(旦)在家。(外)在家?這等實是寃枉了。氏旣有私贈生,何不先將寶鈔使用,反將有色認的金環反向本家露目,致中毒身死?若說同謀,生旣非同室,白晝何從殺人?若說獨自下手,氏又係女流,焉能獨制男子?咳!那原問官雖然據理而斷,據本府看去呵:

【天下樂】都是些捕影追風少主裁,疑也麼猜,釀成禍胎。則俺這軒轅明鏡有高臺。熊友蕙,〕覷着恁惜惺惺一腐儒;氏,〕諒着你怯生生這女孩,不信有膽門兒大似海。

且跪過一邊。帶熊友蘭一起上來。(衆應介)熊友蘭,你把當日犯罪情由一一說上來。(生)爺爺吓!熊友蕙就是小人的親。弟(外)吓!怪道姓名相同,元來就是你同胞弟兄。(生)小人只為家貧,情愿受値當梢;為聞我弟受寃,早行在道;背負十五貫,原係商人陶復朱所贈,偶遇蘇成媚同途,不想他家中被刼,貫▲相同,遂把小人坐下個同謀弑父的罪名了。(外)如此說,是個孝友之士了。氏,你是女兒家,怎麼清曉出門,又與生同走?(貼)爺爺吓!那夜繼父回家,背負十五貫,明說是賣小女子的身價;小女子不肯為婢去,欲求親戚勸解,以此乘早獨行,途中偶遇生同走。那家中事體,小女子分毫不知道的㖸。(外)這個自然也有寃枉在裏頭了。生家住山陽,與無錫相隔千里,平日旣無交往,一時那有私情?況錢無所認,那裏據了這十五貫就定下一個寸剮的罪名?咳!

【哪吒令】縱書生賣獃,豈殺人手乖?便芳容惹災,敢瞞天計排?況梁溪,怎踰牆穴窺?那裏有照天燭燃的明,金雞敕,頒的快!

人命關天,何況四命?似此奇寃,俺況鍾若不與他超拔呵,

却不道等待誰來!

跪過一邊。劊子手,這四名剮犯,都有寃枉在內,快與俺帶去班房停刑,伺候本府連夜叩見都爺,與他乞命去也!(衆)阿呀!老爺,奉旨決囚,這是停留不得的;躭誤時刻,老爺罰俸降級,連小的們都有未便哩。(外怒)𠳶!這個難道本府倒不曉得!也只為

【寄生草】國寶當矜恤,閨英忍棄埋?得情合把人情賣。今日鋼刀口內寃魂待,敢向枯魚肆上把生機貸?從來開府蘇郡兩黃堂,俺況鍾不讓彈在!

(衆)吓!小的們知道了。走,走,走。(帶四犯下)(內打三更,丑,老旦扮家丁上)(外)家丁,什麼時候了?(丑)三更了。(外)呀!早又是半夜了。取我的素服過來。(老旦)吓。(取衣換介)(外)分付把儀門掩上。(雜應下)(外)隨我到轅門上走遭。(丑,老旦)吓。(提燈照外走介)

【尾】譙樓報子牌,玉宇鳴天籟。則這片刻光陰寧耐?索把血瀝瀝頭顱親自埋。

帶馬!(丑)吓。(遞鞭喝介)(外)

休敎喝采,不須驚駭,則說俺況青天,夜深猶作大詼諧。(同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