綴白裘/八/千鍾祿

Top / 綴白裘 / / 千鍾祿

千鍾祿

搜山

(末上)

【卜算子】久任歷三朝,寵沐皇恩浩。公臺赫赫位崇高,補袞慙無効。

下官嚴震直湖州烏程縣人也。洪武年間職授河南參政,出使安南,以廉能稱旨,蒙高皇帝敕賜田宅。建文朝進工部尙書,督餉山東,同歷城侯盛庸東昌之㨗。今上卽位,蒙授原官,數載以來,頗多恩賚。近因總憲奏稱,向年將軍所獻建文程濟二首俱為假僞。皇上輾轉心疑,道下官向曾熟識安南,特命到彼處緝訪,並無踪迹。昨日回到雲南,方投驛館,有緝採的來報,說鶴慶山中茅菴內有一僧一道,狀貌非常。此必建文程濟無疑了。軍士每,你們須要弓上弦,刀出鞘,前往茅菴團團圍住,直入菴中綁縛一僧一道,不得有違!(衆)吓。(末)聽我吩咐:

【好姐姐】向深山,茅菴低小,內藏着一僧一道,英偉狀貌,潛踪似竄逃。(衆合)忙圍剿,穿岩縛取南山豹,破浪忙除北海蛟。(下)

(小生上)

【步步嬌】久別欣逢言難料。分手心如搗,空山伴寂寥。

我不見徒一十六載,不想忽然到此,驚喜非常。但此處不可久住,我催他起身。昨日洒淚而別,我命程濟送他出山,尙未回來。咳!我和他年紀衰邁,這大事定爾無成。他的長途決難再至,只此一別就是死生永決了!

淚濕緇衣,〔咳!〕長嘆昏和曉。〔我那徒吓,〕除非是身逐夢魂飛飄,和伊日夕相依繞!

(末,衆上)軍士每,與我外面圍住了,打進去!踏破鐵鞋無覓處,得來全不費工夫。(小生)吓!你每這夥人為何打進我菴中來?(末)我奉旨特來拿你。(小生)我是出家人,拿我則甚?(末)咳!什麼出家人!你是建文君罷了。(小生)唗!你旣認得我是建文君,難道我就不認得你是嚴震直麼!(末)認得我便怎麼?(小生)嚴震直嚴震直

【風入松】你立朝四載厚恩邀,職授尙書非小。

(末)已往之事,說他怎麼!(小生)阿呀!

從來冠履難顚倒,怎放縱,無端輕藐?

(末)那個輕藐你?(小生)旣不輕藐呵!

為甚的不低參折膝,兀自戇言直意咆哮!(末,衆)

【前腔】我奉着巍巍聖旨遍遊遨,特地追尋山凹。

(小生)奉什麼聖旨?(末)難道你不曉得當今聖上靖難以來,御極一十六載,仍授我尙書之職?(小生)你來此怎麼?(末)

道你逋逃出禁行踪杳,怎容得田橫海島?

(小生)要我去怎麼?(末)要你去,

料不是重披赭袍。又何必語叨叨?

奉聖旨,與我拿下!(衆)吓。(小生)阿呀!罷了!罷了!

【急三鎗】怎把我行强暴,繩穿綁,好一似俘囚樣,狠摛牢!早難道天無日,行弑逆,驅押我雲陽市,去飡刀!(衆押小生下)

(生上)

【風入松】恭承師命送心交,淚洒臨岐憂悄。

程濟蒙大師分付我送親家出山,昨晚同在寺古宿了一宵,清早分手前往,恐大師懸望,因此急急而歸。咳!

想人生聚散如飛鳥,南和北,離羣渺渺。〔且喜前面已是菴中了。〕飛錫處,行行不遙;咫尺裏,小團瓢。

吓!為何菴門大開,四面窗槅亂倒,器皿毀壞?却是為何?不免請大師出來。大師,大師!阿呀!

【急三鎗】却為甚呼不應,尋無影?好一似水中月,影空撈!

我不免到山門外各處尋一尋。大師吓大師!阿呀!

急,急得我心焦燥。生疑慮,沒處尋消息,問根苗

(內)走吓。(生)呀!那邊有一簇兵馬來了,我且躱過一邊。(衆上)走吓。

【風入松】深山復至搗空巢,緝獲從亡奸狡。

方纔老尙書拿了建文君,行至中途,忽然想起還有翰林程濟不曾拿得,特地分撥我每前來拿捉。

向草菴再入搜尋到,何處覓道人消耗?

程濟程濟!你看,前後並沒個影兒,難道叫我每變一個與他不成?只索去回覆便了。有理。

忙回轉,向軍前令消;同叩覆,老嫖姚。(下)

(生看介)阿呀!諕死我也!諕死我也!這些軍士明明說尙書拿了建文君,又來拿我。吓!那個尙書?那個尙書吓?一定是嚴震直了!可惱吓可惱!只是大師被擒,決然性命難保;一來負了大師一十六載千辛萬苦,二來負了衆忠臣拚命捐生。我程濟向來獨力担承護持大師,今日究竟不能保全大師性命,我程濟萬死莫贖矣!有何面目見相于地下!(哭介)

【前腔】呼天泣地痛哀號,粉骨難全忠孝!

當初相國說我為忠臣,君為智士;今日坐視君亡,程濟程濟!你的智勇安在?

須索向死中求活把君王保,方顯得智囊神妙!

我如今急急趕上去和嚴震直面講,隨機應變,定能保全大師性命。

爛翻舌,轟雷捲濤。〔咳!嚴震直嚴震直!〕管敎你肝腸碎,魂魄搖!

我急急趕上前去,趕上前去。(下)

打車

(丑持令箭上)朝中天子三宣,閫外將軍一令。小將奉尙書將令,因昨日在鶴慶山獲着建文,連夜製造囚車,牢固監候。今早點齊軍馬,押解起行;又恐餘黨衆多中途刼奪,命我拿馬牌一道,令箭一枝前往,路經所屬府衙州縣,各撥兵馬沿途護送,以防奸人搶奪,為此飛騎前來。正是:令行山岳動,言出鬼神驚。(下)(生奔上)阿呀!大師吓!

【新水令】挽天心,一線繫斜陽。護潛龍,〔阿唷!〕萬千勞攘。俺不指望黃冠歸故土,只為着赤胆報君王。

程濟送友出山,回到菴中,不見了大師,寸心如割;只見兵馬又來拿我,方知大師被嚴震直拿去,卽飛身奔至城中探聽。聞得已將大師上了囚車,押解起行,為此急急趕上前去。苦吓!

我行步踉蹌,也顧不得路崎嶇,山高曠。

我急急趕上前去,趕上前去。(下)(衆小軍持標鎗引末戎裝,小生囚車上)

【步步嬌】檻鳳囚龍,軍威壯,煞氣高千丈,干戈掃夜郞!從此薇垣,倍加清朗。

(末)軍士每,行了半日,離省城多少路了?(衆)五十里了。(末)前面山徑叢雜,恐有奸人行刼,你每須要小心防護者。(衆)得令。

虎斾正龍驤,旌旗指處妖魔蕩。

(生內)老先生暫停車馬,俺程濟來也!(衆)啓爺,前面有一道人飛奔而來。(末)看有多少人馬。(衆)只有一個道人。(末)𠳨!一定是程濟了。軍士每,扎住營盤,放他進來。(衆)得令。(吶喊介)(生上)拚身探虎穴,掉臂入龍潭。老先生請了。(末)你是程濟吓?(生)不敢。是程濟。(末)你來怎麼?(生)我麼?特來賀喜。(末)賀什麼喜?(生)阿呀!朝廷訪大師一十六載,費了無數兵馬錢粮訪大師不着;如今被老將軍獲着解去,建此大功,自然是千金賞,萬戶侯。阿呀呀!好個萬戶侯吓!(末)我身奉御差,幸不辱命。只是我兩次入山,尋不見你,也便罷了,你何必又來送死吓?(生)阿呀!這是你的美意!(末)不是吓。我和你同朝之誼,朋友之情,何忍眼睜睜置兄于死地麼?(生)足感你的盛情!吓!這是何人?(末)建文君。(生)呀!這就是建文君?呀呀呸!阿呀!嚴震直嚴震直!你道是同朝之誼,朋友之情,尙然假惺惺;難道把君臣之誼你就忘了麼?(末)忘了什麼?(生)

【折桂令】你也曾立朝端,首領鵷行,食祿千鍾,紫綬金章:頓忘了聖德汪洋!

(末)已往之事說他怎麼?(生)阿呀!

到如今反顏事敵,你就轉眼恩忘!

(末)奉旨緝拿的也非止俺一人。(生)

生擦擦,把龍孫囚檻;血淋淋,將故主遭殃。

(末)自古臥榻之側,豈容他人鼾睡乎?(生)

恁不見那睢陽天祥〔過來,〕怎不學緋衣行刺?怎不學十族(末,衆)

【江水兒】易主非他姓,天心佑北方。我幹功名合應風雲旺。捧綸音,似受天符降;立勳猷,擬畫麟臺上。

(生)咳!只恐不能流芳百世,亦當遺臭萬年了!(末)咳!

你何事狂言愚戇!你自送頭顱,請作俘囚同往。

軍士每,與我拿下了!(衆)吓。(生)𠳶!誰敢動手!誰敢動手!阿呀!嚴震直!你這樣獸心人面之人,我也不與你講了!吓!阿呀!聖上吓!

【雁兒落】痛殺你,奉高皇,仁孝揚!痛殺你,君天下,臣民仰!痛煞你,覩妻兒,盡被傷!痛煞你,抛母弟,身俱喪!

(小生)事已至此,不必說了。只是有負你一十六載患難相從了!(生)

痛煞你,受萬苦千辛仍喪亡!恨煞那吠厖!

𠲔!我好恨吓!(末)恨着那個?(生)

我恨,恨不得生啖你那奸臣肉!管,管敎你千秋醜惡彰!

阿呀!聖上吓!我程濟不能保全龍體,萬死莫贖。我只是拚死前往,與你同死便了。

蒼蒼,忍坐視含寃喪?雙雙,(怒介)〔𠲔!〕傍君魂,入冥鄕;傍君魂,入冥鄕!

(哭倒介)(衆)阿呀!這等看起來,我每多差了。那一個不是建文皇帝的子民?那一個不吃建文皇帝的糧餉?今日倒帮了別人,拿他去送死,天理何在!

【僥僥令】民心原不死,忠義豈容忘?

我每大家散了罷。(末)軍士們,違了聖旨,一個個多要砍的!(衆)咳!不要說砍,就是剮也甘心的。大家散了罷。

棄甲抛戈歸田里。恁去助强梁,把恩主戕!(下)

(末)軍士每轉來,軍士每轉來!怎麼多散了!(生)

【收江南】〔呀!〕見多少荷戈抛戟蠢兒郞全不曉禮義共綱常!一霎時良心炯炯棄戎行,絕勝却沐猴羣冠帶狠豺狼!〔呔!嚴震直嚴震直!〕我怪伊行不臧,我怪伊行不臧,到不如無知軍卒姓名香!

請,請押解去。(末)阿呀!罷了!我嚴震直一念差了,不忠不義,駡名萬代,有何面目見高皇帝于地下?阿呀!聖上吓!

【園林好】拜吾君,恕微臣不良。(生喜介)拜,拜,拜。

(生)吓!誰要你拜,誰要你拜!(末)

拜良朋忠言直匡。

罷!(打車介)

劈開了彌天羅網,拚一命付干將,拚一命答天王!

(自刎下)(生)哈哈哈!嚴震直已死,▲卒已散。吓!大師呢?大師。(小生奔上)(生)阿呀!大師吓!此後再無驚恐,放胆前行。

【沽美酒】和你主和臣,性命帮;主和臣,性命帮。弟和師,形骸傍,顧不得歷盡艱危道路長。離虎窟,走羊腸;龍投海,鳳栖篁。急趁着雲飛風𩗺,踏遍一萬峯千嶂,怕聽樵歌牧唱。〔俺呵,〕早覓個仙鄕帝鄕,天堂福堂,(小生下)好避着揭天風浪。

吓!哈哈哈!(下)